第63章 哥疼你啦...

上一章:第62章 我真的知道错啦... 下一章:第64章 叫我静静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雨停了两日,大水还没彻底退去。

石江城虽是几日之间涌入了几千号难民,可还是有条不紊的。天有不测风云,两三年闹一次小灾,三五年一次大灾。从许多年前,石江城救助难民便有自己的一套惯例。城内的书院、衙门外的场地,以及西街集市这些场地,在受灾期间,会被衙门临时征用,专门用来安置难民。搭建草棚的柱子与稻草席,衙门仓库年年备的都有,基本上两年换一次。

住的地方一解决,剩下的就是粮食了。这里的大户人家,这些年都有了舍粮救灾的惯例,在粮食上会拿出相当一部分替衙门分担,剩下的一部分才由衙门自己分担,且年年相安无事。

石江城衙门的储备粮仓都是实打实的,没有一丝一毫水分。这里天高皇帝远,吏治绝对不算清明,大家该捞油水捞油水,该吃空饷吃空饷。可这些年来,不管出于哪种心思和目的,军粮和衙门的存粮都没人敢动的。

今年水患太大了,附近几个城都淹了,只有石江城地势高没事,附近几个县城自是不必说,甚至有从安延府逃难来的,这难民的数量是往年的几倍了。大户人家今年第一次出的救济粮就比往年闹饥荒都要多一倍,以为紧一紧怎么也该够了。可是今年衙门竟是不怎么愿意出粮食,已让大户人家连着出了两次粮食,甚至不要脸的开始第三次催粮了。

有一有二事不过三,谁家不用吃饭了。今年这附近的地方,粮食肯定是颗粒无收了,便是大水退了,从外省调粮过来,粮价肯定也会比往年高很多。如今,大户人家也没有余粮啊!谁还能倾家荡产的做善事不成?!

林贤之坐在衙门上首,瞪着孟志诚,尖声道:“凑了那么多天就凑了三船?!剩下的粮食呢!!当初不是说仓库最少还有十船粮食吗!”

孟志诚苦着脸道:“附近五六个的县,甚至安延府的难民,都朝咱们这边跑,都是大梁朝的百姓,本官能厚此薄彼吗?当初预计能吃的粮食就那么多,可没想到人多出了好几倍啊,现在给皇上凑出三船,我们已是竭尽全力了。”

吴同知忙道:“再多给的话,不出十日,这里就要有人挨饿了,大几千号难民啊!挨了饿,万一激起了民变,咱们的乌纱帽保不住事小,可公公也难免要担责啊!”

林贤之道:“激起民变那是你们的事!和咱家没有关系!这里还有粮商,还有大户人家,去找去借,总之三日内这咱家要压着五船粮食去回圣旨!”

吴同知也苦着脸:“往年赈灾大户人家都出粮食,今年出的比往年多了一倍多,大家都已尽力了!粮商那里也去征了,大家也给,但是都说没有粮食,给那么几升,打发的叫花子一样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今年这附近就咱们城没有淹,粮商的粮食都保住了,可但凡能在大梁朝做粮食生意的,有几个是真正的白身啊!孟大人一个六品地方官,谁会听他的啊……”

“放肆!”林贤之一拍桌子,尖声道,“难道还让咱家亲自去征粮?你们有难处,皇上就不用吃饭了?你们养着几千号的难民都有粮食,到了皇上这里就没有粮食了!混账东西!待咱家立即上书……”

“别别别!!!”吴同知忙摆摆手,急声道:“监军息怒啊!也不是没有粮食。我们倒是知道哪里还有粮食,可是我们不好开口啊……”

今日出门前,冯玲给冯桢、林贤之各装了一袋子炒花生、板栗当零嘴。冯桢正坐在下首剥着吃,因他是林监军正经的舅爷,虽然这两日跟进跟出,不是吃零嘴就是在睡觉的,也没人过问一句。这会吃零嘴都吃瞌睡的冯桢听见这句话,跟装了雷达一样,立即清醒了过来,很是精神的看向吴同知。

林贤之眯眼道:“既然有粮食,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吴同知小声道:“段靖南的女儿今年五月初就开始收粮,那时粮价正贱,她不知做什么用,几乎将石江城的去年的旧粮都收走了。虽说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会有水,可现在他家手里攥着那么多粮食,说不得就要卖给那些个粮商。”

林贤之双眼一亮:“那就让他交出来啊!他们这些当兵的吃得都是皇粮,现在皇上需要粮食,他们自然该为皇上分忧!”

孟志诚小声道:“段家是真金白银买的粮食,灾后也不曾炒高粮价,此番赈灾的救济粮,他们出了是别家的五倍。再者,段靖南这次为了筹集赈灾粮真的没少出力啊!”

林贤之思索了片刻:“也是,人家真金白银买的粮食,咱家也不能白拿,这番押粮去安延府,咱家自会给他请功。”

“前番安延府剿匪,他也是立了功的,上面还不曾论功行赏呢……”吴同知看了冯桢一眼,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段靖南是个官迷,要粮食也不难,可咱们这本就只有个守备的缺,这不已经补上了,石江城是已没地方再升了,林监军以为如何?”

“哦?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林贤之沉默了片刻,“不就是想升官吗?这事咱家来……”

“公公!公公!不好了!!不好了!!”林贤之尚未说完,潘定跑了进来,扶着门口一边喘息一边开口道,“小的刚才在门口,看到有人把咱们家围住了!还有人硬闯了进去!”

林贤之忙道:“夫人呢!夫人有没有事!”

潘定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啊!小的在后衙门口看见的!这不就赶忙跑过来报信了!”

“废物!要你干什么吃的!连家都看不住!”林贤之急忙站起身来,边朝外疾走边骂道,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

冯桢对孟志诚、吴同知揖了揖,慌张的追了出去!

吴同知急声道:“大人!该不是灾民闹事了吧!!”

“那就坏事了!快去看看!”孟志诚骤然回神,跟着跑了出去!

正是午后,阳光炽烈,这两日大水渐渐褪去,天气又闷又热。

林宅的正堂上放了不少冰,温度刚刚好,桌上还放着时令的瓜果。

冯玲正在朝崭新的绣荷包塞薄荷叶,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二话不说拽着冯玲便朝外拖。

“做什么!真是的……”冯玲猛得睁开了那人的手,正欲发脾气,正对上一双冷冷的凤眼,当下没了脾气,怯生生的开口道:“大哥,你、你何时回来的……”

冯新与冯玲的脸型有些相似的,颇有些男生女相,可因他长年在军营,肌肤便呈古铜色,剑眉入鬓,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眉眼间显得十分的冷清,又整日不拘言笑,嘴唇总是抿着,人虽是长得的好看,可也显得很有威严。兼之又是嫡长子,家中兄弟姊妹都有些怕他。

冯宽紧跟着跑了进来,他似乎跑的很急,看着冯玲和冯新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他虽和冯新长得一样,可却比冯新显得白一些,一样微挑的眼却有些圆,眉目就显得很柔和,神情也少了几分冷意。是以,两个人虽是长得一样,倒是不会认错。

冯玲忙给冯宽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嗔怒道:“有狗撵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冯宽喘着气将水饮尽,小声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大哥和我回来这几天都在营里,都不知道这事,今天要不是段风嘴贱,我和大哥还被蒙在鼓里!大哥二话不说就带人跑了出来,我追了一路……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冯玲倒也不怕冯宽,瞪了他一眼:“我做什么事了?”

冯新冷着脸,不由分说道:“你去收拾收拾,和我回家去。”

冯宽忙道:“对对,不管什么事,咱们都回家再说!”

冯玲赌气般,侧身坐到了一旁:“没事回什么家!我现在都嫁人了!”

冯新紧紧的抿着唇:“这不算,爹那里我去说,你和我回家去!”

冯玲侧目看了冯新一眼:“你要怎么和爹说?让爹从守备上请辞?还是让爹以后都不要卖女儿换前程了?”

冯新深吸了一口气道:“出了这件事,你为何不送信给我?……罢了,我们回去,以后都不会再有这种事。如果爹再做这种事,我便带着你和阿桢离开这个家!”

冯宽道:“对!还有我!我们四个出去单过!我和大哥怎么也能养得活你们两个!大姐那时候是定了婚约,大姐执意要嫁!我们没有办法!可是你这样就不行!你要我和大哥怎么给死去的娘交代!”

冯玲慢慢的敛下了眼:“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和你们回家去又算怎么回事,这石江城里谁不知我嫁给了林监军!”

冯宽道:“那又如何!他是太监,能干什么!将来我和大哥再给你找个好人家!如果人真的好自然不会在乎这件事!若是嫌弃你也就是人不好!你以后就是不愿意嫁人,还有我和大哥、阿桢我们养你一辈子!”

冯新冷声道:“这婚事不能算!我和冯宽、冯桢都是男人!自己的前程会自己挣!用不着你如此!我冯家的女儿也没有那么便宜!不能这般就嫁了太监!”

冯宽道:“是啊!你这样做除了给我们添麻烦,没有别的!我和大哥是真的在做事,现在你做出这样的事,那些人反而会编排我们将妹妹送了人,才有了前程!你要是真为我和大哥、阿桢着就不该走这一步!”

冯玲道:“事不是我做的!但是既然做下了,我也从没想过走回头路!我不走!我是不会再回去的!”

冯新怒声道:“有我在,就有回头路!跟我回去!”

冯玲微微一怔,望着冯新怒气冲冲的脸,慢慢的红了眼:“大哥,我知道你疼我,可是我……”

“没有可是,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冯新打断冯玲的话,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冯玲忍不住的啜泣起来:“我知道大哥、二哥在外面做事难,我也想帮帮你们……”

冯新失去了所有的耐心,起身拽着冯玲手腕就朝外走:“我们是男人,没有要女人帮着做事挣前程的道理!”

冯玲挣扎着,另只手死死的拽着门边不肯撒手:“我不走我不走!我都嫁人了,这里才是我的家!”

“大哥!你手轻点!”冯宽着急的挠挠头,又对冯玲小声道,“二妹听话,哥疼你,咱们回家,剩下的事,你不用管了!”

冯玲哭道:“我不走我不……”

“放肆!放肆!大胆刁民!”林贤之远远的便听见冯玲的哭声,一路朝这边跑着,一边指着冯新,“混账东西!哪里来的刁民!还不放开她!”

林贤之说得便上前去抢人,却被冯新冷着脸一把推了跟头:“哎呦喂!反了反了!有没有王法了!人呢,还不快给咱家上!”

孟志诚一看是家务事,转身就想溜,和跑来的吴同知撞在了一起。吴同知急急忙忙的跑过去搀扶林贤之。孟志诚微微挑眉,又转身跑了回来,很是殷切的和吴同知一起扶起了林贤之。冯桢缩着头,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敢靠近。

孟志诚皱眉瞪着冯新,斥责道:“冯新!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林监军!你也敢动手!”

冯新放开了冯玲的手,对林贤之拱手道:“舍妹在此打扰监军大人多日,今日属下便将人先带回去了!”

林贤之挑眉,目光划过冯新、冯宽,当下换了笑脸,很是客气的拱手道:“原来是大舅爷和二舅爷回来了,误会了误会了!”

冯新冷着脸道:“不敢当!监军大人与我家无亲无故,不要乱认亲戚的好!”

林贤之小跑到冯玲身边,拿着手帕给她擦眼泪,眼里都是心疼:“你哥哥们回来,这是好事啊,一家人好好的说话,怎么就哭成了这样。”

冯玲接过林贤之的手帕似乎更委曲,低低的啜泣起来,捶了一下林贤之,嗔怒道:“我两位兄长办了差回来,就要被人笑话,难免要迁怒于我……”

林贤之怒道:“咱家倒要看看,这石江城里谁敢笑话你家!”

冯千里疾步走进院门,看见自己的三个嫡子围在一处,怒声道:“孽障们!敢来监军大人这里惹事!”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2章 我真的知道错啦... 下一章:第64章 叫我静静啦...
热门: 自古攻二宠攻四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绿司征十郎 爱我绝对要痴心 最牛古董商 九重紫 武道至尊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 草根石布衣 只和修为最高的人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