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真的家有贤妻啦...

上一章:第60章 带你回京啦... 下一章:第62章 我真的知道错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江城的东城林宅,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在微风细雨里,尤显得的安逸美好。

冯玲坐在桌前剥莲子,冯桢坐在她身侧。冯玲拨出一个胖胖的莲子,冯桢便将莲子一掰两半,拿出莲子心,好好的放在小碟子里,一半莲子放在冯玲面前的碟子里,一半放在自己面前碟子里。两个人似乎剥得有一会了,每个人面前放了平平的一盘子的半颗莲子了。

林贤之匆匆的走进门前,掀开了门帘,映入眼里就是两兄妹,他几乎下意识的朝后退一步,便撞到了身后的潘定。

“哎呦喂!怎么了公公!”潘定叫了一声,伸着脑袋朝里面。

冯桢听见了声音,瞬时抬起头看来,看见了露着半个身子的林贤之,急忙站了起来,很是有礼貌道:“林公公……”顿了顿才又道,“晚上好。”

林贤之退无可退,讪讪的进门:“好、好……”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了片刻,竟是冷了场。

林贤之等不道对面说话,忙又找到了话题:“今日又没去上课?”

冯桢一本正经的回道:“今日一早,孟大人征了书院安置难民。”

林贤之道:“哦?……哦,好像有那么回事。”

冯桢站在原地,又无辜的看了林贤之半晌,思索了半晌,才又开口道:“夫子让我们回家好好读书。”

“好好,读书好,读书好,就该多读书……”林贤之有些接不下去。

冯玲掩唇轻笑,柔声道:“公公,今日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我们都等了好一会了。”

林贤之还没有来及从尬聊里舒口气,听到这温温柔柔的声音,立即一脸的戒备看向冯玲:“对啊,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在咱家的院子里。”

冯玲忙站起身来,走到林贤之的面前,笑道:“我这不是特意等着公公下衙,公公用过饭了吗?若是没有,今日我阿桢从家里带了支百年的人参过来,厨房里还炖着老参鸡汤,一会也该好了……”

“别别,咱家可喝不起你家的老参鸡汤。”林贤之见冯玲如此殷勤,便错开她,踱步走了进来,吊着眉,坐在上首。片刻后,他再次看向冯桢,不客气道,“天都黑透了,做客也得有时有晌啊,大家少爷怎么也得有大家的规矩,这可是咱家的后宅……”

冯玲笑容僵了僵,将冯桢按坐在椅子上,莲子拉到他面前道:“你吃着,我和公公说。”

冯桢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便小心翼翼的垂着头,半颗又半颗的捏着莲子吃。

林贤之端起茶盏道:“哦?说什么?你们冯家在石江城那可是呼风唤雨,还有什么事要和咱家说的?”

冯玲笑着站到林贤之的身后,轻轻的给他捶肩膀,顾盼娇笑:“瞧公公说的,我们冯家再大还能大过您去,家里万事还是全赖公公撑腰?这一天在衙里,又是难民,又是圣驾的,可不是累着了?”

林贤之撇了冯玲一眼,谨慎又警惕道:“妇人不问政事。”

冯玲捶着肩膀忙道:“不问不问,问了我也听不懂啊!怎样,这个力道舒服吗?以前我爹下衙,我没事就给他捶捶,要不要再轻一些?”

“凑合吧。”林贤之高傲的说完,瞥了眼桌子上的莲蓬道,“你们兄妹俩这一下午就在做这个?倒是清闲富贵啊……”

冯玲柔声道:“前日潘定和我说,公公虽是北方人,可最喜欢吃这些个水里的东西,我心里就惦记上了,这一下午都在给公公剥莲子呢。”

林贤之微吊的眼,似乎平了平,可还是冷嗤了一声:“怎么,就两盘子,还有咱家的份?”

冯桢吃着莲子听见这话,忙抬头,小心翼翼的将一盘子莲子芯,朝林贤之的方向,无声的推了推。

林贤之气乐了:“你们吃莲子,给咱家吃莲子芯,整整一盘子!这是想苦死咱家啊!谋财害命也没有这么做的!”

“哪里的话,这个给公公泡水的,莲子芯清热解毒,这个季节用来泡水最好不过了!”冯玲忙走到桌前,将方才自己眼前的一盘子莲子,端到了林贤之面前,拿起了半颗放在了林贤之唇边,温温柔柔的开口道,“这个才是公公的,你快尝尝,我下午特意让人去池塘里摘的,新鲜着呢。这时候还早,熟的少,总共就这些个,不过今年雨水多,东西也好吃,等莲米下来,我再给公公煮银耳莲米粥。”

林贤之抿着唇看手指上的莲子,好半晌,似乎才免为其难的张嘴吃下了那半颗莲子,倒真是鲜鲜嫩嫩,清甜可口。他吃了一口,侧目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嘴就没闲着过的冯桢,顺眼了不少,笨是笨了点,最少是个不惹事的,倒也省心。

冯玲喂了几颗,轻声道:“公公这两日回来的那么晚,累不累,我们这儿雨水那么大,公公是不是不习惯,今日我特意让人用炭火烘了烘被子。”

林贤之近日身上起了些湿疹,药是用了不少,但是效用不大,每日睡觉都感觉被子潮的能滴出水了,可他也没有想到好办法,没想到冯玲竟是注意到了。

林贤之施舍道:“你弟弟进国子监的事,咱家给你想着呢,等回京时带上他一起便是。”

冯玲双眼一亮,笑吟吟的开口道:“能进国子监读书,再好不过了,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这几日,他不读书了,正好也没事干,不如就让他跟着公公办差,也能练练手,这将来做了官,那些个庶务也能心里门清,不至于让下面的人诓骗了。”

冯桢立即站起身来,愣了半晌,才开口道:“公公……”

林贤之实在是和冯桢聊不下去了,几乎是下意识避开了姐弟两个期待的眼神,沉默了片刻,低声道:“那明日就跟着咱家四处走走看看。”

冯玲大喜:“阿桢还不快谢谢公公!”

“谢谢公公。”冯桢谢完了,喜滋滋的看向冯玲,“阿姐,那我现在回去了,明日一早再过来!”

冯玲笑道:“好,天色不早了,你快家去吧!说不得一会又要下大雨了。”

林贤之道:“潘定,你去将小少爷好好送回家,顺便认认门,明天一早提前把小少爷接回来。”

潘定道:“好嘞,公公放心,小的肯定把小少爷好好的送回家。”

两个人出了门,丫鬟便端着一盅鸡汤送了进来。

冯玲亲自接了鸡汤,挥退了丫鬟,舀了一碗,冒了白烟,她拿着汤匙细细的吹了吹。

林贤之捏着半颗半颗的莲子吃着,这东西要先剥皮,然后得把细细的莲子芯拿出来,看起来简单,实然如果不用嘴的话,十分的难弄的。林贤之是真的爱吃这些,可本身又懒,不想剥。下面虽有伺候的人,可心里是真的嫌那些人做杂事,手很脏,素日里再喜欢吃,也懒的吃。

今日进门便看见了冯玲姐弟在剥莲子,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兄妹的手。这兄妹本就长得好看,那冯桢年岁不大,也胖乎乎,可五官生的好,皮肤白莹莹的,看起来好像一个瓷娃娃,笨是笨,可光这长相也是讨喜。

冯玲自是不必说,鹅蛋脸,樱桃口,一双丹凤眼,眉眼十分精神又带着几分艳丽,笑起来一双眼宛若月牙儿,能让人慌了心神,也有种满室蓬荜生辉的感觉。

当初在冯家,林贤之看见她时,真真是被那无意的笑容撞了一下,一颗心都砰砰跳乱。林贤之来到石江城后,可谓呼风唤雨,也不需要逢迎一个小小的六品武官。那句对冯千里感叹的夸奖,绝非是逢迎奉承,是脱口而出的真心赞叹。

可惜那冯千里没本事也没出息,否则他冯家的家世不算太差,京城里也有亲戚,又有这般的长相的女儿,送到京里结一门贵亲,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若当真恨得下心,送进宫里做娘娘,定然也是极得宠的,荣华富贵不在话下,哪里用巴结自己?

不知是不是人长得好看的缘故,他们兄妹的两双手也生得极好,细细长长,白白净净,看上去好像白玉一般,那指尖的莲子看起来也极干净。一眼看过去,似乎他们剥出来的莲子也该是极为香甜可口的,但是林贤之只淡淡的看了莲子一眼,两眼都不多看,生怕在冯玲这里又落下了把柄。

可林贤之怎么都没想到,他们忙了下午专门剥出来给自己吃的。当时,林贤之虽是面上淡淡,可心里真的有几分受宠若惊的。那一颗莲子放在眼前,慢慢吃下来,真的香甜可口。冯玲的手指也很温热,软软的,嘴唇无意间擦了一下,似乎连胸口都是酥酥的,心都跳快了两下。

林贤之坐在主座上,不知不觉,嘴唇噙着笑,一颗颗的吃着莲子,只觉得这莲子越吃越甜,水生的东西,就该在江南吃,这里的莲子比京城的好吃多。很快,一盘子的莲子被林贤之吃个精光,吃完后才有些尴尬,怕冯玲借机取笑,几乎是下意识的望向冯玲。可这一眼过去,便觉得一颗心似乎又莫名的动了动。

烛光下,冯玲正侧着脸,细细的吹着碗里的鸡汤,那汤还冒着烟,挡住了她的脸,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太清晰。许是晚了,也许是她弟弟在,她今天没有上妆,也没用口脂,可整个人仿佛在朦胧的烛光里晕着光,嘴唇浅浅粉粉的,竟是别样的好看。

冯玲侧过脸,望向林贤之,微微一笑:“公公看什么?”

林贤之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继续从盘子捏莲子,可却扑了个空:“呃……”

冯玲低低的笑出声来,袅袅的起身,将手中的汤端了过去:“公公尝尝,这是特意给你亲自炖的,阿桢想喝,我都没舍得,特意给你留着。”说着便要喂林贤之。

“咱家自己来。”林贤之下意识的双手接过碗,垂了垂眼,慢慢的拿起了碗里的汤匙,慢慢的喝了一口。林贤之从小进宫,熬了二十多年,也不是今天才有了这样的位置。御膳房的鸡汤也不少喝,可却竟是觉得这个汤意外的好喝,汤里不知放了什么,竟是出奇的鲜美可口。

怪不得,那个胖子没事就来蹭吃蹭喝,次次要她亲自下厨。原来她竟是有这样的厨艺,也怪不得那个胖子那么胖,这么吃饭吃了十几年,想不胖也难。那么好喝的汤,若是能天天喝上,只怕自己很快就和那胖子一样了。

冯玲轻声道:“公公喝慢些,锅里还有。”

林贤之的动作僵了僵:“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手艺,咱家跟着皇上也是吃了不少好东西,还是第一次喝到那么鲜美的鸡汤。”

冯玲掩唇轻笑,柔声道:“这也不是独家秘方,是段棠想出来的主意。用小仔鸡,放入几块小羊羔身上的羊腿肉,加上两片人参,这样炖汤用得时间也不长,羊肉和鸡汤就都炖烂了,只留汤汁,自然鲜美可口。”

林贤之道:“哦,那个假小子不像个会做饭的啊?”

冯玲笑道:“公公好眼力,她会做什么饭,不过是会说,说出来大家就会做了。”

林贤之本是用过饭了,和竟是一连了喝了三碗。这才在冯玲漱口净手,本来这些琐事不想让冯玲动手,可见她那细细长长的手伸过来,竟是无法抗拒一般,任其处置了。

冯玲道:“这些时日公公太忙,总也在外面用饭,若明日公公不忙了,就早些回家,我亲自下厨做些拿手的饭菜给公公尝尝。我们都成亲这段时间了,公公一直忙个不停,还没有机会吃我亲手煮的饭呢。”

“好好……哦,明日啊……”林贤之咳了一声,才压住心里的急切,“明日看吧,若不用出城,咱家便早些回来,放心,肯定会带上你那宝贝弟弟。”

冯玲轻声道:“瞧公公说的,我下厨就是为了公公,阿桢来了就吃一口,不来我也是要为公公洗手作羹汤的。我娘去世的早,我和大姐两个人一起,亲手将小弟带大的。如今大姐远嫁京城,家中便只剩下我一个。我家的情形,公公也是知道的,我爹是个指望不上的,两个兄长又忙的整日不见人。我知道嫁了人也不该总是让娘家人过来,可是他年纪到底是小,又心思极单纯,整日里和一群庶兄姨娘在一起,我真的不放心。”

林贤之讪讪:“咱家也是随口一说,哪里是真计较他吃得两口东西。”

冯玲道:“我知道公公不是真的在意,可我们两个即是夫妻,我也不想让公公对我有误会,以为我心里没有公公,还时时惦记着娘家。”

林贤之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娘家生你养你,你想着点也是应该。”

“我知道公公心里对我好。”冯玲细细的给林贤之擦了擦手,轻声道,“厨房烧好水了,一会公公洗个澡,早些睡吧。这些年,城里到处乱糟糟的,明日肯定还要忙一天。今日阿桢过来和我说,那日搜救难民的事是公公一力主张的,这本不是公公该操心的事……我心里真是又高兴又骄傲,得替这石江城的百姓谢谢你。”

林贤之叹了口气:“人心都是肉长的,当初若不是老家发了少,闹了饥荒,咱家也不用被送进宫里去……咱家也是见不得那些人受这样的苦,不过是张张嘴的事儿就能救下别人的性命,何乐不为?”

冯桢笑道:“那些没良心的人大多忘本,公公这是不忘本,心地善良!潘定说了,这两日公公老是去张江口,那地方我知道的,水深着呢。公公是北方人,出门在外的可是要小心,不然我在家里也得担心。”

“船上都是好手,咱家也就去看看,能有什么危……”林贤之话说一半对上冯玲望过来的双眼,不知为何就改口了,“好好好,咱家定然事事注意,肯定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你只管放心就是。”

冯玲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眉眼柔和的开口道:“我知道,公公对我让乔大力跟着你颇有不满,可这件事我也不是全然的私心。那乔大力不但一身功夫了得,水性也极好,他父亲是跟着我爷爷的老人了,都是家传的功夫,又有忠心。有他保护公公,我才能真正的放了心。”

“没有没有,咱家对你的安排没有不满,就是多个陌生人跟着,开始还是有些不习惯,难免抱怨了几句,你听听就算了。现在他跟得多了也就好了,咱家都习惯了,一天没有他还不习惯呢!”林贤之停了停,为了表示表示,又道,“人楞是楞了点,可贵在使唤。”

冯玲抿唇一笑:“我们女人啊,从小就被教养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管怎样,嫁了人就是人家的人了,娘家就是娘家,不是自己的家。可自打和公公成了亲,我虽是嘴上总惹公公生气,可心里从不后悔嫁给公公,只想着和公公好好的过日子。虽然我平日里看起来是有些脾气,可我心里明白着呢,公公才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依靠。”

林贤之的心头热热的,下意识的将冯玲的双手捧了起来,压下了眼底的湿意,嘴唇几次动了动,好半晌才能开口说话:“我自小就没了家,自和你拜了天地以后,也就认了命。不管如何,这也算有了知冷知热的人,咱们两个以后不吵架了,好好的过日子……”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0章 带你回京啦... 下一章:第62章 我真的知道错啦...
热门: 天才邪少 御佛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月亮有你一半圆 腹黑中校惹不得 失火的天堂 咸鱼皇妃升职记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 佛系艳妾 表妹万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