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没得治啦...

上一章:第58章 唧唧复唧唧啦... 下一章:第60章 带你回京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早上依旧阴雨蒙蒙的,李大夫背着药箱出了堂屋的门,脚步一转,去了东次间。

段棠抱着茶盏坐在屋里,出神的望着院外的方向,见李大夫进来,忙站起身来,急切的看向他,低声道:“如何了,看出来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大夫放在了药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恕老朽无能,看不出来什么症状。方才用银针试了试,少爷的整个下半身都没有知觉了。”

段棠担忧道:“那……没露出端倪吧?现在还是别让他知道了,不然按他的脾气……也不利于养伤。”

李大夫忙道:“小姐放心,他以为老朽在针灸,倒是没有多问。少爷也是个坚韧的性子,年纪小小的,身上那么多伤,面上也不见露出半分端倪来。非是亲眼所见,如何能想到他身上伤得那么重。若当真是伤到了骨头,才致如此,那腰都不知道有多疼,他竟是一句都不多说。”

段棠道:“他脾气倔的很,又要面子……李大夫看,他到底是伤到哪里了?”

李大夫道:“小姐,你们落水后,是不是撞到石头或暗礁?”

段棠给李大夫倒了杯水,蹙眉回忆了片刻:“没有,那时候他几乎没有离开过我,水里没有暗礁和石头,不是在水里。”

李大夫接过段棠递过来的茶碗,又想了想,才道:“你们怎么掉入水里面的,滚下河的?还是从山下或者是桥上跳下去的?是在那之前中的箭,还是在那之后,他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内伤?”

段棠坐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我们从山坡上滚下去前,他已经中箭了,可我没看见他身上有箭,肯定是一早自己折断了箭尾。那时候他身上已有几处刀伤,但是都不重。他中箭后,行动自如,和我一起爬上了高坡。不过,后来贼人又朝我射了一箭,他扑过来救我,我们一起滚下山坡,从很高的地方掉进了水里。”

李大夫道:“那你们滚下去的时候,是不是撞到了石头?或者是滚落的时候身上的箭被压到了,再次折进身体了?”

段棠轻声道:“滚下去的时候,他圈着我,我没受伤,但是也有许多石头跟着我们一起滚了下去,有没有撞到他,我没注意到。但是,上岸后,我找到他以后就发现折断的羽箭在肉里。他自己折断的羽箭,不可能折那么近,肯定是滚落的时候,又二次受伤了……会是因为这个吗?我找到他,他就对我说,腿走不路了,他的腿有些凉,那时他自己爬了很远……那时他肯定是伤了脊椎了?可他只是腰间中箭,那里没有靠近骨头啊。”

李大夫看了段棠一会,叹息一声:“在水里没撞到,那滚落的时候肯定撞到了,也可能只是撞到了箭头。昨日拔箭你也看见了,伤口确实太深了,整个箭头都卡在骨头里了,那地方靠近大椎骨,什么事可能都有。”

段棠怔怔的点头:“是,那地方的神经也多,骨头链接的也缜密,稍有不慎便……不过,现在伤口还没有好,都看不出来了。”段棠停了停,看向李大夫,小心翼翼的问道,“假如,我说假如,他要是真是伤了骨头,那还有办法医治吗?”

虽是这么问,可段棠心里知道,神经和骨头上的事,最难说清楚。尤其是脊椎上那么多神经丛,不管是伤了骨头还是神经,都不是那么好治的。莫说是现在这个地方,这里的大夫,就是放在现代也大多治不好了。记得以前有个运动员,因为意外伤了脊椎,在美国治了很多年,都没有治好,最后还是全身瘫痪,一辈子生活不能自理!

李大夫听的一知半解,可他行医数十年,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怕是不好了,叹了口气,小声的宽慰道:“养养外伤后再看吧,也许是伤口引起的。他年纪还那么小,以后恢复的可能性也大。”

段棠道:“现在也只有如此了,劳烦李大夫这几日先帮我瞒着点他,等家里人来了,我在找机会告诉他。”

李大夫点了点头:“这病也耽误不得,小姐要尽快通知家人,把少爷送去城里或是京城去治,老夫现在尽力也只能给他好好养外伤,治病这事……帮不上太大的忙。”

段棠站起身来,郑重的给李大夫福身道:“谢谢李大夫了。”

“使不得,使不得!”李大夫忙扶起了段棠,跟着叹了口气,“这事小姐也瞒不了多久……”

段棠垂下眼,低声道:“他那样的脾气,能瞒一时也是好……”

天空又飘了小雨,一眼望去,山下的村庄在蒙蒙的雾气里若隐若现,青翠的竹林有清风缠绕,沙沙作响,一切都是如此的祥和。

送走了李大夫,段棠站在院外的竹林边上,久久徘徊,有些胆怯的不想回去面对一切。两天两夜不曾合眼,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心情也乱糟糟的。可秦肃挡箭的情形,以及他扑过来圈住自己朝下坠落的那一幕,一遍遍的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时隔两天两夜的,却比当下还要清晰。

段棠只要闭上眼,便能看见秦肃倚着大树,安静的坐在河岸边,耳边都要响起秦肃镇定无比的声音。

——我没力气了。

——我走不了路了。

若秦肃当真以后都走不了路,段棠怕自己这辈子都不能放过自己。段棠前世是有严重的心脏病的,可是她可以走路,可以出去玩,可以做许多事,生活也能自理。不过是,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大笑大闹,情绪激动,或是做剧烈的运动,段棠尚觉得无比的痛苦,甚至多少次都感觉活着没有意思。

秦肃那样的脾气和性格,若知道自己以后不能走路,又当如何?虽然前身的秦肃是没有瘫痪的,可是现在段棠一点都没有自信,他会好起来。因为段棠这一世,改变了太多的事情,甚至与顾家的婚姻,这最大的一件事都发生的变故,又何止是蝴蝶翅膀的力量?

何况,前身的段棠与秦肃是毫无牵扯的两个人,可今生这短短的两个月内,两个人数次一起历经生死,不管开始彼此是不是愿意扶持,可最后总也不曾彼此伤害。虽然,刺客肯定是冲着秦肃来的,也是因为陈镇江动了坏心思,想让段棠做替死鬼。可这些与秦肃本身是无关的,他两次相救,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

段棠想着,即便是换成自己,也不见得在遇见危险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就把别人挡在身下。秦肃本身的身份,也不该有为别人牺牲的心思。若说第一次是下意识的动作,那么第二次就没有思考的时间了吗?可是秦肃还是选择了救下自己,若不是他扑开了自己,躲开了那绝对致命的一箭,只怕现在段棠再次成了一缕孤魂了。

段棠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丝一毫的借口,也没有开脱的理由,一路想下来,甚至越来越内疚,也越来越不能释怀,甚至有点自暴自弃的想,若是早知道会连累秦肃如此,还不如自己中箭来得好,这样想虽然可能又显得没有良心,可即便是自己瘫痪了,最多是痛苦,最少不会自责和内疚,可现在痛苦、自责、内疚、后悔,每一样都在折磨着段棠,让她一刻都无法释怀……

折断了一根弯折的细细的竹子,别在了腰间。段棠搓了搓半天的脸,长出了一口气,转身的进了院子。

窗户半开着,秦肃半侧着身子,扭着脸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向院门的方向,当看见段棠进了院落,直接朝堂屋的方向走来,这才侧过了脸,继续喝粥。

段棠快步走进门,见柳婶子正托着碗,秦肃自己在喝粥,笑了笑:“药都喝完了吗?”

秦肃虽然早知道段棠过来了,可当看见她进门的一瞬间,双眼还是微微一亮,又矜持的垂了下来,压住了微翘的唇角:“你不睡觉?”

段棠接过柳婶子手里的白粥,坐到了床边,笑道:“睡不着啦,你自己在这屋我不放心,一会你睡了,我在你身边睡,咱们一起睡,我就不惦记了。”

秦肃若无其事的瞥了段棠一眼:“不成体统。”

段棠道:“谁家的丫鬟守夜不是睡在脚踏上?

秦肃撇了段棠一眼,皱眉道:“你又不是丫鬟。”

柳婶子看了段棠一眼,笑着劝道:“少爷,小姐不放心你身上的伤,我们这些说到底都是外人,她想守在你身边也是应该的,我这就让我家那口子去搬张竹床过来。”

秦肃历来傲得跟天鹅一样,基本上不会和人说客套话。虽听柳婶子的话,眼里有了笑意,可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示。

段棠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您了。”

柳婶子摆摆手朝外走:“不麻烦不麻烦,小姐就是太客气了。”

秦肃等柳婶子走了,这才再次拿起汤勺,不声不响的喝着段棠端起的白粥。段棠却从秦肃手里拿过汤勺,低声道:“你自己喝,难免牵动伤口,我来喂你吧。”

秦肃怀疑的看了段棠一眼:“你有事要求本王?”

段棠道:“小王爷疑心也太重了,我心里想对您好点都不成吗?这白粥我又不爱喝,不会偷喝你的!”

秦肃看了段棠一会:“无事献殷勤。”

段棠道:“如今多少人想巴结王爷都巴结不上,静王殿下好不容易用得到我,我还不殷勤点,想来王爷大好以后,总也少不了我的好处。”

秦肃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不错,知道识时务了。”

段棠喂粥的动作很慢很仔细,眼神专注,但凡沾在秦肃唇上一点,就赶忙擦拭干净,一碗粥喝完,秦肃努力压下的唇角都快压不住了。

段棠将碗筷和药物都收拾了出去,又换了盘温水,细致的给秦肃擦了擦脸和手:“王爷我给你梳梳头吧?”

秦肃怀疑的看向段棠:“你会吗?”

段棠从桌上拿来一个铜镜递给了秦肃:“虽然不太会,但是我心灵手巧啊,若当真疏的不好看,可以拆了在梳啊,王爷可以指点我!”

秦肃免为其难道:“可。”

段棠笑了笑,笨拙又仔细给他的梳通了散乱的长发,男式的发髻其实很简单,段棠自小也挽的多,虽然是第一次给别人梳头,难免笨拙,但是梳出来的发髻,倒也不难看,后来她又从腰间拿出了折断的小青竹,给秦肃固定在了头上,这一下秦肃的脸色虽然还是苍白的,可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两个人在河里时,头上的饰物全部都不见了,这会两个人都用了青竹做了发簪,又是同一种手法的发髻。秦肃这时候还不明白什么是情侣装,可他在铜镜前看来看,莫名的就绝得特别好看,又透着铜镜看段棠发髻,莫名的越发满意了。

秦肃眉眼都柔和了起来,仿若不在意的开口道:“你的银子用完了。”

段棠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对,那个人参很贵,还有诊费,方大哥还给咱们买了不少东西,七七八八的都要用钱……”

秦肃听到这些话,不知想道什么,敛起了笑意,瞥了段棠一眼,斥道:“蠢!山沟里谁买得起那株人参,他听说有外面的人受伤,还没号脉,就拿出来人参切片,就是为了卖给你,你还真上当!”

段棠小声的哄道:“王爷别那么说,李大夫也是好心好意的,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有人参总是好事,我当时都好感激他!”

秦肃垂了垂眼,硬道:“都是外伤,以本王的年纪需要老参吊命?”

段棠忙道:“好的好的,我的错我的错,是我乱了方寸!下次再遇见这样的事,我肯定看王爷的眼色行事,以王爷马首是瞻!”

秦肃挑眉,从枕头下拿出银票来,选了张五十两额度,施舍道:“罢了,让那个妇人给你买一床新铺被,买些你用的。”

段棠接过银子道:“王爷,要是我没记错,这是我的银子吧?”

秦肃瞪了段棠一眼:“银子在谁手里,谁就当家。”

院里,柳婶子指挥着一个大汉搬着一个竹床,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

柳婶子指挥着大汉,把竹床放在了秦肃床的对面,这才笑吟吟的对段棠开口道:“小姐快看看,这是才打磨出来的竹床,绝对不会有半点毛刺,这可是自家的手艺。往年这时候咱家也做些竹子的东西卖道山下去,今年雨水太大了,什么东西都不好卖。”

那大汉忙躬身:“少爷、小姐好。”

柳婶子道:“这是我们家的那口子,小姐要是用人跑腿,大通子不在就直接喊他就是。”

段棠将秦肃刚给的银票递了过去:“我还真得麻烦柳大哥去山下给换些银子上来,看看能不能多买两床新被褥。”

柳五接过银票,弓腰道:“我现在就去弄,绝对耽误不了小姐用。”

柳婶子对段棠多买几床被褥的缘故心知肚明,目送柳五离开,这才走到一侧装作收拾东西一般,将一床小被褥放下了秦肃的床边上,可是不敢动手换,她与段棠对视一眼。

段棠用眼神示意柳婶子不要动被褥,低声道:“柳婶子会包抄手吗?家里不是还有鸡汤吗?中午做些鸡汤抄手,给静……静静加餐。”

秦肃却撇了段棠一眼,小眼神似乎有些不满,嘴巴动了动,可最终没有说话。

柳婶子笑吟吟的朝外走:“好好,我现在就去做!小姐收拾好,先睡会吧,这都多长时间了,眼都没有合呢!”

秦肃等柳婶子离开了,才看向段棠:“睡吧。”

段棠看向秦肃,小声道:“王爷,我方才还换了一盆温水,现在给你按按腿,洗洗脚,好不好?”

秦肃看了眼段棠,拒绝道:“不好,等方通回来伺候。”

段棠轻声哄道:“他下山买精米白面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不如王爷给我一个机会,也看看我有没有伺候人的天份?”段棠见秦肃面上似乎有些犹豫,忙又道,“我保证不乱摸乱看,再说啦,有王爷亲自监督我,我哪里敢乱碰。”

秦肃看了段棠一会,撇开眼,无情的拒绝:“不。”

段棠泫然欲泣:“当初说好,让我贴身伺候的!现在身边没人了,却又出尔反尔。王爷是不是还拿我当外人?为什么陈镇江就能伺候你,徐年就能伺候你!换成我就不可以了?枉我对王爷忠心耿耿,一心追随,最后却……”

“你们怎么能一样!”秦肃清凌凌的眼中露出几分焦急,见段棠仿佛真要落泪一眼,忙又解释道,“他们在本王身边伺候多年,伺候是本分。你才来几天,会的也不多,且你……”

段棠眼巴巴的看着秦肃,低声道:“我是跟着王爷的时日短,可我的忠心一点都不比他们少啊!王爷现在受伤了,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想照顾王爷有什么错。再说了,当初还是王爷非让我贴身伺候呢!”

秦肃反驳道:“本王何时说让你贴身伺候了?”

段棠谴责道:“你出尔反尔。”

秦肃着急的解释道:“你好好的千金大小姐,哪有这样朝别人身上的贴的伺候的?”

段棠道:“王爷是别人吗?”

秦肃仿佛被噎了一下,撇开眼不看段棠,好半晌才开口道:“下不为例……”

“王爷就是人好!”段棠笑吟吟的看向秦肃,轻声哄道,“我先扶王爷躺下,你这样侧坐着,我不好洗。”

秦肃看向段棠,警告道:“洗脚和小腿,不许朝上。”

段棠撇嘴:“好啦好啦,知道了,王爷不是真以为我想看你吧?”

秦肃噎住,半晌后道:“不好说。”

段棠抿唇一笑,小心翼翼的扶着秦肃躺了下来,又将被子在秦肃大腿的地上折了三层,被子堆的很高,秦肃的躺着因有高被褥挡着,完全看不见自己的下半身,也看不见段棠在做什么,但是他侧着脸倒是能看到段棠的脸。

秦肃历来矜持,便是想看段棠的脸,也不会直白着看,此时那双眼只有望向正前方的地上,仿佛完全不在意的模样,只是双眼还是会时不时的朝段棠的方向打量。可只要段棠一抬头,他就下意识的挪开了目光。

段棠看了眼垫在铺被上的小被褥,秦肃果然又被便溺了。她在水盆里湿了湿手帕,拿了过来放到了一边,却轻手轻脚的从秦肃的身下把小被褥抽了出来,又将方才趁着秦肃不注意时,将柳婶子准备好的小被褥垫了进去,期间段棠单手架起来了秦肃的双腿,他因看不见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段棠每次抬头,秦肃都会心虚的将脸扭到另一个方向,是以完全没有发现段棠在做什么。

又过了片刻,秦肃瞪得有些不耐烦了,皱眉看向段棠:“在磨蹭什么?”

段棠抬头,对秦肃笑道:“王爷的脚趾圆嘟嘟的,真可爱的。我的脚趾就是长的,王爷要不要也看看?”

秦肃立即撇开了脸,斥道:“矜持点。”

柳婶子与段棠发现秦肃下身没有知觉的时,两个人给他脱了亵裤时,便没有给他穿了,可他显然到现在都不不知道。段棠从水盆拿出来棉布,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秦肃的大腿根,以及下身,又洗了洗棉布,这才快速的给他擦了擦膝盖和小腿,以及双脚。

秦肃疑惑的看向段棠:“擦了吗?”

段棠道:“正在擦啊!怎么了?”

秦肃皱眉道:“本王怎么没感觉?”

“李大夫说了,你伤在腰间,伤口太深,肯定会很疼,这样就会影响身上别处的感觉,或者是别处就会不太敏感,尤其是伤口双脚、双腿这些地方。”段棠说完又看了会秦肃,担忧道,“王爷是不是伤口疼的厉害,一直忍着没说?”

秦肃撇开了眼,不和段棠对视,半晌,才开口道:“他是个赤脚大夫,别听他的,不太疼。”

段棠垂着眼,将被子给秦肃拉好,沉默了下来。

秦肃等了片刻,见段棠不说话,心虚的看了回去:“只有点疼。”

段棠忙笑着看了过去:“王爷呀,我们白天发消息有用吗?咱们早点让陈镇江他们过来吧?我也觉得李大夫是个赤脚大夫,王爷那么疼,他也没有办法!沈大夫那里该是有止疼的良方。”

秦肃拒绝道:“这点疼,本王忍得住。”

段棠下了床,将床边的盆挪开,背对着秦肃,走到另一个盘边洗手。她的双手按在水盆里,脸上的笑容再也难以维持下去,垂着头,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水盆里,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8章 唧唧复唧唧啦... 下一章:第60章 带你回京啦...
热门: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怀了男主小师叔的崽后,魔君带球跑了[穿书] 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不期而遇的温暖 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和神明在逃生游戏搞网恋 妖怪气象局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