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唧唧复唧唧啦...

上一章:第57章 发大水啦... 下一章:第59章 没得治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喝了一口粥,朝秦肃嘴里送了过去,没成想竟是比喂药喂水更顺利,他竟是吸允了进取。想来,药是苦的,水没有味道,米粥清香可口,他又历来口味寡淡,便是昏迷着,也有自己的喜好。段棠也不喝粥了,慢慢的,将一碗粥都都喂给了秦肃。

段拿着手帕给秦肃擦了擦嘴:“看看我对你多好,你喜欢白粥,就给你白粥喝。不像你,知道我不喜欢吃什么给我吃什么,仇人也不过如此啦!”

秦肃能喝进去药了,又喝了些大米粥,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好了许多,脸没有那么红了,呼吸也没有那么急促了,段棠焦虑和紧绷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一般来说,外伤不那么严重,只要早早的退烧,对这个人的生命影响不大的。虽然秦肃最近一直在受伤,可他到底年纪小,还不至于那么虚弱,流血也是多了点,但是这都是以后慢慢调养的事,术后也要注意不感染就成了。

何况,只要不是在太过危急的情况下,按照天命所归,秦肃也不是个夭折的命。二十岁后才叫短命,二十岁之前去世,在段棠看来都是夭折。算一算,今年他最多十五岁,或者是十四岁,不可能再大了,还是个小孩子啊。人找到了,到了安全的地方,又有救治,药也喝进去了,肯定会没事的!

小半个时辰后,柳婶子掀开竹帘,走了进来,见段棠坐在床边发呆,放下了药碗,将三个空碗收了起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小姐,这些都是少爷吃的吗?”

段棠道:“粥是他喝的,鸡汤他喝一半,我喝了一半。”

柳婶子端着新药端了过来:“好,这下人肯定会没事的!小姐喂了这碗药就去睡吧!今日我来守夜!”

段棠摇了摇头道:“我不看着他也不放心,一会困了我就在床边睡了。柳婶子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还要来熬药做饭呢!”

柳婶子笑道:“我刚才让大通子去靠近大门的西屋睡了,有他看家,小姐就放心吧!”

段棠笑道:“谢谢柳婶子了!”

“小姐晚上多注意些,我就先回去了!”柳婶子摆了摆手,掀开竹帘快步走了出去。

夜还不算深的山上,都显得特别安静,外面是虫鸣与青蛙的声音。

段棠端着药碗吹了吹,抿了一口,当下皱起了着眉头,差点吐出来,这是黄连水吧!

上一碗药苦,肯定没有苦成这样,噙着这口药,段棠的泪花都要出来,忙压上了秦肃的嘴唇。秦肃已经习惯了这么喝药喝水,可是这次药才到嘴里,就被他无意识的朝外推。段棠哪能让他推出去,就用舌尖一直堵着。秦肃的推了好几次,总是被堵住,嘴还被压着,完全吐不出来,最后不得以委委屈屈的咽了下去!

段棠拿起水壶就一阵灌,抱怨道:“你生病该自己喝药,我喂你,你还委曲,你一直推,这都快苦死我了!你早点咽下去,不省得咱俩一起受苦吗?!”

段棠再次端起了碗,实在张不开嘴,又看再次紧蹙眉头的秦肃道:“我和你讲哈,喂你药,你就立即给我咽下去。你要再推出来,我就真不管了!……不然,我们换成勺子吧!对对对,你都吃了那么多东西了,咱们就该用勺子喝药啦!”

“来来来,小乖乖,你是最棒的,自己会喝药啦!”段棠一边哄着,一边拿起了汤勺朝秦肃唇边喂了一口,小心的灌了而进去,“乖乖,一定要咽下去了,你最厉害啦!乖……不咽下去就是浪费!浪费就是犯罪!犯罪是要被抓起来的!”

一勺药汁顺着唇角就又全部流了出来!段棠拿起手帕擦了擦,无奈的瞪了秦肃一会:“你自己说!是谁把你派来折磨我的!”

段棠瞪的眼睛都酸了,对方还是无知无觉的。段棠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憋着气快速的喝了一口药,再次喂了过去。秦肃便张开了嘴,舌尖也没看朝外推,很顺利的咽下了下去,可眉头似乎苦成了一团。

“我算是看出来,你就是心怀鬼胎,自己吃苦不算,还要别人也尝尝味道!小同志,你这样的心理可是要不得!”

最后一口药喂完,段棠忙给秦肃喂了两口水,自己却喝了大半壶,这才感觉好多了。段棠从小到极少生病,像这样喂药几次都是因为秦肃,上一次用麦秸秆,也是自己先放嘴里,中药的苦涩真是一言难尽。

大约一盏茶后,秦肃额头上的温度退下了不少,虽然肯定还是在发烧,但是四十度和三十八度,对生命和大脑的威胁度肯定就不一样。

段棠一天两夜没睡,累肯定是累极了,可不知为何,大脑亢奋,倒也睡不着。李大夫也说了,第一夜秦肃的身边一定要有人。段棠百无聊赖的找了一把扇子,给自己扇扇,又给秦肃轻轻的扇扇。秦肃的睫毛又长又浓密,不睁眼的时候,眉宇间还透露出几分清冷色,可不知是不是错觉的缘故,今日看起来竟是有些乖乖的感觉。

“不知再过十年,你会长成什么样子?按照性格来说,要从一个小学究,变成一个老古板,我居然有点想不出来。”段棠将薄被朝下拉了些,学着秦肃说话,“本王三岁吗?这寡廉鲜耻的淫词艳书,你为何要看?”

段棠说完大笑了起来:“不可爱的,我真的见的多了,像你那么讨厌的真是少见!小王爷,今天咱们说个在你看来无媒苟合,差不多算是私奔的故事吧!你不说话,就是想听啦!好的!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啦!”

“以前我看过一个特别好看的话本,叫《三救姻缘》里面的男主被女主救了三次,最后对女主死心塌地以身相许的故事。讲真,那个男主的性格我超喜欢的,人也长得可漂亮可漂亮了!我更喜欢啦!我把那本书看了好多遍,有好几次就看完了,就觉得男主就坐在我的对面笑!可惜……我不是女主啊!没有那么好的福气!所以,人要修姻缘啊!不然,说不定就要遇见渣男啦!”

“哦哦,言归正传啦!这个故事的开头就是女主跌跌撞撞的穿越啦!穿越是什么,我先解释一下,就是时空和时空的交换,总之和你说不明白,跳下面的剧情,然后在一个地牢里救下男主,那男主开始的时候,真得不能看啊!巨丑!身上都是伤,又满身的灰尘泥土,可是有人要杀他,女主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扛着男主就是跑啦!”

“小王爷,你是不是有想说,不知廉耻?好啦,我替你说完了。咱们继续说故事,后来两个人逃脱了危险,女主就给男主洗了洗,噢,是男主自己洗的?忘记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总之洗出来一个绝世大美人儿啊!那男主长得俊美无俦啊!简直让天地安然失色了,性格也好,温润如玉,大声说话都不会!被女主抛弃的时候,都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啧啧!”

“我好似一直喜欢这样的人,现在想起来顾纪安有点像这个男主啊,他也是看起来温润如玉,清俊如月,还饱读诗书。你说我前身那么喜欢顾纪安,是不是因为我原本喜欢就是这种类型的。和这样的人谈恋爱一定感觉很好啦,可惜顾纪安的性格和那个男主也不一样,否则这次他退我婚,我肯定更后悔啦!”

“哦,小王爷还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吧!咱们这里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啊,谈恋爱就是男人和女人成婚之前时间不等的相处,当然这样的相处大多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也不是全部都能喜结连理的,好多人都是分手的结局了,我们可能要谈很多次恋爱也不见得能找对结婚的人啊。不过,你这样的身份,是不可能有谈恋爱的机会啦。”

“小王爷要是醒了一定说,不知廉耻。”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这个故事不是讲私奔啦!逃命肯定是逃命啦!但是主要还是讲两个人怎么相爱怎么相处,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以身相许,因为相爱的人必将相守啦!男主表面风光霁月,柔软似水,内心该是还有些自卑的,爱一个人他就变得好勇敢,始终如一啊。女主表面勇敢,内里却是个怂蛋,她怕好多,男主就追着她跑啦!”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个故事吗?因为那个女主救男主也是嘴对嘴的喂药,还给他念书,给他讲故事,还给他唱歌!男主不爱说话,女主是话唠!哎哎!对啦,男主和你一样是个王爷啦!他哥哥是个皇帝,从小把他当儿子养,宝贝他的紧啦!”

“男主没有你幸运啦!他被人打断了腿,是女主亲自动手给他截肢的!咿??是一双腿还是一只腿?我忘记啦!!要是有电话就好了,我就能打电话问问我朋友啦!不过,你是听故事又不是看画本,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反正都那么多年过去,我就记得个大概啦!”

“哇!突然发现和咱们相处的情节,那么多一样地方!哈哈哈哈哈,在我们那里这叫融梗抄袭!还好你性格不像男主,不然……对对对,男主比你大得多,你今年多大啦?十四,还是十五?反正你还没有长大啦,你长大了,也不会成那样与世无争的人。”

“我还是挺希望你长大后,能遇见举案齐眉,恩爱不移的人。这样也许就不会有后来……你真的没有那个男主命好啊,你爹虽然是皇帝,可是现在的皇帝是你叔叔,你还有两个堂兄,想想都替你累得慌……”

“以前我时常想,为什么那本书要叫三救姻缘呢?男主遭遇过非人的虐待,要不是遇见了女主,哪里还会相信别人,爱上别人?女主更是历经沧桑了,通达明理……大家觉得是女主救了男主的人和人生,才有了后来,其实我倒是感觉是两个相互救了彼此,不然女主一个人在陌生的时空,心也是没有归处的吧……我当初真该问问那些人,小王爷娶了什么样的王妃啊,咿,你没立皇后啊!对啊!你明明年少就娶妻啦,为什么没有皇后?”

“算了,以后的事说不定会改变呢!这个故事,你肯定不爱听啦,我们说个你爱听的吧?历史故事?军事故事?复仇的故事?那咱们就将个三合一的故事啦?”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叫西平的国家,被岩石国灭了。西平的皇室投降后,除了自杀的皇帝和皇后,以及被俘虏的小太子凤容和他的姐姐,剩下的西平皇室宗室逃到了南方,小皇子的叔父灵立了朝廷。”

“小皇子凤容和他的姐姐十分美貌,战败国也大多都没有尊严的,金尊玉贵也是难以幸免,凤容和他的姐姐就入了岩石皇帝的后宫,成了他的禁脔,转眼就是十年。”

“凤容快到加冠之年时,岩石国大臣嫌皇帝不成体统,还将别人家的皇子关在后宫里,西平的南朝廷也一次次的要求释放凤容。岩石国的皇帝虽然舍不得,最后还是将凤容放出了后宫,放回了西平南朝廷。”

“西平南朝廷的皇帝为了凤容,给了他一块极好的藩地。凤容很是安分的驻守藩地,每日的练武练兵,一次次的为西平开疆扩土,就这样征战了十年,他终于再次带领大军杀了回困了他十年的皇宫,诛杀了岩石帝,将北岩的皇宫夷为平地了,为自己的父母姐姐报了仇。”

“他报仇后,也并未回到西平南朝廷,而是背叛了他的叔父,在岩石国登基为帝。那时跟随他的将领臣子,也是满怀期待,都以为他将会和他父皇一样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

“可凤容幼年遭受非人的对待,他一生的志向便是报仇,这件事完成后,他竟是不知该要如何好好的生活。他也曾是纵横沙场的名将,也有治理藩地的能力与手腕,可仇恨让他的心里只有强权与杀戮。他登基为帝后,更是少了扼制,对所有人都是一味的压制,文臣武将一言不合就是满门抄斩,对百姓更是残暴无情。”

“他的臣子、将领、百姓,甚至族人都怨恨他,可他不思反省,依旧的我行我素。后来,他极信任的一个大将顺应民意,漏夜将他诛杀在龙床上!听闻,他死后一直不曾合上眼……”

“小王爷能看懂这段历史吗?人如果一味的活在仇恨中,放不下心中的仇恨,那就会成为仇恨的工具,最终是要误入歧途的。我一个朋友对我说,这个世界的核心就是爱。最初的爱,最低等的爱,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恋与牵挂,心中有了爱,那么对别人也就会多了怜悯与感同身受。”

“我大概还是说不清楚的,活了那么久了,其实我连最初的爱都不是那么明白……可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因果的,你想要桃花,就去种桃树,而不是砍了桃树插在花瓶里……决定这世上一切的,从来不是仇恨和强权,而是人心,所谓万众一心所向披靡,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秦肃不屑一顾:“妇人之见。”

“小王爷你醒啦!?太好啦!太好啦!”段棠惊喜的说完,忙摸了摸秦肃的额头,似乎还有一些低烧,但是人醒了,高烧也退了,这下真的没事啦!

秦肃将脸扭到一旁,看向露出晨光的窗户:“我是睡了,不是死了。”

段棠撇了撇嘴,可还是忍不住的开心,连声道:“好好好,我的错,不该叨叨个不停,打扰小王爷睡觉啦!小王爷大人大量,原谅我的无礼吧!”

秦肃道:“竹筒你放出去了吗?陈镇江他们怎么还没有过来?”

段棠微微一愣:“放哪里?怎么放?是信号弹吗?烟花吗?”

秦肃沉默了片刻,放弃道:“那就先不要放了。”

段棠道:“如果不放的话,他们一定会很担心吧?现在天亮了,我们现在放出去,他们会不会看不见?”

秦肃矜持道:“他们失职在先,担心也属应该,这次的事,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段棠点了点头:“好的,那今天晚上放吧,就让他们好好的担心一天!竟然如此的粗心大意,还好,我家小王爷福大命大!不然,哼!不过就一天啦!我怕他们急死啦,就没人给小王爷尽忠啦!”

“巧言令色。”秦肃压住唇角,清凌凌的双眼看向段棠,片刻后,才道,“本王今年十五了,年底便过十六岁的生辰,比你只小两个月。”

段棠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为什么要把年纪告诉我?是不是夜里听见我说什么了?”

秦肃答非所问:“还不过来,伺候梳洗。”

段棠怀疑的目光看了秦肃一会:“王爷腰上有伤,梳洗就不必了,不然我给你擦擦脸和手,你漱漱口吧?”

秦肃再次看向段棠,好半晌道:“你在心虚,本王的衣服谁脱的,你脱的?”

“柳婶子!”段棠说完对上秦肃谴责的目光忙道,“我倒是想帮忙,可王爷昏迷前都不许我动你啊!后来,没办法柳婶子给王爷用温水擦了两遍全身,她还嫌我是个姑娘,不许我看王爷呢!我都不知道多委曲!”

秦肃沉默了片刻,清凌凌的双眼在段棠身上打量了片刻,慢慢的撇开了眼。

段棠也不知道这个答案,他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但是从几次相处就可以发现。秦肃是极不喜欢别人近身的,尤其是年龄相近的自己,让他十分忌讳。他身侧的亲近的人也只有陈镇江可以,连徐年似乎都有忌讳,沈大夫是个大夫自然例外。

秦肃道:“她……”

段棠急中生智,指着秦肃道:“噢~~~!!!对了!我想起来了!王爷昨天怎么知道我把油纸包放在桌上?怎么知道我肩膀上有伤?你是不是装睡着,然后偷看我换衣服了?!”

秦肃:……

段棠道:“王爷可以看我,为什么不让我看你!做人不该礼尚往来吗?”

秦肃道:“这是礼尚往来的事?”

段棠挑眉:“那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呗?”

秦肃理直气壮:“对。”

段棠瞪着秦肃:“王爷要是这样做人,那就没有朋友了。”

秦肃道:“本王不需要。”

段棠见秦肃似乎真的有点生气,忙投降道:“好好好,我可以不计较王爷偷看的事,但是柳婶子一把年纪了,看你几眼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王爷也不必和人家生气吧,何况他们可是收留了我们啊!”

秦肃沉默了片刻:“本王不会白看你。”

段棠吃惊的看向秦肃:“那王爷还打算给我多少钱?”

“混账!”秦肃骂完撇开了脸,看向床的内侧,似乎连多看段棠一眼都嫌弃的慌。

段棠见秦肃又莫名其妙的生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话,忙凑过去小声道:“好啦好啦,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小王爷不要生气了,身上还有伤呢,万一气坏了身子那我不是得不偿失啦……”

“小姐,我听是不是少爷醒了,老身现在能进来吗?”柳婶子站在门帘外,轻声问道。

段棠忙道:“进来吧!”

柳婶子端着一个托盘进了门,身后还跟着提着热水的方通。柳婶子将托盘放在桌上,笑吟吟的看向秦肃:“少爷看起来比昨天精神多了,小姐照顾的可真好。这是小姐交代的白粥,还有去油的鸡汤,吃了饭在吃药!”

方通将热水倒入了两个水盆里,把其中一盆热水和崭新的手绢放在了床侧:“我来伺候少爷梳洗,小姐自己去梳洗吧。”

秦肃看了段棠一眼,段棠忙道:“我来照顾他,你们先去吃饭吧!”

“家里有病人,平日都吃得早,我来时在家里吃过了,我帮着小姐伺候少爷吧。”柳婶子拿起了衣服衣服,递给段棠,放下了床帐,笑道,“少爷身上还有伤,我们先给他把亵衣穿上,再换一床干爽的被子。”

秦肃昏迷后,因物理降温被就被脱光了衣服,高烧后又出了些汗,被子自然也有些潮湿。好在柳婶子准备齐全,轻车熟路的避开了身上所有的伤口给秦肃套上了亵衣、亵裤。方通忙将秦肃抱了起来,全程几乎没让段棠动手。

柳婶子掀开被子,打算换掉铺被时,可微微怔愣了片刻,段棠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铺被,竟是有一块便溺。她微微一愣,反应极为快速,急忙将另一侧的床帐放了下来,对柳婶子摇了摇头……

秦肃似有所感,看向被合上的床帐:“出了何事?”

段棠忙道:“我不怎么会铺被子,碰到了床帐。”

秦肃勾了勾唇角又压平了,才不屑道:“蠢钝。”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7章 发大水啦... 下一章:第59章 没得治啦...
热门: 错爱:我的极品人生 偏执深情 与光同尘[娱乐圈] 属下有点忙 我在古代办报纸 穿越之武林怪传 让你见识真正的白莲花[快穿] 我爸是星际穿来的巨佬O 硬核快穿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