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找呀找呀找不到啦

上一章:第50章 家有贤妻啦 下一章:第52章 不害怕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春日的午后,阳光正好,许多农户都在地头歇着吃饭,老远看见了段棠站起来打招呼。

“二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啦!家里还攒了不少鸡蛋,一会给您送过去!”

段棠笑道:“好嘞!有多少就送来多少!吃不完,我带回城里送人。”

顾纪安疑惑的看向段棠,他知道,段棠从来不吃鸡蛋的。

“二爷,好久没见了,您旁边的公子可真精神!”

段棠大眼笑成了一条缝,好似自己受到了夸奖:“这是我师兄!特别会读书!将来是要中状元,做大官的啦!”

顾纪安第一次被人那么大声的夸赞,很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那个农户他并也不认识,可是架不住段棠的没羞没臊,他忍不住拽了拽段棠的手腕。

段棠回头一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我炫耀我的,你不用在意啦!”

顾纪安忍不住的想笑:“他认识你,万一我将来没中状元,你会没面子的。”

段棠道:“师兄肯定不会让我没有面子的,状元那是一定会中的!”

顾纪安抿唇一笑:“好!”

顾纪安、段棠手牵着手一路走到了一处庄园。

刘泰歪着身子,远远的迎了过来,殷切的笑道:“二爷!回来啦!大家伙都等您一早上了。”

段棠道:“刘叔,这是我的师兄,顾纪安。”

刘泰目光停在两个牵在一起的手,笑容有片刻僵硬,不动声色的打量顾纪安。

段棠疑惑道:“刘叔?……”

刘泰回过神来:“哎!顾公子是吧!久仰久仰!我家大爷一早、咳咳……二爷常常说起你来!平日里,二爷读书全赖你照顾着!”

顾纪安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刘泰少了一只的膀子,有礼道:“刘叔客气了,小师弟照顾我才是。”

刘泰热情道:“互相照顾,互相照顾!我家二爷最喜欢照顾别人了!您来了就别客气,我这就去给您准备饭菜,有特别喜欢吃的吗?咱们都是自家人,您可别和我客气呐!这虽然是乡下地方,什么东西都有,都是新鲜的!”

顾纪安道:“我不挑食,刘叔随意做些便好。”

刘泰笑的不见眼:“不挑食好!不挑食好!顾公子是不是安延府人氏,家中兄弟几个?今年多大了?可定下了亲事啦?”

段棠瞪着刘泰道:“劳烦刘叔找人捞点虾蟹,村里人送来的东西都照价收了,一会我要请师兄吃饭!!”

段棠说完,就拉着顾纪安快速的离开了。

刘泰恋恋不舍,还有心再和顾纪安多说几句话,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段棠拽着顾纪安赶快离开。

这座庄园后面,是个不大不小的校场。

段棠将顾纪安拉到马棚下,指着远处的一匹马道:“看!喜欢吗?”

棕色的小马驹,个子不是很高,踢踏踢踏的被马夫牵着,从远处小跑了过来。

顾纪安眼神微动,面上没有什么波澜,淡淡的开口道:“看起来很精神,长得还挺好看的。”

“哈哈哈哈,师兄你能看出来马儿长得好不好看啊!这个叫温顺!”段棠笑着笑着,见顾纪安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将顾纪安推了出去,“骑上去试一试,这匹马脾气超好,特别温驯的!”

顾纪安愣了愣,站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涩然道:“我不……不太会骑马。”

顾纪安自小只是读书,投壶射箭倒也会。虽知道君子六艺,可骑马这样危险的事,顾家夫人不管如何都坚决不许他做的。到了这个岁数,他竟是一次马都没有骑过。他知道段棠虽是年纪小小,但也常常与段风一同骑马。原本,顾纪安以为不会骑马本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可在段棠面前,莫名的就感觉抹不开颜面,不好直说。

王大铁道:“公子别怕,有我大铁在呢,保证摔不着你!”

顾纪安眼里都是跃跃欲试,十分想矜持一下,可到底没有受得住诱惑,回头对段棠轻声道:“那我试一试?”

段棠笑着摆摆手:“试试,自家的地方,自家的马,不喜欢,跑一圈就下来呗!”

“二爷放心好啦!”王大铁说完,扶着顾纪安上了马,拉着他在校场走了起来。

段棠眯眼一笑,朝远处的人拜拜手:“加油!”

顾纪安才上马的时候,很是拘谨,动都不敢动一下。王大铁耐心的教他怎么握缰绳,怎么踩马镫,很快他的背影就不那么僵硬了。

王大铁拉着跑了两圈后,悄无声息的放开了手。顾纪安无知无觉间,竟是自己御马跑了起来。他发现王大铁丢了缰绳时,似乎有些害怕,可坚持跑了一会,也逐渐自信了起来,很快找到了窍门,自然又自如的在校场里跑了起来。

顾纪安跑上半圈,目光便会若有若无的回到段棠那边。

段棠坐在一棵柳树下,正和刘泰说话,她的目光也没有离开顾纪安,每当顾纪安看过来,段棠总是会挥手示意,笑容也会变得大大。这让顾纪安很安心、自信,又莫名的开心,唇角一直噙着笑意。

顾纪安虽是第一次骑马,可总也忍不住想要再快一些,他真的很喜欢凉风划过脸上,奔驰的快/感。

远处炊烟袅袅,草绿花红。人间的景色,这般看起来与站着看时又有不同,仿佛更好看了些,鲜活了许多,也更光亮了一些。

段棠骑着黑色的小马追了上前:“师兄可真厉害!我学骑马的时候,整整一天才敢让人丢了缰绳!”

顾纪安下意识拽住了缰绳,放慢了速度:“你几岁学的?”

段棠眯眼一笑:“我学的早啦,师兄不要和我比啦!师兄是书香门第,世家子弟,矜贵着呢!我爹是个小武官,以前都是放养我们。读书对我来说,就是认识几个字,早早的习武强身才是正道!”

顾纪安有心谦虚谦虚,可忍不住眯着的笑眼,暴露了好心情:“你学什么都快,若是愿意多用些心思在读书上,也肯定能高中的!”

段棠道:“哎呦,科举当官那么累人的事,我是不敢的想。等师兄中了状元,别忘了小弟!”

顾纪安抿唇笑了起来:“难道我不中状元,就会放任不管不成?”

段棠抿唇笑了起来:“知道师兄最讲义气啦!我这是提前抱大腿啊!抱上了就有师兄拖着我走!师兄肯定是累了点,但是我多省事!”

顾纪安有心瞪一眼段棠,可总也忍不住笑:“天天想些乱七八糟。”

段棠眯眼看了眼顾纪安:“师兄绷着不笑虽然也好看,但是笑起来就更好看啦!所以啦,书是要读,但是该放松,还是要放松。”

顾纪安翻身下了马,抚了抚马头,抬头看向段棠,好半晌才轻轻应了一声:“嗯。”

段棠翻身下马,也看向顾纪安:“做人呐,最紧要的是开心!师兄现在开心吗?”

顾纪安抿着唇才没有笑出声来,点头:“开心。”

段棠笑道:“这匹马是我送给师兄的生辰贺礼,祝师兄年年有今朝,岁岁有此时!”

顾纪安微微一怔,与段棠对视了片刻,垂下眼来,好半晌才道:“怎么突然又……今天不是我的生辰……”

段棠道:“我知道啊,明天才是啊!明天给师兄贺寿的人肯定多了,我就不去排队啦!这匹马没什么血统,也不值钱的,好在温顺,我选了好久才选出来的。师兄以后若不想坐车了,就骑马去上学啦!咱们学院里,好些人都是骑马的。”

顾纪安突然感觉一颗心都软嗒嗒的,忍不住摸了摸段棠的后脑勺:“不是我不要,是母亲不太喜欢……”

段棠道:“知道知道,顾伯母太宝贵师兄了,才不舍得让您骑马。这几个月王大铁就给你养马,你若骑马,随时都可以。他养马训马有十多年了,有他在,保证教会你家的马夫,你的安全有了保证,顾伯母也就不会特别反对啦!

顾纪安看了段棠片刻:“我……”

段棠蹦了蹦:“笑一笑啦!明天可是你十五岁的生辰啊!十五岁啊!及笄!多重要!过了这一天,可就是个大人啦!”

顾纪安侧了侧脸,可还是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可不,十五及笄!小师弟说得对!”说完,几乎要笑弯了腰!

段棠道:“我送礼物你不能推辞啦!男孩子哪能没有自己的马!你是不习武,不然我还想着给你定制一个弓箭呢!等再过几年,我们还可以一起上山打猎呢!”

段棠见顾纪安一直沉默不语,不禁又道:“师兄??”

顾纪安垂了垂眼,好半晌,才抬头看向段棠,认真道:“我明日便让母亲给我找个骑射的师父,到时候好一起去打猎。”

傍晚时分,连日的大雨终于停了下来。

一阵风过,段棠被冻醒了,四周阴冷阴冷的,整个人也极为疲惫。

段棠闭着眼长出了一口气,才慢慢睁开了眼。刚动了动,肩头上便传来一阵极为剧烈的疼痛。她忍着痛,坐了起来,看了眼肩头,不过是被箭头擦破了皮肉,被水泡的有点被发白。

段棠左右看了又看,可身边没有秦肃!她知道人是肯定被自己推上了岸边,该是后来自己又被朝下冲了一段路。段棠虽是没有什么力气,可还是站起身来,朝上游走。

傍晚的时分,细雨霏霏,勉强能看清楚岸边的一切。走了好一段后,岸边除了石头,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知又走了多久,天逐渐黑了下来,这里离段棠醒来的地方已经很远了,秦肃是先被推上岸的,自己便是后来是被冲上岸的,可也不该离的太远。

天渐渐的黑透了,雨也渐渐收了,可风吹过,全身湿透,又体力不支,只觉刺骨的冷意,浑身都在不自主的发着抖。

段棠又冷又饿,身上的伤还疼,想坐下来歇一歇,可是又不敢坐下来。因为她知道一旦坐下来,便再也没有站起来寻找的力气。她的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可这样的无月无星的夜里,怎么都看不清的。她怕忽略了阴影地方,看见有阴影的地方便去摸一摸,期间不知被绊倒了多少次,每次都以为自己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但是后来又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不知这样又寻了多久,段棠心中有种难以言叙的恐惧与绝望。虽还有水声,可莫名的觉得黑暗的寂静的要将人吞噬了,她张了张嘴,轻轻的喊着:“王……怀风……”

走在岸边,段棠只敢发出轻轻的叫喊声,心里明明越来越绝望,可还是执拗又坚持的找下去,一边走一边喊,一刻都不敢停,她不敢喊静王,更不敢喊静王的名字,那些人摆明就是冲着静王来的,他们要的是静王的命。

前身时,段棠没有见过这个人,可他真个做了许多可怕又没有顾忌的恶事,今生段棠碰见这个人,开始心里也是真的害怕这个人。

可是,不管怎样,他这辈子,最少现在,绝不该落个这样的结果……

他才十四岁,没有害过人,也不见得就会成了后来的样子。他和所有的少年一样,羞涩、坏脾气、别扭,可也不乏良善。他是有些坏脾气,可最多只是个不善于表达的孩子……

在吊桥上,陈镇江掠走自己时,是想让混淆刺客,让他抓准时机逃跑。可他根本不同意自己代替他面对危险,一次次的高喊自己的身份,甚至追了过来。

虽然场面很乱,可他的喊叫,段棠每一次都能听的的很清楚。

在大梁朝,人是有高低贵贱的之分的。在陈镇江眼里,便是牺牲了自己,保全了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秦肃不但不肯让别人帮他涉险,甚至在危险的时候,一次次的将自己扑开,不管他今后是怎样的人,便是有这份救命之恩,也不能现在就把这个人放弃了。

黑暗中,段棠被一块石头绊倒了,她挣扎着爬起来,脚下一滑重重的跌了回去。她仿佛被摔懵了,坐在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走了那么久,喊了那么久,都没有得到过回应,也没有找到这个人,是不是秦肃根本没有被推上岸,或是被推上了,后来又被水冲走了……

想到此处,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段棠说不出的难过和绝望以及自责,当时如果再坚持坚持,把他在朝上面推一推,也许就不会被冲走了。

凄风惨雨,又是无尽的黑夜,段棠坐在乱石堆里,肩膀上是刺骨的疼痛,许多年都不曾有过的无力感,再次涌出心底。

段棠一直以为重新活一次,便是没有福分改变人生轨迹,可也是可以提前掌控许多事,最少可以避免原本的悲剧。所以,段棠再次回来时,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原来的命运的轨道。更没想过,要大杀四方,或者将前世亏待自己的人都推入生活的炼狱里。

菩萨畏因,凡人怕果。若没有坏的因,又怎么会结出恶的果实?

这一生,说起来很长,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段棠只想按步就班,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的走完,她绞尽脑汁,想尽办法的改变初衷,让本该发生的事,继续发生,也更圆满的发生。

比如,与顾纪安的婚约,段棠知道如果没有福气,是躲不掉的。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婚誓盟约,几乎是多少世的缘分与因果,哪里是一个人的努力就能改变。

许多人,都是早早的想着要嫁给一个人,甚至在一段时间都以为,会与此人度过一生。可生活的残酷,永远让人措手不及,若是两个人缘分不够,总会阴差阳错,各自嫁娶。

这才是段棠明知道与顾纪安的婚姻,才是这一生悲剧的开始,可也从没想过要毁掉两个人的婚约。命运面前,一己之力真的很有限。若无德无能,一个人根本无法改变命运原有的轨道,若是强求改变,只怕还有更大的恶果。

这一生,段棠学会了从新和今生的人相处,从新认识周围所有的人。

段靖南、段风、顾纪安,逐渐明白了许多前身不明白的事,许多结果有时候甚至与命运都是无关的。是个人意志的选择,与他人也无关,即便有些相关,也是极浅极浅的。

不提前身,段氏父子的结果,有多少是命运齿轮的使然,可今生看他们做许多事,都是个人意志的选择。

单说,顾纪安年少丧父,只有好强的寡母,在人前母亲看似柔弱,对他千依百顺,实然却是不许在顾纪安忤逆她的心意。

顾纪安年少或者没有长成完全的人格前,她强大的控制欲,甚至不许他有自己该有的思维与意志,一切都要按照她的意思。在顾纪安母亲那里,对顾纪安只有管教,毒打、冷暴力,只为了让他力求上进,做一个能承继父祖的人。她却没有给顾纪安一个孩子需要的感情,她甚至为了让孩子更强大,连母爱都吝啬于表现。

顾纪安前世看起来是个风光霁月的文人雅士,实然骨子里并没有那么自信,缺乏安全感,甚至内心极为压抑的,不会也不习惯表达喜好,为人更是冷漠,便是对他的母亲也只是有顺从。他心里只怕都没有多少是非曲直,不然为何会辅佐静王登基。

前世的他真的很优秀,年少得志,一举成名天下知,并且在段棠的有生之年都保持着没有人性的优秀,明明觉得不对,不喜欢也会一直坚持下去,自律到自虐的地步,做出最冷静的选择,在政斗里一次次的胜利。他达到了母亲对他所有的要求,对他的母亲也有求必应,可是却很少与他母亲说话。

顾母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儿子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一品诰命,可是她也开始不满足,她觉得儿子不贴心,不体贴,不温情,甚至对自己说话都很少。她若是孩子多,只怕这种失落还会少些,可她只有顾纪安一个孩子,她也开始不满足这一切,她大哭大闹,大骂对她千依百顺的顾纪安,装病折腾所有的人,迁怒顾纪安妻妾。

年老的顾母,折腾一切能折腾的人,不过是在伸手朝顾纪安要母子之情,要温存与爱,要顾纪安像个一般的儿子那般。可惜,顾纪安没有,他年少时,没有得到过,也无法给予。他面对母亲的多变与打骂,永远是没有情绪,一言不发,冷漠到令人发指。

这一生,段棠靠近顾纪安时,她以为很难得到他的信任与友谊。在一开始时,铆足了劲的也只想得到对方的友善与不反感。可靠近了,才知道一个人的童年到少年时期,是一个人最容易靠近和相信的时候。

段棠时常与顾纪安在一起,时常带他出去,让他尽量做他的年纪该做的事,自己心中真正喜欢的东西,让他不因自己的爱好而自责,一次次的告诉他,便是调皮也不是罪过,让他真正的开朗,希望他将来总会做个表里如一的状元郎。

这一生,段棠亲眼看见了他的母亲是如何迫害他,对,那样的严厉与毒打,以及不许反抗,甚至罚跪到天亮,说是迫害都不为过。

段棠开始心疼这个孩子,她每天见到顾纪安总是露出友善与笑脸,她努力的让他学会表达自己的感受,努力的让他真正的自信起来,不停的夸赞他、认可他,甚至一次次的暗示他,要他相信周围是安全,让他明白,他是很大强大,能做到一切的事,成为一切优秀的人,可惜他的母亲对他破坏性太强了……

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规矩与规则,段棠虽知道顾纪安有所改变,可惜不够,还是远远不够,想要改变他的环境与生命轨迹,那需要多少岁月的朝夕相伴,和无怨无悔的付出,以及无尽的爱……

因为这一生他都无法摆脱他母亲的桎梏,是以,段棠明白,不管是前身还是今生。顾纪安都不是个良人,与这个人共度一生,会很累很累……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0章 家有贤妻啦 下一章:第52章 不害怕啦
热门: 网游之屠龙牧师 全面晋升 重生成了女神的渣攻女友 永不,永不说再见 换脸重生 时光陪我睡觉觉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抱错儿砸了 我的爱豆会发光[娱乐圈] 夫贫妻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