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谁的心先动的啦

上一章:第46章 都是小事啦 下一章:第48章 报之以琼琚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酒足饭饱后,秦肃的那半碗虾也只吃了一只而已,可却将一整条鱼吃了一半。

段棠见他不吃还要分别人的,心里多少有点看不上他的做派,可她也吃饱了,没有吃别人剩饭的意思,于是眼睁睁的看秦肃将剩下的水煮虾,赏给了徐年、陈镇江为首的众人。那些人似乎都很开心,每人分了一两只,将所有的虾都全部吃完了。

段棠才不相信他们吃了那么多肉粥和饼子,还会差这几只虾,可看陈镇江与徐年还专门谢秦肃的赏,并欢天喜地的吃完了,心里真是说不上的不舒服。

这万恶的封建旧社会啊!

饭后,时间还早,沈池再次铺上了穴位图,开始一点点给段棠讲解其中的用处,这次秦肃安静坐在对面,不知是发呆,还是在听。

沈池讲的简单也易懂,从百会开始到涌泉穴,每个地方的大作用,单个的小作用,都是非常清楚的,很多的用处上,医书、医典上都没有记录的。

秦肃抬抬眼看对面的人,见她并没有盯着自己看,一边对医书一边听沈池讲课,忙得很。不知为何,秦肃莫名的松一口气,心里也轻松了许多。他拿起兵书,放在手上,可余光莫名的就跟着段棠的一举一动,不过也不会一直放在她身上,有时也会不自主的四处打量一眼,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所作所为。

认识这个人有一段时间了,逐渐的知道她看人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姑娘的矜持,那眼神直白的看,与人对视时竟是毫无惧怕。明明是个女人,可脾气有点书生的义气与呆板,看起来蠢蠢的,想来该是小时候八股文读多了。

可,她又闹腾的很,除了靠在车窗边睡觉时是安静的,素日里不动的时候特别少,便是看起来医书,似乎还带着几分神采飞扬,是不是也要去问沈池,看到有意思的地方,脸上的表情也会随着书里面的内容不断变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秦肃开始是很不习惯,也很不喜欢这个人的。

在京城里,所有的人行礼后,是连头不会抬的,问一句便答一句,不问是不敢说话的,只能陪站一侧的,偶尔搭一句话,还要寻个时机,进退都要禀告的,不然就会显得很失礼,也不会有人看不懂脸色凑上去说话。

秦肃知道她总是不自主的喜欢偷偷的看自己,也时不时的故意惹自己生气,这本该是个让人十分讨厌的人,性格也不讨喜。开始时,秦肃也是真的讨厌,可时间长了,秦肃便发现自己几乎没有被人那么专注的看过,眼里只有好奇,没有丝毫的别的情绪,更不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次次的偷看,装作娇羞的样子。

可不管是哪种看,这样的盯着一个男人看,都是很失礼的行为。秦肃都觉得自己该教教她规矩,小门小户又是武将家养大的女儿,也该懂得礼义廉耻。可每次秦肃想怒目瞪过去,狠狠的教训她一顿的时候,首先要面对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知为何,一下就会泄了气。心里不但不生气了,甚至有点莫名的开心。

秦肃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口气,懒的和她计较了,到底是小地方小门小户武将家的养大的小姑娘,没规矩就没规矩,她这样的身份,只怕一辈子也见不了几个贵人了,自己也没有义务替被人管教女儿,就让她这样吧!

可是,这个人真的很能惹人生气,做出许多错事,还要装作无辜的样子,那样眼睛看过来,就差明明白白的说:王爷,你又在无理取闹了,可是我不和你计较。

每一次,每一次,她还都以为别人看不懂!

所以,秦肃真的有很认真的想狠狠教训她,可单单她跪在地上都要偷偷坐到双脚上时,这么娇气,怎么能这么娇气?!可那样的场面,又让秦肃难免泄了气,不得不又安慰自己,她如今这样,她的父兄尚且不管不问,自己又何必替别人好好教她?!

秦肃甚至无数次的想,这样没有规矩的姑娘被人退婚,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皆大欢喜的事呢!

秦肃在心里,将所有的人都和段棠比了个来回,后来觉得她的许多作为,甚至比周皇后家的姑娘们都要粗俗不堪,可是她却自以为的聪明,反而是真正的愚笨!若放她在宫里,只怕腊月进去都活不到年关。

周皇后两个兄长的家的三个嫡女,那也是小门小户武将出身的女儿,周皇后本身就出身不高,是以早早的将自己的三个侄女,接入宫中教养,想来是为了将来给她们找世家高门嫁过去。

那三个人入宫时也十多岁了,都是不懂礼节,也看不懂脸色的野丫头。又蠢又没有教养,还自以为是的很,凑到太后身边,便没规矩的插嘴说笑,连请安的姿势都不对。

若单独只剩下年纪小小的秦肃时,她们三个便会变得十分的傲慢无礼。与太子、郑王都在时,又是一副活泼可爱的模样,三个人在一起时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十分亲密。

可那一日,秦肃亲眼看见一个姑娘将另一个推下湖去,站在岸边冷笑连连。她们前一日还挽着手,一起在御花园里散步、扑蝶。

若非秦肃站到了岸边,那个推人下湖的女孩,冷笑完了甚至装作吓傻了,连救命都不喊。她看见了秦肃一步步的走过去,站在河岸边朝河里张望。那姑娘这才装作着急跳脚的撕心裂肺的喊‘救命’,大声的嚎哭。

当小黄门和宫女们闻声赶来的时候,她竟是装作要扑进河里的样子,仿佛死了爹娘那般伤心欲绝,可惜被两个宫女架住不放。

秦肃当时多想让那两个宫女放开她,看她是不是真的会扑到水里面去,可惜,周皇后宫里的人来得太快了……

秦肃站在岸边,看着另一个姑娘在水里挣扎许久,慢慢的沉下去……

小黄门虽然是极快的奔跑过来,跳下水去救人,可游到她的身边也需要些时候,这一来一去耽搁的太久了。那个姑娘沉下去,就再也没有浮上来,人最终也没有救回来……

进宫时,是个活蹦乱跳的人。

出宫时,却是被抬出去的尸体。

这些,才是宫里或是人世间的常态。

秦肃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正是给太子议亲,周皇后有意将家中的女儿送过去一个给太子做侧妃,皇上也同意了,可位置只有一个。周皇后家在宫里的姑娘,却是三个。

三个人一起在宫里住了三年,朝夕相处,宛若亲姐妹,最后不过一个太子侧妃之位。身份看起来尊贵,可说来说去不过还是个妾室,为了这么个位置,就能手刃了自己的朝夕相处的至亲之人。

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这就是世道,想要什么,都要用心思、用手段去夺、去抢!

进一步自然好,退一步就会万劫不复,成为一具尸体,或是连一副尸骨都留不下!

可惜了,机关算尽太聪明,还是比不过命运的捉弄,杀了一个,还有一个,这本就是三个人的战争,两个人的你死我活又哪里够。

那个推人下水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杀人,也不知是不是感觉秦肃看见了她杀人,以为自己被会拆穿,自己先将自己吓了个半死。她几次遣人给秦肃送去谢礼,可都被不置一词的退了回来。

没多久,她便真的一病不起。太子侧妃的资格便落入了另一个没有参与这斗争,或是参与的不留痕迹的姑娘身上。

这才是真正的人世,谁都一样的如履薄冰,又一样的不择手段。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吗?

这个破庙四处漏风,外面都是大雨的声音,该不是个十分舒适的环境。可秦肃不知为何,竟是难得的感觉安逸和舒心,有一种从身到心的放松。他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莫名的想要笑,却生生忍住了。他躺进毯子上,辗转反侧了半晌,这才再次看向侧对面还抱着穴位念念有词的段棠,目光十分专注。

段棠感觉有人看了过来,忍不住的与秦肃对视了一眼。

秦肃低低的笑了起来。

段棠脸上露出几分疑惑来,她歪着头谨慎又防备的看向秦肃:?????????

秦肃骤然收了笑容,绷着脸,冷声道:“看什么看,继续背!”

段棠撇了撇嘴,扔下了书,也钻进了铺盖里,转身背对着秦肃。

秦肃抿着唇,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再次无声的笑了起来。

回京后,府里多一个伴读,似乎也许是不错的事……

晨后的时分,两天一夜的大雨,终于小了许多。细雨蒙蒙,人的视线都变得朦胧起来了。

暴雨刚过,院里都是来不及收拾的残花败柳。书房的窗户敞开着,桌上还有画了一半的画,看起来该是个女子,虽有了轮廓,还没有五官,但那裙子上的褶皱与细微的花草,都画得十分仔细,可见作画的人,是极用心在画这幅画。

此时,那画笔却被搁置一旁。

顾纪安拿着一封拆开的信,久久望着那被暴雨摧残过的茶花树,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紧紧绷着的唇,暴露了他的心情。

常宁站在原地,有些担忧的望向顾纪安,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顾纪安将手中的信又塞进了信封里,放在桌上。他踱步,走到书架边上找书,可找了半晌,空着手却再回走回书桌前。他又拿了起来那封信,慢慢的撕了起来,一点点的,将那封信撕的粉碎,扬手扔到了院子里。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都是小事啦 下一章:第48章 报之以琼琚啦
热门: 只因暮色难寻 全星际教我谈恋爱 假装乖巧[娱乐圈] 祸水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猛一相亲指南 屋檐下的前男友 逃生游戏boss是我老公 我的学者综合症老公 昭奚旧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