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人间何处有净土啦

上一章:第38章 不过想吃一顿饭啦 下一章:第40章 身世好复杂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冯桢抬头看向来人,确定不认识,小声道:“阿姐,这是谁啊?”

林贤之如今是这石江城里,最大的官里,便是品级高过他的,也不可能越过他去。来了这地方,自然也就没有穿过正式的朱服。现在天热,他素来不爱穿绫罗绸缎。今日就穿着一身细布长衫,看上去穿得还不如段冯两家的管家好。

冯玲看了林贤之好一会,也想不出来这个人是谁,似乎在府里没见过的,该是个下人。冯玲扇着团扇,仰着下巴道:“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段棠抬眸看向对面的人,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面白无须,脸上虽傅了粉,可以及看出来皮肤极好,样子长得也清秀,虽不算顶好看,倒也耐看。

冯玲见林贤之抿唇不语,顿时喝道:“问你话呢!哑巴了吗!”

段棠茅塞顿开,忙戳了戳冯玲。

冯玲不耐烦的拨开了段棠的手:“你吃的满手都是油,别摸我!知道我这衣服是什么料子吗!这可是那死太监截留的贡品,卖了你也买不起!”

段棠咳了咳:“这个大概可能好像是你夫君吧……”

冯玲嗤笑一声:“呵!呵!谁夫君,你当我没见过那个死太监吗!”

段棠有心再说两句,可这一天的胆战心惊,练就的眼观八路,耳听四方的新技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现了林贤之身后的大树后面,居然还有人!还是两个人!不知道来多久了,可怕的是那露出的衣角有些熟悉!徐年的官!靴!也!还!露!了!出!来!

段棠急忙挪回了眼眸,装作没看见,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敌不动我不动,破罐子破摔的继续埋头吃东西。

不管啦!也管不了啦!爱死谁死谁!要死大家一起死啦!

先吃饱再说,怎么也要做个饱死鬼,不然谁知道那个蛇精病王爷一会又出什么幺蛾子!

冯桢看了一眼林贤之也感觉不像那个太监,随后便不在意了。他将冰好的甜酒酿从冰箱里端了出来:“棠棠,你的冰好了!”

冯玲看林贤之,拿扇子点了点,不耐道:“站着作甚,还不滚下去!”

段棠埋头吃喝间,不禁偷眼看向脸色不太好的林贤之,心里为冯玲上了一炷香。

林贤之脸色千回百转,变了又变,终是做了多年的奴婢,涵养还是有一点的:“听闻你在后院宴请兄弟,这一下衙咱家便过来了。”

这熟悉声音一落,冯桢抬头看向林贤之,看了又看,突然感觉他的脸部的轮廓有点面熟,和那天晚上的猪头,竟是有几分的相似之处,他糯糯的放下粥,不自主的站起身来了。

冯玲目瞪口呆,这人的声音竟是有点熟悉……她站在原地好半晌,很快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急忙站起身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公公下衙了,真是大风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真是尴尬给尴尬他麻拜年,尴尬到家了……

段棠强迫症犯了:“大水。”

冯玲给段棠一个大白眼,忙又对林贤之喜笑颜开道:“听闻这几日府衙忙的很,公公辛苦了,还没用膳吧,快来坐下,这有冰好的粥,先喝一碗!”

冯玲从段棠脸前生生的将粥端走,忙放到空得位置上。

林贤之对冯玲手里的粥视而不见,很是自然的走了进来,坐在空位上:“大家继续,不用管咱家。”

冯桢是个实在人,听闻此言,虽面上还有些讪讪,还是乖乖的坐了下去,有心想和林贤之客套两句,又不知怎么称呼他,只对他干笑了两声:“公公……下午好。”

林贤之看向便宜小舅子,客套道:“今日下课还挺早。”

冯桢一板一眼道:“近日有战事,每天下午都没有课。”冯桢说完,似乎感觉自己说得有些太过生硬,不禁画蛇添足道,“读书人的事,公公怕是知道的少。”

段棠垂着头喝旁边不知道谁的粥,听到此话,一口粥差点吐出来,恨不得捂住双眼。

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你一个太监知道什么读书人的事?

林贤之这般玲珑的人儿,对上这样一句话,也不禁沉默了片刻,估计有些接不下去了。

冯玲忙道:“用饭用饭,今日舍弟前来,本就有心让公公来一起用饭的,只是怕公公太忙,搅扰了公公。”

林贤之看了一会冯玲,轻轻巧巧又不以为然的开口道:“不是死太监吗?”

“噗!——咳咳咳————!!!”段棠听到这句实在忍不住,终于喝呛了,吐了自己和冯桢一身,“没!……没事!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继续!继续聊……”

反正,天已聊死成这样了,谁也救不活了。

谁的饭都不是那么好吃的,谁手下的日子都不好过啊,真上一秒还天堂逛,下一秒修罗场!

冯桢倒也不嫌弃她,拿起手绢给她擦了擦身上,又慢条斯理的给自己擦了擦,就是不抬头,虎着脸也不接话了。

冯玲脸上的假笑也是挂不住了,一时间,空气里都是尴尬的味道。

段棠的求生欲比所有人都强,擦了擦嘴:“公公听错了,她骂得是那些伺候您的人,这不是怕那些小宦官不尽心伺候您吗?”

冯玲回过神来,忙道:“对对对,可不是!我这些天可是一直担心公公,就怕伺候的人不尽心。”

林贤之唇角微勾,看了段棠一会:“你又是谁……”这身上的长袍似乎有点像个跑腿的,怕就是冯桢的长随。

段棠忙道:“家父段靖南……”

林贤之打断段棠的话:“你一个外男来我家后宅喝酒,这是那家的规矩?冯家好歹是石江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难道你家就是这般教你规矩的?”

“不不不,我和冯玲没有什么,我与冯桢是同窗好友,今日来此是受了他的邀请。”段棠虽是面上冷静的解释,心里泪流满面,这解释似乎也有什么不对。

石江城不大,平日里碰见的都是熟人,别说段棠穿上长袍,就是穿上盔甲,人家也知道她是段家大小姐啊!可这死太监摆明是京城人,现在难道还要解释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吗?他见过那么内秀俊美的公子吗?

林贤之掩唇而笑:“你们这石江城的规矩可真有意思,一个跑腿的也读得起书,还同窗,你们冯家人交朋友也不分门户……”林贤之话说一半,又细细的打量了冯桢与段棠,好半晌,面色古怪的改口道,“怪不得啊,原来是这般的关系。”林贤之掩唇轻笑,“呵呵呵,放心好了,咱家也不是迂腐之人,这样的事儿在京城里不少见,呵呵呵呵……”

这一串银铃般魔性又心照不宣的笑声……

等等!!你呵呵什么!!放心什么!迂腐什么!什么事啊让你笑的那么猥琐!林大大你到底误会了什么!快快快收起你那龌龊的笑脸啊!摔!!!要不是静王在这里!你这样人,都不知道被打死多少次了!!!

冯玲不管性格多泼辣,毕竟还是闺阁里的大小姐,根本不知道林贤之在说什么,只以为他不计较私下宴请自家兄弟的事了:“公公真是大人大量。”

林贤之掩唇笑道:“还是你大人大量,呵呵,亏得你兄弟多,这才看得开,你们家倒是不挑,什么人都看得上眼,这个小兄弟不会是个跑堂的吧?”

“够了!”段棠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咬牙逐字逐句道,“家父段靖南!”

林贤之吃惊的看向段棠,脸上的笑意收了收,眼神微转,似乎回忆起来段靖南是谁来了,很是高傲的撇了段棠一眼,态度与对方才跑堂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哦?段靖南啊?不是去了前方了吗?你怎么没去?”

段棠噎住:“我!……”

林贤之尖声道:“大胆!你什么你!”有皇上与静王的面子,收拾不了这个冯小姐和她弟,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千户之子!正好拿来出出气!林贤之看向段棠的眼神越发的不善。

山雨欲来风满楼,人间何处有净土……

冯玲目光迟疑起来,脸上有些凝重。

冯桢紧张的站起身来,半个身子挡住段棠,一副要舍命护驾的样子。

秦肃从转角处慢条斯理的走了才出来。林贤之自来是个伶俐人,第一眼就看到了秦肃和徐年,虽然心里骂下人们不得力,连静王来了都不知道来禀报一声,可那紧绷着的清秀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堆起了笑意,忙起身快步迎了过去。

林贤之谄媚的一笑:“这是吹的什么风,有事您吩咐一声便是,怎么亲自过来了?”

秦肃看也不看林贤之一眼,踱步一直走屋里,目光划过众人以及屋内的东西,在段棠的餐具上停留了片刻,这才看向段棠:“走了。”

段棠终于回过神来,狗腿的走过去,谄媚一笑:“您怎么亲自来了,外面太阳那么大,这要是晒着可怎么好,有事让人来喊一声就是,小的肯定马不停蹄的就回去。”

冯玲:……

冯桢:……

林贤之:……

没入宫伺候,真是白瞎了你这个人才。

冯桢、冯玲很是惊奇的看向来人,林贤之如此谄媚,可能是个平常事,毕竟这个人现在再位高权重,也那也是太监,从伺候别人爬上来的。

那段棠这样就……太让人震惊了,这可是天王老子都不怕,天塌了,告诉那是被子啊!

冯玲还好,知道静王的身份。

冯桢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时间竟是懵在原地,很是不友好的看秦肃。

秦肃有心说上两句,可段棠这几句话似乎说得不错,心情突然没有那么糟糕了。他目光一划,又看了眼屋子的人,还是没有说话,转身朝外走。

“哎呦,这位是您的人啊,都是自家人啊!真是大风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林贤之掩唇笑了起来,笑了半晌,见秦肃面无表情的看他,一时间那笑声戛然而止,站在原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心凑过去再说几句场面话,又怕惹怒了这个喜怒无常的主。

段棠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吐槽:“大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真是够了你们夫妻……我不是他的人,也不是什么自家人……”家父段靖南,我就是单纯来吃顿饭而已!!不过吃一顿饭,几次修罗场,人生在世,谁活的容易啊!o(╥﹏╥)o

秦肃脚步停了下来,侧目看了眼段棠,清凌凌的眼中并没有什么情绪。

当然,低着头的段棠也没有看见这一眼。

冯桢眼见段棠就这样要被带走了,忙追了两步:“棠棠,我等你一起回家。”

段棠抬头:“呃?哦哦哦,好啊……不用了,我今晚去沈大夫那里。”

秦肃瞥了眼冯桢,又看了看段棠,眉头微动。

林贤之眼见着便宜小舅子说完话,秦肃的眼神都不对了,着急的想跺脚。

冯桢倒也没多问,继续道:“那一会水果什么的直接给你送回家吗?”

林贤之迁怒的瞪了冯玲一眼:这个没有眼色的,要是在宫里肯定就长不了那么大!

段棠想也不想道:“给我送到沈大夫那里去!”

冯桢追了两步,挑衅般的瞪了秦肃一眼道:“好的,棠棠明天我去找你!”

段棠颤巍巍的看冯桢挑衅的双眼:……

行啊!大兄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是吧!平时没看出来你胆儿那么肥啊!

林贤之眼见都不能善了了,连忙拽回来冯桢,笑呵呵的开口道:“哎呀!这个小哥一看就忙的不得了,你找什么找,你要是无事,明天还来咱家这里,让你阿姐给你补一补哔——(人头猪脑),让京城里来的人给演皮影戏看啊!”

段棠摆手:“你继续吃,别管我了,我先走了。”

秦肃这才垂下眼,快步朝外走,可走到两步,脚步顿一顿:“管一管。”

段棠紧跟其身后,眼看前面的夏风都冷的,只敢缩着脑袋。

林贤之懵在原地:管什么啊?

可不敢问啊!这人的喜怒无常,在这半个月里林贤之领教了多少回,就这样的人,当初真要入住东宫,只怕不出两年,宫里的人得换个来回来。现在自己能好好的活着,还不是他心里到底有忌讳。

徐年停在林贤之身侧,目光看向屋内还在发呆的冯家兄妹,对林贤之低声道:“王爷的意思,娶妻自然是要疼的,可该管的还是要管管,牝鸡司晨,夫纲不振,不成体统!”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8章 不过想吃一顿饭啦 下一章:第40章 身世好复杂啦
热门: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还珠格格(上) 他从镜中来 他会飞 想您亲我 爱如指间沙 神级巨佬,被迫养崽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