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真的是静王啦

上一章:第36章 家父段靖南啦 下一章:第38章 不过想吃一顿饭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快六月了,天气已经非常热了,尤其这几日要下雨又不下雨,空气说不出的憋闷。

段棠自小是热性体质,一年四季手脚烫人,是极怕热的体质。

五月中旬,段家已是用上冰了,最近段棠整日在济世堂,整日忙进忙出的,很少在家里,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回去,屋里都会有木头特质的冰箱,夜间也不会撤下去。

后衙在静王入住后,打扮的富丽堂皇,屋内的东西更是样样精品。居然连个冰箱都没有,莫说伺候人吃饭了,站在这里都出汗。秦肃也是奇怪人,这样的季节竟是喜欢吃热饭热汤。

桌上的饭菜,都是刚做出来的,还冒着热气,听说超过一刻钟就不许上桌了。虽是热的烫人,看起来似乎色香味具在,可惜都是青菜青菜和青菜。

段棠早上就随便吃了两口,便去了济世堂,后来又去帽儿胡同,已经三个多时辰过去了,这会对着一桌子饭菜不能吃,还得伺候人吃饭,虽然都是自己不爱吃的饭菜,也是够让人憋屈。可不管心里有多少埋怨,段棠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言,很是任劳任怨的给静王盛汤、夹菜。

秦肃虽是正襟端坐在桌前,似乎也有些没胃口,有一口没一口吃着饭菜。他也时不时的抬头看段棠的一举一动,见她真的面无表情的百依百顺,眼睛都是半垂着,本分又规矩。本该是自己想的那样,可现在没有多开心和满足,甚至还莫名的气闷。

秦肃突然撂了银箸,段棠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哆嗦,抬眼偷看秦肃,一时间屋内安静到能听到细微的呼吸声。

秦肃看了段棠一会轻声:“坐下。”

段棠忙放下手里的汤匙,端端正正的坐下首,半垂着眼,目不斜视。坐了一会,感觉秦肃还在盯着自己看,段棠忙回头看向他,呲牙一笑,谄媚道:“谢静王殿下!”

秦肃正望着段棠的侧脸出神,她突然转过脸来,粲然一笑。秦肃脸上有片刻的讶然,而后慢慢的垂下眼,好半晌,又抬起眼来,看向段棠,低声道:“一起用膳吧。”

段棠虽然很饿,刚才夹菜盛汤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此时坐了下来,秦肃的目光如有实质般盯着自己,而一桌子的素菜,更人让人失了胃口,深感难以下咽。

两个人一起吃饭,又难免回忆到步涉村里不算愉快的相处时光,当然还有一路走来时的磕磕绊绊。静王那是又是伤又是病,还有段风半路的堵截,那一路的大风大雨与坎坷,按照自己对静王过去与现在的性格十分之一的了解,只怕这些账会统统记在自己头上。

现在回忆起来只感觉后怕,冷汗霎时湿了后背。别人说,我一定杀了你,段棠最多冷笑三声,可静王说,一定杀了你,那肯定是真的。

秦肃等了片刻,不见段棠动作,冷哼一声:“怎么,不合胃口吗?”

“没没没……”段棠虽是那么说,可听见秦肃这么说,脑海中禁不住一次次回放,当初两个人相处起来的细节。

秦肃病伤到动都不能动时,自己仿佛似乎好像喝了董嫂子给他留的一碗粥。

此时此景,段棠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捶自己个半死,嘴怎么那么贱!一碗剩粥也要喝他的!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啊!o(╥﹏╥)o

段棠的额头有汗水滴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拿起银箸,只敢夹起自己面前的青菜,食不下咽的咀嚼着,半晌没有动第二次筷子。

段棠是前所未有的规矩,可秦肃不知为何这会怎么看这段棠又怎么都不顺眼,骤然站起身来。段棠吓了一跳,忙放下银箸,眼巴巴的看向秦肃。

秦肃正要发飙,突然被这眼巴巴的一眼看得熄了火,好半晌,憋的脸都扭曲了,才蹦出来三个字:“不吃了!”

“我也吃饱了!”段棠巴不得,立即站起身来,退到徐年身侧,恨不得整个人都缩在徐年身后去。

徐年躬身道:“王爷饭后需要走上一刻钟,也该午睡了。”

秦肃眯眼看了会段棠,又挑眉撇了眼徐年,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段棠终于不用屏住呼吸,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拍胸口:“真难伺候!”

徐年看了段棠一会,不解道:“你怎么那么害怕?”

段棠瞪大双眼:“他是静王啊!是静王啊!”

徐年曾得令调查过段棠,以他的情报得来的消息,这人虽是爱慕虚荣,可不是欺软怕硬的主儿,甚至从以往做事来看,全看心情,是个谁都不买账的混不吝。

历任知州的小衙内,但凡不服气又年龄相当的纨绔,哪个没有被她和段风欺负过,那可是她爹的顶头上司的儿子。以及被新科状元退婚后,也不曾有挽回的意思,颇有些随波逐流,小富则安的意思。

那夜他也在林贤之的后门处,她与那顾纪安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那入了翰林院的状元,但凡有些官运,入阁也不无可能,荣华富贵转眼可期,她竟是不愿再续前缘。

徐年恍然大悟道:“也是,你在这样的小地方长大,只怕京官都没见过几个,突然知道王爷的身份,这般作为也实属难免的。”

段棠睁大双眼看了徐年一会,恨不得握住徐年的手表白一番,她很努力的辩解道:“不是王爷啊,是静王啊!这是静王啊!”这是静王本王啊!本朝最大的人性杀器,大BOSS,组团都推不倒的啊!自己活腻歪了,也不能带着全家火葬场啊!

大哥!你到底懂不懂我说什么啊!段棠眼巴巴的看了好半晌的徐年,可徐年很是不以为然。

徐年拍了拍段棠的肩膀,又说了一句,说了无数次的谎言:“王爷虽是身份贵重,但面冷心善,你将人伺候好,自然少不了你全家的好处。”

段棠眼泪汪汪的看徐年:“不!……”面冷心善什么骗小孩子吧!我一点都不想要好处,我就想立即马上马不停蹄的回家!o(╥﹏╥)o

有脚步声传来,好像仿佛大概还有些熟悉,说不定就是段微走了一圈,回转了回来!

段棠虽是背对着秦肃,可也听到了细微的脚步生,雷达般第六感,立即感觉道这道不善的目光,强大的求生欲以雷霆之势启动了。

段棠诚挚道:“不!我不要好处!伺候静王殿下是我的荣幸,不,是我全家乃至全族的荣幸,只要静王殿下不嫌弃,他赶我走,我都不走!”

徐年满脸孺子可教的看着段棠:“一会我把王爷的习惯告诉你,也省得你犯了忌讳。”

段棠沉默了片刻,才挣扎道:“麻烦你着人告诉我家管家一声,否则他们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徐年是受命将人掠来的,这事还做不得主,侧目看向外面,正好看见秦肃:“王爷以为如何?”

段棠忙回头,正襟站好,嘴唇动了动,眼巴巴的看向秦肃。

秦肃挑眉,似乎走了一圈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对徐年道:“去说吧。”

段棠看向徐年:“还有我的医书和药箱,帮我拿回来。”

这句话不知怎么让秦肃心情舒畅了,他嘴角微动,似乎勾了勾:“听她的,给她拿回来。”

不知为何,徐年总感觉秦肃‘回来’这两个字咬的比较重!

段棠满怀感激的看向秦肃,有心夸上两句,可找了一圈,昧着良心,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汇,只干巴巴的开口道:“谢静王殿下!”

秦肃在段棠身前站定,看了她一会才道:“你若听话,晚上许你去沈池那里半个时辰。”

段棠这才想起来沈池也住后衙,可秦肃这样说的话,那么就是夜里也是不许自己回家去,真真是喜忧参半,明明是上刀山下火海,可还要强做欢喜的开口道:“谢静王殿下!”

秦肃等了片刻,又等了与上面相同的一句话,不禁再次冷了脸,冷哼一声:“本王睡一会,你来打扇。”

段棠求救的看向徐年,用口型道:“现在怎么办!”

徐年跟着秦肃一起进了屋里,拿出一个团扇递给了段棠,顺道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段棠与徐年眉来眼去的,看得秦肃又气不顺了,对徐年道:“还不退下。”

初夏的午后,屋内窗户都紧紧的关着,窗口还有厚重的幔帐围挡着光。

这哪里是卧室,简直是暗无天日,又密不透风的密室,空气都不流通,连个冰箱或是冰盆都都没放。段棠生性最怕热,这样的屋子,分分钟都呆不下去,热得快要窒息了。可秦肃却穿戴整齐的睡在床上,双手置于腹部,若非是还有呼吸,段棠都以为这是躺在床上的一具死尸了。

段棠坐在脚踏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对床扇着扇子,自己的汗水却噼里啪啦的朝下掉。她勉强扇了一刻钟,见床上的人一直没有动静,便忍不住给自己扇了起来。

秦肃平整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有侧目看向一侧烦躁不安的段棠,眉头越皱越深,骤然坐起身来,清凌凌的眼睛盯着段棠。

段棠被他的动作唬了一跳,急忙给他把扇子转移了方向,再次给他扇了起来。

秦肃看了段棠一会:“滚出去!”冷冷的几个字,都快掉出来冰渣子了。

段棠正襟危坐看了秦肃眼,忙把扇子放在床榻上:“好的!”话毕立即马不停蹄的滚了出去,顺道给秦肃关好了门。

秦肃看了紧关闭的房门,好半晌,脸色更难看了,赌气一般,再次躺了回去,闭上了双眼……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6章 家父段靖南啦 下一章:第38章 不过想吃一顿饭啦
热门: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匹诺曹与蓝胡子 艳满杏花村 穿成大佬的心尖宠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美女公寓 命中注定[末世]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待我有罪时 美人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