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骑士就是公主本主啦

上一章:第34章 谁家少年不是诗啦 下一章:第36章 家父段靖南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帽儿胡同位于东城西南角,虽是位置偏僻,但是东城算是整个石江城最安全的地段了。

在胡同的入口有一处两进的宅院,正是段棠当初买下来,安置倚翠阁的病人用的。院子很大,房屋也多,虽只有两进,但是住个二三十人也是没有问题的。如今,前院后院在一起也住了十来个人,还略显空旷。

近日济世堂的生意又大好了起来,虽有连绵阴雨天气不好,很多人都生病的缘故,更有沈池在此坐诊的缘故,疑难杂症都来求医。

近日段棠才知道沈池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夫,最少是石江城许多大户听说沈池前来坐诊,便是没有病人,也有人送来礼。当初沈池独居步涉村,也是要为师父的守灵三年的缘故。

这段时日,段棠天天跟着沈池身后,抄方子,跟着看诊,学号脉,着实学到了不少东西,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段靖南、段风也不在家,外面打的热火朝天,可石江城内极安全。杜威天天跟着,胡管家也是非常放心的。段家没什么底蕴,管家也是行伍退下来的,他倒也不在乎段棠的名声还会如何,反正穿着长袍,只要她高兴就好,万一被认出来将来不承认就是了。

今日一早,段棠便将所有的病例都整理好了,又极快速的包了五十包药,这才来到帽儿胡同的宅院。这里的汤药与大夫,以前都是段风的长随清荣来办的,现在他跟着段风上了船。

家里的丫鬟珍珠、翡翠也不好送过去,她们也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段棠不打算将她们配给小厮,让人知道了常与倚翠阁的人来往,多少会有影响名声。杜威身为马夫是很称职的,可到底不是细致的人,所以这段时间的药,都是段棠亲自来送的。

雪雯知道也劝了两回,可惜都是无果,倒是丽芸很开心,每到要送药的日子,都早早来到帽儿胡同等着段棠。

段棠坐在琬娘身侧,正在号脉,许久才停了手,才收了手,皱起眉头来。

丽芸站在一侧,好半晌,才道:“如何了?”

段棠摇了摇头道:“我才学了几日,脉里还没看不出来什么。以前的药先吃着,我这两天和沈大夫说说,让她过来看看吧。”

琬娘咳嗽了半晌,才插上话:“小姐不用为了我再去求大夫了,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这般样子,我活着也是拖累别人。”

段棠道:“你安心养着,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要放宽心,身体才能好的快。”

丽芸给琬娘盖好被子,安抚的拍了拍她,这才看向段棠:“大小姐,我送你出去吧。”

段棠点了点头,疑虑重重的朝外走,直至走到大门口,才长出了一口气。

以前将这些人接出来的时候,也常来看看,可那时心里多少有些不以为然,也以为自己出了钱就是尽了力,可现在越是长大,明白的越多,心里又多了几分悲悯与无力。这些人本来都是普通的妇科病,在这里养一段时间便能好,可好了以后,还是会被接回去的,然后再次被迫待客。

那些轻微的炎症便会越来越重,很多综合症也就来了。妇科很多病都和不洁的行房有关系,便是她自己再注意又如何,那些恩客不见得就干净,很多病菌也是交叉感染的,卫生知识的普及应该是全民的,尤其是该给那些喜欢上花船的男人上上课。

这里也有花柳病,但是很少,基本上这种病被发现了,不管怎么求,都不会有人给她们治,而是赶快送下船去,将人送出城外的庄子里,任其自生自灭。

段棠想将人接到帽儿胡同来也是不能的,老鸨那里不会同意,这里又都是生病的人,抵抗力也特别低,乱七八糟的病菌再次交叉感染。

丽芸站在门口,低声道:“大小姐,琬娘的病是不是好不了?”

段棠微微一怔:“不会,这样的病症,不知道沈大夫会不会看,我再找找医书……”

子宫脱垂,便是在现代也是必须手术,何况这个感染如此严重,中药抗菌到底有些,脸色那么黄,脉搏看来,肝胆还有问题,说不定还有肝炎……

丽芸道:“大小姐不必烦恼,我们这些人进了那里,早已认命,大小姐已是尽力,不必再为此苦恼,这些年我跟着姐姐在帽儿胡同送走的人,每个都很安详,也很有尊严。大少爷与您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我们都会记住的。”

丽芸不过才十四岁,面容清秀,白白净净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灵气,一点都不像倚翠阁出来的姑娘,可这般小小年纪就如此杞人忧天,眉宇间溢出一抹轻愁来。

段棠摸了摸丽芸的头:“这些人都请了婆子照顾,你不用天天过来,治病的事都有大夫呢,你也不用过于的操心,让杜叔送你回去,我和人约好了,还有点事。”

丽芸乖巧的点了点头,上了马车。

杜威对段棠道:“小姐,一会去哪里接你?”

段棠道:“下午冯桢约我去看冯玲,我们坐他家的马车过去林监军哪里,你到时候直接去林家。”

“好嘞!”杜威应了一声,扬起马鞭,驱马离开。

段棠目送车从西边出了帽儿胡同,转身朝另个方向走去,脖颈一疼,失去了知觉……

黛绿色的幔帐,袅袅的檀香味。屋里的摆设华丽无比,莫名的却让人感觉暮气沉沉。

段棠摸着后脖颈,这才慢慢坐了起来,一时间竟不知今夕何夕。她穿上鞋走到窗边,一树的石榴花开得正好,正映得长廊的幔帐与灯笼,倒也喜庆。

虽然很多东西都是焕然一新的,可这棵石榴树却是有些年头,这里的灯笼与走廊上的纱幔,和沈池回来每天都见,自然也不会认错,竟是石江城的后衙。

秦肃身着象牙白的长袍,托着下巴坐在石榴树下,不知在想什么。

徐年站在他身后,脸色很是古怪,看见段棠,笑着眨了眨眼。

段棠看见对面的人,完全没有徐年轻松的心情,活像看见了一条恶龙,而自己,即是拯救公主的骑士又是落难的公主本主。她站在原地,好半晌,长长出了一口气,握了握双拳,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一直道段棠走到眼前,秦肃还在望着一处发呆。

坐在石榴树下的少年,一袭象牙白的长袍,蝶翼般的睫毛半垂着,肌肤如雪,他眉宇间似乎有些忧愁,紧抿的唇,还微微翘起来,要笑不笑,那么不讨喜的一个人,此时看起来竟是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美貌才是人间最大的利器吧!

段棠憋着的那口气,竟是泄了七八分,她站了一会也累了,就坐在秦肃的身侧托着下巴看向秦肃看的那株小草,两个人一起发呆。

秦肃极为早慧,七个月能言,三岁识字,又是正统的嫡子嫡孙,自小到大不管际遇如何,历来自恃甚高,孤傲不驯,可从没有像这一刻想不明白。

那日回来,秦肃让陈镇江把后衙的柴房收拾出来,做成牢房。各种刑拘比照刑部的大牢都来一套。自回来后,秦肃一直对将段棠抓回来念念不忘,甚至都有些执念了,可一回来就有些事耽误了两日,不得不先放她一马,只让徐年去打听这个人全部的消息,反正她的老巢就在石江城,谅她也跑不掉。

徐年不但将她的生平,甚至他一家的生平都查得一清二楚。这样一个人,短短的十几年,怎么能做那么多事,那么有精神,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有什么不好,怎么那么喜欢乱跑乱跳。

那夜在林贤之的窗户下,秦肃真不是特意去逮她,若是知道她和冯桢在,秦肃也不会喝得神志不清,还支开了陈镇江。可秦肃即便是醉醺醺,第一时间竟是想着踏破铁鞋无觅处,要将这对奸夫□□抓回后衙放到刑房里,当下得了空便去找徐年,可巧合的,一路追到后门,又看到了她和那个新科状元说话。

与五福楼的刻意去听不同,那些话都是无意间听见的,本来想直接抓人,可看见她和新科状元在一起,莫名的想要看她怎么应对。听到第一句话,那双脚就仿佛生了根一般,想要继续听下来。听完后,竟是听懂了许多,可不懂的也多,各种滋味都有,但是抓住她投入刑房的心,也就淡了些。

那夜秦肃觉得自己一颗心,从未所有的平和,也以为石江城的这个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后面还有许多事等着要做,还有许多人要清算,这个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也不值得自己废那么大的心思。

可次日醒来,睁开眼立即反悔了。后悔当时不该心软,没有第一时间抓了这个人投进刑房里。这几日翻来覆去的就是这点事,一会想着不管不顾的抓过来,一会又想着要做的事,不知道结果如何,抓这个人也没有意思。

今日一早,这种烦躁达到了极限,索性什么都不想了,先把人抓回来,饿上三五天,然后各种刑法再上一遍,再缝上她的嘴,看看她以后还用什么嘚吧嘚吧说个不停!可看见这人被徐年打晕了扛回来,瞬时又觉得不舒服……

段棠坐了好半晌,也不见主仆两个人有反应,终于忍不住撞了撞秦肃:“喂……”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4章 谁家少年不是诗啦 下一章:第36章 家父段靖南啦
热门: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 咽气后泡到了地府之主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京洛再无佳人2 纵情乡野 纨绔才子 千寺钟(上) 男配视频直播中 王府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