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家都是白月光啦

上一章:第31章 冤家路窄啦 下一章:第33章 信不信不重要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屋内灯火通明,冯玲身着凤冠霞帔,拎起手里的花瓶又朝地上人补了一下。

地上的人,又是一声闷哼,身体痉挛般的动了一下,而后彻底不动了。他身着大红新郎服,五官因肿胀挤成一团,眼睛还剩下一条缝隙,两边脸颊上黑紫肿胀,额头还肿的一个大包,丑到令人发指。

三人对视了片刻,冯玲扔了手里的花瓶瞪冯桢,指责段棠道:“谁让你们来的?!”

冯桢讷讷道:“我……不是不放心吗?就拉着棠棠一起来了……”

段棠扶额长叹:“这是林监军啊!你打他干什么?”

冯玲毫不在意的开口道:“揭开盖头就对上这张脸,吓我个半死!没打死他都是手下留情!”

段棠道:“你一身武艺,气壮山河!什么时候胆子变那么小了?你花瓶怎么拿的那么顺手?我看他醒了你怎么办!”

冯桢不可思议的看两个人:“现在是要讨论这个吗?”

冯玲心虚道:“那现在怎么办?”

段棠道:“快快快!先抬床上去。”

三人齐心合力将人抬到了床榻上,冯玲下意识的看向段棠:“他醒了怎么办?”

冯桢也满怀期待的看段棠:“万一生气了……”

段棠倒也不着急,拍了拍冯玲的肩膀:“人生如戏,全看演技,事已至此,你就自由发挥吧,我们相信你!你行的!”

冯桢见段棠这样说,着急道:“算了,阿姐你跟我回去吧!他也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冯玲皱眉:“不行!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谈什么回去!”

段棠道:“是啊是啊,回去了,还得让你爹送回来,心里对人家还有所求,就对人家好一些,进宫里伺候人,只怕也不是好出身,你多哄哄,说几句软话,把你平时逢迎奉承那些文官之女的手段拿出来,怎么也能过了这一关。”

冯玲侧目想了一会:“要是那么简单,也就没什么了……”

段棠低低的惊呼了一声:“我擦!阿桢!!你怎么就一个人!!”

冯桢迷茫看向段棠:“什么?”“

段棠急声道:“你刚才搂住的人呢?!!”

冯桢迷糊道:“什么人?”

段棠将冯桢刚才制住秦肃的动作又做了一遍:“这个人啊!”

冯桢想了一会:“刚才那个喝醉的人?”

冯玲狐疑道:“什么人?刚才窗口外面还有人吗?”

段棠根本不及回答冯玲的问题,忙道:“人呢?!人呢!去哪里了啊?!”

冯桢理所当然:“扔外面了呀!”

段棠拽着冯桢就朝外走,回头对冯玲道:“你这肯定没事,他被人打成这样还能兴高采烈的成亲,说不定他还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冯桢道:“什么特殊癖好,你在说什么……你拉我去哪里啊?”

段棠道:“跑啊!不然你姐没事,咱俩死定了!”

这一夜似乎夜格外的漫长,也注定有没完没了的事。

段棠带着冯桢东躲西藏的从后门出了林宅,可还没走到胡同口就碰见了一辆马车。

胡同口并没有光,一盏牛皮灯挂在一辆简单的马车一侧,远远的看起来很模糊,灯笼上没有姓氏,可段棠也一眼认出来这辆车来。

这车上有许多小物件都是段棠送的,比如这盏灯,便是她自己画的图纸,找人做出来,亲手挂上去。虽这车外面看起来简单,车厢也不大,可里面却别有洞天。

记得,车厢里的地上,冬天的铺着厚厚的羊皮毯子,夏天的垫着蒲苇草席,固定的小方凳,冬天暖手,夏天放冰的小手炉。冬天放热水,夏天放冰的木桶与铜壶,以及专门放点心、肉铺的八宝盒子。

这些都是段棠琢磨出来,找人一遍遍的做出来的,段家车上有一份的东西,这辆车必然有一份。为了自己的舒服,也为了讨好顾纪安,便一点点的将细节改的越来越舒适。

大雪里,酷暑里,春暖,秋凉,两个人之间在这一世,似乎都是温馨的记忆。

两个人虽是同一个书院,可课上的却不一样。段棠每每早些放学,便会将自家马车和段风赶走,不请自去的钻进小车里,有时看书等着,有时干脆躺着睡觉等人。夏日天长,总也不会天黑,可冬日里便要等到天都黑透了。不管多晚,段棠总是让马夫早早的点上灯了等在门外。

虽然话说是有两年不见,可逢年过节,顾纪安到家中拜访,哪一次不见上一见。因段家人口简单,父兄又宽容,两个人甚至可以坐到一起用饭,这是在别人家想也不敢想的事。

如今那人一如从前的站在灯下,似乎还和无数次下学见到时一般,发髻梳得一丝不苟,简单的发簪,身着浅绿色的直缀长袍,束腰上还挂着琳琅玉佩,银丝线在光下若隐若现。他似乎又长高了一些。如今微微侧着脸,长长的睫毛在眼上映出阴影,常见的微笑不见了,那浅色的唇紧紧抿着,那墨玉般的眼眸,宛若旋涡般,每每对视都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虽然是过了那么多年,可是一如当年那般温文尔雅,俊美无俦。一举一动还是那般的优雅,完美到无懈可击。

没见这人时,感情和旧事的一切都变淡了,也似乎都放下了。可见了人,又有各种心思涌上心头,前身的许多记忆都已经淡了,有的只有今生这些年的付出与相伴。此生来时,便已认定的要好好一起过一生的人,突然就转了方向,走向了岔路,迟来的不知所措,与难以面对,竟是全部涌上了心头。

段棠站在原地,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几乎是下意识的想退回后衙里。

“退后作甚,怎么不走……”还垂头丧气的冯桢被突然退后的段棠撞了一下,一抬眸看见对面的人,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随意的揖了揖,毫无尊重的开口道,“顾师兄……哦,翰林大人好巧。”

顾纪安对冯桢拱了拱手:“冯师弟的礼数还是这么差。”顾纪安素来不喜欢冯桢,不过是他对人都是淡淡的,冯桢又是个心大的,以前使劲朝他脸前凑,也没有感觉到。

冯桢噎住:“与你何干!”拉着段棠便要走。

段棠今日今日穿得也比较正式,是浅蓝色的圆长袍,头戴简单的红木簪,跟着冯桢就想离开。

顾纪安却上前一步,堵住了两人的去路,对段棠道:“我们说说话吧。”

冯桢道:“你们能有什么话说?亲事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顾纪安瞥了冯桢一眼道:“冯师弟还有事,就恕不远送了。”

冯桢难得能感觉别人对自己的不耐,胖乎乎的肉脸上,竟是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呵呵!我有什么事,我和棠棠在这儿……”

常宁不等冯桢说完,搂住冯桢的脖子朝一边拽着走,笑道,“冯三爷往日不是还说借两本书给小的呢?怎么就忘了。”说着话就把圈着冯桢的脖子,将挣扎不停的人拖走了。

段棠见冯桢离开,倒也没阻拦,她侧目看向顾纪安,却并不与他对视,长出了一口气道:“你有何事?”

顾纪安上前两步,走到段棠身侧站定,低声问道:“你近日还好吗?”

段棠道:“挺好的,如今在济世堂里学抓药,倒比在家里待着有趣的多。”

顾纪安抿唇笑了笑,轻声道:“你历来喜欢这些,做事散散心还挺好。”

段棠笑了一声:“我做事不是为了散心的,就是单纯的想去做事。近日过得还不错,也不是客套话。”

顾纪安唇角的笑意凝了凝:“我已再请媒人,近日段千户回来,便会再去你家重提亲事。”

段棠这才正视顾纪安,颇是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会:“你当婚事是什么?儿戏吗?你家说退亲就退亲了,说重新提亲就重新提亲,还真以为自己是太阳?!”

顾纪安早已习惯段棠时不时蹦出来一些听不懂话,听她往日说话的口气,不知怎么就忍不住开心,低低的笑出声来,紧绷的的心,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他踱步走会马车,拿起放在一侧的锦盒,递到了段棠面前:“今闱考完后,一心想着给你带手信,找了好几日,才找到的,打开看看。”

段棠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如今以你我这等……关系,我也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

顾纪安也不在意,打开了盒子,娓娓道:“这对蓝翡镯子,难遇的很。那店家张口就要八千两,不肯还价,可我拿不出来那么多银子。东西是好东西,也不愁卖的,我便给了一千两的定钱,说好十日凑够银子来取。”

“这是送你的,我不想用借来的银子,便谢绝那些打算借银子给我的人,跑去书斋卖字画。可惜写了十日也不够挣了区区三百两,那书斋的东家,见我实在急等着用银子,便预支给了我两千七百两,这才买了回来。”

段棠的心微微一颤,有片刻的茫然,与不知所措。

那对镯子,在微弱的光线下,明明是温润的玉石,可仿佛散发出刺眼的光,真是个难得的好物件,便是放在富贵人家,也能用来传家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章 冤家路窄啦 下一章:第33章 信不信不重要啦
热门: [综英美]魔法学徒 奶爸圣骑士 功德簿·星海 反派摄政王佛系之后[穿书]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裴公罪 许你晴空万里 炮灰他不想回豪门(穿书) 帝王业 卡牌密室(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