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喂水怎么啦

上一章:第20章 说好的放下我啦 下一章:第22章 劫道的来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肃看了眼段棠的膝盖,挑了挑眉头,似是十分满意,并未追究谁给段棠解了绳子,神色傲慢的接过药物,一饮而尽。

“苦死你……”段棠嘀嘀咕咕的说完,垂着眼正欲离开。

陈镇江从车窗口递进来一个托盘,碟子里有几块麦芽糖。

秦肃看了眼糖,未伸手去接,看了眼段棠。

段棠低眉顺眼的接过托盘,放在秦肃面前的桌子上:“少爷,吃糖压压药味。”

秦肃挑了挑眉,目光落在糖上,慢条斯理的拿起一块糖放进嘴里。

段棠转身出去了,才敢做鬼脸,再次回到自己的地方坐好,一眼都不想多看任何人。

片刻后,陈镇江又端来一些饭菜,递给了段棠,理所当然道:“伺候少爷用膳。”

段棠看了看托盘,也就是一人量,显然没有自己的,重重的出了一口气,正欲理论,却见徐年走了过来。

徐年站在陈镇江身后对段棠道:“少爷吃完了,你来和我们一起吃。”

段棠憋的那口气立即泄了,不情不愿的将饭端了进去,她目不斜视的将饭菜放在桌上,收了药碗,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大少爷用饭啦!”

秦肃看都不看段棠一眼,从靠枕上坐了起来,慢条斯理的吃饭。

段棠从昨夜酒楼回来,一夜又一日没有吃东西。秦肃也是一天没下车,但那陈镇江确实在车里备下了许多点心,路上段棠隐约就听见车里面吃东西的声音。

这会见桌上有米饭、炒青菜,还有鱼汤,秦肃虽吃的慢,但看起来就很好吃啦!

段棠本来光生气了,还没觉得多饿,可香味一飘,自然就饥肠辘辘了。

秦肃不言不语,吃得特别慢。

段棠等了一会,就越发没耐心了,就怕下面的人把饭吃完了,转身就要下车找吃的。

秦肃抬眸,放下碗,瞥了眼段棠:“做什么去?”

段棠理所当然:“下车吃饭!”

秦肃垂着眼,又端起碗喝了一口鱼汤,慢慢的咽下,才开口道:“今日没有你的饭食。”

段棠瞪大了双眼:“凭什么?你强迫我回石江城就算了,咋还不给饭吃了!”

秦肃道:“你说呢?”

段棠道:“我说什么说!我要是知道,我还问你吗?以你的脑回路,我猜一辈子也猜不出来!”

秦肃缓缓的放下汤碗,很是优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开口道:“我跟你出石江城时,也是挨了饿的。”

段棠怒道:“我做饭可是大部分都给你吃了!我自己都没吃多少!”

秦肃立即道:“后来饿了两天。”

段棠不可思议道:“那两天我也没有饭吃啊!我摘了些桑葚,自己都不舍得吃!可全都嚼碎喂你了呀!”

秦肃听闻此言,面无表情的看段棠,轻声道:“嚼碎了?”

段棠道:“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我就摘了那么一兜子桑葚,就全部都给你吃了,我可是一点都不舍得吃!我还给你喂水了,不然你高烧昏迷,早脱水死掉啦!”

秦肃慢慢的垂下眼眸,盯着鱼汤看了一会:“我都昏迷了,怎么喝的下水。”

段棠理所当然道:“我喂的呀!”

秦肃道:“怎么喂的?”

段棠噎住:“这都不是重点吧!重点是那两天,我有东西都给你吃了,有水也给你喝了!你为什么不给我饭吃!做人不要太过分啦!不然会遭报应的!”

秦肃看向窗外:“陈镇江!”

陈镇江忙走了过来,凑在窗前,低声道:“少爷,怎么了?”

秦肃道:“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从今日开始,到石江城前,不许给她饭吃。”

“是!”陈镇江话毕,极快速上了车,跪在桌前收拾东西。

段棠气炸了:“凭什么啊!哪有你们这样的呀!有没有王法了!杀人不用偿命啦!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那么对我!等回了石江城让我爹全把你们投到大牢里去!”

秦肃掀了掀眼皮,并不在意段棠说什么。

陈镇江来去一次,已将桌子收拾干净了,仿佛看不见段棠这个人。

段棠见二人如此冷漠,恶从胆生,骤然站起身来,一把踹倒秦肃前的桌子,单脚踩住桌子,俯视着秦肃。

秦肃与段棠的双眸对视了片刻,垂下了眼眸,看向撒了一地的书卷。

段棠见秦肃都不敢看自己,自是更加的理直气壮了,大声怒喝:“从小到大还没人敢那么欺负我!你知道今年新科状元吧!够厉害了吧!现在可是朝廷命官!当初在石江城还不是差点被我强娶了!你们这群土包子,想去石江城混,还敢这样虐待我,知道石江城的地头蛇是谁吗!是我段家!我劝你们最好给我饭吃,不然让我家老段知道了,送你们大牢里卖屁~~股,肯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肃眼眸微转,看了眼被掀翻的桌子上段棠的脚:“太吵了。”

“少爷稍等,我这就给她堵上嘴,绑起来,保证一点声音都没有。”陈镇江绷着脸,拎起了段棠的胳膊,就朝外提溜。

“哎~~!别别别!少爷!我不吃饭啦!不说话啦!我现在一点都不饿了!”段棠一边挣扎一边看向秦肃道,“少爷饶命啦!你看我这胳膊腿,要是真绑一夜,会死人的啦!少爷也不想一觉醒来,看见一个人死人躺外面!少爷放心,我这次保证听话,再不闹了!一个饭而已,吃不吃,不是很重要!”

秦肃垂着眼,并不看段棠,玩着手指漫不经心,轻声道:“段地头蛇小姐,刚才你说让老段怎么我们?”

段棠牙痛,努力挤出来一抹笑:“整个石江城都知道,我家老段最是大方好客,等你去石江城让老段请你们吃全鱼宴啊!鹤来楼的全鱼宴最有名啦!”

秦肃面无表情道:“把桌子收拾好,出去跪着。”

段棠深吸了一口气,很努力保持面上的平静,挤着一抹讨好的笑,将自己踢翻的桌子扶起来,东西都拣了起来,一一摆好,在陈镇江的目视下,老老实实的去了外间跪好……

夜已深,雨已经停了,荒郊野外的,虽是在车里,还是挡不住的寒意。

茶棚里的桌椅都被挪开了,中间燃起了篝火御寒,陈镇江、徐年以及剩下六人都围在火边上,或趴或坐睡的正好,有两个人睁着眼值夜,别的人都已闭着眼睛。

陈镇江十分细心,已将车窗外上又钉上了两块芭蕉叶,如此一来车的里间倒不怎么冷。车内,秦肃身下不但铺着皮毛毯子,还盖着厚被子。

段棠这里,虽是有一床棉被,但因为靠着门,嗖嗖的漏风,地方又太窄小,怎么睡都不舒服。因刚才频繁的翻身,已被秦肃的咳嗽的声警告了。段棠怕再吃苦头,不敢再动,唯有僵硬着身子,睁眼躺了半夜。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0章 说好的放下我啦 下一章:第22章 劫道的来啦
热门: 面包树出走了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逆光而行的你 我把暴君养大 讨好[娱乐圈] 第一校花 非法系统拆除队[快穿]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重生后发现所有人都是我迷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