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居然被家暴啦

上一章:第9章 被劫持啦 下一章:第11章 哎呦又要家暴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黑风高,冷风阵阵,山林里影影倬倬,偶尔能听见狼嚎的声音,森林里湿冷湿冷,空气里都是腐叶的味道。

秦肃特意绕开了段棠指点的村落,深夜才走到山林间,不得不夜宿此处。他的脸色越发的惨白,嘴唇毫无血色,他闭目坐在树下好久,才撕扯身上的衣袍,用伤药裹着身上几处略深的伤口,用刀拍了下昏昏欲睡的段棠。

段棠骤然惊醒,霎时坐正了身形,嘟囔道:“打我干什么?”

秦肃身上很痛,又饥寒交迫,很是不耐:“过了这个山头,是哪里?可有近路去安延府?”

段棠又小声的叽歪了两句,慢吞吞的拿起伤药,给自己脖子上的小伤口上了药:“刘王口。”

“流亡吗?”秦肃嗤笑了一声,“走陆路去安延府要几天?”

“什么流亡?!前朝刘王回京途径此地,喂马的地方,不是什么流亡,生生死死的,多不吉利!”段棠皱眉看了会秦肃,“从刘王口乘船也就一天半,要是陆路就绕远了,怎么也要走个三五天。”

秦肃沉默了片刻:“你老实点,到安延府就放了你,若不老实,就杀了你!”

秦肃身上的伤虽都已经处理好,可衣袍上都是撕裂的口子血迹斑斑,让他显得狼狈又落魄。紧绷着的侧脸上,还有些划痕,可人长得实在是好,清冷的月辉映照在他的脸上,朦朦胧胧的,带着莫名神秘和雾里看花的精致俊美,举手投足间,又有种说不出的清冷与危险,宛若一朵开在黑暗里的罂粟花,让人又惧怕间又想多看两眼。

这个年纪就辣么好看,再过几年还不倾国倾城(ˉ﹃ˉ)……

秦肃抬眸对上段棠的目光,腼腆一笑,刀背却重重的拍了段棠身上:“看什么看。”

段棠霎时清醒:“艹!疼死了!做什么!是不是有病!一言不合就动手!”

秦肃抿唇笑,温声道:“再看,挖了你的眼。”

段棠瞪了秦肃一眼,立即很怂垂下了眼睑,不再多看。

活了几辈子,没碰见过这样的神经病,还是不敢惹……

秦肃似乎很是满意段棠的表现,再次靠在树干上。

段棠小声的嘟嘟囔囔:“凶什么凶,自己跑不掉赖我,我没让段风救我,谁让你伤了我,让他起了疑心,你爱信不信,不信就把我扔路上。”

秦肃不明所以的笑了笑:“扔你路上,好回去通风报信?”

“难道你还真想杀了我不成!”段棠说完以后,对上秦肃的目光不寒而栗,急忙改口道,“那……当我没说,你要怎么才肯放我?”

秦肃浑不在意的道:“到了安延府,我安全了,自会放了你。”

段棠斩钉截铁道:“我一点都不想去安延府!”

秦肃又看了段棠一会,起身从树林里找一些藤条,想将段棠绑缚在大树上。

段棠站起身来,急声道:“别别,我肯定不跑!这黑咕隆咚的,我能跑去哪里?!”

秦肃不语,一手拿着藤条,脚尖勾起了刀,攥住了刀,看向段棠。

段棠立即坐了下去,可到底心有不甘,看了秦肃:“你绑松一点,不然我没法睡觉!”

秦肃冷嗤一声,显然不相信段棠,又将藤条紧了紧,缠绕了好几个圈,打个好几个结,将人牢靠的绑在了大树上了。

段棠撇嘴:“怀春,咳……”

秦肃一个眼神过来,段棠立即改口,继续叨叨:“这位小兄弟,不能这样没人性吧!你想想我早上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这样对我,良心不会痛吗?……也是,你这样的人一看就没有良心,我和你讲,你想用我,就该对我好一点,不然我给你乱指路,让你绕回石江城,我看你怎么哭!”

秦肃又在树周围绕了一圈,才走了过来,看了一会段棠,认真道:“你把路指回了石江城,被抓之前,我也能杀了你。”

段棠抿了抿唇,小声嘟囔:“小小年纪,真TMD的牲口,白瞎了你这张脸!”

秦肃不管段棠说什么,翻身上了树,倚在树杈上睡觉。

段棠见此更是生气:“你怕有野兽睡树上,就不怕我遇见野兽,我可跑都跑不了!”

秦肃找树叶将耳朵塞住,很干脆的闭上了眼。

夜半时分,石江城府衙外,依旧灯火通明。

段风站在阴影里,等了许久,段靖南才急匆匆的从府衙里走了出来。

段靖南低声道:“出了什么事??”

段风看了看周围的守卫,俯身给段靖南耳语了片刻。

“什么?!”段靖南惊呼一声,当下又压低了声音:“你妹妹怎么样?兄弟们,可有死伤。”

段风摇头,轻声道:“那人将阿甜挟持走了,我当时追不上,不过我已经排人沿途去追了,那个人看起来很狡猾,恐怕不会走大路。兄弟伤了几个,不过都没事。”

段靖南拽着段风又朝府衙一侧走了片刻,直至离开府衙有段距离才停下来,他低声对段风道:“今日带出去的都是心腹?”

段风忙道:“阿甜刚被人退亲,就又出了这种事,又不是多光彩,我哪敢带生人!”

段靖南抄起跨刀狠狠的拍打了段风几次:“王八羔子,待在家里也不给老子省心!你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弄死你!”

段风一边挡,一边解释道:“爹你放心,今日守城门的和带出去的,都是咱家的心腹,绝对不会外传。”

段靖南沉默了片刻:“那个人你看清楚了吗?”

段风忙道:“化成灰都认识,看起来年岁比阿甜还小些,脸白的像个死人,长得人模狗样,看起来不像石江城的人。”

段靖南道:“这个人怎么会在我们家?怎么会和阿甜在一起?!”

段风诺诺了半晌,到底还想兜着:“啊!不会真是刺客啊?”

段靖南急声道:“快说!怎么在我们家?”

段风斟酌道:“昨天我和阿甜去……去倚翠阁喝酒,我喝醉了,点了一个倌人,就、就带回了家,然后、就早上了……具体的阿甜也没来及对我说……”

段靖南目瞪口呆的看向段风:“你、你说什么……什么叫然后就早上了?他在哪里过得夜?!”段靖南回过身来,就捶段风,“你点倌人干什么?!还带回家!你是看你妹的名声还不够差!我打死你混账东西!”

“我……不是我要的呀!爹,你别生气,虽然他在阿甜床上过得夜,可是他们都喝醉了……该是没……”段风抱头,“爹!不要打脸!不要打脸啊!我还要办公呢!”

段靖南捶了段风半晌,差点气断了气:“你个王八羔子!哪天让你气死老子!”

段风见段靖南不捶自己了,弱弱的开口道:“爹现在怎么办?睡都睡了,那小子长得不难看,阿甜也不算吃亏,反正这事没别人知道,不然,我们再多带几个弟兄去围堵,东江寺以东就那么两个渡口,一条陆路。”

段靖南瞪了段风一眼,沉默了片刻:“不可!”

段风道:“那怎么办?阿甜还在他手上,别看他年纪小,看着就不是善茬!”

段靖南听到此话,眉目微动,沉了一口气:“现在出城的,只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现在就去倚翠阁打听打听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不管他是不是倚翠阁的人……你都带三五个心腹,去安延府那边等着,阿甜不见有你们快……带上你杜叔。”

段风道:“爹!难道他真是刺客?”

段靖南低声道:“不管是谁,这个时候要出城去,都不那么简单,现在你妹在他手里……要让孟同知和老冯知道,我们放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出城,我们一家可就完蛋了。知府大人如今坐镇此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段风急了,转身就要朝城东走,却又被段靖南拽回来,段靖南道:“你做什么去?”

段风道:“我现在就去安延府守着,救回妹妹,把他捉回来,立功赎罪啊!”

段靖南狠狠的打了打段风的头:“你找人先去画舫问问,然后继续守你的城门!现在就离开,怕老冯看不出来吗,你妹他们不敢走水路,深山老林的绕路走不了那么快,你找条船两日后夜里出发,这两天该干嘛还干嘛,其次你要……”段靖南在段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段风沉默了片刻:“他?……爹,你说他会不会在路上对阿甜下杀手?”

段靖南深吸了一口气:“那倒不至于,不管他是不是倚翠阁的人,只怕都不是咱们这里的人,这儿的山路水路纵横交错,一般的人都找不到路,你妹妹于他有用,肯定不会有性命之危,如今人都跟丢了,也只有赌一赌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章 被劫持啦 下一章:第11章 哎呦又要家暴啦
热门: 有耻之徒 美人谋 第一爵婚 热泪 重生女配之鬼修 变o后我rua了校草的龙尾巴 重生之认命 隔壁住了小妖精 亲爱的弗洛伊德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