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被劫持啦

上一章:第8章 想要强娶回家啦 下一章:第10章 居然被家暴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江寺位于石江城外二十里处,建在半山腰,山顶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陡峭的山后是滚滚的石江水,过了石江便不是石江城的地界了。

马车将车停在东江寺外,秦肃从窗口朝外看了一眼:“怎么停了?继续走!”

段棠愣了愣:“大兄弟,你不是说出城吗?这都城外二十里了!”

秦肃道:“我们去安延府。”

段棠嗤笑:“呵!到了安延府,你是不是让我送你去京城啊?”

秦肃垂了眼眸思索了片刻,低声道:“不劳大驾,我就到安延府。”

段棠双手抱胸,依在车壁上:“去安延府怎么也要三五日的车程,我没对我爹说,也什么都没准备……”

秦肃道:“有一包袱的银子,不需要准备。”

段棠抓起放银子的小包袱直接扔给了秦肃:“我不去!你跑就跑远点,人是我带走的,倚翠阁只会找我要人,到时候赔银子能了事,你不用担心有人抓你回去!”

秦肃有些怔愣的接过银子,好半晌却又放在桌上,再次抬眸看向段棠。

段棠想了片刻,伸手将坐垫上的丝绸扯了下来,将暗格里所有的肉铺、点心都倒出来,也裹了进去,打成了包袱,推到秦肃面前:“你带上我也是拖累,从山间的小道朝南走,三十里就有村子,到时候自己买匹马,或者走水路去安延府。”

秦肃没有动那包袱,不言不语,目光沉沉。

段棠道:“马车不能给你,不然回去我爹会问,我哥也会问。杜叔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当初是我爹的左右手,剿寇断了脚腕,来我家做了车夫,我爹特别相信他,我哥都不敢和他大声说话。他肯定会对我爹说所有……依我的爹的性子,肯定要弄清楚,知道你是我从画舫带出来的,大清早从我房里出来,那指不定怎么想,以为我把你怎么了,肯定把你抓回来和我成亲不可!”

杜威便在此时,敲了敲车门:“大小姐,下车吗?”

秦肃猛然回过神来,手中裁纸刀挽了个花:“休想耍花样!让他继续走!”

段棠为难,小声道:“我在家的时候就说来上香,现在换路,杜叔肯定会问的。”

秦肃沉默,垂着眼似乎思索着什么,又仿佛没有回过神来。

杜威疑惑:“大小姐?……”

段棠忙不迟疑的下了车:“来了来了!”

秦肃眼疾手快,扔下包袱就追下车去,不想那杜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着段棠就是一扔。

“啊!!!”段棠尖叫一声,便被埋伏在一侧的段风双手接住了。

杜威从车侧抽出长!枪!,快速的退到了段棠兄妹身前便挡住了秦肃的去路。

段棠吃惊后,这才看向段风:“哥?你怎么来了?”

段风将段棠推到一侧:“看看你脖子上的伤,要不是家中早有人报信,你把我都瞒住了!”

秦肃下了车,目光缓缓划过周围十来个人,这才眯眼看向段棠,眼神再无半分温软,冷飕飕的,面沉如水。

段棠道:“瞪我干什么!人又不是我叫来的!”

段风对秦肃道:“劝你最好是束手就擒,否则……”

秦肃抄起一侧的马鞭,冷嗤:“你们还拦不住我。”

段风挥了挥手,十多人瞬时围了上去。秦肃出手却十分狠辣,鞭子照着对面的面门便甩了过去。来人都是守门的兵勇,说起来武功都是花拳绣腿。可秦肃身上原本就有伤,年纪也太小,即便会些功夫,时间久了只怕也抵挡不住。

段棠忙拉住段风道:“哥!可别打伤了人,到时候还得赔钱。”

段风正看打斗,冷不防的听见这话,不禁怔了怔:“赔什么钱?”

段棠道:“这不是昨天从画舫里带出来的小哥?”

段风咬牙:“真想看看你脑子装得都是些什么,昨天带回来的人比你还矮了好多,这个……长得还真有点像……!”

段棠吃惊:“你还说!看见他被绑在我床上,没吓死我!”

段风大怒:“什么?!谁干的?!”

段棠看段风:“昨天是你送我回屋的,还避开了翡翠她们,你说谁干的?”

“咳咳!哥那是喝多了!”段风紧接转身对众人喝道,“打!给我照死里打!麻蛋!什么东西!抓回去要好好审问,说不定这人就是行刺监军的凶手!”

段棠扯了扯段风,着急道:“别啊!你给人扣这样的帽子,他还活不活了呀!抓回去还给画舫送去……不然我们给他赎了身,他小小年纪,看起来挺凶,其实还是很可怜的,还有几分可爱,正好给我做上门女婿。”

段风不可思议的看向段棠,醋道:“妹妹!你不要看人长得好看一点,就觉得人好可怜可爱!倚翠阁做得是正经生意,不至于强取豪夺,他卖身给人家就得好好给人家干活!若是犯官之后,就必须好好待着!我怀疑他昨天是故意跟着我们回来的,然后和咱们玩仙人跳,你看这不大清早的就让你送他出城,再说,就他这长相,你赎得起吗你?不然,你让老段给他赎身?看老段打不断你的狗腿?!”

段棠道:“要是有办法,谁愿意出去卖啊!你看他年纪小小的,又一身伤,在那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若是犯官之后,那就更可怜了,以前可是好好的公子哥,一夜之间就成这样了。昨天我也喝大了,不知道有没有对他……”

“闭嘴吧你!”段风感觉杜威的耳朵都快支棱起来了,忙打断段棠的话,“你就等着让老段打断你的狗腿吧!”

杜威素来知道这兄妹两个荒唐,可这些话也实在是没耳朵听了:“大少爷,这人功夫不简单,一看就是从小练就的,要真是个倌人,犯不着和咱们的人搏命,你看。”

不知何时,秦肃已抢到一把刀,他身上又有两三处新刀伤,可周围已撂倒了三四个人了。段风倒吸一口冷气,拔出腰间的佩剑,便冲了进去:“杜叔照顾好阿甜!”

段棠紧顾的盯着段风的身影:“哥!不然我们放了他吧!”

段风一边格挡,一边回头怒吼:“一边老实待着!”

秦肃感觉到胳膊已失了大部分的力气,他身上本就有伤,又有药力未退,不然这十个普通兵勇根本挡不住他。段风虽看起来是个草包,但确实有些功夫,一把剑舞得密不透风,让秦肃很有压迫感,一个不察,腰间被又被重重拍了一下。他身形一滞,连退数步,脸上都是冷汗,谨慎的盯着周围的人。

段棠急声道:“哥!抓就抓回去,伤成这样算谁的……我艹啊……”

段棠说话的当口,秦肃一个鹞子翻身,侧身朝段棠跳去,全力的一刀拨开了挡在了前面的杜威,再次将人拽到了怀中,刀架在了段棠的脖子上。

段风又惊又怒:“你敢动手!”

秦肃绷着脸:“你上前试试!”

段棠急声道:“哥!快过来弄死他!他可是说动手就动手!看看我脖子,万一划拉深了,落了疤,我可怎么找上门女婿啊!”

“闭嘴吧你!”段风谨慎的看向秦肃,“壮士!有话好好说!我让他们让开放你走,保证不追,你把我妹妹先放了。”

秦肃沉着脸,面无表情,拽着段棠朝前走:“让开。”

段棠怒道:“你可真是个白眼狼!我怎么你了,恩将仇报!段风快来弄死他!”

段风给段棠使眼色,让她闭嘴,一边退让一边给秦肃说道:“好汉,这里有马车,你驾着走,我们保证不追你,画舫的人找来也绝不暴露你的踪迹。”

秦肃不言不语,拽着段棠就朝马车边走,他单手劈开了马车两侧的缰绳,牵住了马:“退远点!”

段风看了秦肃片刻,给众人招手,让出了一条路。

秦肃一手挟持住段棠,另一手撑着马鞍翻身上马,随后极快速的将段棠拽了上来,刀稳稳的架在她的脖子,打马快走了两步,朝密林里跑去。

杜威跑了两步,将一个东西扔了过去:“这是伤药,给大小姐用!”

秦肃并未回头,接了伤药,策马前行,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

段风收回手中的长剑,急声道:“快快!牵马!我们追!”

马山小声道:“刚才怕打草惊蛇,咱们把马拴山下了……”

杜威道:“大少爷快下山去牵马,我腿脚不便,去寺中叫人帮忙,看看有没有和尚守在后山,你别忘了派个人通知老爷。”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章 想要强娶回家啦 下一章:第10章 居然被家暴啦
热门: [穿书]校霸心上小奶糕 杉杉来吃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特种兵痞在校园 攻妻不备(我要我们在一起)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百听不厌 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 面包树出走了 天才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