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想要强娶回家啦

上一章:第7章 长得真好看啦 下一章:第9章 被劫持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段棠抱起了钱匣子和首饰盒打开,放在秦肃的面前。

秦肃酒足饭饱后,眯着眼看段棠,似乎等她说话。

段棠数完以后:“我这些年零零碎碎就攒了八百多两银子,这些首饰,颇有一些值钱的,怎么也有一千五百两了,肯定够了。”

秦肃看了眼眼前的金银:“够什么?”

段棠咧嘴,笑出一嘴小白牙:“够给你赎身啦!虽说可能是犯事的官眷,可让老段托托关系,再花点钱,怎么也能赎身。你这样年纪的才进画舫,用不到那么多钱,剩的钱还可以做聘礼,到时候段风和老段肯定给再添点,怎么也能帮你家度过难关了!”

秦肃听罢,面色古怪的看了段棠半晌:“聘礼?”

段棠道:“我哥打算给我找个上门女婿,我看你就挺合适!”

秦肃微微一怔,低低笑了起来,侧了侧眼眸,看段棠:“是吗?你又姓谁名谁?”

段棠得意道:“家父段靖南,乃正六品的千户,我乃我父的掌上明珠。”

秦肃:“哦?……”

段棠诱哄道:“放心好了,你若跟了我,石江城里就没人敢欺负你,你若实在想家,到时候就把你的家人都接过来,在这里安个家。我段家能在这石江城只手遮半边天,保证能把你和你家人照顾的妥妥的!”

秦肃道:“你想……娶我?”

段棠想了想,才道:“上门女婿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放心放心,不会委曲你的,咱们婚后不和老段住,这条街上还有一个三进的宅院,是老段给我准备的嫁妆,到时候咱们搬出去住,怎么样?”

秦肃嗤笑了一声,当下冷了脸,嘴唇微撇,很是嫌弃:“不怎么样。”

段棠怔了怔,笑容凝固唇角,拍案而起,恼羞成怒:“我都张嘴了,你现在说不同意,我多没面子?告诉你!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一会咱们就去给找老段给你赎身!你初来乍到,对我段家还是不了解,知道什么叫地头蛇吗?!……好汉!有话好说……”

秦肃歪着头,拿着裁纸刀放在段棠的脖颈前,眯眼一笑:“接着说啦!”

段棠干笑了几声:“呵,开个玩笑,这点小事,何至于以命相搏?”

秦肃道:“叫你家的车,送我去码头。”

段棠愣住:“哎?你想逃跑啊?今天全城都戒严了,不可能有船出去的。”

秦肃眯眼一笑:“那就请段地头蛇小姐亲自送我出城。”

“不可能!全城都戒严了……”段棠话未说完,便感觉脖子一痛,有血顺着脖颈流了下来,“我艹!来真的!……哎哎哎!手下留情!有话好好说,我想办法、我想办法,出城,小事情啊!我肯定送你出去!”

秦肃冷冷瞥了眼段棠,一字一句狠声道:“休耍花样,否则,我让你血溅当场。”

段棠捂住脖子上细小的伤口,仰着头看秦肃:“你昨天还没有我高,为何换身衣服就看起来高了那么多?”

秦肃低低的一笑,眉宇间竟有种说不出的魅惑,附在段棠耳边柔声道:“段地头蛇小姐没听说过吗?这世上有种功夫叫缩骨功。”

段棠呆滞:“没没没,没听过……”平生几十年,不,几辈子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操作。

秦肃似乎被段棠呆滞的模样取悦了,轻笑了半晌,裁纸刀换了方向,拍了拍她的脸颊上:“你听话,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若是耍花样……”

段棠骤然醒来,义正言辞道:“好汉!我全凭这顾脸吃饭,你可别滑了手,我现在就去帮你叫车,我们立即马上马不停蹄的出城!”

“识时务的人活得久。”秦肃挑眉,刀锋一转,藏在袖子中,抵住了段棠的腰身,看起来宛若搂住了段棠的腰身,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段棠与秦肃相携立在门前,状似亲密。段棠道:“翡翠,备车,我要去出去上香。”

翡翠从小厨房里跑了出去,珍珠从一侧的厢房走了出来,当两个人看见段棠身侧的秦肃时,两个人似乎还亲密的楼在一起,翡翠与珍珠同时一愣。

珍珠道:“小姐……这位是?”

段棠对上两人疑惑的目光,咳了一声:“这个……看长相就知道是我朋友,你们别管那么多了,快去备车。”

珍珠看了眼秦肃,对段棠说道:“老爷交代了好几回,不许小姐出门,城里正在戒严,说是监军大人被刺客惊扰了,现在正满城抓人呢。”珍珠顿了顿,奇怪道,“又不是初一又不是十五的,小姐为何要出城上香?”

段棠皱眉:“谁说上香非要初一十五,快去备车!”

珍珠不安的看向段棠,翡翠也感觉有点不对:“小姐,你这是……”

段棠打断她的话:“小姐什么!快去!我要出城散散心,还使不动你们了?”

段棠见两个人不动,怒道:“快去啊!”

秦肃眯眼一笑,轻声道:“小姐方才不是说,要将匣子里的钱都拿去供佛吗?”

“哦?……哦哦哦。”段棠恍然大悟,对翡翠道,“珍珠,将匣子里的银子都给我包上。”

“上香哪里用……我这就给小姐准备。”珍珠又看了段棠一眼,才朝屋内走。

平日热络的石江城,此时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偶尔能见巡逻的兵勇,拿着画像一家家的敲着门。

一辆简朴的马车行使在街上,碰见巡逻的士兵,停了下来,当段棠的脸从车窗露出来,便能通行,可见这地头蛇虽是两年不怎么出门了,也不是不当假的。

段棠坐在车里,偷偷的打量坐在一侧的人。此时,他闭着眼,似乎一点都不紧张,若非是眉宇间虽稍嫌稚嫩,言谈举止间是一点都不看不出来才十四岁。昨天的事,还有眼前这个人,在段棠的前身是完全没有的。

可全城戒严这件事,前生倒是持续很久,这件事隐隐约约的闹得很大,当年的段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清楚的记得这件事,还是因为这段时间正赶上段棠备嫁妆,要采买各种东西。城中的店家都不许开门了,许多东西都无法采买。段靖南父子更是忙的,几天几夜不回来,家中日日不见人,段棠也无人可商量。后来,还是段靖南百忙之中抽空,将家中许多库存都拉了出来,大部分都给段棠带去京城当了嫁妆,面上才好看些。

至于后面的事,段棠确是一点都不知道了,因为她很快就离开石江城,那时城中戒严未开,但当时顾纪安担着差事从京城回来的,办完了事回去,自然没有人挡他的家眷。

马车已换了三个城门,都出不去。

当来到东门时,段棠远远的便看见段风守在这一处,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更紧张了。

秦肃一路无话,心安理得的靠在在车上闭目养神。

段棠道:“我哥守这个城门,一会你小心点。”

秦肃抿唇一笑:“你不耍花样,我自然会配和!”

段棠道:“好啦好啦,别笑那么假啦!放心!我惜命着呢!”

段风在城墙上,老远便看见自家的马车,便赶快下了城墙迎了过来:“阿甜,你怎么出来了?”

段棠从车窗外露出头来:“出什么事了?怎么还不让出门了?”

段风依着车,极为小声的开口道:“出大事了,监军大人差点被人杀了!这两天你可别惹老段,这会他正没地方出气呢!”

段棠干脆道:“好的!我知道了!给我开门吧!”

段风愣了愣:“开门?开什么门?这个时候,你要出城去?”

段棠道:“废话!我不出城来这干什么?给你送饭吗?”

段风道:“不成!我开了城门,爹知道非用大棍子捋死我!”

段棠抿唇,撇段风一眼:“我想出去上香,你看着办!”

段风着急道:“阿甜呀!甜甜呀!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帮不了!现在知府大人就在衙门里坐着,孟同知已经被骂个狗血淋头了!爹这次指定吃挂落!你让我开城门,不是让我死吗?!”

“你不开城门,就是我死……”段棠话说一半,感觉到那裁纸刀再次抵住了自己,忙改口道,“咳!我现在就出去,你要是不让我出去,我就憋死了!”

段风侧目看向段棠,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出了什么事?”

段棠恼怒道:“能出什么事!我被人退亲啊!我被人抛弃了!我想出去散心,我去东江寺里住几天散散心!不可以吗?!”

段风又看了段棠一眼,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好好好!我立即让人给你开门!”

段棠心里把段风骂个臭死,说让你开门就开门,以前也没见那么听话,也不说上车来看看,可面上还要故作平静,高傲的瞥了段风一眼,一句话都没说,放下窗帘。

段风又敲了敲车窗:“阿甜呀,你要在寺里住几天?”

“住到海枯石烂!”段棠气哼哼的回完,便感觉马车就动了起来。

片刻后,段棠从车窗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出了城,一脸的生无可恋。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章 长得真好看啦 下一章:第9章 被劫持啦
热门: 幽灵 老衲还年轻 宝石商人和钻石小姐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老婆是武林盟主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修仙农家乐 男主为我闹离婚 莫吉托与茶 穿回来后,对老攻无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