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长得真好看啦

上一章:第6章 小哥带回家啦 下一章:第8章 想要强娶回家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的段宅,窗外的画眉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珍珠走进内室,看了一眼床帐,对翡翠小声道:“小姐还没醒,把醒酒汤再去热热。”

翡翠轻声道:“老爷让人吩咐,今日城内戒严,不许小姐出门。”

床帐内,段棠闭着眼翻个身,拽了拽被子,手上传来的微凉的触感,疑惑的摸了又摸,微凉的肌肤,很是滑溜,似乎比自己的胳膊还要热上几分。

段棠骤然睁开了双眼,对上了一张陌生的侧脸。

“啊!呜——”段棠尖叫到一半捂住了嘴,透着缝隙朝外偷看。

珍珠急忙跑了进来:“小姐!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段棠道:“别!别进来!我……我刚做了一个噩梦,要缓一缓!”

珍珠疑惑的看了会床帐:“小姐现在起吗?”

段棠道:“出去,你们都出去!我先静静!”

段棠在床帐里等了一会,才将床帐拉开了缝隙,见外面当真空无一人,苦恼的看向被绑缚在床上衣衫凌乱的人。

床帐的阴影下,少年闭着眼,唇红齿白,眉眼如画,看起来很是稚嫩。虽是睡着了,可样子有点惨,手脚被麻绳绑缚着,裸露在外的肌肤似乎还有青青紫紫的伤痕。

段棠狠狠的敲了敲头,好半晌,才回忆起来,床上怎么会多一个人……

昨天回家后,段风给偷偷弄回院子,不放心,怕这人反抗,直接给绑在床上了……

简直了……

段棠咬牙,小声道:“段风害我!”

段棠拉了拉身上的亵衣就想下床,可爬到一半,停住了。

人从倚翠楼里带出来,那必然是给了银子的,不然看上一眼?

段棠爬了回来,踟蹰了半晌,目光鬼鬼祟祟的看了会少年,很是好奇的摸了摸少年的脸颊。温温的,还挺滑溜,到底是年纪小啊。

倚翠阁也是够无良的,年纪这么小就推出来接客,以前看那老鸨还挺仁义,知人知面不知心。啧啧……看这皮肤又白又细,像个小姑娘,腹部居然还有肌肉,小小年纪居然还是个练家子……

段棠不自觉的笑了一会,抬眼间对上了一双清凌凌的眼眸。

秦肃看了段棠片刻,微眯起了双眼:“你看见什么了?”

段棠迅速的拿外套,穿衣裙,想也不想:“什么也没看见!”

秦肃脸上有种说不上来的扭曲,一闪即逝:“那就是看见了。”

不睁眼的时候,这人长的还挺温和,谁知道睁开眼就冷飕飕的,看起来就不是个好惹的。那双眼看起来好像淬了毒的冷箭,清凌凌的看着人,就有种被暗算的错觉,很有威胁感。说来说去,不过就是银货两讫,凭什么这么凶!

“看……看见怎么了?我可是花了银子的!我不光看,还摸了呢!”段棠伸手在秦肃脸上重重的摸了一把,可心里莫名的怂,不敢与秦肃清凌凌的溢着寒气的双眼对视。

秦肃咬牙:“你找死!”

段棠色厉内荏:“少TM来一套,老子可不是吓大的!仙人跳是吧!老子可没睡你!你给我哪来的回哪去!”

秦肃垂下眼,动了动缚在绳子里的双手:“给我解开!”

段棠解绳子,解到一半又缩回了手,硬声道:“这个可不能解开,你要是跑了,我拿什么赔人家!”

秦肃沉默了片刻,抬眸望向段棠,轻声轻气的开口道:“不管怎样,你先给我解开。”

段棠对上那双溢满水色的眼眸,莫名心虚:“你先好好待着!我一会找人送你回去!”

秦肃再次垂下眼,宛若蝶翼的睫毛颤了颤,不知在想什么。

段棠急忙跳下床去,张嘴想叫人,忙又把床帐拉得严严实实,遮住了里面。

段棠一边朝外走一边喊道:“翡翠!去把段风叫来!”

翡翠走进门道:“城中戒严,大少爷早早的去了营里,老爷走时吩咐不许小姐出门。”

珍珠端着醒酒汤进了门:“小姐先喝醒酒汤,饭菜早已做好了。”

段棠二话不说,端起来一饮而尽,先压压惊:“昨夜我何时回来的?谁送我回来的?“

珍珠一边打水伺候段棠洗漱,一边回道:“小姐回来时都快子时了。”

段棠漱了漱口,而后抬脸道:“我一个人回来的?”

珍珠道:“大少爷送你回来的,说是不用奴婢们伺候。”

段棠自小就不喜人在身侧,夜间更是不用奴婢睡在外间,是以她的屋里历来没有人守夜的,段风虽是混不吝的性子,可历来做事最谨慎,那就是家中还没人知道自己屋里多了一个人出来。

“不许动!”段棠见翡翠去整理床铺,大喝一声。

翡翠吓了一跳,忙收回了手:“小姐怎么了?”

段棠道:“我马上还要睡,不用整理了,你们都出去忙吧!”

珍珠道:“小姐先洗脸,吃点东西再睡吧?”

段棠想了想道:“好好,我自己洗,多拿些饭菜过来,就在这里吃。”

窗外春光明媚,画眉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房内,段棠洗漱梳妆完毕,翡翠也送来一桌子好吃的。段棠这才作难的蹲在床内,看捆成一团的秦肃。秦肃怯生生的半垂着眼,苍白的脸色比方才好了不少,面上都是忐忑不安,一点都不凶了。

段棠小声的商量:“我解开你的绳子,你别喊……你吃了东西,我让人送你回去。”

秦肃沉默了片刻道,小心翼翼的轻应了一声:“嗯……”

段棠听这一声委委屈屈的应声,莫名的肝颤,越想越内疚,越想越心虚。当看到那绳子绑的很紧,嵌入了肉里,更是忍不住讨好:“那你忍着点,不要叫,不然我清白就没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啦!”

秦肃看了段棠片刻,笑了笑,露出了小虎牙,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低声道:“昨夜逛青楼的时候,小姐怎么不怕没了清白?”

段棠解开了秦肃的双手,抬眸正对上那干干净净腼腼腆腆的笑容,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小心肝乱颤,小声的嘟囔道:“这怎么一样,逛青楼是事实,我和你又没什么!”

秦肃揉了揉绑了一夜的双手,垂眸看正在给自己解脚上绳子的段棠,好看的眼眸缓缓的眯了起来。

段棠解开了绳子,又挪到床一侧的柜子里数银子,先数出了一百两放在了桌上。

秦肃坐在床边片刻,这才站起身来,被绑缚了一夜的手脚开始过血,他扶着床,才能勉强站起身来。段棠数银子的间隙,看了这场景片刻,咬了咬牙,干脆将整个钱匣子都拿了出来,放到了桌上。

秦肃在屋内,来回走了一会,一刻钟后,才能行动自如了。他低头看了眼身上皱巴巴还破了几处的衣袍,再次看向段棠,那双微挑起的眼眸水润润的,可爱的不行!可抿着唇,却什么都没有说,说不出的委曲巴巴的。

段棠急忙起身,扒拉柜子,拿出来了两三套衣袍,小声哄道:“段风有几件做小的长袍,都是崭新的,我还没来及改成我的尺寸,你穿上可能有点大,先凑合着穿吧……”

秦肃看了段棠片刻,不置可否,走到盆架前慢条斯理的漱口、洗脸,那脸上的浓妆被洗去后,露出了白皙如玉的肌肤。这才走到段棠身侧,拿起崭新的亵衣,又挑了一件绛紫色的长袍,走到屏风后。

段棠几次想伸头去看,可到底还是忍住了,一边猜测换了衣服的人是不是更好看,一边百无聊赖的数银子。秦肃从里面走出来,段棠倒没感觉这人又好看,可有种这人瞬间长高的错觉。

明明他的身量骨架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可这两套衣袍是段风的,但是这颜色和款式段棠很喜欢,本打算拿回来改一改自己穿,可此时此刻穿在看起来比自己还瘦小的秦肃身上,竟是大小正好。

秦肃走到梳妆台前,找了支稍微朴素的金簪,轻车熟路的挽起了如瀑的长发。这才回过身来,看向趴在钱匣子上的段棠,勾唇一笑。

段棠面上毫无波澜,内心(ˉ﹃ˉ)……

这人的行为举止,一看就是有些出身。段棠在石江城里,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样的做派,所有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此的自然,又有说不出的那股出尘劲。

想来也是,前一段时间安延府出了一些事,有几家高门大户就被抄了,画舫里进来的这些新人,听说都是临安府那边送过来的。

秦肃走到桌前,段棠不自主的站起来,和秦肃比了比个头,他竟是长高了许多!秦肃瞟了眼半张着嘴有些呆滞的段棠,并未说话,吃起桌上的饭菜。

段棠坐了过去,陪着笑脸:“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这些都是我平时爱吃的……那个……你到底多大啦?为什么会被卖到画舫?”

秦肃专心的吃东西,不答话也并未看段棠。

段棠忍了一会,又道:“倚翠阁我是知道,做的是正经生意,可没什么强买强卖的事儿,你家出了什么事?”

秦肃冷淡的撇了眼段棠,一本正经道:“食不言寝不语。”

段棠只觉得这个淡淡的眼神头透着股高贵的劲,这人长得可真好看,那绛紫色的长袍,将这人的气质都烘托了出来,小小年纪的,眉宇间自有一番凌然与禁欲之态,那双水润的眼眸似乎也多了气势,长而浓密的睫毛,让这人看起来又显得彬彬有礼,矛盾又自然。

这长相,段棠突然动了几分给他赎身的心思,上门女婿找谁不一样,何况这个看起来胆小又听话,笑起来还有点甜甜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一个上门女婿也不打算让他光耀门楣,是个文盲也不要紧。再者,年纪小有年纪小的好处,脾气还没有成形,自家好好养上两年,教导成合心意的样子,那再没有更好的事了!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章 小哥带回家啦 下一章:第8章 想要强娶回家啦
热门: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势不可挡[快穿] 我,渣女,只撩不嫁[快穿] 总有妖怪打扰我学习 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随身带着女神皇 爆红的前男友们都求我复合 婢女异闻录 在下才不要穿小洋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