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又去逛妓院啦

上一章:第3章 一锤定音啦 下一章:第5章 怂恿看小哥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江城近海,虽不算边城要塞,可离边塞不远,是临近寇岛的第二道屏障。

天高皇帝远的,城里也没有那么重的规矩,海边的渔家女不穿鞋也朝外跑,街上常常可见姑娘沿街叫卖,便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也常出来走走逛逛。

段靖南是寒门中的寒门,当初他家有些薄田,父亲有些远见,早早的把段靖南送去私塾读书。段靖南在读书上还算有些天份,十六岁那年开春,他爹帮人盖房子出了意外被砸死了,留下了几亩薄田和身体不好的老娘。

段靖南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壮丁,书是读不下去了,可他更不甘心一辈子种田,就从了军,好在他识字又有些机灵劲,经过了二十多年的钻营,还算有些运气,从一个大头兵也做到了千总之位。

段靖南的母亲与妻子去世后,兄妹俩太小,段靖南若立即续弦,怕人对他俩不好,他俩也不会告状,于是就咬咬牙自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的把兄妹俩拉拔长大的。

那时段靖南职位低,家里穷,只请得起做饭的婆子。段棠就被大四岁的段风带着四处乱窜,和一群破小子厮混。段风九岁,段棠五岁,段靖南经过了这些年,条件也好了起来,改换门楣之心不死,就把儿子送去私塾读书了。段棠可就不干了,撒泼打滚哭闹着也要去念书,段靖南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给她穿上长袍一起送去念书。

段风读了五六年的书,终究是个不成器的,养了一身恶习不说,还把自己的亲妹妹带歪了。不过,段棠是书也读得不怎么样,可却看了先生的得意门生顾纪安,数年如一日的非人家不嫁。

段靖南看那顾纪安长得一表人才,又是个读书的苗子,乐见其成,找人去顾家说项,倒贴着给女儿定下了亲事。儿子不争气,倒不如给女儿定下个读书人,好好的养护着,万一中了举,那闺女可就是举人夫人。

哪成想,人家小小年纪竟是一路考进了金銮殿,中了状元,当下就进了翰林院做了侍读,成了翰林老爷。当初抱窝也就巴望着出个金鸡,谁知道飞出来个金凤凰,可还没下锅,转身就飞走了。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凉,今日阳光极好,微风拂过,空气到处都是新芽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两匹马风驰电掣的在跑马场转圈,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停了下来。

段风的马快了两步,与段棠并行:“感觉如何?”

段棠回眸看向段风笑了笑:“说出来你也许不信,自由的空气都是甜的。”

段风笑了一声:“以后咱们都是这样的好日子。”

段棠道:“现在说得好听,当初不知道是谁怂恿爹把我关在家里两年多,学什么绣花持家。”

段风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怕顾家人拿了你的把柄,听说年轻就守寡的人都不好相处!”

段棠撇了段风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知道。”

段风看着段棠的笑脸,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低声道:“阿甜,以后哥肯定给你找个更好的夫婿。”

段棠侧目看了段风一会:“我不难过,自定亲后,与那顾纪安也没见上几面,都有点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能有多难过?”

段风觉得不尽然,可还是跟着她开口道:“现在他可没有以前好看,你想想他今年都多大了,哪有当年十几岁的时候水灵!”

段棠抿唇笑了起来:“好啦,今日不说这扫兴的事,一会咱们去看看雪雯她们。”

段风眯眼一笑:“她们要是知道你去,肯定开心!”

绿柳依依,河水清清。已至亥时,每座画舫都有一串串的大红灯笼。整片河岸灯火通明,霏霏之音,嬉闹之声不绝于耳。

倚翠阁的画舫第三层,有一半的地方,被段风包了下来。往日段风可没有这般大的手笔,可今日带着段棠来,说是不在乎,可还是不想叫人碰见了,给段棠的名声雪上加霜。

东侧外间与内间隔着一层纱,豆蔻年华丽芸正在抚琴。内间里,窗户大开,视野之下,湖面一排排的画舫并列岸边,一排排的红灯笼映着河面,说不出的波光粼粼。桌上有几个下酒菜,还一壶好酒,众人已是酒过三巡,都有些醉意了。

段风身侧坐个浓妆艳抹的稍上年纪,虽是厚厚的粉,依旧遮不住眼角的纹路,正是雪雯。她时不时的给二人斟酒调笑几句。段棠身侧也坐了个女子,模样也说不上多漂亮,年岁看起来比雪雯小些,可也已有些岁数了,她时不时的还和段棠私语两句,显然是熟识的,正是绿意。

段风十四五岁便被狐朋狗友带来饮酒作乐,还不懂事,来此处还领着十来岁的妹妹。那时,兄妹两个都穿着直缀长袍,谁也看不出来段棠是个姑娘。楼里的姑娘收了段风的银子和交代,不知所以然,只当段棠是他弟弟,陪他说话逗趣。

段棠出来找恭房,听见了十分悲切的哭声。一时好奇,循着循着声音就看见床上奄奄一息的雪雯,以及绿意几个人围在床边哭的正伤心。丽芸是雪雯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自小在这里跟着姐姐长大,丽芸比段棠还小两岁,站在床边不停的掉眼泪。

雪雯生了重病,围在床边的女子都有病,她们因生了病,被放在画舫最北侧的终年不见阳光的屋子里自生自灭。这里的病大多都是妇人的病,很是难以启齿的,这地方便是有银子也请不来大夫。

段棠找到老鸨,想要给这些人赎身,因是官营的买卖,便是人死了,人也是不许赎身。那时段靖南刚升了千户,手里有了权利。次日,段棠找着买了一处两进的小宅院,威逼利诱了老鸨,将这些人弄上了岸,一个个的治病。当然,老鸨也派了人在院外看守,怕人跑了,还要担责任。

段棠开始让人请了几个大夫,他们一看这些人又是这样的病,多少猜出了来历,不肯给治病。好在软得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段棠指使不动段靖南,可让才入军营的段风带几个兵痞去闹事还是可以的,威逼利诱,那些大夫被骚扰的没办法,只有给这些人好好的治病。那段时日,段棠也是日日都在小院里,跟着大夫,也学了些调养的方子。

雪雯的命保了下来,那些得了很严重的妇科病也都治好了,老鸨每日在大夫那里打听,自然不会让治好病的人继续好好待在院子里,于是这些人好了以后不得不回画舫。可惜像花柳这般的病,是治不了的,只能续命。

这些人这些年一直在小院子里养病,活着的人自然汤药不断,好好将养。有些人病死了,段风也好买副棺材好好的打发了。老鸨倒也不会特别过问这些人,毕竟这样的病是会过人,接回来画舫,还不放心,倒不如在小院子里养着。

以前段棠还时不时会过来看看,十四岁与顾纪安订婚后,便再也不曾再来过。雪雯一干人有心去看看段棠,可到底怕坏了她的名声,这两年虽有段风带来的口信,可到底与众人不曾见过面。

推荐热门小说棠梨春风,本站提供棠梨春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棠梨春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章 一锤定音啦 下一章:第5章 怂恿看小哥啦
热门: 有凤来仪 嫁给男主的反派弟弟[穿书] 我的爱如此麻辣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悠然乡村生活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我和天敌谈恋爱 此人非君子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重生之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