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番外:洞房花烛夜

上一章:第54章 仗剑随行 下一章:第56章 番外:似有故人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婚宴之上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商清接了几杯长辈和熟人的酒之后, 原本就不胜酒力的他, 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商清用力眨了两下眼睛,但眼前还是一片雾蒙蒙, 脸上也微微发烫起来。

颜临寒就在商清身边,见他已经迷迷糊糊的醉了酒, 于是低声说道:“你先回房歇着吧, 这边我来应付。”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商清揉了揉眼睛。

颜临寒俯身轻轻吻了一下他的眼角, 安慰他说:“没事的,我先送你过去。”

“嗯。”商清感觉自己走路都有点晃, 从前他喝的都是没什么劲道的果酒, 今天忽然间用了珍藏百年的陈酒佳酿,后劲涌上来,简直感觉踩在了云层上面。

软软乎乎,好像每一步都踩不到底。

颜临寒扶着商清的肩膀, 将他带回新房的时候,商清眼睛都快闭上了。他脸上一片微红, 被放在床上的时候还迷迷糊糊哼了一声, 带着点黏黏糊糊的意味。

颜临寒笑着将他安顿好, 关上了房门,叮嘱院里的侍女不要进去打扰。

商清就这么醉醺醺地先睡了一觉, 不知怎么的, 他做了个奇怪的梦。之所以说奇怪, 是因为他梦到的是姬归尘送给他的那两条阴阳鱼。

一阴一阳, 有鱼有水。

阴阳相交,鱼水之欢。

商清忽然间醒来,脸上的酒气已经差不多散去,但是因为刚才那个梦,却还是热得有些烫手。

他站起身来,打开窗户往外看。

那两条阴阳鱼应该是做风水局的东西,用来镇宅再好不过。所以被商清放在了院里的池水中,此时两条鱼正一同浮出水面,吐了个圆圆的泡泡。

唉,自己都在想什么呢,商清捂住脸。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商清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于是赶忙去开了门。

都是几个相熟的朋友,大家也不见外,嘻嘻哈哈调侃了几句就打算离开。至于闹洞房,不存在的,哪有人敢闹他们俩。

临走之前,慕欺霜特意跟商清说了一声:“我师弟他今天喝酒喝得有点多,你看着他点儿。”

商清看了一眼颜临寒,只见他并没有什么异样,看上还是很清醒。

颜临寒也点点头:“没事,我没醉。”

“行,那我也走了。”慕欺霜笑着朝他们挥挥手,朝其他几个人那边追过去。

旁边的侍女们走上前来,准备为二人做洞房前的准备,却听颜临寒说:“你们把东西放下,然后去休息吧,不必守在这里。”

“是。”侍女们纷纷退下,只留下房间里的两个人。

颜临寒关上房门,亲手点燃了桌上的红烛。

屋内本有鲛珠照亮,但洞房花烛夜,怎么能没有红烛做衬?等到红烛一亮,屋内顿时笼上一层淡淡的绯色,多出几分缠绵缱眷。

合卺酒早已备好,商清看着颜临寒拿着酒杯朝他走来,然后将其中一杯放进他手中。

酒泛着甘冽的香气,还有一点微微的酸甜,是商清喜欢的青梅酒。

颜临寒与商清相对坐下,床榻上的锦缎微微被揉皱,两人没有说话,只是默契地相视而笑。

手腕相交,脸颊靠近,甜美的青梅酒被一饮而尽。

商清悄悄抬眼去看颜临寒。

结果这一看,商清发现好像不太对劲儿——颜临寒脸上没有泛红,表情也很镇定,但他眼神却好像一团混沌的墨色,暗沉又带着一些混乱。

商清这时才意识到,颜临寒是真的醉了。

“寒哥?”商清试着叫了他一声。

颜临寒的眼眸循声而动,他似乎是看了商清一会儿,然后也没有其它的动作。

商清以为他是因为醉了,所以在愣神。

难得看到颜临寒这个样子,商清在他眼前摆了摆手,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颜临寒这个样子莫名有点可爱。

商清正笑着,忽然间颜临寒抬起眼眸,他指间的酒杯忽然脱了手,跌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响声。

然后,商清就被扑倒了。

身体向后仰去,落在一片艳红的锦缎之间,原本整齐的床榻瞬间被打乱。

颜临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眸越发深沉,凑近时唇齿间溢出淡淡的酒香,和略显灼热的气息,他说:“你刚才,叫我什么?”

虽然说是略显灼热,但对于一直体温偏低的颜临寒来说,温度已经相当高了。

商清莫名觉得,此时眼前的颜临寒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刚才自己叫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啊?

于是试探着又重复了一遍:“寒哥?”

颜临寒垂下眼眸,似乎不太满意,他凑近商清耳边,轻声道:“好好叫哥哥。”

商清耳朵立刻烧起来,搞了半天,原来颜临寒是想听更亲密的叫法。商清虽然有点害羞,但都到了今晚,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于是顺着颜临寒的意思,开口喊了一声:“临寒哥哥。”

颜临寒俯身,亲吻商清的脸颊,声音开始带上些沙哑,他说:“再喊一声。”

“临寒哥哥……”商清有点哭笑不得,却又被他的亲吻所感染了情绪,瞅准了一个空隙,悄悄的也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嘴角。

这一下,有什么东西瞬间被点燃,疯狂而炽烈的蔓延开来。

烛影摇红,青丝散漫,巫山云雨,鱼水同欢。

商清双眸渐渐漫上水雾,眼前的一切都仿佛覆上一层朦胧的光,他仿佛飘在湍急江河之中,只能随波逐流,抓紧眼前的人,才能从沉溺之中稍稍喘上一口气。

颜临寒低下头,那甘冽的酒香还未散去,他的声音也带着低低的喘息,在商清耳边弥漫开来。他说:“你还记得,当初在岳阳城外,你叫我什么吗?”

颜临寒在笑,低沉又充满欲望,仿佛沾染了红尘风月的冰雪,让人心跳不已。

商清的热得有些模糊,但记忆还是诚实的化作言语,从唇齿间冒了出来。他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喊什么:“小叔叔……?”

“好乖。”颜临寒回赠给他更温柔缱眷的亲吻,更浓烈四溢的爱意。

后来,商清模模糊糊记得,那天晚上颜临寒绝对不止问了一个问题。

你更喜欢颜栖的那张脸吗?如果是的话——

当初在雪域仙宫,你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对,一点一点都讲给我听,是像这样吗——

那你知道,我当时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吗?你看,就像如此这般——

……

商清第二天醒来之后,暗自发誓,以后要是谁敢再灌醉颜临寒,他就打死谁。

上一章:第54章 仗剑随行 下一章:第56章 番外:似有故人来
热门: 自投罗网 假正经男神 媚骨生香:情人的诱惑 星空主宰 禁窥欲岛:唐伯虎春欢秘典 废铁abo 山炮香艳乡村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