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仗剑随行

上一章:第53章 无情道 下一章:第55章 番外:洞房花烛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整个修真界都知道, 重华宗在短短一个月里,出了两件喜事。

一是云涯山的颜临寒上门提亲,与龙渊峰的商玉宸订下婚事。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 不知有多少人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颜临寒和商玉宸,明明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怎么忽然就要变成道侣了?真是见鬼。

就在众人纷纷震惊此事时,另外一件事情,更是让他们开始怀疑人生。

——重华宗的云衍剑尊回来了。

那个二十多年前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的云衍剑尊, 他居然回来了?!而且还是毫发无损, 修为不减的回来了。

整个承天界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惴惴不安, 各怀心思。

云衍剑尊没能渡过第二次天劫,成为圣人。但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是站在整个承天界顶峰的仙道第一人。

其中最为胆战心惊的要数三个地方,北斗山庄、无极宗和苍岚剑派。

众所周知,云衍剑尊是个很护短的人,尤其是对商玉宸。当年商玉宸还是个轻狂肆意的少年时,就有很多人对他不满,然而上面有云衍剑尊护着, 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对商玉宸做什么。

更何况后面的那些龌龊事……如今怕是要一报还一报了。

报应比想象中来得更为迅速, 因为不仅是云衍剑尊和重华宗,还有颜临寒背后的颜氏天剑湖。当这两方同时出手, 北斗山庄、无极宗和苍岚剑派很快便被逐一击破, 毫无还手之力。

或许是大婚这件喜事将至, 无论是重华宗还是颜家都不想沾太多血, 免得晦气。于是报仇的手段也显得相对“温和”一些。

北斗山庄、无极宗和苍岚剑派的罪状被一条条公之于众。

主谋数人被抽去灵根灵骨,从此连凡人也不如。

至于其它弟子,虽然因为大多不知实情而未受牵连,但家族和门派都已经垮了、散了,他们也无容身之处,只能选择离开。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整个承天界仿佛变了天。

而所有的一切,都赶在大婚前尘埃落定。

……

龙渊峰上,已是金秋十月,但重华宗号称万古长春,于是自然也没有几分凉意。青松翠柏,香草花木,依然各有各的茂盛。

云衍剑尊回来后,龙渊峰便又成了重华宗每年招生的大热门。

光是今年的六月,就新进来了许多弟子。原先没几个人的剑庐,忽然间住满了一大半。新弟子们正是最有活力的年纪,让龙渊峰上显得热闹许多。

“繁繁!”商清从青雀园里探出小半个身子,朝颜枝繁招了招手,“你娘亲给你寄了东西,你过来拿啊。”

颜枝繁这一年个头窜得飞快,原来有点肉呼呼的脸颊也变得棱角分明起来,眼看就从那个笑容讨喜的可爱小少年,朝着帅气俊朗的小伙子发展了。

他这会儿正站着和新入门的师弟们说什么,猛地被叫了一声小名,脸上忽然僵了一下。赶忙一溜小跑走进青雀园,小声对商清说:“师兄,给我留点面子嘛,我现在也是好多人的师兄了。”

“行行行,不过你可是那么多人里唯一的亲传弟子啊,已经很有面子了。”商清忍不住笑他,颜枝繁今年十六岁,也到了最好面子的中二年纪,热衷于在师弟师妹们面前树立形象。

说起亲传弟子,颜枝繁可就高兴了,刚才还说要面子,这会儿又嘿嘿嘿傻笑了起来。

毕竟颜枝繁拜入龙渊峰的时候,可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真的能见到活着的云衍剑尊,还真的成了他的亲传徒弟。

感觉做梦都能笑醒。

“别傻笑了,这是你娘亲带给你的东西。”商清摸了摸他的头发,忽然发觉这孩子都快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了,颜家这基因可真是优秀。

颜枝繁接过东西,看了一眼商清院子里的金凤鸟。

它正在和青雀一起瞎扑腾,看上去还挺开心的。

喂,到底谁才是颜家的孩子啊!你这只金凤鸟不呆在金凤院,天天跟着青雀园里玩儿是什么意思!

哦不对,颜枝繁忽然又想起,商清马上也是颜家的人了。

于是临走之前,颜枝繁古灵精怪地朝商清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句:“还有十天,我就可以改口叫小婶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颜枝繁说完就溜,根本没给商清反应的机会。

商清看着他跑远的背影,又是觉得无奈,又有些好笑。最后还有点出神,是啊,还有十天,就是婚礼的日子了。

商清低下头,唇边不自觉露出浅淡的笑意。

他回到侧院,从小药炉上取下刚刚煎好的汤药,朝着白鹭园走过去。

刚一进园子商清就听到了扑扑楞楞的声音,一只白鹭钻进了树丛里,只露出半个羽毛丰满的屁股,以显示自己对商清的抗议。

这就是当年那只被商清薅过毛的白鹭,去年云衍剑尊回来之后,这只离家出走了几十年的白鹭,居然也神奇地自己跑回来了。

一晃多年过去,它尾巴上的毛早就长齐,但见了商清还是要抗议一下。

商清笑了笑,从储物袋里取出几只风干的银鱼,放在了旁边的石桌上,也不多做停留,就朝房间那边走去,抬手敲了敲门。

“谢师兄,我送药过来了。”

上个月谢骁所带的羽林军从幽州撤回临安城,难得有了相对清闲的休整期。他就申请了半个月假期,不远千里来到了龙渊峰。

一是拜见师尊,二是参加商清的婚礼。

回来之后他就暂时安顿在了白鹭园,商清最近一年医术也没落下,看谢骁身上似乎有不少旧伤,于是干脆就帮他诊察一番,趁着这半个月好好调养。

“进来吧,门开着。”

房内传来的声音带着几分散漫,像是高天上的孤云,看似轻飘飘的没有分量,却能睥睨天下,俯视众生。

这自然不是谢骁的声音。

商清推门进去,一边将煎好的药放在桌上,一边道:“师父你也在?”

谢骁的对面,坐着的正是云衍剑尊。

他面容其实相当年轻,仍是青年模样。然而气场太强,哪怕身上就只是一身简单至极的白衣,没有任何装饰。

甚至连外衣都不曾穿戴整齐,只是非常随意的披在肩上,任由衣摆垂落。不像是剑修,倒是与人世间不受拘束的风流名士有几分相似。

“嗯,找你师兄随便说说话。”他见商清过来,便站起身来,“正好有些事情想跟你讲,走吧,路上说。”

云衍剑尊说走就走,肩上那件随意披着的外衣轻轻扬起,比帝王将相身上的华贵大氅相比,更加气度非凡。

能把一件普通白衣穿出这种气势,可能天下地下就只有他一人了。

商清赶忙跟了上去。

云衍和商清走出一段路之后又,他拿出了一个有些透明的匣子递给商清,说:“你爹给你的,应该算是新婚贺礼吧。”

那匣子不小,而且半透明的材质看上去很容易碎,所以商清得拿两只手捧着,才觉得比较安全。

匣子里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商清好奇地打开,然后看见里面的锦鲤朝自己吐了个泡泡。

……这居然是个鱼缸吗?

商清又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共有两条锦鲤,一黑一白,成双成对。其中一只游动,另外一只也跟着动,倒是很有意思。

商清突然想起,当初姬归尘给云衍养魂的那座小莲池里,不就是放着这两条黑白锦鲤吗?

他觉得实在有点迷:“我爹送我这个干吗?”

云衍双手拢着衣袖,笑着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据说这东西叫阴阳鱼,也许是用来镇宅的东西?。”

其实商清倒是无所谓,就算没什么用处,但只要送了东西,那就是心意。

十天时间过得很快,不仅是龙渊峰,整个重华宗上下都为这场婚事忙碌起来了。

林九渊因为平常把宗内事物颇有心得,又在弟子中威望和人缘最好,于是理所当然成了重华宗这部分婚礼现场的负责人。

林九渊这边安排好了仪仗和流程,转头就看见商清还没换喜服。于是赶忙朝一群女孩子那边喊道:“君师叔,快带商师弟去换衣服啊——”

“好嘞,马上就去。”君泽兰今天是有备而来,身边专门挑出几个极擅妆容和打扮的姑娘,力求让商清艳压全场。

商清本来是出来看一眼,结果转眼就被姑娘们簇拥着进了房间,然后被七手八脚的按在镜子前面,开始换喜服,挽长发,添红妆。

“我我我自己来换。”饶是商清见到这架势,也难免说话打起结来。

“别啊,这套喜服有好多层,轻纱和鲛绡又多,穿起来很复杂。她们帮你才能穿好。有什么好害羞的,喜服是穿在外面,你又没脱光。”君泽兰手里拿着梳子,一边说话,一边开始给商清梳头。

君泽兰是长辈,婚姻美满,儿女双全,来做梳头的人在合适不过。

她轻声哼唱着:

“一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屋里的姑娘们茫忙忙碌碌,屋外的青年们却有点发愁。

天穹云层之上散出华丽的金光,九只成年的金凤鸟共同拉着一辆云车,从空中徐徐落下。

这场面寻常人一辈子也遇不上一次,简直要被晃晕了眼。

颜临寒从云车上走下来,他今天一身红衣,金线银丝在衣袖衣摆上勾勒。映衬得他那张冰雪雕琢般的面容,显出一种和平常不太一样,有种锋利又高贵的艳色。

按照婚礼习俗,该到了“拦亲”的时候。

林九渊作为负责人,轻轻咳嗽了一声,对身旁的各位亲朋好友说:“大家不要沉默嘛,总要有人拦亲的对吧?所以……你们谁去。”

秦澈缓缓抽了口烟:“别看我,我是个医修。”

颜枝繁:“别看我,那是我小叔叔。”

谢骁:“……对不起,我几十年没练过剑了。”

林九渊算是看明白了,这几个人其实就是不想挨打。

眼看着流程要进行不下去了,披着衣服站在一旁的云衍剑尊忽然来了一句:“那要不我去吧?”

林九渊差点被呛到,这哪儿行啊。拦亲本来也就是同辈人闹一闹,图个气氛,这要是让云衍剑尊上了,那瞬间就变成高阶剑修比武现场了。

“您是长辈,不太合适。”林九渊委婉地劝道。

云衍也是个不怎么把规矩和习惯放在心上的人,语气随意:“没事儿,我有分寸。”

林九渊:“……”

颜临寒也没有什么意见,他俯身朝云衍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神情认真,语气郑重:“请您放心将清清交给我,此生此世,定不相负。”

“嗯?嗯。”云衍懒散的应了两声,语调略有些不同,然后抬手拽住肩上披着的外衣,扔到一旁去了,“放不放心,试试就知道了。”

看这动作,像是要动真格。

结果还没等交上手,就听见商清的声音远远传来,有点急又有点无奈的叫了一声:“师父。”

云衍回头一看,顿时笑了:“你怎么出来了?我还没开始拦呢。”

商清没吭声,就是看着云衍,眨了两下眼睛。

“嗯?那意思不拦了,行,今天你说了算。”云衍笑着往后推开,伸手又把刚才扔出去的外衣够了起来,重新披回肩膀上。

然后又抱着双臂,玩笑似的叹了口气:“唉,都说儿大不由爹,这徒弟大了也不由师父了。”

颜临寒看着商清,仿佛看见了一簇明艳到极致的绯红桃花。

眉如远山春色,眼似清泉秋波,唇上淡染丹朱,额间一点薄红。面若皎月,肤似轻雪,被喜服映出温暖的颜色。

一时竟看得入神,忘记了该做什么。

慕欺霜是跟着颜临寒一起来的,他原本站在旁边,此时忍不住轻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提醒自家师弟:“哎哟,这会儿你可别发愣啊,该带人上云车了。”

颜临寒回过神,朝商清伸出手。

商清脸颊上微微泛着红,他的手落在颜临寒掌心,原本以为是牵着手上去。结果颜临寒忽然拉了他一下,然后眼前景象一晃,商清发现自己被横抱了起来。

人群中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

商清脸红的更厉害了,但是也没有推拒,他抬手揽住颜临寒的脖子,悄悄把脸埋进了颜临寒怀里,像个害羞的小鸵鸟一样。

颜临寒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清清,我要带你回家了。”

……

此生辗转,几多波折,然风雨不改其情,霜雪不毁其意。

今以日月为誓,星辰为约。

天地为凭,山河为证。

此生此世,不离不弃;白首同心,仗剑随行。

上一章:第53章 无情道 下一章:第55章 番外:洞房花烛夜
热门: 桃花债 小农民的桃花运:打工小子艳遇记 官色:攀上女领导 上清之云 白领情事 留守男人不寂寞 崛起吧,Omega! 共享天师APP 邻家雪姨 乡村大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