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无情道

上一章:第52章 转灵灯 下一章:第54章 仗剑随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甜美青涩的梦终究抵不过世事无常, 于此戛然而止。

就在商清二十岁那年, 发生了太多事情——云衍剑尊陨落, 商清离开重华宗,只身前往归墟天渊,遇到了姬归尘。

后来的七年中,他杀北斗山庄白家嫡长孙,夺三盏灵灯。

修太上无情道,与妄情结下血契, 从十九次仇家追杀中活下来, 将无极宗、苍岚剑派两名长老斩于剑下, 重新收归云衍的三十六枚神魂残片。

还有……躲开颜临寒。

商清知道, 颜临寒一直在找他, 却每次都想方设法的避开。

既然决定了要孤身搅动这场血雨腥风, 商清就从来没想过要让颜临寒牵扯进来一分一毫。

颜临寒是高山上的剔透冰雪, 是孤峰间的清冷月辉,他该要永远身在高处, 受万人敬仰, 商清绝不愿意看他因为自己沾了血,染了尘。

商清从不在乎众人对自己如何评价,却唯独不想牵连了颜临寒。

但他好像低估了颜临寒的坚持,七年之后,在一个漫天大雪的日子里, 颜临寒还是追到了商清的行踪。

那时候, 商清刚把师父云衍的神魂残片交给了姬归尘。

在茫茫雪原之中, 商清也有些茫然,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但他却不知道该往何处去了。

在这样一个时间点,颜临寒碰巧找到他,或许本该是个破镜重圆的故事开场。

然而阴差阳错,终究是已经来不及了。

商清走了七年,太上无情道也练了七年,如今无情道修至第八层,已是大有所成。于是连眼眸中的神采也渐渐变得淡了,在了却了最开始的心愿之后,再回头看什么,都仿佛与自己无关,心中再难起波澜。

就如同他看到颜临寒在漫天风雪中,从山脚下一步步走上来的时候,心想,我应该很喜欢这个人,我应该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喜悦吗?感动吗?或是其他的感情?

曾经炽烈的感情像是被封存于冰层之下,虽然脑海中清醒的知道一切,心却失去了产生情感的能力,只冷漠地跳动着,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都不对。”姬归尘仿佛看透了商清在想什么,他说,“现在对你来说,最优的选择难道不是杀了他吗?”

姬归尘收下云衍的神魂碎片后,还没有走,他一身黑衣,此刻站在雪地里面,看上去倒真像是个孤鬼幽魂。

不是像,他本来就是,商清想。

从万骨渊里厮杀出来的万鬼之主,酆都鬼城的鬼王,姬归尘早就已经抛却生前的很多东西。在他的眼中,大概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东西能让他感兴趣。

太上无情道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但姬归尘这个人也有点奇怪,他虽然对太上无情道有兴趣,但却不是他自己想要修炼,他只是想看商清将无情道修成。

当初云衍将商清从姬归尘身边带走时,他们曾经吵过一架。争论的主题是关于,商清究竟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修仙入道。

云衍说,他不仅能修仙入道,还能站在仙道的最顶端。

当时姬归尘还不信。

不过到了现在,姬归尘不仅信了,而且还想看看,商清究竟能在这慢慢仙途上,走到哪一步。

所谓仙道的最顶端是什么?圣人。

天地不仁,圣人无情,而将无情道练到了第八层的商清,好像与仙道的最顶端,就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天书上说,世人有所谓七情六欲,斩不尽,而难成圣。

太上无情道正好也有九层,商清只差最后一层,便能圆满。修成无情道,从此承天界之内,再没有人能在修道一途上与他匹敌。

“以你的天资,若是无情道圆满,成圣指日可待。”姬归尘低头看着手中的神魂残片,眼神锋利,如同盯紧了猎物的游隼。

商清没有说话,他眼神里没有光。

当初云衍将太上无情道交给商清的时候就说过,无情道对性情影响极大,境界越高,越是无悲无喜,视万物为草芥。

商清低下头,远远看见颜临寒已经登上了山顶,或许很快就要走到他身边来了。

颜临寒的衣摆在风雪中晃动,商清静默的看着那一袭白色的衣角,忽然觉得它比任何一片雪花都要冷清。

本不该有这样特别的关注,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该出现。

嘶——

商清忽然感觉识海内传来一阵刺痛,很微小,却像是一种警示。

“还在犹豫?”姬归尘见商清不说话,他轻轻拢了拢衣袖,说,“那不如,我来帮你杀,你只要看着就好了。”

商清认识了姬归尘七年,能从他的言语中分辨出,是真的动了杀念。

姬归尘这个人,天生带着一股肃杀之气,生前位高权重,习惯了说一不二,杀伐果断,一旦等他出了手,就绝不会有反悔的余地。

即使在这种时候,商清依然没法表现出激烈一些的情绪,他脑海中冷静的飘过两个问题。

颜临寒能从姬归尘手中活下来吗?不能。

自己能拦得住姬归尘吗?也不能。

那自己与颜临寒交手,谁输谁赢?还不确定。

嘶。

又开始疼了。

“不必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来处理。”商清低头,缓缓抽出了手中漆黑的长剑。

此剑名为,妄情。

当初商清觉得,是说他一直以来情仇随心,肆意狂妄,不受拘束,所以叫妄情。时至今日,再看这把剑的名字,却好像又有了别的感悟。

何为妄?

妄想、虚妄。

乃是非分之想,不该存在之物。

对于现在的商清来说,情之一字,倒确实成了他最不该有的东西。

商清从高处的亭台上落了下去,正好站在颜临寒身前。

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两人的长发和衣衫上。从前相处的时候,因为性格原因,颜临寒才是更为冷清的那一个。

然而到了今日,颜临寒眼中藏了万千话语,商清却神情淡漠。

颜临寒没有责问,也没有探寻,他只是朝商清伸出手,说:“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商清微微侧过头,身体的记忆说,或许该握住那只修长有力的手。但商清还是选择了不做回应,只是说:“拔剑吧。”

当年,在云涯山门前,也是有一场落雪,他们彼此知晓了姓名。

曾经,在雪域天宫,同样也有白雪皑皑,他们在古迹中交换了一个亲吻。

如今,飞雪仍在,却是两相对立,剑刃相向。

颜临寒早就察觉到了商清的异样,又远远看到高处亭台上,站着一个颇为神秘的黑衣鬼修。他没法知道商清经历的那些事情,只能猜测,商清或许是被鬼道术法所控制。

所以,颜临寒应下了这场特殊的约战,他神情坚定,说:“我一定会带你回去。”

商清还是没有说话,他没有太多表情,心里却并不是完全平静。

他在想,自己不能输。

跟从前的争强好胜不一样,之所以不能输,是因为商清知道,如果自己输了,那暂时在后面观战的姬归尘,八成会出手“成全”自己的无情道。

所以,要赢下来才行。

商清想玩这些事情,识海中传来的疼痛更近了一步。

但是,还不碍事,先忍忍再说。

……

商清最后还是做到了,他堪堪胜了半招,妄情的剑锋穿过颜临寒的胸口,却“无意”偏了三分,从他心尖上擦过去。

足以让一个人失去意识,气息微弱。

收剑的时候,商清看着雪地里绯红,还有自己受伤沾染的血迹,忽然觉得很刺眼。

但他还是迅速抹掉了剑刃上的血,归剑入鞘,朝着姬归尘坐着的那个亭台走过去。因为他知道,要是走得太慢,姬归尘也许就要下来了。

“走吧,结束了。”商清对姬归尘淡淡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些紧张。

自从无情道大成之后,他就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情感波动了。

“你确定?”姬归尘抬眼看他,那样的神情,仿佛是一个抓住了叛逆期孩子撒谎证据的严厉父亲。

商清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说:“确定。”

姬归尘眯起那双锋利而狭长的眼,看了商清很久,久到商清以为自己要被拆穿了,姬归尘才站起身来,说:“那走吧,看你也伤得不轻,找个地方治治。”

其实姬归尘说什么话,商清也不是很往心里去。

他只是有点想回头,他只是在想,今天山上很冷,晚上恐怕还有一场雪。

不知道……

但还是不能回头,姬归尘实在很难搞定。

“唔。”商清伸手捂住了腹部,脸上还是神色淡定,喉咙里却滚出一声闷哼。不过很快,他又收回了手。

识海中的疼痛更加明显了,大概,这就是所谓无情道的反噬。

“怎么了?”姬归尘问他。

商清面色如常:“伤口疼。”

等商清被姬归尘带着走出了很远,找到个僻静的地方治病养伤,休息了好几天之后。姬归尘某一天忽然看着商清,说了一句:“真没出息。”

然后商清忽然就笑了,嘴角弯起一个很小很小的弧度,旁人看来甚至都很难发现。

但他确实是笑了。

因为他知道,姬归尘既然这么说,那颜临寒一定是被救回去了。

姬归尘差点想不顾形象地翻个白眼给他,最后想想又忍了:“你无情道已经大成,自己掂量掂量轻重,小心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商清转过头,目光落在窗外,却像是什么都没看。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我这辈子不会再见他了。”

“知道就好。”姬归尘说,“我回酆都去了,要给云衍养魂,暂时没空管你,自己当心着点。”

养好了伤,商清也暂时没了别的事情,于是到处走走停停,倒是也难得清闲起来。

稍稍做点遮掩,藏好自己的行踪,偶尔对付几个找上门来的仇家。这样的生活听上去有些糟糕,但对于商清来说,已经算是轻松惬意了。

除了……

不经意间想起颜临寒的时候,识海内总是疼得厉害,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商清也没打算去看病,毕竟他很清楚,无情道的反噬无药可救,哪怕是承天界最厉害的医修,也无能为力。

说起医修,商清又想到之前在城里闲逛时听到的消息。

说云涯山掌门亲自去了重华宗太素峰,登门求医,请了小医圣宁玉心去给颜临寒治伤。

商清撇了撇嘴,宁玉心吗?这人素来与龙渊峰不对付。

不过他人虽然不怎么样,医术在现如今的医修中也还算可以,不知道颜临寒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正想着,商清忽然感觉到难以压抑的疼痛,胸口窜上来一股血腥味,忍不住猛地咳了一声。

“哎哟!客官您怎么吐血了啊,要不要帮您找个大夫啊!”茶馆里的店小二吓了一跳,刚才这位客人还面带笑意呢,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商清抹了一下嘴角,有些出神。

等他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对身旁一脸震惊的店小二说:“没事,我自己去找大夫,不麻烦你了。”

商清在桌上放下茶钱,戴上斗笠出了茶馆。

找大夫当然是假话,其实商清明白,他这毛病也不是没办法治——只要别去想颜临寒就行了,很简单,对吧。

商清缓缓叹了一口气,道理他都懂,但是脑子是个很难控制的东西。

哪能说不想就不想啊。

以前那七年还好,无情道还没练到这么高的境界,而且那时候要做的事情也多,忙着修炼和逃命,似乎也没那多时间去想。

后来无情道练着练着,有些东西似乎是淡了,忘了。

直到那天,商清又见到了颜临寒,才终于明白:难怪自己无情道第九层迟迟练不上去,原来说淡了、忘了都是假的。

这可怎么办啊,商清仰头,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笑。

那时候的商清大概没想到,他不久之后就找到了一个办法,在那场声势浩大的罗浮山围剿之中,找到了办法。

原本他们设下煞魂血阵,是想让商清魂飞魄散,神形俱灭。

结果商清却在死局之中,琢磨出了一条生路——不仅是他在这场围剿中的生路,也是他从无情道反噬之下逃脱的生路。

于是就有了当时青雀看到的一幕,商清硬生生把自己的神魂剥离开来,只抽取出一缕残魂。

不仅是为了从煞魂血阵中脱身,也是为了舍弃掉一些东西。

七情六欲,蕴藏于神魂之中,修炼无情道的过程中,会将神魂中的七情六欲逐一淬炼,使其渐渐消失,使其变为“洁净”之物。

这个过程,就是世人口中的斩断尘缘。

商清的神魂其实已经被无情道淬炼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他第九层还没能学成,于是就剩下了那么一小部分没能“斩断尘缘”的神魂碎片。

把它剥离出来,化作一缕残魂,借由转灵灯的力量沟通另一个世界。

将残魂送入新的轮回之中,就会有那么几成的可能,借由新的身体将残魂慢慢养育完整。

这其实是一场很冒险的赌注,因为商清也不知道残魂会被送往何处,变成什么样子,又是否能顺利被养育完整。

好在,他最后还是赌赢了。

残魂被送去了现代世界,长成了二十岁的大学生商清,然后在神魂被养育完全的时候,借由两个世界共同的一场雷雨,重新回到了承天界。

那缕残魂之上,原本就是带着商清最后残存的感情。

……

商清手中的转灵灯闪着红光,明明灭灭数次之后,重归于宁静。

他慢慢睁开眼睛,仿佛从一个漫长的梦中醒来。

商清忽然间想起,那时在酆都鬼城,姬归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他“囿于小情小爱,真是没出息”。

难怪。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

商清想,自己折腾了二十年,其实就是想能有个机会,继续跟颜临寒谈个恋爱。

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好了。

身后是颜临寒微凉的体温,和令人安心的怀抱。商清侧过脸去看他,胸口似乎藏了一团火,微微发热,

商清伸出手,细细摩挲着颜临寒的脸庞。

从锋利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梁;从深邃的轮廓,到轻薄的双唇,仿佛每一寸肌肤,都是他失而复得的宝物。

商清又想起刚刚从现代世界回来的时候,颜临寒从一众仇家的追杀下救了他。然后在云涯山驻地的那个房间里,他们俩个独处的时候,颜临寒似乎想问什么,却一直没有问出口。

商清现在明白了,颜临寒想问的问题肯定有很多很多。

从前商清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也不敢回答他的问题,但他现在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商清将颜临寒整张面容都触碰了一遍,眼眸中似乎有亮晶晶的在闪耀。

颜临寒从手腕处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侧,声音轻柔:“你记忆中看到什么了吗?如果不开心的话,就忘掉吧。”

商清摇了摇头,虽然记忆中确实有些难过的东西,但商清并不想忘掉它们。

他又抬起了左手,环抱到颜临寒颈后,手上轻轻用力,于是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得更近,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呼吸。

商清看着颜临寒的眼睛,这个角度下,颜临寒的眼睫微垂,仿若鸿羽。或许是因为离得太近,他的睫毛还有有一点非常细微的颤动,让人心里有点痒。

商清终于开口,没有什么长篇大论的解释,他只是说:“对不起,我很爱你。”

然后紧接着,没给颜临寒反应的机会,商清就又往前凑近了一点,像是那年在雪域天宫中一样,仰头和他亲吻。

商清虔诚地闭上了眼睛,所以他没看到,颜临寒那双眼眸之中,像是春光下融雪,盛满了温柔的爱意。

颜临寒也阖上眼眸。

在黑暗之中,他们追逐着对方的柔软双唇,反反复复。

等两个人黏黏糊糊亲够了,商清就顺势趴在颜临寒肩膀上,侧着脸慢慢给他当年的那些记忆。

商清的语气很轻松,也尽量省略去了一些事情,但颜临寒听着,却还是觉得心脏像被揉捏着,一阵又一阵的发疼。

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无论是商清,或是颜临寒,都经历了太多痛楚和不堪。

“但是都已经过去了。”商清在笑,他眼眸明亮,像是盛着一汪清泉。

他像是有些意犹未尽,又撑着颜临寒的肩膀,往上抬了一下身体,安抚似的在颜临寒眉眼间落下一串细密轻柔的吻。

颜临寒环住商清的腰,将他抱得更紧,在他耳边说:“清清,我想……上重华宗提亲。”

上一章:第52章 转灵灯 下一章:第54章 仗剑随行
热门: 行行重行行 我在原始做代购 道医 重生之富二代 头条恋情 荒村野情 最美不过 宠爹 愤怒值爆表[快穿] 冠位团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