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转灵灯

上一章:第51章 七月初七 下一章:第53章 无情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天晚上的七夕灯会持续到很晚, 最后那些短暂变成了燕子的花灯们, 在术法效果结束之后, 又变回了燕子灯。

他们成双成对的悬挂在扶风城内的高塔房檐上,风一吹就轻轻晃动, 很像是人们祈求姻缘时,挂在树上的同心结。

第二天一早,商清就与颜临寒一起, 前往北州的罗浮山。

两人御剑于云层之上, 商清看见脚下晃过的东川城, 还有已经不再是鬼城, 渐渐有了人迹往来的柳林城, 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其实也不过一年时间。

只是商清如今找回了很多东西, 无论是哪个方面,都与那时一脸茫然的从棺材里醒来的那个他,完全不一样了。

毕竟那时候, 商清还以为自己是个倒霉被雷劈死了的穿书玩家。

现在想起来,也是挺有意思的。

等到了罗浮山的山脚下,商清的心情难免有点忐忑。

抬眼望去, 罗浮山上荒草丛生, 山石嶙峋,实在称不上是个山明水秀的地方。

不过想想也是,当初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恶战, 就算罗浮山以前环境再好, 也会被交战中的各种术法阵势破坏。再加上死者的尸骨怨气埋于其间, 就更得荒凉沉郁了。

“去吧,我和你一起。”

颜临寒总是能很快察觉到商清的小情绪,他自然也心疼商清要面对罗浮山——这个他曾经死过一次的地方。

但是既然商清决定了要来找回记忆,那么颜临寒就会帮他完成。

商清点点头,开始以自己的灵息为引,寻找可能封存在罗浮山某处的转灵灯。

本以为要花上不少功夫,结果商清到了罗浮山,好像也隐约感觉到一些过往的记忆,找着找着他恍然间记起,转灵灯应该是藏在了……

商清来到罗浮山的背面,这里有一座位置偏僻,不容易被发现的钟乳石洞。

当年他就是把这座石洞临时当做了洞府,借用罗浮山下的地脉灵气,准备进行元婴期到化神期的突破。

一缕灵息在石洞内游移,引着商清的视线落到了一处石壁上。

根据上次在祠堂里找到寻魄灯的经验,商清知道这里看不出什么,也摸不出异常,是需要以他自己的灵息将墙面全部覆盖,才能打开此处。

石壁发出响声,渐渐向两边裂开,里面滚落下一盏红色的灵灯。

熟悉的七星图案,与其它两盏灵灯极为相似,但也变换了排列顺序。与引魂灯的蓝色、寻魄灯的青色不同,转灵灯是炽烈的艳红,仿佛在昭示着,使用它人也多少带着些疯狂。

商清将转灵灯捧在手中,却先看了颜临寒一眼。

颜临寒走过来,伸手从背后抱住了他,说:“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所以别怕,我就在你身后。”

他那带着微凉的特殊体温从背后传来,仿佛是给了商清一颗定心丸。

商清低头,将转灵灯抵在额前。

灯盏的底部亮起一层微弱的红光,唤醒了商清埋藏在其中的记忆。

仿佛是无数个,被风拂过的梦境。

……

幽州之外,深渊之下有累累白骨,森森鬼气。

小小的商清被云衍抱在肩膀上,带出了万骨渊。那时候商清悄悄回头,看着姬归尘一身玄金长袍,背朝着他们,直到被隐没在重重鬼雾中,也没有回身。

那一年,商清七岁,被云衍剑尊带回重华宗,成了他最小的亲传弟子。

……

龙渊峰上,彼时仍有弟子众多,来来往往,笑语闲言,好不热闹。

商清已经成了少年,身量渐长,仿佛那刚刚抽枝的桃花,好看又灵气十足。

某一日,师父云衍从西山瑶池带回两只仙禽,大的是白鹭,小的是青雀。分给秦澈和商清一人一个,还顺便给他们住的园子定下了名字。

商清那时候玩心颇重,突发奇想要给青雀做个漂亮的巢。青雀也是个小机灵鬼,一人一鸟就开始合计着,怎么捉弄隔壁秦澈园子里的白鹭。

隔天,商清就偷偷薅了白鹭的尾羽,结果白鹭心高气傲,被拔了尾羽之后,当时就气得跑路了。

而商清,则因此被秦澈从剑庐的前院追到后院。

商清慌不择路,纵身跳上了后院里的桃花树上,微微喘着气跟秦澈讨价还价,试图免于被揍。

那时候他不经意朝院墙外看了一眼,在许多捂着嘴笑的龙渊峰弟子旁边,有一个商清没有见过的高挑青年。

他一身白衣,如同雪峰中的寒玉,站在那里抬眼看商清。

那一年,商清虚岁十五,见了颜临寒第一面,却都没来得及知道彼此的姓名。

……

云涯山门前,积雪皑皑,剑光流转。

商清上一年在仙门大比上惊艳满座,今年修成金丹,正是少年心性,意气风发。于是一人一剑孤身游历,与各大门派的同辈弟子论剑。

说是论剑,却因为全战全胜,看着倒像是上门踢馆。

商清剑若惊鸿,身似轻云,抬手收剑,眼前便又有一位云涯山弟子落败。

不远处的石阶上,慕欺霜拍了拍身边颜临寒的肩膀,朝他道:“师弟,我们云涯山的面子,可都靠你了。”

颜临寒年纪比商清大四岁,成名也更早几年。那一年的仙门大比,颜临寒正巧闭关静修,并未参加。

倒是慕欺霜习剑成痴,从不肯错过任何一年的仙门大比。

等慕欺霜回来,与颜临寒谈起商清,说他年少肆意、剑法灵动飘然,自己虽然输了三招,却输得心服口服。

他说,师弟你真应该去看看,不知道你们论起剑来,会是何等的精彩绝伦。

颜临寒看着石阶下的少年,恍然想起几年前,他在桃花间见到的那张明艳脸庞。

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上前去,对商清说:“请赐教。”

那一年,商清十七,颜临寒二十一。

那一场论剑,以平局告终。

……

之后的一年,他们在数不清的论剑和过招中渐渐熟悉。

两人都是年轻气盛的剑道天才,总是打到剑刃哀鸣,震颤不止,才终于肯停下手来。

然后有一天,商清停手之后,随手扔给了颜临寒一坛扶风城的青梅酒。

酒不醉人,带着微微的酸,和回甘后的甜。

商清那双清透灵动的眼眸,远远地看了颜临寒一眼,然后忽然绽出一个笑。他仰起头,隔着一段距离,与之共饮。

酒后微醺,商清抱着酒坛坐在树下发呆。整个人没了握剑时的锋芒毕露,身体软软地压在手臂上,雪玉般的肤色漫上一层薄红,浅淡唇间染了酒,湿润又柔软。

仿若初春时节,蓦然绽放的一抹桃花春色。

颜临寒看着他,忽然发觉,原来惊艳四方的剑客,亦是能动人心魄的美人。

再后来的一年里,论剑过招之间,便多了几分少年心动。

过招之后,也不再是简单的就此别过,商清会请颜临寒去吃他喜欢的东西,颜临寒偶尔去了别处,也会记得给商清带东西回来。

来来去去,在别人眼中的宿敌,已然变成了亲密的友人。

那一年,商清十九,颜临寒二十三。

……

雪域仙宫之内,仙楼玉阁,白雪皑皑。

商清与颜临寒偶然撞入一片仙宫古迹,遇到一只修行多年的雪镜妖,不由分说便将二人拖入幻境之中。

雪镜妖以欲念为食,爱恨情仇,贪嗔痴怒,皆为养分。七情六欲之中最喜爱意,于是幻境千变万化,探取人心底的情爱,化为极乐之景。

十指勾连,俯身相拥,不过是幻境的开始。

低头亲吻,肌肤相触,也只是刚刚开始的脸红心跳。

衣衫被揉皱,呼吸变得零碎,更多的体温相融,四肢交缠。幻境中落英纷飞,清风微拂,漫天都是柔软鲜嫩的桃花,就连空气里也弥漫着甜美花香。

青涩而又迷乱。

等到雪镜妖吃够了足够的欲念,商清得以从幻境中脱身。

他回想起方才情海翻覆的幻境之间,颜临寒原本冷静自持,却为他渐渐落入深渊,沾染风月红尘的那双眼眸,竟觉得……不仅不讨厌,反而好看极了。

虽然知道那只是幻境,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对颜临寒心有所动。

商清轻轻喘息,抚平方才在幻境之中的热意,他脸上仍带着一抹淡红,让那张脸显得更为明艳动人。

等到颜临寒斩破幻境,走出来的时候,商清侧过头悄悄打量他。

颜临寒的眉眼和双唇,永远带着锋利凛然的意味,即使刚刚落入雪镜妖的幻境之中,也依然显得沉静又冷清。

只是,他眼眸边缘那一点还未散去的红,和尚未完全平缓的呼吸,悄悄地出卖了他。

商清心里带着一点坏心眼,故意凑过去问他:“你刚才在雪镜妖的幻境里面,看到什么了?”

颜临寒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商清,眼中似乎有无尽翻涌的暗沉色彩。

正当商清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颜临寒却开口了。他声音低沉,沙哑得厉害,与平日里完全不同,仿佛在压抑着什么滔天巨浪。

对于商清的问题,他只答了两个字:“是你。”

也只需要两个字,商清就明白……原来颜临寒,跟自己一样,在那个风花雪月,红尘颠倒的幻境之中,看到了彼此。

商清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他像是着了魔一样,抬手拂过颜临寒难得沾染上一点红的清冷眉眼,然后用自己都不曾听过的低缠音调,说:“我也,看到了你。”

然后,一人仰头,一人俯身。

他们就像无数次过招时一样心意相通,默契至极,在冰天雪里的上古遗迹之中,彼此交换了一个吻。

那一年,商清二十,颜临寒二十四。

上一章:第51章 七月初七 下一章:第53章 无情道
热门: 克夫:乡野情狂 偷情日记 多情的混蛋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重生之娱乐风暴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留守妇女村:欲望堤坝的裂口 猎艳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