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喜欢你

上一章:第49章 金丹 下一章:第51章 七月初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商清的治疗, 颜临寒的呼吸渐渐平缓,最后缓缓阖上双眼,沉沉的睡过去了。

他该先休息一阵了, 商清想。

修复金丹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商清暂时稳固了颜临寒的伤势, 准备之后再带他回重华宗养伤。至于被妄情抓住的那颗虚弱魔元,也得带回重华宗, 交予掌门君迁子处置。

慕欺霜解决掉将军府内大半魔物, 追到主院中的时候,商清已经陆续安置好屋内的其它人。逐一为其驱逐魔气,疗伤安神。

那魔君一心想着夺舍身躯, 对于用来设局的凡人棋子, 也懒得劳神去杀,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感染了魔气的众人之中, 谢骁伤得最为严重,但他毕竟有修道的底子在。商清将他治好到七八成的时候,谢骁就已经能简单活动了。

谢骁咳嗽了好几身, 将体内沉积的浊气散出。他虽然尚且还有些虚弱,却保持着沉着冷静, 先是向商清道谢,然后问清楚了如今的情况。

慕欺霜也在一边听着,顺便说了说凉山城内的情况。

“寂灭天并未打开, 魔族不会大举入侵。现在魔君元气大伤, 那颗魔元珠也被收伏, 凉山城内的魔物大半已经被清除掉,只剩下零星几只。接下来,只要找医修为感染的百姓祛除魔气,再收拾掉那几只零散魔物,凉山城便能恢复安宁。”

谢骁是镇守幽州的将领,很清楚该如何安置百姓,如今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开口道:“多谢几位仙君出手相助,后续的事情我来安排。”

然后他看向商清,说:“凉山城之事已经解决大半,商师弟你的这位朋友似乎伤得很重,幽州地处偏僻,缺医少药,师弟还是赶紧带他回重华治伤才好。”

“是啊,这边我留下来。云涯山那边我也传了信,应该很快就会派弟子过来帮萌。”慕欺霜也接话道,“师弟他这伤并非寻常小事,你还是赶紧带他回重华宗吧,别耽搁了伤情。而且那颗魔元珠,也要尽早交你家掌门吧?以免再生变故。”

商清也知道其中轻重缓急,他点点头:“我回重华宗之后,也会将幽州的事情告知掌门和秦师兄,到时候太素峰的弟子也会过来帮忙,为凉山城中的百姓祛除魔气。”

之后,商清托谢骁找来一架鸾车。

颜临寒如今身体虚弱,商清不敢带他御剑回重华宗,唯恐再对他造成其它的伤害。于是用鸾车载他启程,虽然慢了些,但一路上有商清一直用医术护持,颜临寒的情况一直很平稳。

商清先将颜临寒带回龙渊峰,将他安置在剑庐的白鹭园之中,又仔细检查一遍身体状况后,这才去往紫微峰,向掌门禀告此次幽州凉山城中之事。

君迁子接过那颗魔元珠,道:“辛苦你了,这东西事关重大,待我准备好封印阵法,让诸位峰主共同前来,将这东西镇压。”

从紫微峰出来,还没等商清去寻医问药,太素峰的秦澈和百草峰的君泽兰就已经自己找上门来了。

听说商清带了重伤的颜临寒回来,在得知其中缘由之后,两人自然是尽心竭力的帮忙。太素峰的仙草,百草峰的灵丹,那都是承天界顶尖的东西,却跟不要钱似的往龙渊峰上送。

于是原本要休养上几年的颜临寒,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这天早上,商清照例和之前的一百多个早晨一样,准备去白鹭院给颜临寒做例行检查,还有送药。临出门之前,窗户边却金光一闪,落下来一只漂亮的金凤鸟。

自从新年时颜栖一走,已经过了半年。

虽然他一直没有再回龙渊峰,但商清也想得很明白。颜栖原本来龙渊峰,也并非是要长期住下,只是当初颜枝繁独自离家,他家中娘亲不放心,才让颜栖跟着来陪伴些时日。

颜栖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一直留在龙渊峰上,只是今年颜家恰好有事让他忙,所以他离开的时间被提前了而已。

商清心中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不会抱怨什么。

而且即使分开两地,两人也没有断了联系。多亏了颜临寒送的那只金翅鸟,商清这半年里一直在和颜栖陆续传信,虽未曾见面,但也不觉得远离。

商清熟练的从金凤鸟身上取下书信,拆开来读。

他们的信中少有什么大事,商清总是习惯写点身边的微末小事,有事看到后院里的垂枝碧桃开了,也要折下一枝,放进信中,让金凤鸟一并带去。

商清看着颜栖的回信,也是淡淡说着些琐事,却也让商清觉得开心。

他读完信,算了算日子,忽觉已经快到七月了。

七月七,扶风城另有一场灯会,商清想起年初的灯会上,他曾与颜栖定下一场邀约。其实那时候,商清就已经在悄悄计划着告白的事情了,现在……七夕佳节,良辰美景,岂不正是好时机?

其间虽然发生了不少事情,但商清这个念头却一直都在。

于是他回信的时候,隐晦地动笔在末尾写道:“七月七的扶风城灯会,你会来吗?”

商清相信,颜栖会明白。

他与他,是心意相通,两相情悦。

将书信交给金凤鸟,看它挥着翅膀消失在龙渊峰外,商清揉了揉有点发红的脸颊,直到皮肤的温度恢复正常,才起身朝白鹭园去了。

进园子的时候,商清正巧碰见颜枝繁从里面出来。

“今天又找你叔叔指导你练剑?”商清摸了摸颜枝繁的脑袋。

这半年间颜枝繁个子长高了一截,但商清还是习惯性摸头,好在颜枝繁丝毫没有叛逆期的样子,并不反感。

“是啊,小叔叔这两天身体好了很多呢。”颜枝繁抬头,脸颊上笑出两个小酒窝。

“嗯他确实恢复得很快。”商清说,“你回去吧,我去给他送药。”

要说起来,颜临寒大概医生们最喜欢的那种病人,谨遵医嘱,给药就吃,说不能干什么就绝不干什么,十分地让人省心。

颜临寒养伤时住的那间屋子,就是以前秦澈在剑庐里的那间。

商清抬手敲了敲房门,发现并没有关上,于是就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颜临寒坐在桌前,单手撑着侧脸,似乎是刚才有些累了,此时正在短暂地小憩。窗外的晨光照进来一缕,在他眉眼间落下一片阴影,让那张脸变得更加深邃。

即使已经朝夕相对了半年,商清仍然会想,这个人可真是好看。

商清将带来的药汤放在桌上,然后轻声叫醒他:“寒哥?”

颜临寒很快睁开了眼睛,与旁人刚醒来的睡眼朦胧不同,他的眼中似乎永远是一片霜雪,任何时候都明透凛冽。

“该吃药了。”商清把药碗朝他那边推了一下。

颜临寒服药的时候,也和他用剑的时候一样,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商清看他喝完药,伸手搭上颜临寒的手腕,查探他体内的状况。等温和的灵息在颜临寒体内转过一圈后,商清欣慰地松了一口气:“恢复得真好,今天这最后一副药下去,之后就不用再吃了。后面换成滋补的丹药,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总而言之,就是颜临寒已经可以宣布提前出院了。

“商清。”颜临寒忽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认真。

商清被他的样子影响,也难免有点紧张起来,问道:“寒哥,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颜临寒摇摇头:“不,我身体很好,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件事。”

“什、什么事。”商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颜临寒这个人气场太强了,以至于简简单单的话语也让商清觉得压力有点大。

颜临寒那双藏着冰雪的眼睛,在晨曦的沐浴之下,仿佛渐次融化的冰层,泛出浅淡的微光。他锋利凛冽的面容,也因此染上一种少见的温柔。

他说:“商清,我很喜欢你。”

冰天雪地里的温柔缱眷是什么样子?

商清今天见到了。

颜临寒的薄唇轻轻张合,继续吐露出潜藏已久的心绪:“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开始喜欢你了,一直都没有变过。”

商清感觉自己的思考停止了一瞬间。

他看着颜临寒发愣。

其实商清知道,当初在凉山城将军府,他就已经听到了一切。但是商清心里很坚定,那时候他已经喜欢上颜栖了,即使知道了颜临寒的心意,也未曾有过其它的心思。

颜临寒在养伤的这半年里,他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没想到今天,他会忽如其来的对商清挑明心意。

商清脑海中一片混乱,他低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再重新抬起头,眼神清澈而又坚定。他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颜临寒并没有生气,他反而忽然笑了一下。

商清被他这个笑搞懵了,心里七上八下,但还还是点点头。

然后颜临寒侧过头,又说了一句商清听不明白的话。

他说:“你……很好。”

商清左思右想也搞不明白,但是他又不太敢问,正纠结了半天试图开口说些什么,颜临寒却又再次开口了。

他站起身来,目光落在商清身上,还是和刚才一样带着晨曦似的温柔。他说:“这半年,谢谢你。如今伤势已经痊愈,我也该走了。”

“对不起。”商清又低声说了一次。

他着实欠颜临寒很多,大概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没有,你不必——”颜临寒的表情难得有些纠结,他微微蹙着眉,双唇微张,原本想说的话却又没说出口。

上一章:第49章 金丹 下一章:第51章 七月初七
热门: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和豪门总裁一起重生了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 暴君有个小妖怪 没人要的白月光 错爱:我的极品人生 星空主宰 腹黑老公,别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