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金丹

上一章:第48章 魔元 下一章:第50章 喜欢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那颗珠子接触到商清的腹部, 他感觉到一种冰冷彻骨的寒意, 仿佛将整个人都冻僵了。

商清原本将全身灵息都调动起来, 做出防御的姿态。然而此刻却完全失去了作用,他感觉自己眼前尽是一片白光, 什么都看不清, 甚至连思想都暂停。

即使魔君曾经被封印过一次,肉身已经不复存在, 但存着他神魂与修为的魔元, 仍然足以让如今的商清毫无还手之力。

不行……不行,不能就这样失去意识。

商清被魔元侵入体内, 身上看不到任何冰雪, 却仍旧双唇发白, 身体轻颤。魔元中溢出无数黑雾,将商清包裹在内, 渐渐凝聚渗透,试图将他归为己有。

识海之内,原本的广阔天地被冰冷的魔气侵入,瞬间变得阴沉压抑。

妄情站在识海中心, 肩膀上那只圆滚滚的青雀扑棱着翅膀,催促他:“我的妈呀,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跑起来啊!商清已经晕了过去, 你要是再被吞掉的话, 就彻底没救了。”

“出口已被封闭, 这识海再大有什么用?迟早还是要被抓住。”

妄情并没有打算退却。

他与商清以血契相连,此刻仍能感受到,商清既是在魔气的抑制下陷入昏迷,但他仍然竭力在保持着最后一丝丝清明。

他还没有认输,我亦不会在此后退。

妄情看着眼前铺天盖地的魔气,嘴角忽然扬起,抬头笑了:“魔气又如何?我也不是什么正经的仙家之物,不如来试试,到底谁更凶一些!”

随着话音落下,妄情亦化作一道凶剑黑影,迎面朝着半空中的魔气奔袭而去。

转眼之间,原本山川湖海,美景万千的识海之内,不知道为何忽然化作一片血海炼狱!阴森鬼气,累累白骨,怨魂血尸自血海中抬头,虽然肢体依然化为白骨,却依然握着兵刃不曾松手。

上有魔气,下有鬼狱,直教人胆寒心惊。

青雀从妄情肩头滚落下来,掉在一枝枯死的树杈上,瑟瑟发抖:“我滴个乖乖,你们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

幽州,凉山城。

上次慕欺霜接了云涯山的传信,前来幽州边界查探情况,本以为结界未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结果他刚到幽州,就发现边境有奇怪的瘟疫蔓延。

慕欺霜经过一番调查,惊觉这哪是什么瘟疫,根本就是普通百姓被魔气所感染,所以出现了各种无法医治的症状。因为传播太快,凡人大夫束手无策,于是看起来就如同瘟疫一般。

等颜临寒来到幽州与他汇合后,两人循着魔气踪迹一路追查,发现寂灭天并未直接开启,而是有人直接绕过大凉山上的阵法,直接在幽州城内召唤出了魔物。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唯有寂灭天那位“死了”上百年的魔君。

凉山城原本是座人口不多的小城,前些日子瘟疫蔓延,镇守边境的羽林军为了维持安定,将病人都集中到将军府中,统一安置。

所以如今城中尚且健康的人,大多呆在家中闭门不出。

多亏他们没有外出,颜临寒与慕欺霜此刻收拾起凉山城中的魔物,才没有太多顾忌。

颜临寒执剑,将面前飞掠而过的魔物一分为二。剑气冰寒,直接将魔物尸体凝成冰霜,随后轰然碎裂,化为齑粉。

城中魔物并不算多,却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聚集。

将军府。

颜临寒与慕欺霜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异样。两人清理完眼前的魔物,都朝着将军府的方向御剑而去。

半途中,颜临寒忽然变了神色。

他随身带着的那盏长命灯,有些不对劲。那长命灯里存着商清的一滴血,此刻灯焰虽然没有变弱,却像是被什么纠缠挤压,呈现出一种极其不安的状态。

身体无伤,神魂有异。

颜临寒立刻将金凤鸟唤出,之前它刚从重华宗带来了商清的书信。

金凤鸟擅寻人,所以用来传信时永远不会落空。它此刻一经唤出,立刻在原处盘旋半圈,颜临寒自然认得,这意思是说,商清就在方圆十里之内。

颜临寒语气带上几分焦急,对金凤鸟道:“带我去找商清。”

金凤鸟得了指使,立刻振翅而上。

而它去的地方,正好是颜临寒刚才的目的地。

颜临寒呼吸一滞。

等到了将军府中,只见魔气如雾,已经弥漫在府邸中各处。

院落中的染了病的百姓、还有军士和仆从,都已经不省人事,任由几只魔物穿行其中,将此处当做了它们的狩猎场。

“你先去,我来解决外面的这些东西。”慕欺霜停下脚步,朝颜临寒点了点头。

接着,颜临寒追着金凤鸟的轨迹,朝府邸的主院疾行而去。

若是有旁人此刻到了主院中,看到面前的建筑,大概会以为自己进了那个秘境中的蜘蛛巢穴——满眼都是悬挂着的蛛丝,从门窗的缝隙间蔓延出来。

颜临寒不做犹豫,手中剑光一闪,朝着门扉劈下。

然而半途忽然冒出来个人影,不偏不倚,正好在门前出现,暴露在剑下。

颜临寒一惊,本能地收了手中的剑势。

那人影笑了笑,仿佛是一早就料到颜临寒会收剑:“颜剑尊果然还是如众人口中那般光风霁月,即使如此情形之下,也不会胡乱伤人。”

颜临寒看着眼前的人,微微皱眉:“……阮语?”

“难得,原来颜剑尊还记得我是谁。”阮语低头轻笑,神情与往日无异,甚至还带着几分羞赧,只是他说的话却并非如此,他继续说道,“当年你先是退了我的婚,再后来我几次去云涯山的时候,每每想求见颜剑尊一面,你皆是闭门不见,我险些以为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而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

颜临寒没有开口,当年的那些事情,该解释的都解释过。太素峰出手救治的报酬与谢礼,都足够丰厚。颜临寒也说过,如果有其它需要的东西,他亦会尽量补偿。

颜临寒自然是知恩图报,合理的要求他不会不答应,但他也有自己的原则。

有恩是一回事,感情却是另外一回事。

早已经说清楚的事情,颜临寒不会再多费口舌。

阮语见颜临寒不说话,笑容也渐渐冰冷下来:“啊,对了,说起来……差点要了你命的仇人,就在这间房子里呢。”

颜临寒一步上前,剑锋上凝结的寒气,在空气中显出微小的冰霜,昭示着主人的心情。

阮语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他扬起脖子,仿佛算准了颜临寒的性格,于是有恃无恐:“颜剑尊,以你的修为自然可以踏着我的尸体过去,不过是杀了救你一命的恩人,也没有那么难,对吧?不过,你若是杀了我,里面的魔物也会动手杀了商清。”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他。”颜临寒的声音透出嘶哑,他感受到随身带着的那盏长命灯的灯焰,又被压得更弱了一些。

长剑在手上铮鸣,那握剑的指间,维系着最后一丝理智。

看着眼前这个永远冷若冰霜的人,如今却像是徘徊在失去理智的边缘,阮语笑得越发可悲。到最后,一双眼睛里剩下诡异的光,和笑意混合在一起,显得有些骇人。他说:“颜剑尊,其实很简单。要么你答应与我成亲,那么,就把命还给我吧。”

颜临寒的面上看不出悲喜,回应道:“我还有第三个选择吗?”

阮语又痴痴地笑了,那笑容与从前的温软柔情不同,竟透出几分妖异:“我以为颜剑尊情深似海,是可以轻易为他抛下性命的?如今看来,好像也未必。”

颜临寒眼眸低垂,映出一片阴影。他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轻,仿佛藏着一个悠远的梦,他说:“若是从前,这条命还也就还了。但如今,我却想活着……带他回家。”

这回,阮语彻底变了脸色。

“好啊,我以为颜剑尊无情无心,原来只是对我如此这般罢了。”阮语的语调变得狠厉起来,一双眼中只剩下仇恨,他说:“这样吧,还命就不必了,你将金丹给我,我便放你进去。”

颜临寒双目微阖,手中剑锋倒转。

只见剑气闪过,长剑锋刃上第一次染了主人的血,发出低声悲泣。

颜临寒一袭白衣之上,染了鲜血,便显得格外刺目。

仙道众人无比重视的金丹,颜临寒却不发一言,未曾犹豫,亲手从丹田中剖了出来。金丹染了血,却依然光华四溢,缓缓浮在身前。

即使是颜临寒,此刻也明显气息虚弱,但他语气仍然沉静,道:“救命之恩,从此两清。”

阮语没想到颜临寒如此干净利落,毫不犹豫,一时怔在原地,倒是真的没有再做什么。

颜临寒能感觉的到,体内灵息如潮涌,从丹田处无可抑制的奔流而出。

得快一些,在灵息流失殆尽之前……

他脊背笔直,一剑劈开门扉,闯进屋内。

灵息流逝致使颜临寒周围如同一个灵力场,狂乱而难以控制。

无数的蛛丝瞬间被寒冰所裹挟,再被强大的威压震碎,几只人面魔蛛想要冲上来,却在颜临寒剑下化为无数冰尘。

他循着气息找到了被裹成茧的商清,抑制着周身混乱的灵息,一层一层,小心翼翼地将商清从不知道多少层蛛丝之中剥离出来。

商清的呼吸急促,他闭着眼,却咬紧了牙。

魔气几乎将他整个吞没其中,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识海之内的争斗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不能退……

一旦退了,神魂便会就此彻底消失。

颜临寒周围的灵息渐渐消散,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血液滴滴答答落下来,让他的眼前有一瞬间的模糊。

他在商清面前俯下身,半跪下来才能支撑住身体。

混乱的灵息不能够用以安抚,颜临寒此时唯有在商清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就像曾经商清在龙渊峰的时候,曾有一次落入梦魇之中,他也是如此轻声呼唤,说:“清清,快醒醒……”

商清的眼睫轻轻一颤,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也闻到了血的味道。

识海之内,血海炼狱将天穹之上的魔气逼退,传来魔君不可置信的声音:“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仙道中人,为何识海之内会有如此一片怨鬼血狱!”

妄情虽是剑灵,此刻却也满身伤痕血迹,但他却笑得张狂,道:“不打听清楚就敢来抢身体,活该做不成事。”

魔气被驱逐出识海,妄情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抬头朝空旷处喊道:“喂,你再不醒,真的要出人命了啊!”

商清蓦然睁开眼眸,他眼中似乎染上一层血色。

魔元夺舍不成,被逼出他体内,顿时元气大伤,不得不立刻召唤阮语前来救驾。阮语接到命令,刚一踏进房内,眼前便被一点剑芒所占据。

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快的一剑。

就仿佛执剑之人与他手中长剑,本为一体,剑即是他身。

这是阮语的最后看到的景象了,因为那一点剑芒直接没入了他眉心,没有多余的动作,也不曾给他任何机会,直接穿透了脑袋。

而在商清挥剑的同时,妄情作为剑灵也幻化出身形,逮住了元气大伤,试图逃走的那颗魔元。

阮语的尸体整个扑在地上,他手中那枚光华四溢的金丹滚落出来。

商清接住了它,那上面还沾染着未干涸的血迹。

他眼中的蒙着地那层血色消了下去,但商清的眼角却又红了。他刚才虽然无法睁眼,不能动弹,却听到了一切。

怎么会有人这么傻呢?

颜临寒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傻呢?

商清捧着手中的金丹,接连念出好几个高阶治愈术的法诀,修复着颜临寒身上的可怖伤口。

“何必为了我做这种事,不值得,不值得。”商清感觉自己眼睛里好像进了尘土,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亲手把金丹剖出来?

颜临寒失血过多,体内灵息又大量流逝,此时脸上毫无血色,就连说话也成了一件难以完成的事情。

但他还是轻轻地摇头。

怎么会不值得呢?他过了二十年才好不容易重新寻到了这个人,就算做任何事,也绝不会再让这个人从他的世界中消失。

商清抬袖抹过脸颊,他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为颜临寒疗伤。

此时此刻,他无比感谢命运,让他学成了素问经,让他有机会挽回眼前的一切。

颜色浅淡的灵息包裹着那颗金丹,商清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手中的医术。

他脸侧滚落下汗珠,又被颜临寒轻轻抬手抹去。

“你不许动!”商清一脸严肃。

颜临寒虽然面色苍白,但却神情温柔:“好。”

上一章:第48章 魔元 下一章:第50章 喜欢你
热门: 皇后太正直[穿书] 风流师士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召唤富婆共富强 愤怒值爆表[快穿] 铜钱龛世 乡野村夫 逆光而行的你 魔道之祖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