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魔元

上一章:第47章 大师兄 下一章:第49章 金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着房门死死关上, 屋内一股凝重冷寂的气息瞬间弥漫开, 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原本床前那些低着头哭泣的家属, 此时像是失去了支撑般,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看来他们是早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昏迷之中被人操控, 用来给商清演一出逼真的戏码。

还有那个前去重华宗求救的副官……商清的视线扫过房内, 看到他正倒在门前, 似乎是刚刚被人打晕, 并未受控制。

难怪自己来的路上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 看来这副官也是被这场戏给骗了。

设局的人倒是有几分精明, 知道真假混着来,方才不容易被揭穿。

副官垂着脑袋, 在昏迷之中仍然传出一声痛哼。

然后,一截漆黑尖利,带着许多绒刺的节肢从他身后探了出来, 一条、两条……八条腿的大型蜘蛛显露出全身, 椭圆形的腹部上方, 竟然长着半截女子的身体。

说是人身, 却又像蜘蛛一样密密麻麻长着许多眼睛,看得人头皮发麻。

似人非人,似兽非兽, 那是上百年都未在人世间露过面的魔物。

这魔蛛已然长出半数人形, 修为至少也在元婴期之上。

设下的全套已经收网, 原先躲在暗处待命的人面魔蛛也不再掩藏自己, 她瞬间身形暴涨,几乎占满了大半间卧室。

原本宽敞的房间瞬间变得拥挤起来,冷寂的魔气越发浓厚,让商清觉得有点想吐。

商清的反应相当快,在察觉不对劲儿的瞬间就拔剑出鞘,抬手将谢骁护在了身后。眼前的人面魔蛛舒展躯干,张开锋利的口器,就朝着床上无法动弹的谢骁咬过去!

商清手中的妄情剑闪过一丝寒芒,不退不避,直接挡在谢骁面前,抬手就朝着人面魔蛛的面门刺去。

人面魔蛛身躯庞大,但在屋舍内反而施展不开。她察觉到危险,想要躲避商清的剑锋,却撞上了屋子里的大件家族,哐哐当当倒了一大片。

商清趁此机会,转剑斜劈,削下了人面魔蛛的一侧獠牙。

獠牙上闪着诡异的绿色光泽,明显是带了毒。

几乎在同时,他还抬手挥出数道护盾结界,将屋内昏迷的家属和副官庇佑其中,以免他们被伤及性命。

人面魔蛛被卸下一边獠牙,疼痛之下发出尖利的女声,刺耳至极。

第一波交手,商清虽然占了优势,但他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这人面魔蛛至少有元婴以上的修为,比现在的商清高出一个境界。如果是在别处遇到,以商清医剑双修的独特属性,其实也未必不能解决这个大家伙。

但问题在于,商清现在要保人。

不只要保一个,而且这些人,包括谢骁,全都没有行动能力。

人面魔蛛开了灵智,她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就是直接朝谢骁攻击,仿佛笃定商清会为了救人自己凑上去。

人面蛛刚才吃了痛,接下来的攻击更为疯狂起来,商清一边维持着结界护盾,一边与人面魔蛛交手,竟然也没有落了下风。

他瞅准机会,一剑把人面魔蛛的口气刺了个对穿。

长剑把那张貌似女子的脸钉在墙上,可惜人面魔蛛的核心并不像人一样在脑袋上,硬生生吃了这一剑,不仅没死,反而发出一声无比难听的嘶吼。

随着这声嘶吼,商清又听见了一些别的声音。

“沙沙,沙沙。”

商清顿时变了脸色,卧槽,这死蜘蛛居然还不只有一只!

接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又钻出了两只人面魔蛛,看着他们长着八只眼睛的半截人身,商清感觉自己更难受了。

眼见着另外两只人面魔蛛也扑了过来,商清赶忙收手,准备将妄情从人面魔蛛脑袋上□□。

然而那人面魔蛛猛然发难,虽然两侧獠牙都被商清给削掉,但人面魔蛛仍然张开血盆大口,速度极快地吐出一大团银灰色蛛丝来!

与此同时,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另外两只人面魔蛛也半途停下了攻击,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吐出蛛丝,形成一张无法躲避的巨大蛛网,将商清和谢骁一齐困在了其中。

遭了,商清试着抬了一下手,心中便暗道不妙。

这蛛丝粘性和韧性都超乎想象,又因为人面魔蛛体型庞大,吐出的蛛丝也十分粗,此时几乎像个蚕茧一样,把商清摸不透风的裹在里面,不得动弹。

人面魔蛛停了下来,似乎并不打算吃掉猎物。

黑暗之中,魔物的眼睛透出赤红的光,被人面魔蛛所占据的房间内,忽然走出一个人影。

商清透过蛛丝微小的缝隙,在看清这个人的面容之后,也难免惊诧至极:“居然是你?”

怎么会是这个人?

商清之前想过,设局骗自己来此地,与魔界有所牵连的有可能是北斗山庄,也有可能是无极宗、苍岚剑派,毕竟这三家一直都想杀他。

但商清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会是这个人。

倒不是这个人有多正直善良,而是商清差点都快把这个人忘了。

“很惊讶吗?也是,你这种天之骄子,向来是瞧不起我的。”那人轻轻拢了拢长发,动作温柔,神情柔软,就连声音也如同春风拂面。

在一群可怕的魔物之间,显得格外诡异。

“阮语,这次确实是我小看你了。与魔族勾连,某种意义上你确实很厉害。”商清内心暗骂了一声,但脸上还是神情平静,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流露太多情绪。

北斗山庄他们都不敢做的事情,阮语居然做出来了。

“我原本也不想的。”阮语仍是那副柔柔弱弱,我见犹怜的语气和神态,却又在下一刻透出几分狰狞来,“我也想永远抹掉四分之一魔族的血,好好当个修仙之人,可是你们逼我……逼我又走回这条路上来。”

商清微微皱眉,原来阮语身上竟有魔血,难怪他那么多年都未能结成金丹。

原以为只是资质不够,现在看来,是因为要抽出部分力量去掩盖魔血,所以他进阶才那么慢。

商清觉得,自己应该让阮语多说点东西才行。

于是他故意嗤笑一声:“我逼你什么了?就落了你两次面子,一次是你带着一群小崽子编排我,一次是你师父主动开口找事。我又不知你受刺激之后会难道我还得让着你不成?”

“我好不容易成了太素峰的大弟子,得到了其它人的赞赏和亲近,原本一直这样下去,我也是能成为天之骄子的。”阮语喃喃地说着,最后变成一声惨笑,“可是你把这一切都毁了,我现在成了太素峰最边缘的弟子,几十年做的事情,全都没了。对了……还有当年,我尽心尽力的救治颜临寒,本以为能与他结为道侣,那我就愿意斩断一切与魔界联系。可惜啊,他为什么喜欢你呢?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差点一剑要了他命的你,却对救了他命的我冷淡至极?”

“你说什么?”商清原本是想套阮语的话,没想道却听到了一句让他惊讶万分的言语。

阮语目光一动,忽然笑了。

笑得和他平常很不一样,带着些疯狂的意味,他说:“我差点忘了,你根本不知道,要不然当年怎么会那么狠心,一剑从他心口穿过去。我求不得,他也求不得,真是报应,报应……”

笑到一半,阮语忽然不笑了,他面色变得苍白,身体微微一晃像是遭受了什么惩罚。

某个沙哑空旷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十分不满意地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耽搁了正事,本座让你再也说不了话。”

“十分抱歉,魔君大人。”阮语忍着体内的疼痛,还要挤出笑意,“只是,非他不可吗?如今幽州之中,尚有其它资质极好的容器,未必一定要……”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魔君不知,我与商玉宸,有仇。您拿了他当容器,我实在有些不适应。”

“那你倒是说说,还有谁?”

阮语闭着眼睛,笑了一声,睁眼道:“云涯山的颜临寒,化神期修为,承天界最年轻的剑尊。若是拿商清当人质,他一定会来。”

那沙哑的声音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拒绝了,道:“修为虽高,但作为容器,未必与本座相合。还是眼前这个号,先天剑体,看着是修仙之人,其实却满是杀伐血戮、怨仇离恨,再适合不过……”

作为被探讨的对象,商清越听越懵,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还能在魔君口中得到这种评价?真是见了鬼了。

也不知道这位魔君是眼神不好,还是语言表达不行。

阮语见魔君执意如此,也不敢再说什么,以免触怒了他。

他看了商清一眼,眼中混杂着无数的负面情绪,恨意、仇怨、嫉妒……最后全部变成了一句话。他笑得有点瘆人:“即使是在这种事情上,你还是被偏爱,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商清只想骂人,你把这叫做偏爱?你脑子有毛病吧。

但是商清这时身上的蛛丝像是活了一样,把他越裹越紧,就连嘴也被封住,传来一种恶心又粘稠的味道。

说不了话,也动弹不了。

阮语看商清如此模样,终于露出快慰的神情。

他自袖中取出一枚魔气混沌的珠子,黑雾缭绕,光是拿在手上也给人一种窒息之感,仿佛随时都会被它压碎。

“商玉宸,真是不甘心啊。即使你落到如此田地,日后却还是能用这副皮囊,高高在上地对我肆意践踏。”阮语轻声呢喃,仿佛一个恶毒的诅咒,“不过,也就只是皮囊了,再见。”

上一章:第47章 大师兄 下一章:第49章 金丹
热门: 青云直上:权力斗争背后的刀锋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冠位团扇 今天的我又是人质[综漫] 逆光而行的你 师尊大人要逼婚? 师兄为上 山海纪之龙缘 张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