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大师兄

上一章:第46章 小莲池 下一章:第48章 魔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池中锦鲤一黑一白,游动摆尾之间似有规律, 一动皆动, 一静皆静, 绝不单独行动。

若是对阴阳风水之术了解够深, 就会认出这两尾锦鲤, 其实叫做阴阳鱼。而眼前看似寻常的莲池锦鲤, 其实是一座精妙绝伦的风水局, 将酆都鬼城中的灵脉汇聚至此, 最宜滋养神魂。

姬归尘也没打算跟商清解释,他抬手在莲池上方一挥袖,阴阳鱼应声而动,汇聚到莲池中心, 首尾相触。

清澈平静的水面仿佛一面镜子, 徐徐朝两侧打开,将池底那团雾蒙蒙的白光显露出来。

与商清记忆中那虚弱的碎片不同,如今莲池底部的神魂经过二十多年的尽心养护,已经渐渐有了模糊地人形轮廓。

商清能够感受到, 师父的神魂完整,再没有一丝缺损。

他心中不由生出欣喜与安慰,他当初所做的一切,总算是没有白费。

“我师父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姬归尘再次拂袖, 将小莲池恢复成原样, 他闭目一算, 答道:“快了, 等我把他新的肉身塑好,时间刚好。“

说完,姬归尘又斜睨了一眼商清,好似有点生气,更多地则是气笑了后的无奈:“重塑肉身的材料那么难找,当初给你修补身体用掉一小半,现在给云衍重塑肉身,又把剩下的全搭了进去。你们师徒俩,简直像是来向我讨债的一样。”

商清赶忙上前,模样乖巧地抬起手,给姬归尘捏起肩膀来:“爹,你辛苦了。”

“现在知道装乖讨好了?”姬归尘说话的语气貌似不佳,但从他微微眯起眼的表情来看,还是挺享受的,只是不说而已,

商清笑道:“我刚来的时候,那不是因为着急吗?您就别跟我计较了。”

姬归尘哼笑两声,在商清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行了,我一个鬼修的身体,你捏了也没什么作用。你今天过来应该不止一件事,还有什么问题,一并说了吧。”

往来之间,商清倒是觉得两人的相处更为亲密了些,于是说起话来也更加放松。

“我拿回妄情之后,寻回了一部分记忆。”

“这个我知道。”

“上回听您说,我将记忆分开封印了?我想知道,剩下的那部分记忆,被我放在什么东西上面了。”商清问道。

姬归尘像是早料到他会问这件事,笑了一声:“妙手神匠所制的三盏灵灯,在找齐的云衍的神魂之后,仍然留在你手中。其中,引魂灯被你拿去破了柳林城的煞魂血阵,寻魄灯如今尚在,那你就没有想一想,转灵灯去了哪儿吗?”

商清赶忙追问:“它现在何处?”

“你当年将自己的残魂送入轮回中,去了别处,靠的就是转灵灯之力,那它应该就是落在罗浮山了。但我当初从罗浮山带走你尸身的时候,曾经简单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它的踪迹,也许是你故意将它藏起来了?”

商清一想,确实有这个可能。

当时寻魄灯就是被他藏在了龙渊峰的祠堂里,那么转灵灯可能也被藏在了罗浮山上。

正想着,姬归尘思及往事,想着当年商清惨烈的模样,不免感叹一句:“说起来你也是对自己真狠。眼看着被煞魂血阵所困,神魂难以脱逃,竟然生生把自己的神魂剥离下去一大半,只留下最后一缕残魂,反倒是从中脱了困。”

商清光是听着都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得了手,附和道:“确实,而且那时候胆子真是大,以一缕残魂入轮回,若是尸身被毁,恐怕就回不来了。”

“你那不就是赌我一定会给你收尸吗?小混蛋。”姬归尘笑骂他一句。

商清也知道姬归尘虽然嘴上总是不饶人,但真是为自己很多事情,于是跟着笑:“因为您是我爹啊,所以才会这么信您。”

“算了罢,今天嘴这么甜,听得我有点受不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姬归尘侧过脸,轻轻啧了一声。

然后商清眼前一晃,顿时神魂归体,又回到了龙渊峰上。

大概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吧,商清深深感叹自己没地位,要不是他修为再高一些,神魂能够自由离体,大概就能改善这个情况了。

商清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打开房门,准备跟平日里一样给园子里的花木浇浇水。

但刚掐了个法诀出来,便听见剑庐门口传来清脆的风铃声。这风铃声是特制的,与寻常重华宗内弟子相互走动不同,有着特殊的意义。

有外客来了?

商清有些惊讶,龙渊峰很久都没有外客上过门了。

他收起手中法诀,朝着剑庐门口赶去。

剑庐之外,站着两名重华宗的守山弟子,另外还有一名身着鳞甲的年轻人,看样子不像是修道之人,而是军中的士兵。

商清刚一走过来,守山弟子还没来得及说明情况,就见那名年轻人单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他双手举过头顶,呈上一枚玉牌:“仙君在上,我是镇守幽州的羽林军副官,请救救我家将军。”

商清接过玉牌,看了一眼。

那是重华宗每个弟子都有的玉牌,代表着弟子们的身份地位。而现在商清手中的这块玉牌,属于龙渊峰曾经的大弟子,谢骁。

云衍剑尊有三个亲传弟子,商清随师父回重华宗的时候,谢骁因为家中变故,已经离开重华宗。

商清虽然没有见过大师兄,但记忆中秦澈跟他讲过谢骁的事情。

谢骁出身轩辕王朝的武将世家,母亲是身份尊贵的郡主,因为从小体弱多病而被送到重华宗,成了龙渊峰的弟子。

后来谢骁的父亲谢将军在边疆战死,家中失了主心骨,他只好放弃修道,拜别师门,继承父业,继续镇守边疆。

原本按照规矩,中途离开师门,便要从宗门中除去姓名,日后也与重华宗再无瓜葛。

但谢骁临走之前,云衍剑尊还是让他留下了玉牌,并说,若是以后有难,以玉牌为证,龙渊峰仍是他的师门。

如今谢骁的副官带着这枚玉牌前来重华宗求援,可见事情十分严重。

商清赶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你仔细说说?”

“十日前幽州边境有疫病蔓延,将军带人前去查探情况,结果回来时只剩了他一人。并且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我们找了许多大夫来看仍不见好转,后来有位说将军所受的并非凡间伤病,只有修仙术的医修才有办法治疗。

“将军的家人知道他曾在仙道中修行过一段时间,于是将玉牌交予我,让我前来重华宗求医。事情紧急,还请仙君快随我回幽州,救人要紧!”

“你等我一下。”商清听完后,虽然事情紧急,但还是先去了一个地方。

龙渊峰的祠堂后面,还有另外一座灯堂,专门用来存放大家的长命灯。谢骁虽然离开了很久,但他的长明灯却依然在其中。

商清赶到灯堂,果然看见谢骁长明灯的灯焰飘摇,灯芯也变得微弱。

看来那位副官并没有说谎,谢骁确实性命有忧。

确认了事情不假后,商清立刻回到剑庐前,对那位副官道:“你稍后为我指路。”

副官见他愿意前往幽州救人,顿时感觉松了一口气:“仙君请随我下山,车马已经在外等候了。”

“不必,你一会儿抓紧我就行。”商清唤出长剑,施展御剑诀,将副官直接拎了上来。

救人如救火,等车马载他过去,怕是要错过治疗的时机,所以也就只能让副官受点委屈了。

御剑对普通人来说,还是挺吓人的。

商清因为赶时间,所以脚下飞剑速度极快。副官第一次体验御剑飞天,就算是久经战场,也难免一脸煞白。

“前面右转,再、再左转……”副官强撑着给商清指路,飞剑终于落在了幽州凉山城的一座将军府中。

从重华宗一路过来,此时凉山城已经入夜,府邸院落之中有仆从来来往往,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儿,还混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古怪味道。

商清落地前从天上俯视了一眼,将军府的好几个院子里都安置着染了疫病的病人,这些古怪的味道大概就是由此而来。

副官稍微缓了缓身,强忍着高空疾行的不适,带着商清来到主院内。

推开主院的房门,商清看到了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那个青年。

谢骁的年纪其实已经不小了,但他毕竟修仙入道过,所以也一直保持着当年在龙渊峰上的模样子,看着仍然是青年模样。

床前照顾他的几位家人大多有了白发,看着虽然像长辈,但商清估计,这些应该是他同辈人才对。

他们都低着头,似乎隐隐在哭泣。

商清走过去,扣住谢骁的手腕,以灵息探查他体内的情况。

他受了很重的伤,不仅是肉眼可见的外伤,就连脏腑也被某种奇怪的气息侵蚀,丹田内有一个浑浊的东西缓缓跳动,仿佛布满污脏血液的心脏。

这是……魔气吗?

商清不是特别确定,自从魔君被杀之后,魔界闭门不出数百年,以商清的年纪根本就没见过魔族,当然也就没有亲身接触过魔气。

但商清还是运起素问经的功法,先为陆骁治愈其它地方的损伤。

有些事情,要谢骁醒过来才好问个明白。

颜色浅淡的灵息化作微光,在谢骁身体内外流转融合。他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咳出一口污血来。

谢骁微微张开眼睛,嘴唇艰难的张合。

商清俯身靠近,只听见两个模糊的字。

“……快走。”

商清心中一沉,身后的门忽然重重地关上了!

上一章:第46章 小莲池 下一章:第48章 魔元
热门: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 山村美娇娘 天官赐福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行行重行行 禁区:厂花红杏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