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小莲池

上一章:第45章 心头血 下一章:第47章 大师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商清过来只是想和颜临寒说一声, 他准备动身回重华宗了。

他这次算是私自“偷跑”出来,而且还在仙门大比上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总得回去将这件事情说一声才好。

要不然也太对不起那几位的师长的爱护了。

还有就是,商清得回去拿寻魄灯琢磨琢磨, 看怎么才能再去酆都鬼城见一次姬归尘。

“好, 我送你回去。”颜临寒听他要走, 也并未多说什么。

原本颜临寒接到师门消息, 也是要前往幽州查探异动, 即使商清不来找他,他也会先将商清送回重华宗。

毕竟对于商清来说, 重华宗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商清刚想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然而还没开口,便颜临寒一句“顺路”给挡了回去。

商清心里想, 临安城在东洲, 重华宗在中州,如果颜临寒要回北边的云涯山……非要说的话,也勉强算是顺路吧。

就是这路得多横着走一个州。

动身之前, 商清犹豫半晌,最后还是向颜临寒问了一件事情:“寒哥, 那个……你知道颜栖最近去了哪儿吗?”

虽然数了数, 颜栖离开重华宗也不过半月有余。但之前半年里,商清与他几乎算是朝夕相处, 中间颜栖虽然也偶有离开, 也只是两三天而已。

如今半月未见, 连消息也未曾通过,倒真让商清分外想念起来。

颜临寒听了商清的问题,眉眼之间划过一丝温柔缱眷,但也和之前那浅淡的笑意一样,转瞬即逝,没有让商清发现。

“他去了北边,还有些事情要做。”颜临寒说道。

商清一听,这说法与当时颜枝繁所讲差不多,看来颜栖确实是在忙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不太方便跟外人说。

“嗯,我知道了。”于是商清没有再追问什么,但却不自觉地流露出几分失落神情来。

“等一下。”颜临寒抬起手,口中轻轻唤了一声什么。

那并非平常的言语,而是一种听不懂的短促音调。

然后,一道绚丽的金色光芒上下翻飞,最后落到了颜临寒的手臂上,落下一大片长长的华美尾羽,光彩夺目,令人挪不开视线。

那是一只世所罕见的金凤鸟,唯一养着这种金贵鸟儿的地方,就是颜氏天剑湖。

颜临寒略微低头,虽然没有说话,却又像是在跟金凤鸟交流了些什么。

金凤鸟灵智极高,善解人意,很快便遵从颜临寒的意思,挥翅而起,修长美丽的身体轻轻一跃,便落到了商清的肩膀上。

商清也是第一次见金凤鸟,心想,它可真漂亮。

“你若是想找颜栖,它可以帮你传信。”颜临寒看着商清,对他耐心解释道,“无论颜家人在哪里,金凤鸟总是能找到的。”

商清试着摸了摸金凤鸟的羽毛,只见那看起来高贵的鸟儿其实脾气温和,主动朝商清掌心蹭了蹭,以示友好。

“谢谢寒哥。”商清赶忙向颜临寒道谢,心中甚是欢喜。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和颜栖写信了,即使暂时还见不到面,但这样也很好。

……

之后两人御剑而行,第二天清晨,便已经到了重华宗的地界上。

商清一直目送颜临寒离开,连背影也远远消失在云端天际后,才赶忙回了龙渊峰。

一进剑庐,商清就先在门口探头看了看。

结果他刚一露面,脑袋上就轻轻挨了一下,然后有人沉声道:“你终于肯回来了?”

商清转头一看,秦澈手中握着烟杆,正板着一张脸看自己。

秦澈以前的伤虽然好得差不多,但他用烟草用惯了,即使已经不需要烟草的药效,还是习惯在里面添上些养生静心的药材,带在身边。

商清摸了摸脑袋,朝秦澈笑道:“师兄,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嘛,而且你看——我把妄情也带回来了。”

他抬手,将手中长剑邀功似的给秦澈看。

秦澈看他精神挺好,身上也并未有任何损伤,于是板着的脸也就慢慢软和了下去:“唉,罢了,这次你没事就好。下回可不许偷偷干这种事情了,在仙门大比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抢东西,也就是你敢做出这种事情了。”

商清又笑了两声,说实话他也不敢保证,毕竟他就是那种“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下次还敢”的人。

“对了师兄,北斗山庄没能抓到我,估计挺生气的,他们没给重华宗找麻烦吧?”商清想起这茬,赶紧问了问秦澈。

“还真没有。”秦澈摇摇头,“说起这事,我也觉得纳闷儿。原本你在仙门大比上抢了剑的事情一传回来,掌门和几位峰主都觉得北斗山庄这次不会善罢甘休。我们都做北斗山庄上门来讨说法的准备了,结果他们至今为止,愣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你说奇不奇怪?”

商清低头一思索,结合他刚找回来的那部分记忆,顿时明白了。

确实,北斗山庄三番两次的追杀商清,但全都是在外面动得手,从来没有把事情闹到重华宗上来过。

诚然他们也要给重华宗几分面子,但更大的原因则是,他们本身就心虚。

商清与北斗山庄的血仇因何而起?是商清杀了北斗山庄白家的嫡长孙。

至于商清为何要杀白家嫡长孙,其中缘由,正巧是北斗山庄想要掩盖的一件丑闻。他们甚至连商清拿走了那三盏灵灯都不敢说,因为一旦说出去,就会有人想到魏初夏,那无疑是白家最不想提起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北斗山庄皆是私下追杀商清,从不敢义正言辞的闹到明面上来。

“师兄,这个嘛……我知道为什么。”商清将白家嫡长子与魏初夏的那件事,讲给了秦澈听。

“原来如此。”秦澈听完,难免长叹一声。

既是为那魏初夏可惜,也是心疼商清。他平常看似懒散,实际上却很心细——商清只提到了那三盏灵灯,没有多说用途,但秦澈也猜到它们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只是秦澈以为商清没有成功,于是也不愿意再去追问,怕商清会难过。

毕竟他与云衍剑尊师徒之间情谊极深,不然当初商清也不会只因为一个“不相信师父会死”的理由,就孤身离开重华宗,惹下那么多仇怨,最后因此而身死。

“好了,你去休息吧。闹了这么一大场,肯定也累了。”秦澈现在虽然已经是太素峰之主,但他还是像以前那样,亲昵地摸了摸商清的头发。

临走之前,秦澈又停下脚步,对商清说:“你若是寻回了记忆,那就将当年有些事情的真相,找个时间告诉掌门吧。别一个人扛着,有些事情,总要让大家都知道事实如何。”

商清却想的是,他还要再等一等。

等到师父云衍的神魂归位,重回尘世的时候,那时才是真正该让所有人都知道的好消息。

至于传闻中的那些恶名,商清从来不在乎。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商清将金凤鸟和青雀都放了出来。

两只灵禽一大一小,一个身姿修长,一个圆滚滚看不到腿。在经过最开始的试探和互相嫌弃之后,这两只鸟意外地和谐相处起来了。

青雀仗着自己身子小,正蹲在金凤鸟背上啾啾叫。

商清推开房门走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书桌前坐下来,给颜栖写信。

他原本只是想问问颜栖最近过得好不好,事情做得顺不顺利,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结果写着写着,又多了些别的话,最后倒是显得这封信格外地长。

写完了信,商清把它放进小玉筒里,交给了金凤鸟。

金凤鸟落到商清的手臂上,商清学着颜临寒的样子轻轻抬手,对鸟儿轻声道:“去吧,把信带给颜栖。”

金凤鸟展开华美的翅羽,在原地转了两圈,方才朝着北方飞去。

写完了信,商清再次回到房间,找出了那盏七星寻魄灯。

上次就是这盏灯忽然亮起,然后正在打坐静修的商清便神魂离体,被姬归尘召去了酆都鬼城。

因为找回了部分记忆,所以商清也多少想起了一些,以前怎么与姬归尘联络的方法。

他抱着那盏寻魄灯,尽量放松精神,然后用灵息将整盏等慢慢覆盖起来。

这样做的时候,商清感觉自己的神魂开始变得轻飘飘,然后,寻魄灯底部微微一闪,渐次升起绿色的光来——

成功了!

商清感觉神魂被一股力道拽出身体,然后整个人身后一凉,眼前便又是酆都鬼城中的景象了。

仍旧是大殿之中,姬归尘坐在桌案前,垂眸看着手中卷轴,自成一派威严。

虽然他无论是气质、衣着、习惯都很像是位高权重之人,但姬归尘好像并不喜欢有人侍候在侧,这一点倒是与那些宫中锦衣玉食的王公贵族们不同。

殿中的格局与摆设也端方大气,没有很多精致华美的贵重之物,一眼看过去,几乎没有什么是多余的。

这也许来自于他生前的习惯。

商清突然在想,姬归尘生前曾是个什么人呢?

还没来得及多想,商清的思路便被打断了。

姬归尘早就察觉到商清的到来,但他仍然是看完了手中卷轴,才抬眸朝商清看来,问道:“有事?”

商清回过神来,开门见山地问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师父呢?”

“看来你把剑取回来了。”姬归尘放下手中书卷,再看一眼商清,然后起身绕过殿后的一座屏风。

商清跟了过去,眼前是一座修在室内的小莲池。

姬归尘抱着双臂,低头道:“就在下面。”

商清惊疑不定,因为他只看到池中两尾锦鲤在吐泡泡,随即道:“你不会……把我师父当鱼养了吧?”

姬归尘冷哼一声:“我倒是想。”

上一章:第45章 心头血 下一章:第47章 大师兄
热门: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这只男鬼要娶我 今天你洗白了吗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将军爱集小红花 美食直播间[星际] 酒撞仙 不露声色 野火烧春 和失忆校草谈假恋爱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