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心头血

上一章:第44章 系统 下一章:第46章 小莲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怎么会知道!?”商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对啊, 你失忆了, 大约也记不得当时与颜临寒那一战的情形了。”妄情歪着脑袋, 他看商清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好像觉得很有趣。

商清其实知道这件事,虽然记忆并不完整, 也无从知晓前因后果,但那个场景却难免让人印象深刻。

二十年前的那个年初, 当时商清还没被众多追杀他的仇家找到的时候,是颜临寒先找到了他。

那时也是刚过新年没多久, 罗浮山上积起了厚厚的雪。

漫天大雪之中,两人似乎说过什么话,但现在商清却想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自己和颜临寒打起来了。

直到两人都灵息耗尽,剑气溃散, 最后完全只靠剑术本身在硬撑。最后商清堪堪胜了半招,那一剑本该直直没入颜临寒心脏, 最终却偏了三分。

商清想再回忆起更多相关的东西, 却仿佛脑海中有一部分是空的, 无论如何努力去想,也毫无作用。

看来跟姬归尘当时在酆都跟商清说的一样,商清将自己的记忆分开封印了,如今从妄情上取回了一部分, 剩下的那部分应该还在另外一件东西上面。

商清放弃了回忆, 他抬眼看着妄情, 结合刚才那一小段记忆, 似是有所领悟:“你的样貌……是因为当初那一剑?”

妄情习惯了直来直去,也不搞太多弯弯绕绕的东西,直接对商清说道:“没错,当年我作为一把兵刃,刚巧快要生出灵智,幻化剑灵。原本剑灵化形应该是由你自己来落一滴心头血,结果阴差阳错的,那一剑从颜临寒心尖儿上擦过去,沾了他的心头血,我可不就化形成这个样子了吗!”

妄情说起这事儿来,明显还挺生气。

剑灵与主人的对手长成一个样子,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更何况颜临寒之前还威胁它!

妄情觉得很不开心,所以平常一直穿着剑鞘化形的斗篷,不怎么想把脸露出来

商清听完,不由抬手扶额,这可真是个“美丽”的意外啊。

然而木已成舟,剑灵化了形之后也无可改变,还能怎么办?凑合着看吧。

当然,商清绝对没有颜临寒不好看的意思,只是他在面对颜临寒的时候,似乎有一种扎根在心底深处的奇怪情绪。

具体表现就是,在颜临寒面前怂得特别快,而且始终试图表现得很乖巧。

看起来有点像是害怕,但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害怕。

虽然商清最开始一点儿记忆也没有的时候,确实很担心颜临寒会不会一剑砍了自己。但是到了现在,颜临寒已经救了他两次。

商清觉得,颜临寒真的是个君子。

明明商清修为尽失还失去记忆,颜临寒却没有落井下石,反而两次救他于危难之间。

所以商清对于颜临寒的“害怕”,其实更像是做错了事情之后的那种逃避、不敢面对。他虽然还想不起二十年前跟颜临寒发生了什么,但心中却明显有愧疚的情绪。

明明知道是自己伤害了颜临寒,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出补偿,于是商清在颜临寒面前,就本能地小心翼翼起来。

商清慢慢叹了一口气,他欠颜临寒的太多,以后总要想办法偿还。

他站起身来,身前的青雀和妄情看他准备出门,也打算各回各家歇息去了。妄情回到剑体之中,青雀则重新归于商清的识海。

商清推开客房的门,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此时天色微微暗了下来,走廊两侧亮起了柔和明朗的光线,商清放眼看过去,才发现这别院中用来照明的并非是灯火,而是更为贵重的鲛珠。

颜家不愧是承天界最大的几个修真世家之一,就连临安城中的一处别院也如此阔气。

商清在鲛珠柔和的光照下,穿过眼前的长廊,到了另一侧的书房前。

书房的门扉上倒映出人影,门有一半开着,颜临寒和慕欺霜似乎在里面商讨着什么事情。

商清停下了脚步,在院子里坐了下来。

他原本也没什么大事,所以准备等他们说完话再进去。

“云涯山传来的消息,说是幽州那边好像有些异动。”慕欺霜手中展开一封书信,放在桌上,推到了颜临寒面前。

颜临寒垂眸看了一眼:“是寂灭天,还是万骨渊?”

寂灭天是魔界的属地,百年前魔君被仙道所杀后,魔族元气大伤,自此关闭了寂灭天的入口,闭门不出。

而万骨渊是轩辕王朝征战九州时,留下的一处战场遗迹,据说当年轩辕王朝最精锐的一只铁骑,曾在幽州大凉山,以三万之军破敌军十万。

大胜,却也几乎无人生还。

双方死去的士兵、将领还有无辜百姓,都埋骨于幽州大凉山外的深渊。从此那深渊变得鬼影憧憧、阴气森森,再没有人敢靠近,人们都把那处地方叫做万骨渊。

再后来,万骨渊后面又多了一座酆都鬼城,成了鬼修和幽魂们的地盘。

“还不知道,我得先去看一看。”慕欺霜摇摇头,随机又表情轻松的笑了笑,“不必担心,大凉山上的阵法我们不是才加固过吗?如今阵法并没有出问题,估计幽州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颜临寒点头道:“嗯,等我送他回了重华宗,便去幽州找你。”

“好勒,那我先走了啊。”

等到慕欺霜离开后,颜临寒收起书信,正准备去客房找商清。

结果刚一出书房,便看见商清坐在院子里,单手撑着脑袋在出神。

此时月亮刚露了一点尖儿,淡淡的月光似是空庭积水般落在院子里,洒在商清脚边。

商清撑着的那只手上,繁复的衣袖落下来一截,正好露出一段儿白玉似的手腕。那手腕上的皮肤也沾染了几抹月华,便显得尤为剔透,仿佛蒙蒙泛着半透明的光泽。

颜临寒看着他安静等待的样子,不禁心口微微一热,开口轻声道:“你在等我?”

商清听到他轻声的话语,一瞬间差点儿晃了神。

颜临寒的声音冷冽,和颜栖说话时的清冷还是有些不同,如果要做个比喻,那颜临寒更像是冰,而颜栖则更接近霜。

然而颜临一旦放轻语调,柔缓了下来,冰便化成了霜。

商清几乎要听错,心里还反思了一下自己可能是有段时间没见颜栖,所以出现了幻觉。

他赶忙站起身来,刚想开口回话,却又顿了顿。

犹记得之前他脱口而出一句“小叔叔”的时候,颜临寒的表情十分复杂,商清沉思了一下,决定还是随大流叫颜剑尊比较稳妥……

还没等商清开口,颜临寒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心思,眼睫低垂,说道:“叫叔叔是差了辈分,你如果不想显得太疏远,就叫一声哥哥也可以。”

如果其它人说刚才那句话,商清可能还有点别的想法,但说这话的人是颜临寒,商清就觉得这句话正直无比。

但是叫哥哥总是有些奇怪。

商清之前在重华宗的时候,也听到过女弟子们管林九渊叫“九渊哥哥”,一旦喊出来,就仿佛多了些小小的少女心思在里面。

他想象了一下“临寒哥哥”这四个字叫出来的画面……

不妥,很是不妥。

商清抬头看了一眼颜临寒,人家都不计前嫌愿意让他拉进关系了,他难道还能拒绝不成?那也太不会做人了。

于是商清最后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寒哥。”

月色落在颜临寒的深邃的面容上,商清几乎有一瞬间的错觉——他感觉阴影之下,颜临寒好像微微挑起了嘴角,露出一个极淡,又极好看的笑。

那一定是错觉,商清眨了眨眼睛,果然一切恢复如常。

他印象里,颜临寒好像就没笑过。

那人该是孤山雪峰里的一柄利刃,寒冷、凛冽、如冰似雪,笑这个表情仿佛和他没有太大关系。

商清在短短的时间里,脑海中转过无数的想法。

殊不知他眼神清澈灵动,虽然表情上是控制住了,但眼睛却不会骗人。于是颜临寒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便将他心中所想猜了个大半。

所以颜临寒确实笑了一下,又正巧掩在月色落下的阴影中。

仿佛一个错觉。

颜临寒向来对情绪控制得很好,即使有小小的失态,也很快恢复了过来。他对商清道:“院子里风凉,下次找我,直接进来就是。”

商清点点头。

心里却在想,这回只是临时落个脚,机缘巧合才到了颜临寒的别院,哪里还有下次再来的机会。

唉,颜临寒可真是个好人。

上一章:第44章 系统 下一章:第46章 小莲池
热门: 听说权相想从良 镇魂 我只想好好读书 狂野:与狼共枕 星际稀有物种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我在蛮荒忽悠人 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