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小肥鸟

上一章:第42章 第一个梦 下一章:第44章 系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梦的结尾定格在魏初夏脸上, 商清忽然惊醒了。

他从客房的床上翻身爬起来,用冷水反复洗了几次脸。

这期间, 一直有大量记忆画面涌入商清的脑海,等到他重新在窗前坐下, 细细理清楚里面的线索和时间,才终于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随着妄情一起回来的, 不仅是他的部分修为,还有他的部分记忆。

事情从云衍剑尊在归墟天渊渡劫失败开始,商清虽然亲眼看到师父的长命灯在自己手中碎掉, 但在所有人都觉得云衍剑尊已经灰飞烟灭的时候, 他仍然固执得不肯相信。

商清在云衍剑尊的葬礼上一剑劈开了那座衣冠冢,并且孤身离开了重华宗,抱着最后的希望前往归墟天渊。

然而, 商清那时金丹期的修为并不足以进入归墟天渊,但他仍然不肯离去。

就是在那个时候, 商清遇上了姬归尘。

没错,商清终于想起来,那个穿金纹黑袍、袖上有异兽图腾的鬼修,名字叫做姬归尘。

商清二十岁那年在归墟天渊外遇到的是他,前几天将商清的神魂召去酆都,并且自称为商清父亲的那个人, 也是他。

酆都是鬼修和幽魂的地界, 姬归尘是酆都的主人, 亦是世人口中的鬼王。

世上再没有任何人比姬归尘更通晓鬼道之术, 他告诉商清,云衍剑尊渡劫时被人暗算,神魂被天雷击碎,虽然没有彻底被毁灭,却被暗算他的人带走,并且分开封印。

想要为云衍重聚神魂,就需要“妙手神匠”魏庭所造的三盏七星灵灯——引魂、寻魄和转灵。

然而魏庭已经亡故多年,商清一路追查,终于查到魏庭并未将这三盏灵灯交予儿子或徒弟,而是留给了他的女儿魏初夏。

魏初夏嫁到了岳阳城,商清追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她竟成了被折磨得极为凄惨的阶下囚。

商清从刑台上将魏初夏救下,但她受伤极重,又未及时得到医治,反而一直处于极为糟糕的环境下,很快就去世了。

魏初夏临死前告诉了商清三盏灵灯的下落,并且要求商清找灵灯的同时,帮她杀一个人。

那个人,正是北斗山庄白家的嫡系长孙。

原来这位白家的嫡长孙,貌似是个端方少年、翩翩君子,实际上却是个内心阴暗的变态。

当年他机缘巧合看上了魏初夏,恰好又得知魏初夏手上有妙手神匠留下的三盏灵灯,于是想方设法地要将魏初夏娶进门。

但那时候魏初夏已经与其它人有了婚约,并且两人感情很好,白家嫡长孙眼看没什么机会,便打起了歪门的狠毒心思。

他买通了魏初夏身边的侍女,给魏初夏喝下迷药,趁机蒙着她的眼睛强要了她。

事后又将此事故意传扬出去,说魏初夏被贼人玷污了清白。

如此一来,魏初夏原先定下婚约的未婚夫发觉此事,迅速以此为由,退掉了这门亲事。

正当魏初夏伤心难过之时,白家嫡长孙又以端方少年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温柔照顾,甜言蜜语,完全扮演了一个不在意她过往的深情君子。

魏初夏原本以为自己遇到了对的人,渐渐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

然而等到成亲之后,某一次白家嫡长孙不甚说漏了嘴。魏初夏才终于明白,自己从来没能从恶魔手底下逃脱。

悲哀和羞愤之下,魏初夏拔下了头上的簪子,用尽全力扎进了白家嫡长孙的心口。

可惜她并未随父亲修炼入道,一个平凡女子所能做到的极限,也只是让白家嫡长孙昏迷了几日,而她自己,因为谋杀亲夫的罪名,以及白家的怒火,而成了凄惨的阶下囚。

魏初夏试图辩解,但是没有人相信。

人们都说,白家公子对她情深义重百般疼爱,即使她失了清白也愿意娶她入门,并且还是正妻地位。

这是何等的深情,她怎么能对这样的好夫君起了杀心呢?

真相总是无人问津,市井中永远流传着人们更喜欢的东西,于是最后在他们口中,魏初夏变成了不识好歹的妒妇,因为与白家后宅的妾室们争风吃醋、勾心斗角,最后嫉妒成狂,居然发疯想要杀死自己的夫君。

这是众人最后得到的“真相”,也是白家想让别人看到的“真相”。

至于白家嫡长孙,虽然也确实喜欢过魏初夏,但他又不是真的如传言中的那般情深似海。魏初夏发现了真相后,既然不愿意跟他和解继续过日子,而是想要了他的命,那就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反正三盏灵灯已经到手,白家嫡长孙后院里也不缺人,魏初夏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块鸡肋。虽然有那么一点可惜,但丢了也就丢了吧。

白家嫡长孙或许永远都不会想到,魏初夏最后还是要了他的命。

商清按照魏初夏的遗言,到北斗山庄取三盏灵灯的时候,也顺带杀了那位白家的嫡长孙。

从此,商清跟北斗山庄结下血仇。

商清从北斗山庄拿到三盏灵灯之后,再次找到了姬归尘。

这一次姬归尘告诉商清,云衍剑尊的神魂碎片被一分为二,分别落在了无极宗、苍岚剑派的两位太上长老手里,并且他们将那些神魂碎片打散,分别封印在了十几处不同的地方。

这两位太上长老,都是渡劫期修为,是除了重华宗之外,有成圣可能的几人之一。

所有人都知道,承天界第一位圣人将与天合道,执掌造化天书,与后来的圣人地位完全不同。

有些人或许不在乎,但有些人却在意得不得了。

商清虽然已经拿到了三盏灵灯,但是想要将云衍剑尊的神魂碎片全部取回,以他当时的力量还远远不够。

姬归尘说:“云衍不是把太上无情道的全卷都留给你了吗?那是助他成圣的至高道法,若不是天劫下出了意外,他现在已经是圣人了。”

商清当然知道,龙渊峰的秘传道法其实有两卷。

一卷是众人所熟知的太上九剑,另一卷是无情道,这两卷道法合二为一,才是承天界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太上无情道》。

云衍前往归墟天渊渡劫之前,将无情道交给商清,并且嘱咐他:“虽然修炼无情道,能让你突破境界的速度超出常人数倍,但它并非一般功法,对性情影响极大,修成者七情六欲尽数消磨,自此无悲无喜,视万物为刍狗。为师当年将无情道修至第三层,便没有再继续,所以你……千万慎重。”

商清记得云衍的嘱咐,但是他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斩杀无极宗、苍岚剑派的两位太上长老,从而得到云衍神魂碎片的下落

他要做的事情太过疯狂,即使是重华宗也未必能抛开一切,下这样的决心。重华宗牵连太广,不适合做这样疯魔的事情。

商清那时想,如果要疯的话,自已一个人就够了。

后来,商清活过无数次追杀,剑下斩了无数亡魂,成了仙道中腥风血雨的存在。

为了提升力量,他不仅修无情道,还从姬归尘那里学了鬼道之术,后来还和妄情结下血契,倒是真成了世人眼中的疯子。

好在商清所作的一切都没有白费,五年之后,他将无情道修至第八层,在姬归尘的施以援手的情况下,拿命引动鬼道禁术,又耗去半身精血,硬是凭着血契状态下的妄情,杀掉了无极宗、苍岚剑派的两位太上长老。

后来的三年,商清孤身走遍九州,借助引魂灯和寻魄灯,将云衍剑尊散落在承天界各处的神魂碎片一一寻回。

再以转灵灯将其收拢,最后将云衍虚弱的神魂交给了姬归尘,让他带回酆都,用鬼界的特殊灵脉加以温养。

那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

可惜商清还没能等到云衍的神魂完全恢复,就死在了罗浮山的那次围剿之中。

……

商清将记忆梳理到此数,仿佛做了一场大梦。

虽然还不算特别完全,但最主要的那些事情,似乎都能与后来连接上了。

商清揉了揉额头,心想自己下一步大概应该再去酆都一趟,找他爹——姬归尘确认一些事情。

正在此时,商清眼前忽然有个影子一晃。

是妄情从剑体里面跑了出来,他其实之前就想跟商清说什么。

但是商清的思维和情绪一直不稳定,妄情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现在商清理清了思绪平静下来,妄情才跑出来对他说:“我有个问题。”

商清低头看他:“你问?”

妄情虽然只露小半张脸,却依然看得出来表情很严肃:“你的识海深处,为什么会有一只小肥鸟?”

“哈?”商清也有点懵,“我怎么不知道?”

正当他试图去扒拉自己一眼看不到边际的识海时,忽然脑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不肥!我只是毛绒绒,啾!】

商清轻轻嘶了一声,似乎意识到,他好像被卷进了一个巨大的套路里。

其实他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奇怪的“啾”,只不过当时他以为那是系统恶意卖萌,搞出来的特殊口癖。

所以干脆也没有在意。

后来在雪域仙宫遇到宁初月,商清又发现了关于素问经的某些疑问,从那之后,好像他再找系统也全都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搞得商清都快忘记有系统这么个东西了。

直到今天,这个装神弄鬼的系统终于又自己跑出来了。

商清可不能轻易放过它,于是沉声道:“你现在自己出来,还是我一会儿去识海里抓你?”

上一章:第42章 第一个梦 下一章:第44章 系统
热门: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乡村大凶器 被全星际追捕 热搜预定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