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小叔叔

上一章:第40章 血契 下一章:第42章 第一个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妄情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他睁大眼睛反反复复看了商清好几遍, 震惊之下以至于把刚才颜临寒的威吓都抛到一边儿去了。

它抬起手, 颤颤巍巍地指着商清说:“你你你怎么穿女人的衣服!你居然是这样的……唔唔唔。”

“……这不重要。”商清当机立断,把妄情强行摁回了剑体里面。

两相比对之下, 商清觉得颜临寒的反应真是太淡定了,可能这就是冰山大佬的自我修养吧, 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更何况是区区女装。

商清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就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

他循声望去,看见了慕欺霜。

……他早该想到, 这俩师兄弟大概是一起来的。

这回更尴尬了,毕竟商清之前在外面撞到慕欺霜还装不认识呢。

慕欺霜和商清对上视线, 整个人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 他看看颜临寒,又看看商清,最后观察了一下两个人的位置姿势,终于犹犹豫豫地开口问:“你不会就是——”

商清抬手捂脸,点了点头。

慕欺霜:“……”

信息量一时太大,慕欺霜感觉自己消化起来有点困难。但他也很快想起来, 之前被他撞了一下的那个少女, 就是商清无误了。

“卧槽你当时还装不认识, 害我白找了那么久。”慕欺霜向商清发出控诉。

商清诚恳道歉:“对不起, 我错了。”

慕欺霜倒也不会真跟他生气, 特别是现在情况不妙,得想办法帮他脱身才行。慕欺霜看了一眼颜临寒,问他:“现在人找到了,你准备怎么办?”

颜临寒垂眸看着商清现在的模样,轻声说了一句:“这样正好,你原先所穿重华宗的衣物在吗?”

“在。”商清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平日里带着的衣物,交给了颜临寒。

颜临寒身上的灵息微动,寒霜在他身后凝结成影,渐渐地幻化出一个人形来。他抬手拂过那个人影,手中衣物散开。

再一眨眼,那人影已经穿上了商清的衣物,脸庞轮廓也渐渐成型,与颜临寒肖似,身形却故意控制得更接近少年。

如果单从背面看,倒还真的能骗到人。

商清心中暗自惊叹,这便是化神期修士的分神化身之术。

将神魂一分为二,落在化身之上,二者不分虚实,皆是本体,能真正做到“一心二用”。又因为两者都可以视为本体,所以也不会被人轻易勘破。

唯一的缺点是,化身的样貌身形虽然可以略作调整,但不能与本体相差太远。

颜临寒用化身装扮成商清的模样,然后对慕欺霜道:“师兄你先离开会场,等过一会儿,我再带他出去。”

慕欺霜向来很相信自己师弟的能力,既然他说了没问题,那一定是做足了准备。

于是慕欺霜点了点头,先行推门走了出去。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颜临寒站起身来,商清下意识去看他的动作。

没想到刚刚抬头,就看见一件白色外袍朝自己落了下来。

商清现在的体型在颜临寒面前略显娇小,那件白衣覆在他身上,几乎能盖住他大半个身体,就连脸也只能露出小半张来。

商清刚开口问,且忽然身体一轻,腿弯和背后各环过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将他直接横抱了起来。

“!”商清惊得差点喊出声来。

颜临寒此时离他极近,低头就能与商清耳语:“嘘——你要是想出去,就听话。”

商清感觉到耳边传来的微凉气息,他本来想点点头,结果发现脸颊正好靠在颜临寒胸前,倒像是蹭了他两下。

颜临寒的声音好像静默了一下,也许是声音压得太低,这时候透出几分不明显的哑:“别乱动,要出去了。”

商清一听,彻底不敢动了。

颜临寒就这么横抱着商清,将他连同那件白色的外袍一起,拢进怀中。然后侧身用肩膀推开门,从房间中走了出去。

其实商清他们在里面没呆太久,外面场地的情况并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聚集了一大批人,在出口前等待着放行。

颜临寒作为承天界最年轻的化神期剑尊,各方面都极为拔尖,本身就是个很引人注目的存在。

很多人都认出了他,然后目光不自觉被他怀中之人吸引。

据说颜剑尊如高山孤雪、剑底寒霜,是个难以接近的高冷剑仙,如今怀中抱着一个身形娇柔的少女,给人的反差感实在太强烈了。

那少女还被颜剑尊的外袍遮去了大半个身子,只露出小半张脸颊,还有一段雪玉般的侧颈。

虽然看不到全貌,但也能猜出,肯定是个气质出尘的小美人。

废话,能被颜剑尊看上的那能是普通人吗?

围观群众们想法各异,一时间差点忘了自己还在一个颇为紧张的环境下。

颜临寒面若霜雪,周围人探寻的眼光对他来说好像不存在。

负责查验身份的北斗山庄长老,在看见这一幕之后,也不免震惊了一下。因为半年前的那件事情,北斗山庄对颜临寒颇有些不满。

长老也还记得,颜临寒曾经不知道为什么,替商玉宸拦下过一次追杀。

于是此刻便多了一分小心,表面恭敬的问道:“颜剑尊,你这是……?”

说着,北斗山庄长老朝颜临寒怀中多看了几眼。

颜临寒神色清冷,手上紧了紧,似乎对北斗山庄长老的眼神有些不悦。他回答道:“我未婚妻,刚才她受了些惊吓,旧疾复发,我要马上带她回去。”

哦?听上去还是个病美人。

围观群众纷纷交换眼神,美貌又惹人怜惜,怪不得连颜剑尊这等冰山也松动了。

“病美人”商清这会儿被颜临寒的话惊到了,但他又不敢说什么,更不敢有什么动作。虽然说是为了想办法出去编的理由,但这也太吓人了吧。

商清忽然想到颜临寒是颜栖的叔叔,就有种莫名的诡异感浮上心头。

北斗山庄长老的眼神落在商清身上:“劳烦这位仙子,将姓名告知我。”

他在试探商清,所以要让他说话。

商清也知道此时不能露馅,于是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轻放软,带着一点虚弱的喘气声:“风犹惊。”

不得不说,要用这种声音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个名字,商清感觉到了奇妙的羞耻。

他安慰自己,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这个梗,无所谓了。

少女的声音泠泠如清泉,玎玲似玉碎,又因为气息太轻像是鸿羽一般飘忽,着实是惹人怜爱。

北斗山庄长老翻开名册,仔细查看过后,指了指名册上的两处名字:“颜剑尊和您的未婚妻……似乎不是一起进场的啊?”

商清有点紧张,确实,这是一处需要填补的漏洞。

颜临寒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不安,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然后他面不改色的开口道:“前些天惹她生气了,她一个人跑出来玩儿……长老,你未免对我的家事操心太过了。”

颜临寒的话虽然没说完,但围观群众已经迅速脑补出了剩下的剧情。

原来颜剑尊是出来抓人的呀!没想到这未婚妻还挺任性,不仅敢跟剑尊吵架,还敢离家出走!

去去去,这叫情趣懂不懂?恋人之间小打小闹,你追我赶,感情上的小调剂罢了。

围观群众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交流中已经脑补了一出“剑尊的落跑小娇妻”之类的坊间文学作品。

虽然被颜临寒的话警告了,北斗山庄长老还是不死心,又换了个方式旁敲侧击:“颜剑尊居然有了未婚妻,真是可喜可贺。看来我们消息闭塞,竟然是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也不知是那门哪派的仙子有这等福气。”

他刚才看到了,名册上的风犹惊是个散修。

承天界最年轻的剑尊,他的未婚妻居然是个散修?一定不可信。

颜临寒的眼神冷了下来,站在他周围的人忽然感受到一股寒意,他语气还算平静,但却隐隐藏着怒意:“幼时便订下的亲事,她愿意随便学一点术法就学一点,散修又如何?难道是入不得长老的眼吗?”

围观群众:哎哟,颜剑尊可真护短啊!原来还是青梅竹马,羡慕死了,我要是有剑尊这么一个未婚夫,也想随便学学就好。

商清心情很复杂,这跟他印象中的颜临寒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怎么感觉三言两语,自己好像就真变成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了。而且情绪渲染到位,看周围人的表情就知道,大家好像都信了……

北斗山庄长老问着问着,见颜临寒对答如流,并且情绪不似作假,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放眼前两个人出去,忽然远处爆发出一阵骚动。

一道墨紫衣衫的身影从某处御剑而上,惊动了布置在会场中的玄苍星斗阵!那身影对御剑术的控制极为精妙,居然并没有第一时间被打落下来!

另一边的北斗山庄弟子发出呼喊:“是商玉宸!快追!”

北斗山庄长老一听,顿时决定不再多做纠缠,毕竟把颜临寒惹怒了总归是弊大于利,于是急匆匆赔笑道:“抱歉了颜剑尊,今日情况特殊,我难免多嘴了几句,您现在可以离开了。”

颜临寒冷冷看了那长老一眼,抱着商清直接离开了会场,一身白衣御剑,迅速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会场中,北斗山庄正全力围捕那个墨紫衣衫的身影,然而就在他们快要成功的时候,那个身影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只散落下几件墨紫色的衣衫,从半空中飘荡而下。

……

等到出了岳阳城,商清才发现自己身体都紧张得有些僵硬了。

慕欺霜先一步出来,此时正按照约定在岳阳城外等他们。

颜临寒并没有将商清放下,而是御剑在慕欺霜身旁停顿片刻,对他道:“我的化身已经消散,他们也许会往城外追来。此处离临安城不远,我们先去那里落脚,最为稳妥。”

“好,不过你要不要先把他放下来……”慕欺霜本能的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商清被颜临寒抱了这么久,又听他刚才一本正经的说了那么多让人难为情的话,这会儿整个人都显得十分不好意思。

他之所以刚才没开口,是因为一个很小的问题。

——商清没想好该怎么称呼颜临寒。

他两次被颜临寒救下,虽然还是本能地有点害怕,但心里还是知道颜临寒是个好人。

而且商清一直觉得颜栖和颜临寒关系不错,要不然当时颜临寒也不会将自己的本命剑借给颜栖,用来给商清除血咒。平常颜栖提起颜临寒,也一直是叫小叔叔,听上去很亲切。

有了颜栖这一层关系,商清觉得自己应该和颜临寒改善一下关系。

毕竟是颜栖的长辈对吧……

商清觉得,直接叫名字肯定不行,显得很不尊重。

跟其他人一样叫颜剑尊?听起来好像又很疏远,有种公事公办的感觉。

至于其它较为亲密的称呼,商清也没听别人叫过,而且他也没和颜临寒熟悉到那个份儿上,更是不行。

纠结到最后,商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了,突然间福至心灵,脱口而出一句:“先把我放下来吧……小叔叔。”

说完之后商清才反应过来,他这是下意识跟着颜栖的称呼喊了。

颜临寒的表情好像微微愣了一下,他垂眸,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看向商清的眼神有些复杂。

商清心想,完了,这么叫好像也不太对啊。

上一章:第40章 血契 下一章:第42章 第一个梦
热门: 无双 没人要的白月光 夜色深处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妇科男医师 借性逃情 邻家雪姨 冠位团扇 艳医修神 BOSS作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