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血契

上一章:第39章 凶剑 下一章:第41章 小叔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妄情被北斗山庄镇压束缚了这么长时间, 身上的怨气简直快要凝成实质,它在脱困的那一瞬间就恨不得把所有北斗山庄的人全杀了。

但毕竟是跟商清结过血契,想要发挥全部力量还得让商清点头答应才行。

商清只觉得手中剑刃越来越烫, 夹杂着狂躁凶狠的恨意。

妄情的情绪透过血契的连接,开始反向影响商清的意识,他脑海中不断翻腾起可怕的念头, 眼前一阵接一阵的晃过血红的颜色。

时至今日, 商清才明白,为什么妄情是一把凶剑了。

如此□□凶戾的气息瞬间炸开,仿佛稍有不慎,便要被它吞噬其中,失去理智。

手腕上的血契也渐渐开始发烫, 在皮肤上显露出猩红的纹路, 并且顺着手臂一点点向上蔓延。如同一朵盛开的血色红莲, 几乎要爬上商清的脸颊。

妄情笑了起来, 刚要凑近商清的颈侧, 去取精血, 却忽然被打断了。

商清狠狠吸了一口气, 运转起素问经中的清心决, 将心中升腾起的恨意与杀气压了下去。他对妄情摇了摇头:“不行。”

妄情感觉周围一阵柔和清净的灵息环绕, 血契迅速退回了手腕内,顿时又是生气又是疑惑, 急道:“为什么!”

“我不可能在仙门大比上动手。”商清心里很清楚, 今日他面对的并不仅仅是北斗山庄, 而是整个仙道十年一次的盛会。

如果说商清带走妄情,算是取回自己的佩剑,只是他跟北斗山庄的私怨,尚且情有可原。那么如果他在仙门大比上唤醒血契,从而大开杀戒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一次,商清得以回归重华宗,得到了那么多长辈朋友的庇护,他不愿意再辜负这些人了。

而且……商清心里嘀咕着,他还没来的急跟颜栖告白呢。

要是这次再闹出什么大事来,把自己搞成了仙道公敌,那怎么行?

当心中有了诸多牵绊,他就不会再放任自己随心所欲。

“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唔!”妄情刚想控诉,就被商清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剩下的半句话不得不吞了回去。

商清转身闪进旁边的看台的走廊,他穿过竖行的小道,随便推开了一间空房子,正好与一大群上楼查看的北斗山转弟子错开了行动路线。

商清一路上都在隐藏行迹,刚才看台上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第十八层坍塌的烟雾灰尘遮蔽了视线,现在应该还没有人知道商清的具体位置。

但是等他们查看过楼上的事故现场,应该马上就会有所行动。

商清悄悄往楼下看了一眼,仙门大比已经暂时停止,北斗山庄的人分列在会场各处,特别是看台这栋高楼下,一座玄苍星斗阵已经铺展开来。

阵法如星辰运转,甚为玄妙。

商清这有点犯了难,如果他这会儿御剑飞出去,那简直就是个活靶子,分分钟就被玄苍星斗阵打下去。

再朝会场四周打量一番,商清发现这阵法远远不止一个,分布在会场中的各个位置,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覆盖。

商清虽然紧张,但脑袋里的想法倒是转得飞快。

这毕竟是仙门大比,前来参加之人有高门大派弟子,有领队的长老、真君,另外不乏位高权重的贵人,也前来观战。

北斗山庄不可能将所有人都困在这里,不许任何一个离开。

他们还没那么大的面子。

仙门大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很多人不愿意再待下去了。

商清注意到,其实会场出口的位置并没有完全封闭,而是有北斗山庄的人在查验身份,陆续可以看到一些身份不凡的人被放了出去。

商清低头看了一眼妄情:“你一会儿好好把自己藏好,要是被发现了,我就……把你找个地方丢了。”

妄情听到这话,自然是气到不行。

无奈商清捂着它的嘴,只能发出几声呜呜叫喊,顿时气势丢了大半,听着倒像是只奶凶奶凶的小狗。

妄情自知挣扎无望,气呼呼得重新藏回了剑体中。

商清见他肯配合,也将长剑收起来,并且特意隔绝了储物袋与外界的灵气流动,令人无法查探。

做完了这些事情,商清又重新拿出了幻颜珠。

刚才妄情回到手中时,附在上面的大量修为和灵息暂时冲散了幻颜珠的效果,商清这会儿不得不重新再变幻一次身形。

他得下去先打探打探情况,看看北斗山庄放人出去是个什么规则。

看台上的人原本就很多,这时候楼顶坍塌,原本观战的人群都纷纷从房间里出来,朝着楼下走。

商清混在人群之中,也不会特别引起注意。

顺利跟着人群下了楼,商清随着人潮向其中一个会场出口走过去。

他并没有走得很近,只是在人群掩护中远远观望。

和城门前的检查不同,这回北斗山庄的身份确认要严格许多,负责查验身份的明显不再是弟子,从服制样式来看,恐怕是长老一类的人物。

“你们是灵枢谷的?带你们来参加大比的真君可在?”北斗山庄长老问眼前的人。

“是我。”灵枢谷的一位真君答道。

北斗山庄长老看他一眼,明显是认出了这个人:“是风真君啊,麻烦你清点一下弟子人数,与进城时登记的名册对比一下,若是每个人都能对得上,便可以带弟子们出去了。”

“这么麻烦?”风真君皱了一下眉头。

北斗山庄长老笑了一下,将手中名册铺展开来,道:“抱歉,我们也是不得已为之,还望真君体谅。”

“唉,行吧。”风真君虽然嫌麻烦,但也不会因为这事儿跟北斗山庄起冲突。

他一个个将灵枢谷弟子叫到身边,北斗山庄长老依次将弟子们与名册上登记的姓名做勾画,之后抬头道:“一共二十三人,没有错漏,风真君可以带弟子离开了。”

商清远远看着,不由嘶了一声。

查得好严。

灵枢谷的弟子顺利离开之后,又有一名身形壮硕的修士走上前,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门派。

“玄雷门?”北斗山庄长老皱了下眉头,似乎是并未听闻过这个小门派,“不好意思,麻烦你跟那些散修一起,暂且留在会场。”

壮硕修士不乐意了:“凭什么我就不能走?!”

北斗山庄长老这次可不像面对灵枢谷一样客气了,他没有跟眼前的修士多费话,而是直接朝身后的弟子挥了挥手:“把他带下去,跟其它可疑的人关在一起。”

壮硕修士被拖走了。

商清看到这副情形,心道一声:完了,他当时进城的时候也报得是散修。

现在再胡诌一个大门派也没用,既没有人担保,也对不上号,即使不被发现也会跟刚才那个修士一样,被带下去关押起来。

这北斗山庄也太贼了吧,有身份有排面的就放出去,散修和小门派弟子就关起来。

“还有人要出去吗?”北斗山庄长老翻了翻名册,朝人群这边喊道。

商清下意识得和他避开目光,朝人群后面躲了躲,一不留神,撞上了后面的人。

这人肯定很高,商清即使变作了少女身形,也是高挑的那一类,然而他的后脑勺也就只撞到了那人的胸前。

“抱歉,我一时没注意……”商清小声跟身后的人道歉,还没来得及抬头看那人的模样,忽然手上一紧,就被那个人握住了手腕,拉着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跟我来。”

商清刚想挣扎,却听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

他赶忙抬起头去看那人的脸。

因为正被牵着走在后面,所以商清只能看到一个侧脸轮廓,那人一身白衣,手上传来微凉的体温。

那一瞬间,商清差点脱口而出喊了一声颜栖。

“颜……”然而还没喊完,商清就回过神来发现不对了。

这个人侧脸和颜栖长得很像,但是轮廓却更加锋利、也更冷一些,而且他的身形更高,非要说的话,倒像是颜栖完全张开之后的样子。

等等,商清琢磨着刚才自己的想法,终于意识到——

这不就是颜临寒吗!

上一次见面还是半年之前,商清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而且平日里商清和颜栖接触更多,不自觉就先想到了颜栖。

卧槽,卧槽,卧槽。

商清意识眼前的人是谁之后,脑子里就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颜临寒走到僻静处,随手推开了一间房门,抬手轻轻一勾,将商清拉了进去,然后反手又将房门关上。

商清吓得没敢说话。

毕竟,当你幻化成少女模样,穿一身轻纱罗裙,又正好被许久未见的宿敌逮到,简直就是个恐怖故事。

颜临寒他……他、他不会认出自己了吧?

商清努力想安慰自己,不会的,君师叔保证过幻颜珠的效果,这次商清又不是在自己房间里,颜临寒也不是颜栖,哪有那么容易认出……

商清低头一看,颜临寒正扣着他的右手腕,仿佛染了霜雪的眉目间,神色微沉,顿时更加冷了几分。

那一刻,商清忽然明白当初颜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了,手腕上的血契简直是最好的辨识物。

知道血契的人不多,大部分估计都已经死在妄情剑刃下了。

而颜临寒……

商清觉得他知道也不奇怪,毕竟以前两个人死战过,自然会拼尽全力。

但颜临寒此刻扣住商清手腕,并不是在认人,毕竟他光看脸就认出来了。他声音低沉,还隐隐藏着几分怒意:“血契被催动过了?”

商清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勉强开口:“动过,但我又压下去了。”

颜临寒听到这个答案,眉间的冷意仍然没有散去,他沉声道:“你的剑呢?”

“收起来了。”商清这会儿完全不知道颜临寒要干什么,他只能有问有答,以示自己很乖巧。

妄情感受到了莫大的敌意,它原本就算不上脾气好,这会儿自然不甘示弱的跑了出来,刚想说暴躁上两句,结果还没能开口,就被抓住了命运的后颈。

颜临寒指间漫出阵阵寒霜,剑气虽还未出,却已经极具压迫力。

妄情感觉颈后一僵,却还是梗着脖子道:“动不动血契,关你什么事啊!”

“你若是再敢诱他催动血契,我就将你扔回熔炉里重铸,等剑灵消散,血契自然解除。”颜临寒声音中尽是冷意,绝不是在开玩笑。

妄情:“……”

他回头看了一眼商清。

商清:别看我,我也害怕。

上一章:第39章 凶剑 下一章:第41章 小叔叔
热门: 美色佳缘之青涩情 金丝雀宠主日常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我在酒吧穿女装 穿到古代当名士 白领男办公室情事 乡村美娇娘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天官赐福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