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凶剑

上一章:第38章 风犹惊 下一章:第40章 血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幽州, 凉山城。

如今正值一月,正是整个幽州最冷的时候, 饶是见惯了雪的云涯山弟子, 从寒风料峭的大凉山下来之后,也难免冻得手脚僵硬。

客栈老板在大厅里又加了几盆炭火,好让这些远道而来的仙门弟子们暖和暖和。

“可算把山上的阵法修补完了, 今年怎么能冷成这样。”慕欺霜张口便漫出一阵白雾, 要不是他修为高,怕是也要在这天寒地冻里,和弟子们一样冻得瑟瑟发抖。

只有颜临寒似乎不受影响, 他坐在那里,拆开一封从云涯山来的传信。

颜临寒看完两封信后, 忽然皱眉, 暗道一声:“不好。”

慕欺霜见他变了表情,顿时也有点紧张, 赶忙问道:“怎么了?”

颜临寒将云涯山那封信递给慕欺霜:“北斗山庄在仙门大比上, 以‘妄情’做了彩头, 恐怕是故意为之。”

慕欺霜结果信一看,脸上表情也一凝:“他们怕是想引商清主动现身, 也不是知道商清那边……”

“即使知道是陷阱, 他也一定会去。”颜临寒霜雪似的眉目间露出一丝急切,站起身来, “我得去一趟岳阳城。”

颜临寒太了解商清了, 他永远能做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慕欺霜也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如果北斗山庄做好了准备,那这事儿就麻烦了。”

他转向身后的云涯山弟子,嘱咐道:“这次阵法修补已经完毕,等你们休息好了,就自行返回云涯山吧,路上小心。”

“是,师叔。”

……

岳阳城内,商清昨天稍作歇息,今天一早就去了仙门大比的会场。

因为是仙门大比的第一天,所以会场显得也分外热闹,看台上早早就有观众落了座,就连场地周围也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人。

商清与大部分人的热情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他环顾四周,仙门大比的会场结构和重华宗的论道台有些相似,也分为比试场地和观战的看台。

看台足有十八层,以中间的比试场地为中心延展开,形成一个半弧形的建筑形状。

商清抬眼望去,惊讶的发现他要找的东西,其实就在最显眼的地方——看台的最高处,第十八层中央,七道锁链从四方延伸而出,锁住了华美剑架上的那柄长剑。

故意放得这么显眼,好像生怕商清看不到似的。

看台上的守卫并不多,但商清相信,北斗山庄肯定做了别的布置。

商清其实不是特别紧张,这种有点盲目的自信,来自于他如今的医术造诣。如果他抢了妄情就跑的话,好像生还的几率还挺大。

而且一旦将妄情拿回来,商清就又有了另外一张底牌。

商清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皮肤下面藏着一枚血契,他忽然想起自己好像答应过颜栖,不能再用血契了。

但是……

商清叹了口气,我尽量,尽量不用。

不到万不得已,商清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血契暴露出来,只希望自己运气能好一点,千万别遇上最糟糕的情况。

商清整理了一下情绪,缓步朝着看台走过去。

穿过会场周围人群的时候,商清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快步走过来,急匆匆地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是慕欺霜。

商清想,他怎么在这儿?对了,仙门大比的话,云涯山肯定也有参加,慕欺霜在这里也不算怪事。

不过他在找什么?

慕欺霜走过来的方向,正好和商清迎面遇上。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商清不自觉地低下头走路。

结果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还是不小心撞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急着找人,你没事吧?”慕欺霜回过身来,询问道。

商清听到慕欺霜跟自己说话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现在用了幻颜珠,慕欺霜并认不出自己。

于是商清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

“那就好,实在是抱歉。”慕欺霜松了口气。

他不太擅长跟女孩子打交道,此刻又正和颜临寒分头找人,于是说完话便急匆匆的走了,没来得及多看一眼。

商清也松了一口气,同时再一次确定了幻颜珠的效果确实很好。

在结束了这个小小的意外之后,商清来到了看台底下,顺着回旋的楼梯一层一层往上走。

看台的每一层都有守卫,不过商清的外貌和气质实在太具有欺骗性,即使有守卫看到了他,也都以为这少女应该是哪个大门派的嫡传弟子,往楼上走也没什么奇怪。

就这样,商清一直走到了第十七层,也没有人拦他。

商清在第十七层停住了脚步,他站在栏杆旁边,下面正好有一场刚开始的对战,于是他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被对战吸引驻足,没有任何异样。

旁边的守卫也是这么想的。

但商清眼睛里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对战,他全部的精力都集中了起来。

只隔着一层楼的距离,商清凭着身上的血契,不难锁定妄情所在的位置。

并且他在试探了一会儿之后惊喜的发现,在这个距离之内,已经足够他用意识来唤醒妄情了。

商清尽力将自己的意识舒展开,去触碰第十八层中央,那柄被锁链困住的剑。

有一条锁链忽然轻轻颤动了一下,附近的守卫立刻循声去看,他们神情紧张的盯了半晌,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仿佛只是锁链被风牵动,发出了一点细微的响声。

守卫们的渐渐放松了下来,觉得自己有点儿太草木皆兵了,明明根本没有人上来。下面会场中的比试已经到了高潮,人群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去,连往这上面看一眼的人都没有。

欢呼声如潮,仙门大比的比试向来精彩。

在这巨大的欢呼声中,忽然有什么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凌厉,直到将看台下传来的喧嚣尽数吞没!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看台的第十八层轰然倒塌,那些从柱子上延伸出的锁链被尽数连根拔起,最终造成了这场坍塌事故。

被七条锁链缠身的长剑化作一道黑影,原本束缚着它的锁链寸寸断裂,在半空中扬起一片烟尘。

那黑影挣脱了束缚,毫不犹豫地朝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第十七层的守卫听见楼上传来巨大声响,立刻冲上去查看情况。

于是他们没有看到,一道黑影从上空飞下来,落在了刚才那个倚着栏杆的少女手中。

商清只觉得手中一阵滚烫,然后大量熟悉又强势的灵息从剑身传来,直接汇入了商清的经脉之中。

然后是气海丹田。

商清忽然反应过来,这剑上封存着一部分他自己的修为。

那一瞬间的冲击太过强烈,竟然把幻颜珠的作用消去了。

商清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长剑之上,黑色的雾影凝结不散,渐渐汇成了一个穿着黑斗篷的小孩子模样。

那孩子朝着商清的脖子就扑了过来,抓住了就不撒手,明明是咬牙切齿的语调,偏生又听出几分委屈来:“你还敢来找我!上次要解血契的时候,气死我了!”

剑灵很轻,环在商清的脖子上几乎也没什么重量。

可见妄情虽然喊得很凶,实际上也没有下重手。

商清朝周围看了一眼,感知到许多灵息正在靠近,其中不乏他难以对付的狠角色。于是也来不解跟妄情辩解什么:“等下,我们先想办法溜了再说!”

没想到妄情忽然笑了一声,明明是小孩子的声音,商清却从中听出了凶残骇人的意味。

妄情凑到商清颈便,鼻尖轻轻嗅了嗅,仿佛已经闻到了他喜欢的鲜血味道。

他声音变得有些哑,像只饿极了的野兽,在商清耳边悄声低语:“溜什么溜,给我血,然后杀了他们就是。”

上一章:第38章 风犹惊 下一章:第40章 血契
热门: 金乌每天都在忙 悠然乡村生活 [综英美]科技救不了超级英雄 ABO垂耳执事 两面派 鱼不服 镇魂 堕落:桃色升迁路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