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风犹惊

上一章:第37章 酆都鬼城 下一章:第39章 凶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到这句话, 殿上那个男人嘴角明显抽了一下。

他右手按在面前的卷轴上,手底下的纸卷仍然被揉皱出几道痕迹。

沉默半晌后, 男人长长呼出一口气, 无奈地道:“罢了,看在你失忆的份上……我跟个失忆的孩子计较什么。”

商清一听,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会错意了。

主要是男人那句话说得太突然, 商清压根儿就觉得没可能, 所以下意识以为那是句嘲讽占便宜的话。

但现在看男人的反应,好像并不是在胡说八道?

商清仔细回忆了一下曾经看过的剧情,从来也没提到过商玉宸的亲生父母, 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师父捡回了重华宗,也不知道是哪儿的人。

“你真是我爹?”商清一脸不敢相信, 他反复打量了男人好几眼, 却又觉得他跟自己的模样根本就不相像,顿时疑惑更甚, “可是我们俩长得一点都不像。”

男人抬眼, 嗤笑一声:“这重要吗?骨肉皮相是最当不得真的东西, 在这酆都里,随便一个塑成身体的鬼修, 都能按自己的心意捏出一副新容貌。只要你身体里流着我的血, 这就足够了。”

“那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商清心道, 这年头又做不了亲子鉴定, 就算有类似的术法, 现在商清只是个神魂状态,也验证不了。

“能把你神魂召到酆都来,若非血脉相连,根本不可能做到。”男人唇间又呼出一口气,接下来的话倒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而且是不是觉得我很闲?如果非亲非故,当年谁有空去把你那破破烂烂的尸体收拾好,还辗转送到柳林城去。”

商清想起当时自己醒来的时候,确实还奇怪过。

明明说是商玉宸横尸荒野,结果那具保存在乌木棺中的尸身,不仅没有半点损伤,还栩栩如生,甚至不像一具尸体。

“对了,之前还想问您,为什么要把我的尸体放到柳林城去呢?”商清的重点明显有点偏,比起父子关系的问题,他更关心当年的事情。

“你还记得那座血阵吗?”男人说道,“当年他们杀你的时候,生怕你死得不彻底,在柳林城活祭了一城的人,布下煞魂血阵要让你灰飞烟灭,这阵法一旦定下了目标,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

“你如果不在复生后马上破掉这个血阵,一旦北斗山庄的人反应过来,凭你复生后的那点实力,怕是马上又要死一次。

“我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活过来,只能先把你放在柳林城,顺便嘱咐了柳家,让他们提醒你第一时间去破那个血阵。”

听到这里,商清倒是差不多信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话了,毕竟抢着当自己爹也没什么好处,对吧?

当年自己基本是个万人嫌,死了大家都要拍手称快的那种。在这种情况下还肯为自己费心费力,考虑这么多事情,大概是亲爹无误了。

商清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态度诚恳:“爹,对不起,我错了。”

“嗯。”男人轻轻点了点头,语气里终于透出一丝满意。

不过很奇怪,商清心里却没有太大波动,他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好。

仔细思考了一下,一般父子相认是不是应该抱头痛哭啊?商清心里一边想,一边去看男人的表情。

这人比商清还冷静。

算了……感觉他应该并不想跟自己抱头痛哭。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

商清见自家爹不开口,于是只能主动提问:“那什么,您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商清还记得刚才他爹好像说过,是他主动将自己的神魂召到了酆都。

“也没什么大事,我刚忙完手上一些事情,想看看你最近怎么样了。”

商清回答:“我?最近过得挺好。”

“挺好吗?”男人漫不经心地摸了摸手上的扳指,抬眼道,“那你的剑呢?身为一个剑修,不把自己的剑找回来,有些说不过去吧。”

商清一直语塞。

他也想把自己的剑找回来,但是自从那次试图破解血咒之后,好像就再没有在梦中见到过妄情了。

“我也想找,但我现在还不知道妄情在哪儿。”商清皱了皱眉,他还记得当时妄情好像是被锁起来了。

男人的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不知道?看来重华宗那群人还挺护着你,居然把仙门大比的事情就这么瞒下来了。”

“仙门大比?这跟妄情又有什么关系?”商清问道。

“仙门大比十年一次,由北斗山庄做东道主。而北斗山庄几天前刚向各大门派发了帖子。召请仙道众人参加的同时,还特意点明,北斗山庄为今年仙门大比特意添了一样彩头。”

商清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彩头?”

男人眼角微微扬起,目光锐利地看着商清,说道:“自然是云衍剑尊当年亲手所铸之剑,妄情。

“北斗山庄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他们此前追杀过你一次,没能成功。后来你回了重华宗,他们暂时没什么好办法,而且见你经脉尽毁、无法医治,也就不着急对付你。

“不曾想你半年之内又结成金丹,且经脉恢复,北斗山庄自然坐不住了,便想拿妄情引你出来。相信重华宗也知道他们的意图,所以才没把这事告诉你。”

商清知道了其中缘由,却并不打算退缩,他目光一沉:“就算知道有埋伏,我也不打算就此罢休。”

他想起当初妄情的样子,心中还是会隐隐难受。

当初商清就下过决定,一定要把妄情找回来,如今得知了妄情的下落,并且就这样明晃晃摆在他面前,他没有理由不去。

男人似乎很满意商清的回答,朝他颔首道:“那我就提前祝你,得偿所愿。”

接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窗外。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月色亮得有些惨白,

男人手上略一掐算,忽然对商清道:“在酆都留了这么久,你也该回去了。”

“诶?等等……”商清心想,自己还有事情没问完呢,怎么这就赶人了。

然而眼前男人绣着金色异兽图腾的衣袖拂过,商清感觉神魂忽然一轻,眼前景象一阵模糊,转眼间又跌回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神魂归体的冲击有点大,商清原本盘坐的身体一个踉跄,险些趴到地上去。

他此刻心里只想疯狂呐喊,自己这个爹未免也太随心所欲了一点吧!说见就要见,说走就让走,简直比封建社会的皇帝架子还大。

商清甚至还没来得及问他爹叫什么名字。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这什么爹啊!

不过转念一想,他爹身在酆都之中,城中众人是鬼,手下的柳越也是鬼修,那估计……他爹八成也不是个活人了。

算了算了,孤寡老鬼的脾气猜不透也很正常。

商清这么一想,心里觉得好气又好笑,摇摇头从地上站起身来。

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想想怎么去仙门大比,在北斗山庄的眼皮子底下把妄情拿回来。

虽然北斗山庄说妄情是仙门大比的彩头,但商清知道,那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如果商清敢用真实身份前往仙门大比,别说顺利参加比赛,怕是还没进会场,就要被北斗山庄再来一次“围剿”了。

至于隐藏身份参加比赛?那也根本不可能。

北斗山庄好歹也是承天界几大修真世家之一,商清那招式路数一看就是重华宗出品,而他又是独自前往仙门大比,傻子才想不到其中有蹊跷。

所以,参加比赛是不可能参加比赛了。

但隐藏身份却是必须的。

在商清的假设中,他得先用一个别人绝对认不出的身份,先去搞清楚北斗山庄把妄情放在何处,然后再想办法接近。

那么,这个别人绝对认不出的身份是……

商清忽然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虽然他上次发誓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但是现在看来,用幻颜珠改变容貌形态,的确是最方便也最稳妥的选择。

他走到之前存放幻颜珠的地方,把那个小盒子取出来。

商清其实已经仔细想过,上次他被颜栖认出来,并不是幻颜珠本身的效果被识破。而是当时天时地利人和,他又是呆在自己房间里,所以才会被颜栖猜出来。

幻颜珠的效果其实很完美,商清明白。

即使是非常熟悉的人,也必须得找到某些特殊的地方,才有可能猜到他是用了幻颜珠。

而商清这次不需要面对熟悉的人。

所以,很稳,商清一点儿也不慌。

……

此后的几天商清一直在做准备,眼看着仙门大比的日子一天天近了,但重华宗这边的消息确实藏得很紧,完全没有告诉商清。

中途颜枝繁从颜家过完年回来了,但是颜栖却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颜栖他……”颜枝繁眨了眨眼睛,有点心虚,“家里有些事情要办,他到北边去了,估计得再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毕竟颜栖并没有真的回颜家,不过他倒是叮嘱过颜枝繁,如果商清问起该怎么回答。

“这样吗?”商清刚开始有点小失落,不过他马上转念一想,颜栖要是回来了,自己想溜出去恐怕就难了。

“师兄你找他有事吗?我可以让家里帮忙给颜栖传个信。”颜枝繁说道。

“不用了,我就随口问问。”商清赶忙摆了摆了手,然后又对颜枝繁说,“我这两天也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我知道。”颜枝繁点点头,思索着这要不要给颜栖传个消息啊。

当天中午,商清就独自一个人离开了重华宗。

自从他结成金丹之后,御剑诀也自然而然的恢复了,虽然脚下踩着的不是剑而是寒玉笛,但并不影响御剑诀的飞行速度。

北斗山庄坐落在东南方向的岳阳城。

商清天黑之前就到了岳阳城外,并且在郊外已经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将幻颜珠取出来,朝其中注入灵息。

只见那珍珠般的光华流转,商清感觉身上一轻,再睁眼时已经又变作了那个白衣罗裙的美貌少女。

幻颜珠经过上次的融合,这一次使用已经能够完全自由操控,也不会再有限制时间。

商清站在郊外的溪水边,他来回打量着水中的倒影,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这才朝着岳阳城中走去。

因为仙门大比开赛在即,岳阳城也是热闹非凡,就连进城时也排起了队。

商清安静的站在队伍末尾,朝前望去。

城门前不仅是站岗的守卫,还有穿着深蓝色衣衫,上面绘着星辰图案的北斗山庄弟子。他们和守卫一同,正在对进城的人一一进行检查。

看来这回北斗山庄确实做足了准备,安保工作还挺严密。

商清心想自己幸好是用了幻颜珠才过来,否则的话,怕是连进城都进不了。

随着城门前的队伍慢慢前进,终于轮到了商清接受检查。

商清微微垂着眼眸,尽量放轻动作,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一个安静的美少女。

“下一个。”负责检查的山庄弟子似乎有些乏了,他们今年真是格外累,不仅要确保仙门大比的安全,还得盯着那个极端危险分子商玉宸。

他照例抬眼看向眼前人,这一眼看过去,却忽然精神了。

眼前的少女一袭白色衣裙,银纹轻纱,再没有其它颜色。原本素净至极,却偏偏生了一张明艳的脸庞,眉眼似是远山春水,肤色雪白,唇色上一抹淡红微微漾开,如同皎月下的一株桃花,让人看了便有些心驰神往。

山庄弟子不由站直了身子,刚才困乏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称呼也显得十分客气有礼:“敢问仙子是何门何派?”

少女微微垂着眼眸,双唇轻启:“无门无派,我只是个散修。”

山庄弟子心中暗道一声可惜,眼前的少女气质出尘,明艳中又带一丝清冷,就连说话时的声音也如同玉石相碰,清泉泠泠。

原本以为是哪个大门派的嫡传弟子,没想到居然是个散修?

“师弟,你怎么看见个小美人就走不动道了?”旁边年长些的弟子从另一边走过来,笑道,“庄主吩咐过了,最近一定要好好检查进城的人,你小心别把商玉宸给放进去了。”

“师兄你又拿我打趣。”年轻的弟子撇了撇嘴,“要我看啊,今年查得这么严,商玉宸未必敢来惹事。”

“他有什么不敢的,你到底是年轻,没听说过当年商玉宸的名声。那可真是……凶名在外啊,我说句实话,到时候真要打起来,我可不想跟他正面对上。”

“师兄你可别说这种话,也就是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要是被嫡系的人听到,你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商清作为当事人,感觉有点尴尬,于是开口道:“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年轻弟子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怠慢了仙子,赶忙道:“啊,抱歉,不知仙子姓名?今年城中往来的修士很多,为了安全起见,每个进城的修士都要留下名字。”

商清想了想,干脆就把他以前小号的名字报了上去:“风犹惊。”

“哎哟,小美人不仅长得好看,名字也好听,颇有诗意啊。”年长弟子摸了摸下巴,似乎真的在里面品出了什么意味来。

商清忍不住笑了一声。

是啊,他当年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然而等他多读几遍,才发现哪里不对,然后就一直把这个名字记到现在。

上一章:第37章 酆都鬼城 下一章:第39章 凶剑
热门: 禁区:厂花红杏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你的距离 校草说我渣了他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情陷野山村 捡到温柔美人/原来出门真的能捡到媳妇 艳运村医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