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龙鳞

上一章:第33章 物归原主 下一章:第35章 尘埃落定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将全部事情告诉秦澈后, 并没有急着立刻去见掌门, 而是选择先准备几件事情。

首先,商清从宁初月传授给他的医道中,找到了治疗秦澈的办法。他现在有了金丹期的修为, 再加上宁初月的传授, 算是将九本素问经全部学成, 已经有了医治秦澈的实力。

秦澈现在的伤主要是两部分,一是龙炎灼伤了经脉,二是毒雾侵蚀了丹田。

前者使秦澈无法淬炼灵息、进行修炼,后者则是直接让他的修为跌落一半。

商清自己经历过一次更麻烦的经脉修复,再加上宁初月的医术传承和后两卷素问经,足以帮助秦澈恢复损伤的经脉。

之后在祛除毒雾的过程中, 商清还发现了意外之喜。

秦澈原本的修为并未被毒雾侵蚀,只是丹田气海被毒素影响, 修为被抑制了一半无法释放,令人以为是修为折损。

但在毒雾被祛除之后, 丹田气海得以修复, 修为又慢慢恢复到原先的水平。

商清这时才第一次清楚的知道,秦澈居然已经是元婴初期的境界了。

秦澈笑了笑,对商清说:“我可不是什么天才, 只是年纪比你大很多罢了。算起来, 整个这一辈弟子里面, 你好像比别人都小。”

商清心想师兄真是深藏不露, 即使在重华宗, 元婴期修为也够的上长老的修为标准,可以开门收徒了。

“接下来,就要看师兄你的了。”

秦澈坐在书桌前,在信纸上落笔款款,他眉宇间似有怅然之色,轻叹道:“也不知道当年太素峰的嫡传弟子,如今还剩下多少人了。”

……

翌日,重华宗紫微峰。

商清和秦澈一起到了紫微峰前,才意识到,自己这半年里好像还没来过这里。

眼前峰峦秀丽,飞瀑悬停。

淡淡云雾之间,依稀可见远处仙台楼阁错落有致,气势恢宏。

瀑布之下铸有一块成色极佳的墨玉碑,以烫金字体书有“紫微峰”三字。

两人从紫微峰前的瀑布下走过,那瀑布便如同帘幕一样分开,未曾将一滴水花溅到衣衫上,紫微峰的术法确实玄妙至极。

瀑布后是一方莲花池,池水之上有回廊曲折,通往紫微峰正殿。

到了正殿门前,商清先看到了林九渊的身影。

他站在殿门外并没有进去,看到商清和秦澈来了,便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商清看了一眼关着的殿门,问:“林师兄,掌门在见其它人吗?”

林九渊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点点头道:“是太素峰的宁峰主来了,正在与掌门师尊……理论。”

商清一听,明白了。

林九渊说是理论,估计里面是在吵架呢。

“我有件急事想禀告掌门,现在可以进去吗?”商清问。

林九渊想了想,觉得让里面吵架的暂且歇一歇也是好的,于是回答道:“商师弟稍等,我进去通传一声。”

“麻烦林师兄了。”

紫微峰正殿内,虽只有两个人,但阵仗却一点都不小。

宁玉心仗着医修稀少,平时大家都不想得罪,这几十年里脾气越发大了,竟是在掌门面前冷声道:“秦澈将太素峰的素问经外传,商玉宸并非太素峰弟子,却学了素问经的后几卷,这等同于偷窃一样的事情,掌门居然不管吗?”

坐在宁玉心对面的重华宗掌门君迁子,是个鹤发白眉,面目和蔼的中年人。

他听着宁玉心的话语,却还是默默品茶,可见心态十分平和。

君迁子放下茶杯,调整了一下表情,做出一副叹息之色:“这个嘛……确实外传心法不太好,但是你也知道,当初云衍师兄收了秦澈做亲传弟子,而商玉宸就成了秦澈正正经经的师弟,这关系捋下来,秦澈教他学素问经,也不是说不通。”

“掌门这话说得可不对。”宁玉心听出君迁子似乎有偏向那两人的意思,顿时不干了,“秦澈当年以下犯上,戕害师长,我已经将他逐出太素峰,从此之后他就不再是太素峰弟子。那他学过的太素峰心法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再传给外人。”

君迁子又转了转茶杯,觉得有点头疼:“这个嘛……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也没什么办法呀,那龙渊峰上剑阵还在,谁敢动云衍师兄的徒弟呢?”

宁玉心见君迁子在那里来回打太极,就是不松口,故意激他:“哦?我还以为以掌门的修为根本不惧剑阵,现在看来,您是觉得自己比不上云涯?”

君迁子不为所动,露出一个非常佛系的笑容:“云衍师兄一直都比我强,我以为大家都知道。这也没什么丢人的,反正大家不都比不上吗?”

“……”宁玉心气得倒抽了一口气。

他说得口干舌燥,结果君迁子不动如山,甚至还有闲心在那儿品茶!

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林九渊走到君迁子身边,低声道:“师尊,商师弟在外求见,说是有要事禀告。”

“哦?”君迁子垂眸看了一眼宁玉心,然后道,“让他进来吧。”

林九渊:“是。”

商清和秦澈走进正殿的时候,抬眼就先看到了宁玉心。

冤家路窄这词,可真是灵验。

不过今天宁玉心居然在这里,那他的路不仅仅是走窄了,而是要直接走没了。

宁玉心看见商清和秦澈进来,知道君迁子是铁了心要袒护这两人,不由越想越气,不想再在这里呆一刻。

“既然掌门如此偏袒龙渊峰,那以后若有什么大事,也不要来找我了。”宁玉心拂袖而起,“告辞。”

“等一等。”商清见宁玉心要离开,忽然开口,“我今日要禀告掌门之事,与你关系颇深,不如留下来听一听?”

宁玉心一听,停下了脚步,皱眉道:“跟我有关?”

但商清没有再继续跟他说话,而是直接走上前,将手中的影存珠交到君迁子手上。然后弯腰行礼,道:“师叔托我将这东西转交给掌门,掌门看过之后,自有分晓。”

“你师叔?”君迁子接过影存珠的时候疑惑了一下,他开始以为是君泽兰给的东西,心里还在想自家小妹又搞什么花样,怎么还麻烦别人给自己带过来。

“是。”商清垂首,道,“宁初月,宁师叔。”

这句话一出口,商清听到了一声瓷器碎裂的刺耳音色。

宁玉心在听到那三个字后,整个人神情都变了,甚至一时不察觉,碰翻了桌上的茶杯。他咬牙呵斥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哥哥他……早已不在人世,莫不是秦澈又想用那些发了疯的臆想污蔑我?”

秦澈此时抬眼冷笑:“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我要污蔑你?还是说,你做贼心虚?”

淡然如君迁子,听到宁初月的名字,脸上表情也是一凝,他打开手中那颗影存珠。

一片光幕在眼前浮现开。

宁初月站在光幕之中,将当年发生在雪域仙宫的事情慢慢道来。

宁玉心一看到那个已经死去几十年的人,顿时心中慌乱不已,他听着宁初月说雪域仙宫,说烛龙,说那片被拿走的逆鳞,顿时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影存珠不能作假,所以宁玉心知道自己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此时此刻,他心里只剩下了本能,而本能告诉他应该尽快逃离此处。

“宁玉心,你要去哪儿。”

君迁子的声音没了之前的淡然平和,单单只是这一声轻呵,就让宁玉心感觉腿上仿佛压着千斤重,就算想逃跑,也完全迈不动步子。

作为重华宗的掌门,君迁子修为已至渡劫期。

虽然平常性情平和,从不与人争执,但如今的情形之下,宁玉心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君迁子站起身来,等他走到宁玉心面前的时候,所散发出的威压已经让宁玉心站不住了。

宁玉心硬是被压着,在君迁子面前跪了下去。

刚才他还在君迁子面前逞威风、耍脾气,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实在作死而不自知。也就是君迁子不想跟他计较,平常才任凭他蹦跶。

但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的宁玉心,是当年造成雪域仙宫坍塌的罪魁祸首,也是可能故意杀害宁初月的凶手。

君迁子没有必要再跟他客气了。

“说说吧,当初你到底干了什么?”君迁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取走烛龙的逆鳞,那等于是想要杀了当年雪域仙宫里的所有人。”

宁玉心汗如雨下,却根本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能让他万劫不复。

秦澈看着他许久,开了口:“掌门,我想……那片逆鳞应该就在他身上,不,准确说,应该是在他身体里面。”

上一章:第33章 物归原主 下一章:第35章 尘埃落定
热门: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暧昧合租:野兽疯狂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废铁abo 小农民的风流事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悬命游戏 渔夫直播间 我和苍老师的那些事儿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