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物归原主

上一章:第32章 续脉 下一章:第34章 龙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实话商清还是有点害怕, 当初他刚回龙渊峰的时候, 秦澈只用凝魄针探查了一下他的经脉,商清至今还记得那种痛感。

现在一听宁初月让颜栖按着自己,顿时更慌了。

商清自己现在也是个医修, 他很清楚治病的时候要特意按着病人, 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治疗会相当难受, 按住病人是防止他挣扎得太厉害,伤到了自己。

他看着颜栖走过来,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肩膀,并没有太过用力。

颜栖的手总是带着一点微凉的温度,

“那我开始了。”宁初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手中凝魄针微光闪烁。

从后颈到腰际, 一共十三根凝魄针依次排开,在皮肤下勾勒出商清破损经脉的样貌。宁初月不愧是当年的医圣, 即使面对商清寸寸破碎,只靠灵丹妙药勉强护住的经脉, 也没有手抖。

他每一针都下得极准, 极稳。

一勾一挑之间,用自己的灵息为脉络,将商清的经脉一点点续接起来。

商清的后背在轻轻颤抖, 无数的疼痛从经脉中扩散开, 他甚至喊不出声音来, 只是额头渗出大片冷汗, 昭示着续脉所带来的疼痛有多可怖。

颜栖取出一方锦帕, 细细为商清拭去额间的冷汗。

商清抬着一双落星般的眼眸看颜栖,尽力把害怕的情绪压下去。双唇紧抿着,似乎是想要朝颜栖笑一笑,却已经在嘴唇上浅浅咬出了一个齿痕。

“别咬自己。”颜栖看着心疼,却也做不了太多事情,“实在疼得厉害,你就咬我的手吧。”

商清疼得厉害,也想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于是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的说:“那不行,我舍不得。”

颜栖微微怔住了,他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抬手慢慢抚过商清的头发。

温柔的安抚分散了经脉处传来的痛苦,商清下意识想去追逐那指间的温度,心跳的速度好像无意间又加快了一些。

他闭上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

遭了,本来是想跟颜栖开个玩笑,怎么最后心跳加速的是自己呢?

宁初月还在继续忙碌,即使是他,也要花费非常多的时间,才能续接好商清这伤痕累累的经脉。

到最后商清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麻木了,痛觉也远不如一开始灵敏。

“好了,你感觉一下?”宁初月长长出了一口气,将商清背后的凝魄针全部收起,竟然没有在皮肤上留下任何疤痕。

商清重新穿好衣服,依言运转灵息,顿时发现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如果说以前他的经脉像是岩石上的滴水,一点点渗透转化;那么现在修复了两条主脉之后,便如同河流穿行,流畅了不止一个等级。

虽然细枝末节处还没有完全打通,略有滞涩之感,但瑕不掩瑜,商清已经感觉自己气海内的灵息不断翻腾,竟是隐隐有突破境界的迹象!

宁初月朝商清点头笑道:“你体内灵息凝练,早已远远超出凝气期两三个境界,以前只是碍于经脉阻塞,无法突破。现在两条主脉恢复,这个反应很正常。”

随后,宁初月又握住商清的右手:“这是我神魂中残存的医道之术,你回去之后将素问经再仔细研读一便,便可彻底通晓。”

商清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奇异的感觉,宁初月温和的灵息裹挟着什么东西,缓缓汇入了商清的识海之中。

做完这些事情,宁初月神魂的模样变得黯淡了一些。他轻轻喘了口气,说:“时间不早了,雪域天宫现在对现在的你来说太过危险,不宜久留,我抓紧时间送你们回去。”

“师叔……你……”商清眼中有些哀恸。

“你不必为我感到伤心,我本是一缕孤魂,早该消散于天地间,能留存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宁初月的表情很平静,死过一次,他早就将一切看开,“若是觉得亏欠,你以后就好好用这身医术救死扶伤,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商清郑重的点头,道:“师叔所言,我一定牢记。”

“好了,你们快些动身离开吧。”

宁初月伸手摸了摸商清的脑袋,然后他脚下微光一闪,面前洞开一片漆黑的深渊。

由于这次有宁初月主动控制,深渊中的灵力场不像商清来时的那么混乱,颜栖一直握着他的手,两个人穿过大片大片的黑暗,不知走了多久。

终于眼前景象一变,又回到了小秘境中的那片树林中。

先前坍塌下去的那片地面,留下了一个大坑,但是已经能看得到底。大概是原先的通道遗迹被触动后,失去了效果,从此彻底消失了。

商清站稳之后,只觉得体内灵息不断翻涌,在刚刚修复好的经脉内来回运转淬炼,然后回到丹田气海内渐渐凝聚——

丹田内似乎有什么灼热的东西,不断将经脉内淬炼出的高纯度灵息吸纳、收拢。

商清气息有些不稳,他也顾不上地面全是泥土,直接盘膝坐下,集中精神进一步稳固经脉,淬炼灵息,将它们补充到丹田之中。

颜栖见状,知道他这是突破境界的先兆,于是也在他身边蹲下。手掌紧贴在商清背后的经脉处,缓慢而克制的放出一缕灵息,帮助他梳理体内的修为。

商清丹田内的东西变得滚烫起来,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极亮的金光。

瞬间周身化出一道淡金色光柱,直接冲向天际云层之中,将刚刚露出一点鱼肚白的天空,映照出一片流金般的美丽颜色。

金丹既成,天边便有五色祥云浮现。

一道灵气以商清所在处为中心扩散开来,蔓延至方圆十里之外,昭示着他直接从凝气期,横跨两个境界,再一次凝出了自己的金丹。

商清再睁开眼时,觉得心思明澈,五感通透。

目之所及、耳之所闻都有了细微的变化,就连树林中昆虫振翅的微小动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商清收敛住心中的喜悦之情,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他还要去做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转身拉住颜栖的手:“我们先回重华宗,将事情告诉秦师兄

与此同时,清晨的重华宗内,也有不少人看到了天空中的祥瑞之兆,纷纷讨论着是谁在此时突破了金丹。

秦澈也是刚刚起来,睁眼便看见宗内小秘境那边有人突破金丹,心里嘀咕了一句谁大早上跑到小秘境里面去突破境界了?

他心里刚想完,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的声音。

“师兄,你醒了吗?”

商清突破了金丹,以前学过的什么御剑诀也随之想了起来,于是拉着颜栖一起回龙渊峰,也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

秦澈听出商清的声音,披上外衣去开了门。

他刚想问商清一大早出什么事了,但只看了一眼,就轻轻吸了口亮起,惊讶道:“原来刚才那个突破金丹的人,是你啊?到底发生什么了。”

商清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昨天晚上,从宗内的小秘境掉到雪域仙宫里去了。”

“雪域仙宫?”秦澈一听到这四个字,下意识就集中了注意力。

“对。”

接着,商清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秦澈听。

秦澈听完,一时不能言语,他跌坐在身后的座位上,点燃了手中的烟草,试图平静下来。

商清取出当初系统“补偿“给自己的九卷素问经,虽然从宁初月那里听到了另一个说法,但现在商清找不到系统,也无法搞清楚原委。

但这素问经,必须要归还给秦澈才行。

“这素问经,宁师叔托我带回来给师兄。”商清稍稍改变了一下说法,去掉了那些他自己都还没搞清楚的部分。

秦澈抚过那些书页,眼中似有泪光划过,却在它们成型之前闭上了眼睛,不愿让泪水滚落出来。

商清走到秦澈面前,蹲下身子,握住了秦澈微微发颤的右手:“师兄,我受了宁师叔的嘱托,要将你的伤治好。他传授给我的医道之术,我之后也会整理成册交给你。”

商清另一只手中,握着宁初月给的那颗影存珠,沉声道:“宁玉心当初拿走的东西,是时候该还回来了,如今名声、地位……还有太素峰,都不是他该拥有的东西。”

商清要做的,不仅是把那颗影存珠交给重华宗掌门。

他还想要将太素峰,归还给秦澈。

秦澈才是宁初月的亲传弟子,当年宁初月掌管的太素峰,绝不该落到宁玉心那一脉的手中。

上一章:第32章 续脉 下一章:第34章 龙鳞
热门: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情陷矿山 皇叔 大红灯笼故事集 暴君有个小妖怪 村长的后院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 艳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