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续脉

上一章:第31章 寻魄灯 下一章:第33章 物归原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听着他说的话, 还有旁边那条巨龙,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串东西。

那是他以前从别人口中得知过的一些信息——雪域仙宫、烛龙, 还有连接在重华宗小秘境和雪域仙宫之间的通道。

所有的一切都明确指出,眼前这缕神魂,就是上一任太素峰的峰主, 当年葬身在雪域仙宫中的宁初月!

商清脱口而出:“你是宁初月?”

那人没有否认, 坦率地点了点头:“是,我刚才闻到你身上安神香的味道就在想, 你或许会认得我。秦澈那孩子调制出来的安神香, 总是与寻常不同,你应该和他关系不错吧?”

“他……”商清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讲起,决定先冷静下来理一理思路。

万万没想到,七星寻魄灯居然带着他跨过当年通道的遗迹,来到了万里之外的雪域仙宫,并且还找到了宁初月的魂魄碎片!

商清决定从头开始,把秦澈的事情讲给宁初月听。

“秦澈如今在龙渊峰,是我的师兄。”商清说道,“他当年不信前辈是死于意外,认为前辈是被宁玉心所害, 但苦于没有证据,于是铤而走险, 在太素峰主的继任大典上给宁玉心下了毒。宁玉心险些丧命, 醒来后要将秦澈处决, 被我师父所救,安置在龙渊峰,以剑阵护佑。”

宁初月长长叹了一口气,却是先问:“秦澈他,现在怎么样?”

商清摇摇头:“师兄他很不好,当年他在雪域仙宫被龙炎灼伤,经脉受损后不仅修为折损半数,无法再继续进行修炼,身体也一直不太好,稍有劳累就需要歇息。”

宁初月沉默良久,双手微微发抖。

商清继续问道:“前辈,我想问你,当初雪域仙宫的意外,是否与宁玉心有关?”

宁初月没有直接回答,他朝商清招了招手:“你们随我来。”

商清和颜栖相互对望一眼,两人跟了上去。

宁初月走到那条巨龙的身边,抬手抚摸着巨龙的脖子:“这就是雪域仙宫中的那条烛龙,不过他平日里身形比较小,没有当初发怒是那么骇人了。

“当年我死后,神魂困在雪域仙宫中渐次消散,最后不知怎么的被烛龙吸引过来,依凭着它的灵息得以残存着最后一缕。

“相处得久了,我渐渐发现烛龙性情并不暴戾,没有理由莫名其妙的发怒。后来我与它相熟起来,得以有机会看到它身体最脆弱的位置,才发现——”

说道这里,宁初月指了指烛龙的颈下三寸处。

商清将视线望过去,只见那里长着三片金光灿烂、锋利无比的逆鳞。

其中一片逆鳞还显得有些稚嫩,没有完全张开,掩盖不住后面皮肉上的狰狞的疤痕。这明显是被什么强行撕裂过,后来又重新长出来的新鳞片。

“它的一片逆鳞被人取走了。虽然当年我并没有亲眼看见此事,但是烛龙的眼睛却记住了伤害他的人长什么样子……确实是宁玉心。”宁初月安慰似的摸了摸烛龙的脑袋,“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意要杀我,但当年那场意外,的确是因他而起。”

商清心中一动,如此一来,便有了证据。

“前辈,我们一起回重华宗吧,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宁初月摇摇头:“我只余一缕残魂,就不回尘世辗转了。况且那条连同雪域仙宫和重华宗的通道,当年是我打开,我自己是不能进去的。一旦我进去了,它便会失去支撑而坍塌。”

“不过,我可以留下证言让你带回去。”

宁初月低头,好似跟烛龙在交流着些什么。

烛龙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情愿的伸出爪子,从巢穴里扒拉出一颗亮晶晶的小珠子。

宁初月拾起那颗珠子,指尖一点,面前便展开一道光幕。

在光幕前,他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最后用灵息封存在了珠子里面。

“这是影存珠,你将它交给掌门,他自然能分辨出真相。”宁初月将珠子交给商清,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问道,“现在的掌门,应该还是君迁子师兄吧?”

商清点头:“是。”

“说起来我都忘记问了,你师父现在怎么样?我记得当初从重华宗出发的时候,云衍师兄已经大乘境界后期,他如今可顺利成圣了?”宁初月像是被勾起了回忆,挨个问起当年的旧友来,“还有君泽兰师妹,当年说要发明个焕颜丹出来,也不知道她成功了没有。”

商清回答道:“君师叔的焕颜丹炼好了,前些日子我刚见过她,我师父……二十多年前那场成圣的天劫,他没能扛过去。”

商清说完,忽然鼻尖有点发酸。

当初君泽兰跟他讲起往事的时候,曾经说着说着就落了泪。当时商清还不觉得难受,可是自从去过一趟祠堂之后,商清似乎就对这些事情渐渐敏感了起来。

颜栖在他身边,看他眼眶微微发红,于是握住他的右手,轻轻拍了拍手背。

宁初月听前半句的时候还带着笑意,之后却慢慢闭上了眼睛,藏起眼中的难过情绪。

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朝商清走过去,搭上他左手手腕,问:“你经脉伤得很严重,而且……秦澈教了你素问经对吧?”

商清没有否认:“对。”

宁初月又端详了商清一会儿,忽然又说道:“刚才我见你的时候,总隐约觉得在哪见过你,你入门晚,按理说我不可能见过你才对。”

商清想,自己入门的时候,秦澈都已经在龙渊峰呆了好几年,宁初月确实不可能见过自己。

宁初月一边回忆一边说:“这会儿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是在雪域仙宫见过你,大概二十多年前吧?正是雪域仙宫打开的时候,你应该来过这里。”

商清思考了一下,觉得当初商玉宸可能来过这里。

宁初月继续道:“之所以记得你长什么样,是因为你当时来秘境探险,带走了我扔在小雪湖底的玉轴。

“当年我临死前,不想让只传给峰主嫡系的素问经后两卷失传,于是把身上的一整套素问经都存在玉轴里,远远扔了出去,最后落到了小雪湖底。

“因缘际会,最后被你寻去了,也许是天意。”

商清听得愣住了,那套素问经全卷,当初系统不是说补偿给自己的吗?怎么如今宁初月却说,是商玉宸当初从雪域仙宫里带走的呢?

商清想问系统,但是系统好像开始装死了,毫无回应。

“当初云衍师兄救了秦澈,那我如今也该救你。”宁初月对商清道,“我虽然现在只余下一缕残魂,但还是能帮你续接上两条主脉,至于剩下的众多支脉,我会将我残存的医道传授给你,日后稍加修炼,你也能医好你自己。”

商清既是惊喜又是惊讶,他还是说:“谢谢前辈愿意为我续接经脉,但是我并不是太素峰弟子,就算要传授也该传授给师兄……”

宁初月温润一笑:“你都叫他师兄了,不必分得那么仔细,秦澈既然愿意教你素问经,我相信他看人的眼光。再说,你得了我的医道传授,回去也能将他的旧疾治好,再将这些医道教给他,不就好了?”

商清被宁初月说服了,他垂首道谢:“多谢前辈大恩。”

“不必谢。”宁初月摆了摆手,忽然道,“说起来,你都叫君泽兰师叔了,为什么要喊我前辈?我也是你师叔啊。”

商清把这茬给忘了,于是赶紧补上:“宁师叔。”

“好了,你随我进来吧,我为你续接主脉。”宁初月走在前面,领着身后两人往烛龙的巢穴里面走。

烛龙也悄悄跟了过来,把自己变小,盘在旁边的柱子上,好奇的打量着商清。

商清随宁初月往前走,渐渐周围变得暖和起来,与外面的天寒地冻完全不同。

等一直走到一张石床前,宁初月虽然是神魂状态,却还是习惯性的挽起了衣袖,将长发扎起,显得十分赶紧利落。

“你把衣服脱了,背朝上趴着。”宁初月吩咐道。

商清的目光在四周逡巡了一圈,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魂一龙,一个颜栖。

说实话,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宁初月见他没动,又笑着催他:“别不好意思啊,我见过的病人多了,脱完了衣服,反正我看谁都差不多。”

商清觉得这话有点似曾相识。

最后商清还是脱掉了外袍和里衣,按宁初月的吩咐趴在了石床上。

宁初月走到商清身旁,手中灵息凝成细针,正是秦澈给商清用过的凝魄针,用以续接经脉。

宁初月想了想,又朝颜栖道:“你过来,帮我摁着点儿他。”

上一章:第31章 寻魄灯 下一章:第33章 物归原主
热门: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穿成暴君的御宠 村长后宫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乡野村夫 鱼不服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诱仙欢 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