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点穴截脉

上一章:第29章 遇事不决 下一章:第31章 寻魄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观战阁上, 宁玉心看着论道台的光幕中, 阮语那只队伍的名次越来越高, 最后稳稳保持在了第一位, 嘴角终于勾起一个满意的笑。

单人比试太素峰向来不参加,让商玉宸赢了也无所谓?双人比试的榜首依然是太素峰的囊中之物。

在双人比试中, 有医修的队伍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而宁玉心这边不松口,商玉宸根本不可能找到医修和他一起参战。

就算他在传道院学了半年医道课又如何?

传道院教得那点东西, 只能算是个入门罢了, 最多也就只教到素问经的第一卷 , 根本不值一提。

宁玉心想到这里,眯起眼睛, 拿起手边新换上的茶盅, 满意的抿了一口茶。

他的目光飘到斜对面的台子上, 恰好看见商清带着颜枝繁起了身,而秦澈似乎发现了宁玉心的目光, 抬头望过来——

伸手缓缓比了个挑衅的手势。

宁玉心气得手一抖,一个不留神又捏碎了手上的茶盅。

这次茶水溅到了他自己的衣袖上, 身边伺候的弟子立刻上来帮他擦拭。

但宁玉心此时的心思却顾不上这些琐事了,他皱起眉头, 脑中浮现出一个不好的想法。

难道说,秦澈把太素峰的心法外传了?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 宁玉心顿时咬牙切齿, 要是秦澈真敢把素问经后面的几卷也教给商玉宸——

那到时候他一定要向掌门禀告此事, 绝不善罢甘休!

论剑台上, 阮语手中握一支碧萧,与身边的仙符峰弟子有说有笑,神态温婉。

说话间,他微微抬眼,看着光幕上的倒计时。

先前连续三队挑战者都被打败,若是一炷香内再没有其它挑战者前来,今年双人比试的结果就会出来了。

正当裁判准备宣布结果时,论剑台上落下了两个身影。

一大一小两个少年,正是商清和颜枝繁。

阮语心中沉了一下,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完美微笑,表现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商师弟,好久不见。”

商清正在跟裁判说话,听到阮语主动叫自己,头也没抬就回了一句:“不见挺好的。”

阮语平日里受身边人追捧惯了,一时被商清噎住,说不出话来。

双人比试进行到现在,已经基本到了尾声,论道台边太素峰的弟子尤其多。

原本就有旧日嫌隙,此刻更是群情激奋,夹杂着不少难听的话。

“这人怎么不识好歹?”

“据说以前他就经常给阮师兄脸色看,如今更是变本加厉了。”

“是啊,我听老一辈说,商玉宸以前在仙门大比上还对阮师兄的医术指指点点呢,还好阮师兄脾气好,那么多年都不跟他计较。”

“指点阮师兄的医术,他有什么资格啊!”

裁判都看不下去了,赶忙举手示意:“比试马上开始,诸位请安静,不要随意喧哗!”

颜枝繁不高兴了,气得朝台下喊道:“不许说我师兄坏话!”

商清拍了拍颜枝繁的肩膀,懒得跟其它人多废话,只淡淡看向那群太素峰弟子,道:“有没有资格,一会儿就知道了。”

说完,便转身穿过结界,和颜枝繁一起进入了比试场地。

对面的仙符峰弟子也是阮语的簇拥着之一,此刻对商清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不太耐烦地开口道:“两个剑修?你们随便上吧。”

两个剑修对阵符修加医修,其实是很吃亏的。

毕竟符修和医修都是远距离攻击,需要近身战斗的剑修在一开始就吃了亏。

况且颜枝繁也还只是凝气期,仙符峰弟子觉得,就算商玉宸刚才能力战聚灵期的对手,但双拳难敌四手。

他就不信,商玉宸还能取胜。

“我这场不用剑道,用医术。”商清手中的寒玉笛在指尖转了一圈,它既是能代替长剑的兵刃,亦是能用来施展医术的法器。

阮语原本还有些忌惮商清的剑术,此时一听他这么说,反倒是放下了心里的石头。

别的不说,论医术阮语还是有自信的。

“随便你们,那就开始吧。”仙符峰弟子不屑的一笑,跟其它人一样,他也不信商清的医术能有多厉害。

颜枝繁转头问商清:“师兄,我们怎么上?”

商清朝他眨了一下眼睛:“繁繁,信我吗?”

颜枝繁:“当然信。”

“好,那就硬上。”商清手中的寒玉笛聚起灵息,流光婉转,冰雾四溢。一道灵气连结而成的防护盾落在颜枝繁身上,“你去打阮语,不用管我。”

“没问题!”颜枝繁听完,抡起手里的重剑就冲过去了。

你别说,颜枝繁虽然年纪小,个子也还没长开。但手里领着一把半人高的重剑,跑起来居然一点也不笨重,可见不仅力气很大,而且平常修炼相当认真。

仙符峰弟子看颜枝繁只是个凝气期,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不过看颜枝繁直奔着阮语去了,倒是可以趁此机会表现一番。仙符峰弟子如此想着,从袖中取出两张符咒,催动灵息朝着颜枝繁飞去。

符咒在颜枝繁身前炸开火光,一瞬间火焰高窜,引出一阵巨大的烟雾,直接将少年的身影吞没其中。

仙符峰弟子暗自得意,符咒他提前灌注了灵息,这一下子炸出去,凝气期修为怕不是直接要被抬下去治伤了。

然而还没等他的嘴角完全扬起,只见那烟雾中刮起一阵风。

颜枝繁从火焰中径直冲了出来,双握住重剑,气势十足地向前劈出一招“风起云扬”。

他身上有淡淡的白光,形成一层冰霜般的护盾,在刚才符咒的攻击之下,居然并没有破裂!

仙符峰弟子一时惊到了:“什么?!不可能,怎么可能连一层保护盾都没有破掉。”

“小心!”阮语在仙符峰弟子身后一段距离,他一边出言提醒,一边也握起碧萧,给仙符峰弟子身上加持了一个大型治愈法术。

阮语总是对自己的大型治愈术引以为傲,从不吝啬在众人面前展示,也总是能赢得一致的赞美和夸奖。

久而久之,他就越来越喜欢用大型治愈术,用以炫耀自己的医术。

商清之前在观战阁上就发现了这一点,此刻见阮语仍然是这个习惯,心里顿时笑了。

另一边,颜枝繁虽然辟出了一剑,但是他那剑并没有打算攻击,反而是用来突进的。

这也是商清之前教给颜枝繁的一个小技巧,“风起云扬”这招即使打不到人,也可以利用它的瞬移效果来冲到对手面前。

所以颜枝繁看都没看那仙符峰弟子一眼,转眼间直接越过他,跃到了阮语身前。

徒留仙符峰弟子身上的大型治愈术闪啊闪,光芒十分耀眼,特效十分绚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空大吧,场面一度显得有些尴尬。

“别分心,回来保护我。”阮语先是闪躲开颜枝繁厚重的剑锋,然后慌张的呼唤队友前来救援。

医修大多很脆弱,况且颜枝繁的兵刃特殊,又全都修习苍劲厚重的招式,杀伤力差不多与筑基期等同,是可以对聚灵期医修造成伤害的。

仙符峰弟子反应过来,朝着阮语略过去,却半路被商清拦下来了。

“让开!”仙符峰弟子手中再排开三枚符咒,全部照脸贴向商清。

他心里觉得奇怪,这人怎么路子这么野?

别人医修都是站在后方,以免脆弱的身体遭受攻击,商玉宸倒好,不仅一开始不让队友保护,现在居然都冲到自己面前来拦人了!

符咒再次化作火光,但还未完全绽开,便被商清身上几重护盾层层削减。

到了最后就算是漫天火光,也只剩下了一丝难以伤人的小火苗。

“我就不让,有本事你打过去。”商清毫无俱意,直接与对手缠斗起来。

仙符峰弟子与他过了几招,渐渐发现情况不太对劲儿。

自己好像跟不上他的身法?!并且有好几次还被他反过来击中经脉穴位,传来一阵明显的麻痹感。

甚至商清还有闲心抽出空,给后面不远处被颜枝繁紧追不放的阮语,弹出几道灵息。

阮语还算能应付得来颜枝繁,正施展治愈术暂时提高自己的速度,用以躲避沉重的剑刃,就感觉背后几处地方微微一凉。

顺着方向看过去,发现是商清在用灵息攻击自己。

阮语警觉的查探全身,但除了一点不痛不痒的感觉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于是暂时放到一边,专心应付颜枝繁的进攻。

商清回过头,心里数着时间,然后第三次集中了仙符峰弟子的一处经脉。

然后是第四次、第五次……

一直到第九次的时候,仙符峰弟子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了!

“你一个人先在这里待着吧。”商清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就朝着颜枝繁那边掠去。

《灵兰秘典》中的截脉篇,有许多攻击经脉穴位的招式,根据次数、位置不同也会造成不同的效果。

刚才商清就是用了其中一招,反复击中仙符峰弟子的几处大穴,以至于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师兄!”颜枝繁见商清过来,知道时机到了。

他蓄起剑势,准备施展归云剑诀中极有压迫力的一招“黑云压城”。

阮语见他气势汹汹,旁边商玉宸又即将赶到,自己的队友又来不及回援,顿时觉得极为不妙,立刻掐诀念咒,汇聚灵息在脚下铺展治愈阵法。

治愈阵法会快速给阵中的人添加治疗和增益效果,站在里面的人极难被打伤。

商清可没打算让阮语的治愈阵法生效,他直接向寒玉笛中灌注大量灵气,施展出《灵兰秘典》中的“祛灵”一式,直接让阮语身上的增益效果失效了!

阮语忽然失去了治愈阵法的辅助,被颜枝繁的重剑击中,身子一斜,吐出一口血来。

他大惊之下,只得放弃耗费大量灵息建立起来的阵法,超旁边躲开,试图再施展出治愈术为自己疗伤。

阮语指尖的灵息闪了一下,然后像是被风吹散的火苗一般,消失了。

“你还没发现吗?你真的太喜欢用大型治愈术了,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你还是在用。”商清远远看着他,勾起的嘴角带着一点冰冷。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阮语这时才发觉,他今天的灵息消耗速度比平常要快很多,此时居然连一个普通的治愈术都施展不出来了。

“没什么,只是让你的灵息快速消耗掉而已。”商清说完,站在一边没有上前,他都不用再做什么,阮语也败局已定。

裁判在外观战,见阮语一方的两人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便宣布商清和颜枝繁获胜。

“等一等。”阮语轻轻缓了口气,“商师弟,我没有其它意思,但这种夺人灵息的术法……我没记错的话,大多是邪道禁术。”

阮语此言一出,场地外的太素峰弟子们立刻反映过来,纷纷应声附和。

“对啊,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法术?”

“居然夺取人的灵息,简直就是邪道所为!”

“宗门大比上怎么会有人敢用这种法术……”

一时间,商清好似又被阮语的寥寥数语推上风口浪尖。

但他毫不在意,直接反驳道:“首先,你不要偷换概念,我没夺走你的灵息,只是你让你经脉受损,灵息消耗得更快了而已。如果你没有浪费那么多大型治愈术,其实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灵息耗尽。

“第二,这可不是什么邪道秘书,难道你没有看过素问经的别册《灵兰秘典》吗?第三篇‘截脉’中的第七章,讲的就是这一招。

若是有人不信,大可现在去取素问峰《灵兰秘典》来查。”

刚才还喧闹不已的太素峰弟子声音降下去一截,有人小声在问。

“灵兰秘典?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学素问经的时候也没看到过什么别册啊,他不会是在信口雌黄吧。”

“说起来,我怎么好像在藏书阁的角落看到过这个名字啊……”

“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好想也看到过,但是看起来很难的样子,身边又完全没有人学,我就又把它放回去了。”

随着好几个人提起自己看到过这本医书,弟子们讨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阮语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但是如今却有些收不住了。他刚才似乎走错了一步棋,让局面变得糟糕起来。

他想起来《灵兰秘典》确实存在,但他并没有翻看过。

“我可以作证明。”人群中忽然走过来一个人,“灵兰秘典确实是素问经的别册,第三篇‘截脉’中也确实有这样样一招,只是学起来太难,以至于如今无人问津罢了。”

商清循声望去,发现是传道院教授医道课的紫珠真人。

他朝紫珠真人点头致谢。

总裁判刚才看到这边的动静,就已经赶了过来,在斟酌过两方的发言之后,明显商清的话更有说服力,且有紫珠真人为证,觉得已经可以得出结果了。

并且他对阮语颇有不满:“‘邪道术法’这样的话,罪名颇重,不要随意安在同门的头上。一场宗门大比而已,输了可以明年再来,但有些谣言传出去,所造成的影响可就难以估计了。”

阮语一时脸色煞白,小声回应:“……是,弟子知错。”

他刚才被颜枝繁打中了一剑,嘴角还留有血迹,同时灵息尽失,面色狼狈,简直看不出是平常那个故作温柔的样子了。

可真难看啊,阮语。

一时间,刚才附和的太素峰弟子也纷纷噤声,低头想遮住自己的脸。

总裁判见事端平息,清了清嗓子,高声宣布道:“双人比试,龙渊峰商玉宸、颜枝繁夺得榜首。”

“本次宗门大比圆满结束,大家若有遗憾,可勤加修炼,明年再获佳绩。”

商清低下头,看着颜枝繁像只小鸟似的在原地打了个转,然后拉起商清就往虹桥的方向跑。

颜栖和秦澈已经从观战阁上下来,在虹桥边上等着他们了。

至于观战阁之上的长老们有什么看法,或是开心,或是意外,或是恼怒,都暂时与商清没有关系了。

商清虽然没有颜枝繁表现得那么活泼,但也是眼神明亮,嘴角笑意满满。

刚走到虹桥边上,他就挨个给其他三个人一人一个拥抱。

这是半年以来商清最轻松的时刻,他感觉自己飘啊飘啊,好像要上天了一样。

颜栖看他开心得晕乎乎的样子,只觉得可爱极了,稍微多抱了一会儿商清也没有察觉。他在商清耳边说:“恭喜你,你真的很棒。”

商清摇摇头,笑着回答道:“大家都帮了我好多忙,我一个人走不到今天这步。”

“不说那么多了,咱们回去开个庆功宴吧,好久没有热闹过了。”秦澈提议道。

“好啊好啊。”颜枝繁连忙点头,一脸期待:“既然是宴会,我能喝酒吗?”

颜枝繁家里管得严,逢年过节看着别人喝酒,娘亲也不许他碰一滴。如今到了龙渊峰,趁着今天大家心情都特别好,颜枝繁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这茬儿。

秦澈笑他:“小孩子学什么喝酒,不过我有几坛存了好久的青梅酒。酒劲儿不大,倒是可以给你尝尝味道。”

“师兄万岁!”颜枝繁得了应允,更加开心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回了龙渊峰,真的就摆了一桌庆功宴出来。

虽然没有人擅长做饭,但是安乐坊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请个厨子过来做宴席也是没有问题的。

等吃饭吃到大半,秦澈从他的白鹭园里挖出了一坛青梅酒。

虽然是没什么酒劲儿的果酒,但是被秦澈藏的念头长了,倒是也多出几分绵长酒香。和着青梅酒本身的清甜微酸,十分好入口。

颜枝繁只被允许喝了三杯,剩下的三个人分了一坛青梅酒,每个人的分量不多,也不至于喝醉。

商清明显是三个人里酒量最差的,喝着喝着脸上浮起薄红,眼神也有点微醺起来。

庆功宴结束,秦澈忽然说:“我们去祠堂上个香吧。”

商清听到这句话,忽然清醒了一点。

剑庐中的祠堂供奉着历代峰主的灵位,商清自从回龙渊峰之后,就没有去祠堂。

现在他回想起来,总觉得有哪里很奇怪。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似乎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隐约在阻止他想起与云衍剑尊有关的事情。

就算偶尔别人提及了,商清好像也没能深入的去想那些信息。

这可能类似于一种自我保护?商清现在还不知道。

“好。”商清揉了揉脸,用力点点头,他应该去看一看的。

至于颜枝繁,他作为云衍剑尊的超级迷弟,自然是一万个同意。

颜栖看了看商清,目光微微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几个人依次出了门,朝着剑庐中祠堂的位置走去。

祠堂距离他们的住处都很远,所以显得分外冷清。

商清跟在秦澈身后,当秦澈推开祠堂厚重大门的时候,商清心里忽然一阵压抑。

并不是来自于祠堂本身,而是从他潜意识里冒出来的感觉。

随着大门缓缓被推开,商清抬起头,看到了最前方那座黑色的灵位。

和别的灵位比起来,它算得上很新,上面写着“剑尊云衍之灵位”。

一瞬间,商清刚才微醺的酒意全部散去,他完全清醒了过来,拼命想抓住意识里那一抹模糊的线索。

我得找到一件东西。

是什么东西?暂时还想不起来,但是它就被存放在祠堂中。

它在哪呢?

商清一边问自己,一边飞快的打量着祠堂里的所有东西。

他的视线最后又回到了那座灵位上,啊,对了,就在这下面,被藏起来了。

“师兄?”颜枝繁忽然碰了碰商清的手。

商清回过神来,才发现刚才自己出神的时候,其它人已经上过香,跪拜过灵位,此时正看着自己。

颜栖轻轻碰了碰商清的手,抚过他的手背,小声问:“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吧。”

商清回过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没事,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可以吗?”

“嗯。”秦澈点了点头,牵着颜枝繁走出了祠堂。

颜栖有点不放心,但也并没有阻止商清:“那我在外面等你。”

“好。”商清点点头。

等到整个祠堂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商清走带那座灵位前,伸手在四周摸索了一番。

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是商清又想了想,脑海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在指尖聚起灵息,又摸索了一遍。

“咔哒——”

一声细微的响声之后,灵位后面退开一个小小的暗格。

商清把它打开,看见里面躺着一盏有点眼熟的灯。

和他最初在柳林城用掉的那盏七星引魂灯有点像,但是灯面上星辰排列的方式有所区别,而且微微泛着的灯光是绿色,和引魂灯的蓝色不同。

“这是什么东西?”商清在意识里问系统。

【七星寻魄灯。】

商清想了想,问:“和七星引魂灯是一套?”

【是。】

商清:“那它有什么用吗?”

【唔……听说是用来搜集附近的魂魄碎片,你有空可以试试。】

“我知道了。”商清将寻魄灯收进储物袋。

他原本以为当初的七星引魂灯是个意外,只是恰好被他从游戏里带到了这个世界。

上一章:第29章 遇事不决 下一章:第31章 寻魄灯
热门: 军门长媳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皇室秘闻[穿书]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远东星辰 香水 混世小农民 好色小姨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灯红酒绿:我的娱记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