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请赐教

上一章:第27章 第一场 下一章:第29章 遇事不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有点生气了, 他手中的寒玉笛才不是什么玩物一般的兵刃。

只有亲身用过才会知道,寒玉笛的长短分寸全都仔细斟酌过, 即使与剑有所不同,但一招一式之间与身体极其合拍。

再加上以天材地宝和颜家的秘法锻造, 绝非寻常兵刃可比。

他不再多说什么, 只道:“请赐教。”

卫枫也没打算跟他客气, 手中长刀卷起一阵狂风, 裹挟地上无数草木落叶一同朝着商清席卷而来!

商清知道, 凌风谷使刀, 且擅风法。

刀法如狂风卷地,转眼便越过十几丈距离,裹挟着森然刀刃劈到商清面前。

周围的风聚成一堵墙壁,连同脆纸一般的落叶也变作微小的利刃, 从四面八法旋转飞来。

在结界外的弟子眼中,商清握着一只精巧的玉笛,单薄的身姿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浮舟,被风法和刀刃困在其中,下一刻就要湮灭于风雨之中。

刀光凛冽,围观的弟子小声对身边同伴说道:“完了,聚灵期和凝气期的差距太大了。我看商玉宸怕是动都动不了,这一下就要被抬出去……了吧?”

弟子的话还未说完, 陡然转了腔调, 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比试场地之内, 商清竟然回身避过了那气势骇人的一刀!

不仅如此, 他身形轻灵,也不知道是怎么闪转腾挪,竟然是从那狂风落叶之中纵身跳出。手中寒玉笛闪着微微白光,直接击中了卫枫的右侧肩膀。

卫枫惯用右手使刀,刚才那一招存了一击制胜的心思,所以尤为刚烈勇猛。

面对商清的轻功身法,卫枫这时候根本不可能有收招的机会。

刚才卫枫出乎意料的受了商清一击,身体向后倒去,手中猛烈的刀法来不及完全收回,险些伤了自己。

商清趁此机会使一招“流云回雪”,转身又击中卫枫后背。

卫枫踉跄两步,只觉得胸口气血不畅,喉咙腥甜,险些滚出一口血来。

他强忍着胸口不适,再次挥刀劈向商清。

哪知商清虚晃一招,原本手中的“浮云蔽日”在中途收招,完全不给卫枫反应的机会,就变做了套路完全相反的“云销雨霁”。

卫枫右肩受了一击,只觉得那处有寒气扩散开来,顺着经脉朝四周蔓延出一小圈。虽然面积不大,去让他整个肩膀关节都变得僵硬起来。

“这是什么,冰系术法吗?”结界外的弟子还以为这场比试会在瞬间结束,现在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顿时兴奋的讨论起来,捕捉着场内每一个细节。

“我看不像啊,商玉宸刚才没有掐诀呢。”

只有观战台上元婴期以上的人看出来,那是隐约如同剑气一般的东西,虽然并没有完全成型,但已经初窥门道。

剑气,令多少剑修钻研多年的东西。

想要领悟出剑气,不仅对剑道、心性有要求,手中的兵刃也绝不能是俗物。

灵宝峰的峰主向来对兵刃法宝嗅觉灵敏,此刻不禁放下手中的茶杯,赞了一句:“这玉笛,好东西啊。看上面保护层的灵气排布,像是天剑湖颜家的手笔。”

仙符峰峰主一听,颇为痛心:“我当初派弟子去入门仪式上抢人,结果没把颜家小公子抢到手,太可惜了。”

原本懒散的驭兽峰峰主忽然清醒,她小声惊呼道:“撞上了!”

比试场地内,卫枫虽然交手中落了下风,但他好歹也是聚灵期圆满,在意识到自己远不如商清灵活的时候,立刻转变了想法。

卫枫转手劈出一风法,将商清从身边隔开。同时从丹田处聚起灵息,大量聚集到被寒气封动的肩膀处,缓解了关节的僵硬。

商清闪身避开那道风,他虽然招式和身法占优势,但又他不傻,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跟卫枫硬碰硬。

而卫枫的想法恰恰相反,就是要用压制性的力量去击败商清才行!

接着,又是两道风法从不同方向劈开,连同着之前那道风法的位置,商清被困在其中一时没找到后撤的地方。

卧槽,凌风谷是辅修建筑学的吗?这风法的位置还挺有水平。

与此同时,卫枫体内灵息沸腾,将全身经脉都运行到极致,风法完全缠绕在刀刃之上,发出半透明的强光来。

就是这一击!

商清知道这次不能躲了,若是无法正面抵挡,就一定会受伤。

于是他也将丹田气海处的灵息调转起来,寒玉笛仿佛呼应着他的心思,笛身上连结出一片坚固的冰层,不闪不躲地朝前打去。

顿时,沉重的刀刃与精致的玉笛相撞在一处!

商清感觉自己手腕都麻了,当时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幸好自己几天前把君师叔给的那颗九转聚灵丹吃掉了,要不然今天灵息还真不够用。

“啊——!撞上了!”场外围观弟子发出一声惊呼,都在想着小小的玉笛可怎么抵挡的了如此凶猛的刀刃。

但是有了之前的教训,大家的想法不再一面倒,反而开始期待起商清这一边该如何处理。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只见那玉笛上冰华流转,灵气越来越盛。

竟然渐渐的把卫枫手中的刀刃往上抬了起来!

卫枫心中惊诧不已,以他聚灵期的灵息数量,居然压不住面前这个用笛子的人?!

只有商清心里很清楚,虽然自己经脉有损,吸收起外界灵气来比较困难,但是丹田气海却已经被当初秦澈的归元草给修复好。

九转聚灵丹所蕴含的大量灵气直接藏于丹田之中,虽然商清被经脉所限制,没办法突破境界,但三颗九转聚灵丹的所含的灵气,加上平日里的积累,早已足够他突破两三个阶段。

所以如今卫枫想跟他拼灵息多少,才是真正打错了主意。

商清与卫枫僵持不下,感觉手有点酸,于是又聚起丹田气海里剩下两成的灵息,准备速战速决。

只见寒玉笛周身绽放出惊人的光芒,那光芒如同有实质一般,侵蚀这卫枫手中的长刀。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商清一寸一寸的把那柄又长又宽的刀刃抬了起来。

卫枫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

他不甘心,他一个聚灵期圆满,若是在宗门大比第一场就输给一个凝气期的人,以后还有何脸面见人?!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刀身往下压,连丹田最后一丝灵息也抽空,全力与商清相抗衡。

“哎哟我去,别……”商清忽然嘶了一声。

卫枫以为他撑不住了,刚想笑,表情却凝固住了。

“咔嚓——”

细微的声响在卫枫听来十分刺耳,他低头,看见手中引以为豪的长刀,从刀刃处延伸出一条裂缝。

如同冰层上的裂纹,只要有了第一条,便会全部迸裂开来。

卫枫眼睁睁的看着手中长刀,瞬间崩毁成三段,顿时脸色苍白,失了神一般说不出话来。

商清刚才想提醒他来着,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那柄长刀虽然也是上号的兵器,但在两股灵息的压力之下,又与寒玉笛针锋相对。卫枫最后的那一次加重力道,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一场单人比试结束,龙渊峰商玉宸,胜。”

裁判的声音再一次传遍论剑台,结界外的众位弟子都忍不住鼓掌喝彩起来。

“好!”

“精彩!”

“厉害,居然赢了!”

就连观战阁上,君泽兰也抬手鼓起掌来。

驭兽峰峰主和君泽兰同为女子,和她关系不错,此时笑她:“你怎么也跟着小辈一起凑热闹,还鼓起掌来了?”

君泽兰回望了她一眼:“开心不行啊,我师侄真厉害!”

观战阁再往下一层,凌风谷长老所在之处一片死寂。

一直到论道台上开始了下一场比试,他才从中缓过神来,抬手把桌上的茶杯茶壶扫落一地,激起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怎么会输?怎么可能会输!”

一阵静默之后,有弟子试探着上来说:“师父还请息怒,接下来还有几场比试,或许还有机会……”

“有个屁机会,你们和卫枫谁更厉害,我还不清楚吗?”凌风谷长老气得胡子都要飞起来了。

他这会儿早没了看比试的心思,怒道:“你们随便吧,我回去了!这两天让卫枫先别来见我!”

他怕自己气到想打人。

……

论剑台下,商清出了比试场地,远远朝着观战阁上的某个方向一笑。

然后一路蹭蹭蹭地小跑上去,乖巧求夸奖:“怎么样,我没丢人吧?”

“师兄你超级帅!”颜枝繁直接扑了过来,“你在里面没看到,外面观战的弟子最后都沸腾了!”

秦澈也是满脸笑意的看着他:“我刚才抬头,看见上面百草峰峰主在给你鼓掌呢。”

“嘿嘿嘿嘿。”商清傻笑了两声,“还要多谢当时师兄给我的归元草,还有前几天君师叔给的九转聚灵丹……对了,还有颜栖送给我的寒玉笛!”

商清知道,无论是缺了哪一样,他今天都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颜栖看他笑得有点呆呆的,十分可爱,于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又伸手碰了碰商清的手腕,问:“手酸吗?”

商清点点头:“有一点,卫枫那把刀还挺沉的。”

“辛苦了,给你揉揉。”颜栖一边说着,一边双手覆上他的手腕。

颜栖的手带着一点微凉,在皮肤上轻轻揉捏的时候,十分舒服。他指间带上一丝灵息,在穴位关节处缓缓揉开,很快,商清便觉得手腕上的酸痛感渐渐散去了。

……

商清在观战阁坐了没多久,便又听见裁判在下面报他的名字。

接下来的对手就没那么厉害了。

商清甚至还遇上了几个不算熟人的熟悉面孔。

“商、商师兄。”对面那人看上去好像有点害怕。

商清想了一会儿,很快回忆起来,这不是半年前新弟子入门仪式之后,那个在路上讨论凌风谷要取代龙渊峰的弟子吗?

当时商清因为不知道名字,就随便叫他们弟子甲、乙、丙。

“哦?是你啊。”商清微微一笑,让对手瑟瑟发抖,“请赐教。”

第十三场,龙渊峰商玉宸胜。

第二十七场,龙渊峰商玉宸胜。

第三十六场,龙渊峰商玉宸胜。

……

到了这个时候,商清已经成了全场的焦点了。

他到现在为止打了大概十场单人比试,一场都没输过,全胜。

“第一百零八场,龙渊峰商玉宸,对战紫微峰裴露。”

商清心里一算,这好像是单人比试的最后一场了。

裴露也是聚灵期圆满,出身紫微峰的他是这次宗门大比最有望夺冠的人选。

上场之前,裴露特意跑过来叫住了商清,好像有话想跟他说。

“这位嗯……裴师弟,找我有事吗?”商清对紫微峰的弟子还是很客气的,毕竟掌门和林九渊都对他挺好。

裴露抱着一张古琴,压低了声音说道:“之前大师兄专门叮嘱过我,如果遇上了商师兄,记得下手轻点儿。”

虽然裴露说得比较隐晦,但是商清想了一下就明白了。

林九渊应该是出于想扶持龙渊峰的想法,所以让裴露给商清放水,因为紫微峰其实不太需要宗门大比的榜首,而商清很需要。

商清以为裴露不愿意,毕竟放水这事儿也不太光彩,于是道:“啊没事,你正常打就好,我回头跟林师兄说一说。”

谁知裴露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看了商师兄的比试——”

“啊?”商清不明白了。

裴露脸上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我是想……麻烦商师兄,待会儿打我的时候下手轻点儿。”

上一章:第27章 第一场 下一章:第29章 遇事不决
热门: 少帝他不想重生 陌野村医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格格不入 星空主宰 天字一号缉灵组 乡村满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