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一场

上一章:第26章 宗门大比 下一章:第28章 请赐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正当两边僵持不下之际,忽闻一阵雄浑悠长的钟声传来。

“当——当——当——”

论道台的钟声一共响了三下, 虹桥上漂浮的五色云雾被声波晃开, 随后又慢慢凝聚起来。

这意味着宗门大比马上要开始,催促各峰弟子尽快入座。

宁玉心几次主动出言嘲讽,结果反被骂了回来。此时恨得牙痒痒, 却又拿商清和秦澈毫无办法, 最后也只能沉着一张脸, 带着弟子们离开了。

直到进了论道台, 宁玉心领着一众弟子在观战阁坐下后, 仍然忍不住摔了桌上的茶杯:“你们也是一群废物。”

上好的青瓷碎了一地,茶水混合着瓷片碎屑飞溅起来, 正好打在离他最近的阮语衣摆, 沁出一小块难看的水渍。

“师父息怒。”阮语没敢躲,直接半跪了下去。

宁玉心看了他一眼, 神情十分不悦:“你平日里喜欢怎么招揽人心是你的事情,我也懒得去管, 但是宗门大比上,别给我出差错。”

阮语脸色白了一下, 随即辩解道:“弟子只是怕师弟师妹们不适应,于是多关心了一些,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说过了, 我懒得管。”宁玉心拨弄了一下指尖, “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解释, 我自己有眼睛, 会看你在做什么。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至于其它的事……别越界,懂了吗?”

宁玉心字字句句都在敲打他这个好徒弟,看来两人的师徒关系也未必有多好。

阮语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声音依然温软:“……是。”

观战阁的另一边。

商清他们只有四个人,也用不着讲究什么座位次序。

大家随便在龙渊峰的位置上找个视线最好的地方,秦澈碰了碰商清的手肘,扬起下巴示意他往斜对面看。

商清顺着视线望过去,远远看见阮语半跪在宁玉心面前,脚边是摔碎的瓷片和一滩茶水。

虽然听不到宁玉心在说什么,但从他的神态和姿势来看,现场氛围肯定不轻松。

商清有点惊讶:“刚才还一口一个好徒儿呢,怎么转眼就闹起来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塑料师徒情?

“自从宁玉心接手了太素峰,就越来越没法入眼了。”秦澈摇摇头,皱着眉道,“原来的嫡系弟子都被他渐渐边缘化,像你认识的紫珠真人,干脆就把住所搬到了传道院,免得再被排挤。

“宁玉心想重新扶植自己的势力,结果四五十年的时间,把太素峰搞得乱七八糟。师徒间不能相互信任,同门之间也各自拉帮结派,真是让人看着就生气。”

商清上次从君师叔那里得知了秦澈的事情之后,现在很能理解秦澈的心情。

看着自己曾经的师门被宁玉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曾经跟秦澈相熟的弟子也纷纷被排挤,更不用说秦澈自己的境况。

商清知道,问题的症结还在于当年宁初月的事情上。

于是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秦澈才好。

“那我和商师兄到时候一定赢过他们!对吧,师兄?”颜枝繁听得似懂非懂,大概只是明白了秦澈很讨厌宁玉心那一群人。

“你说的对。”商清听到颜枝繁这么说,忽然也想通了。

他这时候想太多也没用,太素峰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

现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赢过太素峰,赢下宗门大比。

颜栖一直没有参与讨论,他从刚才开始就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堆新鲜核桃,在商请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剥了小半碟白白净净的核桃仁出来。

颜栖上次从幽州回来,那边地处偏僻没什么其它东西,只有野生核桃长得不错,算是当地特产,于是走得时候就带了些回来。

他见三人说完了话,伸手把碟子推了过去:“要吃核桃吗?”

“要!”

“吃!”

商清和颜枝繁在吃这件事情上向来很诚实,两个人吃着吃着,甚至又拿出了更多的点心瓜子,摆满了面前的桌子。

如果有人偶然从外面一眼看过来,就能发现其他各峰弟子都严阵以待,等着宗门大比开场。

只有龙渊峰这四个人,围在一起嗑瓜子聊天,跟出来春游一样。

凌风谷的长老往龙渊峰那边看了一眼,嗤笑一声:“我原本以为他们虽然只有凝气期的修为,但多少也会拼一拼,让自己输得不那么难看。现在想来,是我太高看他们了,这副样子,是来玩儿的吗?”

坐在凌风谷长老身边的人,是他的大弟子卫枫。

卫枫手边放着一把宽刃长刀,寒气森森,是他惯用的兵刃。

他应和道:“颜家的小公子选择拜入龙渊峰,明显就只是来玩玩,大约并没有打算在修行中上心。至于商玉宸,虽然他曾经名扬天下,但听说他经脉尽毁,半年以来也没有进阶的迹象,也已经不复当年了。

“弟子提前恭喜师父,今年凌风谷代替龙渊峰,升入内门看来是没有问题了。”

凌风谷长老抬手敲着桌面,心情甚好,嘴里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君迁子那家伙,当了掌门之后倒是威风得很,硬是把这事儿压了好几年。今年他难得松口答应了我的提议,只要凌风谷在宗门大比上的排位比龙渊峰高,就正是让凌风谷加入内门七峰。”

卫枫道:“师父请放心,今年宗门大比弟子有信心进前三。”

“嗯,你如今聚灵期圆满,基础也比旁人打得牢,完全不输给内门的那些家伙。”凌风谷长老满意地看着自家大弟子,“为师等着看你表现。”

“弟子定当竭尽全力。”

……

一道紫气从紫微峰飘来,云雾中落下几人。

但站在最前方的人却并非重华宗掌门君迁子,而是他的大弟子林九渊。

“掌门今年又不来?”仙符峰峰主问道,话语中可以听出,这并不是第一次了。

“师尊尚在静修,不便外出走动,所以今年仍然由我代为主持宗门大比。”林九渊今天一身紫衣玄袍,衣摆和袖口都绣着重重云纹,比起寻常显得更为庄重。

“最近这些年想见掌门越来越难了,若是身体有什么不适,不如请了太素峰或百草谷过去看看?”灵宝峰峰主提了一句。

林九渊:“师尊身体无碍,只是静修而已,多谢灵宝峰主关心。”

百草峰的君泽兰喝了口茶,补充道:“我前些天的时候看过了,兄长他身体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不如先开始宗门大比吧,连我家猫都快等困了。”驭兽峰峰主向来闲散,这会儿摸着怀里的猫,看样子确实没什么精神。

林九渊偏过头,跟身后的弟子说了几句话。

弟子点头,乘着紫气往下方的论道台去了。

过了一会儿,论道台的钟声又响,这次总共九声。

钟声过后,林九渊的声音从高处传开,中正平和,似春风和煦,吹进众人的耳中。

“宗门大比,今日开场。望诸位弟子,能取得满意的成绩。”

……

商清这会儿刚吃完核桃,颜栖递给他一杯清茶,他正捧着茶杯慢慢喝。

宗门大比是完全打乱的随机抽签,而且是现场抽,不会提前列出名单,据说是为了保证公平。

商清正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抽到自己,就听见下面论道台的裁判高声喊道:

“宗门大比第一场,单人比试——凌风谷卫风,对战龙渊峰商玉宸。”

随后,两人的姓名和修为都出现在论道台的光幕上。

聚灵期和凝气期。

一经宣告,下面众位弟子便议论纷纷,都在说这签抽得也太倒霉了。

卫枫聚灵期圆满,是这届宗门大比榜首的有力竞争者,而商玉宸……虽然也辉煌过,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久到很多年轻弟子都不认识这个人,只当他是刚入门的凝气期新弟子。

“真同情这位兄弟,不知道他能撑多长时间。”

“恐怕刚进比试场地,就要被抬出来了吧。”

“你这个‘抬’字也用得太过分了吧。”

“我只是实话实说,凝气期碰上聚灵期圆满,可不就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吗……”

商清心态良好,他放下茶杯,朝颜栖他们挥挥手:“我下去了啊。”

“嗯,记得别紧张。”颜栖朝他笑了笑。

“师兄加油!”颜枝繁看起来跃跃欲试,已经趴在了栏杆上面,探着身子去看下面的论道台。

商清给裁判看了自己的玉牌,确认身份后论道台的入口被打开,穿过薄薄一层如水般的结界,商清进入了比试专用场地。

对面站着他这次的对手卫枫。

卫枫看了一眼商清手中的寒玉笛,皱起了眉,问他:“你不用剑?”

商清答道:“不用。”

卫枫眉头皱得更深:“你学了乐修的功法?”

商清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他:“没有。”

卫枫:“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商清疑惑道:“虽然兵刃不是剑,但我还是用剑道与你比试。”

卫枫这次不皱眉了,他直接生气了:“用这等玩物一般的兵刃来使剑道?你是随便来玩玩,还是故意在戏弄我?”

商清内心缓缓浮起一个问号,他发现自己和对方的脑回路在对接的时候好像出了点问题。

“我没有……”

然而话还没说完,商清就被卫枫打断了。

“不必多言,你若只是来玩玩,就趁早认输,以免之后受伤。你若是故意戏弄我,那更没有什么好说的,来战便是。”

卫枫手中长刀出鞘,仿佛认定了商清是在戏弄于他。

商清也不开心了:“你看不起我可以,但你不能看不起这支笛子。”

上一章:第26章 宗门大比 下一章:第28章 请赐教
热门: 山野情乱 极品老板娘 留守妇女的春天 走村 媳妇好美 美女治疗师 锋芒 女领导男秘书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秦皇 穿到古代当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