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宗门大比

上一章:第25章 幻颜珠 下一章:第27章 第一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睁大眼睛,脸上微微一红, 忍不住出了声:“我那不是吓得吗……”

话刚说到一半, 他又下意识的抬手捂住了嘴。

就像师叔说过的那样, 用幻颜珠变过装后, 连声音也会随之改变。

商清听到自己口中传出的声音——少女的声音清澈灵动,又带着一点点清冷, 像是玉石滑落, 相互叩击的声音。

很好听, 但是商清一时接受不了。

他想说话但又不愿意开口, 于是只剩下一双顾盼神飞的眼眸, 闪着秋水般的微光, 欲语还休。

配上商清现在这副身娇体软的模样, 让人想不心动都难。

最后商清还是放开了捂住嘴的手, 疑惑地问:“真的能靠心跳认人?难道我的心还跟别人跳得格外不一样吗?”

心跳是猜测之一,不过颜栖不会直接告诉商清, 在他拉住商清的手, 把商清环在身前的时候,商清的心跳确实骤然变快了。

那肯定不是吓的。

当然, 最后让颜栖确定他身份的, 其实是另外一样东西。

看着商清微微仰着头, 被自己困在怀里的样子,颜栖深色的眼眸沉了一下。

他淡淡呼出一口气, 之后指尖又在商清手腕内侧轻轻敲了两下。

他的声音染上一点隐忍的沙哑:“秘密, 先不告诉你。”

颜栖这时候和他靠得很近, 笑得时候能感觉到一点点唇间的气息,丝丝缕缕的蔓延过来。

商清轻轻瞪了他一眼,然而眼波流转,毫无威慑力,只让人觉得可爱。

颜栖被他逗得又笑了:“要是这次说了,下次你再换个样子,我不就抓不着了吗?”

“没有下次啦!”商清渐渐对新声音适应了一些,他有点气鼓鼓地说:“出了点儿意外,本来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商清说道这里顿了一顿,又小心翼翼地挪开目光,表情有点沮丧:“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啊……”

颜栖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神情认真地回答:“没有,你这个样子很好看。”

商清原本还担心颜栖会讨厌这种东西,没想到反倒是又被他夸了。顿时心情又高兴了起来:“你不觉得奇怪就好,我过了今晚就能变回去了。”

“嗯。”颜栖应声,又说了一句,“下次别往床底下躲了,容易磕着碰着。”

商清一听这话,想起刚才自己的举动,真是傻透了。

但商清因为底气不足,声音越来越小:“我、我一时着急,没想那么多,就想随便找个地方躲着。”

听上去跟只小猫崽在哼哼唧唧撒娇一样。

颜栖见他低着头,柔顺如鸦羽般的长发从脸颊两侧垂下,露出一点绯红的耳朵尖儿,实在是可爱到令人心跳加速。

“那么害怕做什么?就算我看到了,又不会吃了你。”

商清听这话一愣,一定是自己内心太过污浊,怎么听出点儿别的意思来?

反正颜栖肯定不是那个意思。

商清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的尴尬:“说起来,你今晚找我有事吗?”

颜栖道:“没什么事,就是刚回龙渊峰,想来看看你。”

“那现在看过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商清到底还是羞于用这个样子面对颜栖,难得主动赶人。

商清推了推颜栖的肩膀,颜栖也没用力跟他较劲,半推半就的被商清从身后推着走。

一直走到房门外,颜栖才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你真赶我走?”

商清纠结了一小会儿,样子十分可爱,但最后还是坚定的点点头:“真的,我们明天早上再见!”

“那好吧。”颜栖本来也是逗他玩儿,也知道今天不适合多留。

于是他抬脚跨出了房门,顺手用了个法诀,帮商清把门锁重新修好。又转身说了一句:“晚安。”

“晚安。”商清站在门前朝他挥挥手,然后赶紧转身把门关上。

他背对着房门,将脸埋进掌心,等上面的热度都退下去了,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颜栖要是再多待一会儿,商清感觉自己都快要热熟了。

当天晚上商清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这么和衣而睡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幻颜珠又重新凝结成原貌,安静的躺在商清的手心里。

商清虽然昨天说是没有下一次了,但这是师叔送的东西,商清也不可能把它扔掉。

所以他还是将幻颜珠用匣子装起来,放进了衣柜的小格子里。

昨天穿过的那件白色裙裳也被他换下来收好,说实话小裙子是真的好看,怪不得以前游戏里的女孩子们愿意花大价钱去买。

做完这些事情,商清洗过脸,站在镜子前摸了摸自己的五官,长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幻颜珠变化出的小美人也很好看,但还是原来的脸比较适合自己。

……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虽然传道堂放了假,但宗门大比在即,商清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变得更忙了。

颜枝繁自然不会错过宗门大比,他和商清一起去报了名,商清也正好能和他组成一队,去参加双人比试。

为此商清还特别训练了一下颜枝繁,主要是给他讲讲两个人该怎么配合。

宗门大比正式开始的那天,平常不怎么愿意出门的秦澈,也主动提出跟他们几个一起过去,说是要凑个热闹。

“走咯!今年宗门大比咱们龙渊峰一定拿第一。”颜枝繁还没出剑庐,就已经开始喊口号了。

“你倒是劲头十足。”秦澈今天心情也很好,伸出手揉了揉颜枝繁的脑袋。

“就算我不行,商师兄一定可以!”颜枝繁在龙渊峰修习了半年时间,他现在已经开始对商清盲目自信了。

商清笑了笑,他虽然不像颜枝繁那样把话说出来,但也已经为此做足了准备。

毕竟这次宗门大比对于龙渊峰来说,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

龙渊峰积弱已久,重华宗内也有不少人虎视眈眈。

准备看笑话的、以前有嫌隙的、想取而代之的……

商清一直没有忘记,当初他刚回重华宗没多久,颜枝繁出乎意料地拜入龙渊峰之后,宗内的那些弟子是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说着风言风语,仿佛龙渊峰被外门凌风谷取代,已经成了定局。

商清还知道,许多人都在注意着这次宗门大比上龙渊峰的表现,一旦自己拿不出亮眼的成绩,就一定会有人趁机发难。

所以无论如何,商清都要尽全力拿下宗门大比的榜首。

颜栖走在商清身边,见他刚才笑过之后就没有说话,就碰了碰他的手背,轻声鼓励道:“别紧张,不会有问题的,你很厉害。”

“嗯,我知道。”商清也碰了碰颜栖的手背,回应他。

宗门大比在论道台上进行。

连通着重华宗的内门七峰的虹桥,便是以论道台为中心点,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许多支线。

远远看去,虹桥在日光照耀下升腾起五色云雾,美轮美奂,好似仙境一般。

商清他们四人刚走上虹桥,正好迎头碰上从另外一侧走过来的一群弟子。

秦澈的脚步最先停了下来,商清抬头一看,好嘛,要不怎么说冤家路窄呢?这还没到论道台,就先遇上太素峰的人了。

最前面的那个淡紫衣衫的男子商清没见过,但从他的姿态来看,商清估计他就是太素峰峰主宁玉心了。

阮语站在宁玉心身侧,雨溪则更往后两排。

太素峰的队伍浩浩荡荡,一眼看过去,少说也有上百人。

两边的人并没有完全碰上,却都已经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秦澈吗?好久没见了,你还是这么一副废物身体。”宁玉心率先开了口,言语之中是明晃晃的嘲讽,毫不掩饰,“当初云衍保了你的命又有什么用呢?我就看你还能再苟延残喘几年。”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商清他们几个还有点懵,秦澈就已经自动进入了战斗状态。

秦澈冷笑一声:“我真后悔当初毒下得太少,没能毒死你这个狗东西,让你现在还有机会在这儿瞎叫唤。”

宁玉心听了这话,脸一下子就黑了,估计平常没人敢这么骂他。

“粗鄙、无耻!你竟然对峰主如此无礼。”宁玉心身后的护卫弟子向前一步,义愤填膺的准备给秦澈点颜色瞧瞧。

秦澈站在那儿根本没动,他只是敲了敲手中的烟杆,嘲笑道:“宁玉心,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记给这些新来的家伙说一句话?

“——在重华宗里,别随便对龙渊峰的人动手。”

宁玉心被秦澈明里暗里的骂,终于怒道:“你真以为有剑阵在,我就不敢动你?”

秦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答道:“你随意啊,我又不怕死,但是看起来你好像挺怕的。”

“你……!”宁玉心眉头紧皱,但确实也拿秦澈没什么办法。

他不可能为了杀一个秦澈,去冒险触动剑阵。

“师父,宗门大比快开始了,没必要与他们置气,我们走吧。”旁边的阮语出言劝道。

宁玉心有了台阶下,但还是气不过刚才被秦澈骂,于是又道:“没错,我徒儿是要拿下大比第一的人,没空跟你们这群人浪费时间。”

“又不是我们先开口找事的。”颜枝繁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结果半路上遇上这么一出,这会儿鼓着个脸,变得不高兴了。

宁玉心面色僵了一下,倒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颜枝繁身份有点特殊,不能直接说他什么。

连续在两人身上吃瘪,宁玉心越想越憋得慌,今天非要出了这口气才行。

他视线又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商清身上:“断了一身经脉,你也不过就是个废物而已,凝气期来参加宗门大比,还嫌现在的龙渊峰不够丢人么?不如现在就回去,跟你那废物师兄一起苟延残喘着吧。”

“?”商清算是明白了,这宁玉心看了一圈,最后就是想找个软柿子捏吧。

秦澈他骂不过,颜枝繁和颜栖他不好说什么,最后就觉得商清现在没什么威胁,所以可以随意拿捏。

“关你屁事。”商清冷静地骂道,“你们太素峰主修医道,结果连个考试都考不过我,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宁玉心嗤笑道:“不过是传道院的小考试罢了,也值得你拿出来炫耀?”

“对啊,小考试罢了。”商清面无表情,“你的好徒弟天天陪着师弟师妹上课呢,温柔体贴、尽心尽力的帮他们答疑解惑,然后几百个人,一场简单的小考试,让我这个主修剑道的拿了第一。”

“真他妈的丢人。”秦澈补了一刀。

宁玉心:“……”

阮语:“……”

秦澈看到这一幕,喉咙里憋着笑。

转头看到颜枝繁一脸惊叹,估计是没想到商清也会如此直白的骂人。

秦澈拍了拍颜枝繁的小脸蛋儿:“小孩子不要学脏话,乖啊。”

上一章:第25章 幻颜珠 下一章:第27章 第一场
热门: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众香 好色娇娘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重来 死对头他超甜的 提灯映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