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幻颜珠

上一章:第24章 重华四君 下一章:第26章 宗门大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辞别了君泽兰,下山时路过淡竹的住处。

淡竹虽然挨了君泽兰几句骂, 但到底是完成了任务, 没有被罚。所以刚才从君泽兰那儿溜掉之后, 就又跟只小鸟似的扑腾出去玩儿了, 这会儿并不在家。

商清站在门口想了想,将刚才从小姑娘那拿到的报酬, 悄悄放回了她客厅里的桌子上。

做完这件事, 商清就回龙渊峰去了。

刚进剑庐他就看见林九渊居然也在, 正在园子里和秦澈在说话。

商清对林九渊还挺有好感, 而且上次在传道院林九渊还帮他解过一次围, 便主动跟他打招呼:“林师兄今天怎么来了?”

林九渊听到声音, 偏过头笑道:“传道院考了第一的弟子里, 只有你看完成绩就溜了。奖励都还没拿呢, 我这不就过来给你送东西了吗?”

商清这才想起,传道院每年是有这么个“奖学金”一样的东西。每门课业的第一名都能从宗门得到一份额外的资源, 目的是是鼓励新弟子好好用功。

等到成绩放榜公布后, 就可以去传道院的大执事处领取。

当时商清刚跟太素峰那群人放完话,又遇上淡竹急匆匆跑来找他帮忙, 是真的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商清不由摸了摸颈侧,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我粗心大意, 麻烦林师兄了。”

林九渊摆摆手,“小事而已, 说起来明日宗门大比就开始报名了, 商师弟想好要选哪一类比试了吗?”

重华宗的宗门大比向所有金丹期以下弟子开放, 总共分为两个类型——单人比试和双人比试。

之所以分成了两种,是因为重华宗容纳百家,七峰十二谷几乎囊括了仙道大部分有名有姓的修行之法。

大家各有所长,如果像寻常门派那样只设置单人比试,那么对部分人来说并不公平,有时也不便分出胜负。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医修。

医修擅长治愈疗伤,厉害一些的能够通过梳理经脉、引导灵息来激发身体潜能,在限定时间内能提高修士某一方面的能力。

商清为了方便理解,按照游戏里的说法,将医修的两大作用叫做“治疗”和“附加增益状态”。

按照常理来说,同等修为之下,医修对其他修士没有太高的杀伤力,但同时其他修士也不太可能让医修受伤。

更别提如果两个医修在比试中碰上了面,那可能打到天荒地老也决不出胜负来。

重华宗曾经的长老们,在经过了很多次这样“天荒地老”的场面之后,终于忍受不了医修们的超长待机,特意在宗门大比里加上一项双人比试,以便他们发挥实力。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医修不能参加单人比试,但大家为了节约时间和保持身心健康,也都约定俗成。

商清之前就专门打听过这些规定,所以面对林九渊的问题,很快就答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两类比试都想参加。”

林九渊听了,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又笑了起来:“你果然还是老样子。”

都道红颜易衰,少年易老。

而商清身上那股少年意气,可能会暂时收敛,但绝不会就此消失。

林九渊还记得,商清曾经参加过三次宗门大比,每次都是单人双人全都参加,两边轮战几十场,仍然牢牢将榜首握在手中。

直到他修成金丹,超过了宗门大比的修为限制,榜首才得以换了人。

“那你这几天好好休息,到时候两边都上场的话,可能会比较累。”林九渊临走前,一边叮嘱,一边将传道院的奖励给了商清。

商清:“我知道了,谢谢林师兄。”

送走了林九渊,商清看了看自己的“奖学金”。

因为商清考了三个第一,所以奖励也有三份,加起来居然有将近两万的仙玉。

商清感觉自己和钱包一起膨胀了。

正好新年快到了,可以一部分拿来发压岁钱,一部分拿来给认识的人买礼物。

说起礼物,颜栖那边要送给他什么好呢?上次颜栖帮自己打造了寒玉笛,平常又总是给他投喂点心,对他照顾有加,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东西。

“咳。”秦澈见商清站在那儿不动,叫了他一声,“一个人在那儿傻笑什么呢?”

商清赶忙收回思绪,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回答道:“突然变富,有点开心。”

秦澈抖了抖烟杆,忍不住笑他:“先别忙着乐了,赶紧进来给你补补课,到时候宗门大比用得上。”

商清觉得很有道理,现在还没有外人知道,他的医道学到了什么程度。

到时候宗门大比上亮出来,就是一招杀手锏。

原本今天秦澈该开始讲《素问经》的第四卷 ,但是他却拿出了另外一本医书递给商清。

商清一看书名,念了出来:“灵兰秘典?”

秦澈解释道:“嗯,《灵兰秘典》原本是素问经的别册,但是路子有点野,学起来又很费劲儿,所以很多医修不愿意在上面花功夫。久而久之,它就不被算在素问经里面了。”

商清听到这个路子有点野,反倒是来了兴趣。

他翻开灵兰秘典,先看目录和概述,发现这本医书确实不走寻常路。

承天界的医修通常都没什么战斗力,即使偶尔要深入危险区域,也往往与其它修士结伴而行。

所以医修们只要做好治疗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但《灵兰秘典》不同,商清光是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毒览》《祛灵》《截脉》等几个与寻常医书格格不入的篇章。

《毒览》中不仅有解毒的方式,更有用毒的办法。

《祛灵》这个从名字上看不大出来,实际上是讲怎样让对方医修的增益状态失效。

至于《截脉》这个商清比较熟悉,通过攻击气脉,让对手的术法中断、或是暂时封闭部分经脉,无法使用灵息。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攻击性很强的医道典籍。

但是商清很喜欢。

他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就有一个常见的概念,厉害的治疗职业不光擅长治疗,还一定要会进攻。

“怎么样,有兴趣吗?”秦澈问他。

商清眼睛里亮了亮,说:“很有意思,双人比试的时候,这里面的东西会非常有用。”

特别是,在对面也有一个医修的时候。

“看来咱们俩兴趣还挺相似,当初我在灵兰秘典上花了不少功夫,还被几个老古板教训,说我不务正业,尽研究些偏门古怪的东西,把医修的本职都忘了。”秦澈想起往事,哼笑了两声,“然而这些东西,打起来谁用谁知道。”

商清:“我懂。”

那些年玩游戏的时候用读条技能,被对面治疗打断的痛苦还历历在目。

进攻型治疗真是太可怕了。

“我的想法是,只针对宗门大比的话,《素问经》前三卷的治愈效果已经足够应付双人比试。所以可以先缓一缓,这几天学一下《灵兰秘典》对你比较有帮助。”秦澈道。

“好的。”商清点了点头。

……

因为今天商清出门耽搁了些时间,所以秦澈讲完今天份的医典后,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商清回青雀园的路上,往对面的金凤园看了一眼。

屋里灯火亮着,却只有颜枝繁一个人的影子。

嗯……颜栖还没回来吗?

之前他也离开过几次,基本走个两三天就回来了,这次时间有点长。

但仔细数数,好像也就不到一个周。

商清自己还没意识到,他已经习惯了颜栖在身边的日子,以至于短暂的分别也变得漫长了起来。

好像,有点想他了。

商清收拾好东西,躺上了床,有点儿睡不着。

床头的灯火下,那颗君泽兰送给商清的幻颜珠微微泛着光。

商清有点无聊,伸手把幻颜珠拿过来,从手里抛出去又接下来。

幻颜珠在转动的时候,像是最上乘的珍珠,在光线下流光溢彩,不断变换着颜色,十分引人注目。

商清玩着玩着,渐渐有些困了。

幻颜珠被他捏在手里,被掌心的温度包裹,闪过一丝迷人的光亮。

————

幽州,凉山城。

凉山是个边疆小城,地方不大,名字也取得随随便便。

因为附近有座大凉山,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

颜临寒此刻正在大凉山下,他和慕欺霜带着十几名云涯山的高阶弟子,来此处加固几百年前布下的阵法。

云涯山虽然坐落在北州,但与幽州仅一江之隔。

再加上幽州地处偏僻,灵气稀薄,并没有厉害的仙道门派坐镇,所以云涯山本着唇亡齿寒的想法,也会分出几分力气来庇护幽州。

颜临寒手中剑刃置于阵法中心,寒光凌冽。

剑气化作冰霜向四周扩散,一直扩散到阵法的边缘,准确地停在各位弟子的脚下。

云涯山众位弟子也唤剑出鞘,在周围升起十几柄长剑,应和着颜临寒的剑气,向阵中输入灵息。

“师兄,合阵。”颜临寒开口,朝向阵外等待的慕欺霜。

慕欺霜听见指令,手中古朴无光的长剑没入山石间,激活了用来保护阵法的外层结界。

他的剑气如冷风烈烈,扬起了附近的残雪。

一道白色结界从剑刃两侧升腾而起,像是一个倒扣过来的薄薄玉碗,将颜临寒那边的整个阵法笼罩其中。

在结界还剩下最后一个小缺口的时候,慕欺霜朝阵中喊道:“你们可以出来了。”

云涯山弟子们并不是第一次来加固阵法,他们有序的收起长剑,依次撤去与阵法的连接,从结界缺口处离开。

等到阵中只剩颜临寒一个人,他才归剑入鞘,最后一个离开了结界。

慕欺霜凝结大量灵息,在将结界合拢的同时,再次将它从外面加固了一层。

“呼,暂时可以收工了。”慕欺霜走过来,疑惑道,“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这剑阵加固起来越来越难了,上一次好像没费这么大功夫。”

大凉山上的阵法随着山体一起绵延百里,用来抵御幽州边界可能会出现的灾祸。

它每隔十年需要修缮一次,每次需要大半年时间,在不同的时间段进行加固。

慕欺霜从六月带人过来,已经在凉山城呆了半年,

说起来,幽州实在是个偏僻又倒霉的地方。

往北是魔族的地盘寂灭天,往西是鬼气森森的万骨渊,据说过了万骨渊那边再走,还有座酆都鬼城。

幸好寂灭天的魔君死了几百年,魔族自己关了寂灭天的大门,好久没出来搞过事了。

至于酆都鬼城那边,目前也是和活人两不相犯,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再加上云涯山几百年前布下的阵法,幽州虽然条件艰苦了些,但还算得上是平安。

“东边的黎州有战事,死的人多了,怨气都被万骨渊吸引过来了。”颜临寒看着大凉山,微微皱了一下眉。

万鬼渊就在大凉山的后方,怨气太重,阵法自然消耗得多。

于是修补起来,也就更麻烦。

“唉,希望别出什么大事。”慕欺霜也抬起头,朝着山脉望去,他自己就出生在凉山城,当然不想这里生出什么灾祸。

颜临寒想了想:“应该没事,黎州那边的战事马上就结束了。”

“那就好。”慕欺霜松了口气,“最后一波阵法加固要等到一个月之后了,你和我们一起在凉山城等,还是跟以前一样回颜家去?”

颜临寒:“我还是回去,一个月后再过来。”

慕欺霜又道:“行,不过你不累吗?这半年大家都在凉山城呆着,就你一个人两头跑。”

颜临寒认真地回答:“不累,有点私事。”

“行吧,那下个月见。”慕欺霜朝他挥了挥手。

——

商清醒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怪怪的,眯着眼睛愣了半天才发现,幻颜珠被他捏了一个晚上,掌心一直在微微发烫。

他还没完全醒来,迷迷糊糊的从指间漏了一道灵息进去。

然后忽然听得系统“啾——”的一声,弹出个新界面,直接把他给吓清醒了。

“……你那么大声干嘛,而且你以前提示音不是‘叮’吗?怎么变成‘啾’了。”商清揉了揉耳朵,朝系统抱怨道。

【你不觉得啾比较可爱吗?】

商清一脸冷漠:“没有,你跟可爱这个词毫无关系。”

【好吧……】

【不过有个不知道好坏的消息——你可能会变得比较可爱了。】

“啊?”商清一听,觉得其中有诈,赶紧看了看刚才蹦出来的那个系统界面。

这不是游戏里选体态和脸型的那个界面吗?

哦不对,准确来说,是已经选好了体态和脸型,完全没有给商清选择机会。

界面左上角蹦出来一行提示。

【幻颜珠使用完毕,初次使用需要二十四个小时适应期,不可提前取消效果。】

“等一下!系统你给我解释清楚。”

商清不淡定了,因为这个选好的体态和脸型,明显是个妹子啊!

【不好意思,一时手快,绑定到你以前游戏的小号上面了。】

商清:“你是故意的吧?”

【没有哦。】

商清:“大号不绑你专门绑小号?

【因为小号比较可爱。】

商清:“你果然是故意的!”

【……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系统溜了,商清懵了。

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还是白皙纤长,但是明显比以前柔软了一些。

商清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衣服就跑到镜子前面。

他先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才敢抬头去看镜子里的倒影。

镜子里的小美人跟他的五官有几分相似,但组合在一起再加上妆容,却又不太像了。

眉似春山,眼中有一汪清泉,五官轮廓柔和精致了许多,连带着那桃花一般的唇也更加小巧,惹人怜爱。

眼角下描摹着一抹淡红,眉尾微微向上扬起,唇间点了丹朱,添上几分艳丽。

就连骨骼也有不小的变动,商清明显感觉自己变矮了,但是身形依旧高挑,并且显得腰细腿长,体态柔软。

是个明艳灵动、气质出尘的小美人了。

……这幻颜丹是真的厉害,商清不由感叹道。

商清身上的这件衣服显得有些大了,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露出好几篇白皙如玉的肌肤,

他一低头,微微红着脸,往衣服里面看了一眼。

还好,虽然外面变得很明显,但被衣服遮挡的地方并没有大变样。

商清松了一口气。

他在镜子前面站了一会儿,慢慢冷静了下来。

幻颜珠用都用了,还能怎么样,剩下二十四个小时,撑撑也就过去了。

希望今天不要有人来找自己。

商清又看了看自己太过宽松的衣服,觉得这样子有点不太妥当,于是在挣扎了一下之后,重新打开了系统界面。

至少要换一套合身的衣服吧。

继承了游戏的优良传统,系统商城里别的没有,就是衣服特别多。

商清本来想着随便找一套合身的衣服,应付过这二十四个小时就行。

结果他在那看着看着,就觉得还是得上身试试效果。

试着试着,就觉得有很多件都很好看,一时抉择不下来,又换了好几种搭配相互做对比。

最后等商清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变暗了,他也把系统商城里的衣服全都试了一遍。

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换装游戏玩家的心态。

最后他还是挑出来一套白色的衣裙,袖似流云,裙堆轻罗,腰间用锦缎系着,勾勒出柔软的腰身,仿佛只需盈盈一握。

商清换好这身衣服,点亮了屋里的灯火后,又照了照镜子。

镜中的小美人,在这身白衣轻袖的映衬下,生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

清冷月色下开到极致的明艳桃花,大概便是如此吧。

商清正沉迷美貌无法自拔,忽然听见一阵轻缓脚步,他刚想隔着门看看是谁来了。

结果还没等他走到门前,就已经听到了敲门声。

商清一看门上倒映出的影子,瞬间就意识到那是谁了。

是颜栖?!

救命,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颜栖又敲了两下门,问道:“你在吗?”

商清很想装作自己不再,但是他刚才点了灯,就算幻颜珠遮蔽了灵息,但影子却不会骗人。

他感觉脑袋里快要烧起来了,怎么办?这个样子绝对不能让颜栖看到,太丢人了。

“……出什么事情了吗?”颜栖停下了敲门的手,语气忽然变得有点焦急,“那我进来了。”

商清知道,就算锁了门也不能阻止颜栖。

毕竟上次他已经弄坏过一次门锁了。

眼看着颜栖就要开门进来,商清已经停止思考了,他完全是靠着本能一下子把自己塞进了床底下。

……我可能脑子有病。

商清趴在地上想。

他听到轻微的咔嚓声,就知道门锁又一次在颜栖手底下壮烈牺牲了。

上次师兄修个锁已经闹出天大的误会,这次再要修可怎么办啊。

门被推开,夜晚的风夹杂着些许冷意吹进来,商清忽然感觉后背有点发凉。

可能因为太过紧张,一切感官都在商清的意识里被放大了。

他听到颜栖的脚步声停顿了一下,应该是推开门之后在看屋子里的情况。

商清紧张过头,这会儿居然有心情回想屋子里是什么样子。

别的倒也没什么特别,就是他之前刚换了一身衣服下来,也没整理,直接顺手扔在床上了,可能显得有那么一点点……乱。

商清很后悔,他不该把衣服随便扔在那儿的,因为颜栖一定会过来看。

果然,商清听到脚步声又动了。

越来越近,商清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还好幻颜珠能顺便帮忙隐藏灵息,要不然颜栖进门的那一刻估计就能找到自己了。

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衣服被拿起来了吗?

商清不由想象着那个画面——

房间里点了灯火,却没有人,只有床上放着一身凌乱的衣服。

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商清正想着,忽然看见颜栖的腿动了一下,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颜栖是蹲下来了!

完了,藏是藏不住了。

门这会儿开着,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跑出去。

颜栖俯下身的时候,商清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灵活过,他一下子就把自己弄了出去,然后拢起有点碍事的裙摆,爬起来就往门外跑。

那一瞬间,商清眼睛的余光里,难得看到了颜栖惊讶的表情。

商清还以为自己就要成功跑出门了,结果手上忽然一紧,转头就发现自己被颜栖拉住了手腕。

不等商清做出反应,颜栖顺势借力,正好把他困在了双手和墙壁之间。

卧槽,商清脑子里一片混乱,这个姿势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被颜栖掌控住了。

颜栖的指尖有点凉,他扣住商清的手腕,微微用力。

然后他忽然笑了。

颜栖俯身,在商清耳边低声道:“知道哪里有破绽吗?你心跳得太快了。”

上一章:第24章 重华四君 下一章:第26章 宗门大比
热门: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大叔好凶猛 绝品桃花命 星空主宰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吐槽系黄金之王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十八岁猛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