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重华四君

上一章:第23章 一剑惊鸿 下一章:第25章 幻颜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收了寒玉笛,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小朋友:“你用重剑, 与寻常剑刃有异, 不能一味将书上招式全须全尾的学来, 应该有所取舍。《归云剑诀》中既有‘步月登云’这种轻灵剑法, 也有‘黑云压城’这类苍劲招式,之后我再慢慢讲给你听。”

颜枝繁立刻恢复了精神, 弯眼一笑:“师兄真好!”

商清说到做到, 当天上完课回来就将剑庐中所藏的全套《归云剑诀》找了出来, 从中找出偏向力道、适合重剑的剑招, 除去一部分对身法要求很高的轻灵招式, 重新给颜枝繁做了本秘籍。

颜枝繁资质算不上顶尖, 但胜在热情很高, 他虽然从小金贵惯了, 练起剑来却绝不叫苦喊累。

加上颜栖也开始在一旁看他练剑,不时出言指点, 不出半年功夫, 颜枝繁也将《归云剑诀》练得像模像样了。

转眼已到了十二月,重华宗虽说是四季如春, 从不见雪。但每年这个季节, 天气多少还是会稍稍转冷。

年末将近, 重华宗渐渐变得繁忙起来。

每年一度的宗门大比即将开始,各峰各谷也会在年末对一年中的事务进行整理, 等到今年的最后第一天, 还要前往祖师祠堂进行祭拜。

至于传道院, 也在十二月初的几天开始年末考试,之后会有一整个月的假期,留给这批新弟子们去参与宗内的活动。

商清对考试倒是一点都不慌,他平常课上本来就认真,即使是医道课上众人与他有嫌隙,都没法不承认他确实学得好。

至于剑道课,在得知考试时间后的那几天,商清被弟子们围着提问,差点被淹没在里面。最后还是颜栖出手,把他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看着眼巴巴等他讲重点的同学,商清也不忍心,于是干脆根据自己上辈子的习惯,给他们做了一份类似于“考前押题”的东西。

其实对于商清来说,传道院的课程早就跟不上他的进度了。

医道上有秦澈教他,这半年时间,传道院的紫珠真人刚讲完太素经第一卷 ,商清这边已经修完第三卷,等考完试秦澈就准备开始给他讲第四卷了。

再说剑道,商清经过半年时间,终于深刻的认识到,自己这副先天剑体确实是天资绝佳。

在经过一开始几天的适应期后,商清再去看剑谱,眼中仿佛就不止是文字与图案,而是栩栩如生的动作。

一招剑法,该从何处起手,何处收剑,其间剑锋走势如何,剑刃该偏向哪个角度。

所有的问题,在商清开始练剑的时候就已经了然于心。

再加上颜栖常常与他过招论剑,两个人来来回回,出招拆招,商清每次总能从中有诸多领悟,对他剑道有很大助益。

普通弟子练完《归云剑诀》需要五年,天资聪颖的也需得两年,而商清只用半年,便将其中剑势与变化摸了个通透,用起来得心应手,收放自如。

商清有时候在想,如果传道院弟子像是一群刚入学的中学生,那他等于是请了两个大学教授天天在家补课,想不优秀都难。

今天是传道院公布成绩的日子,商清反倒起得比平常晚了一些。

颜栖今天不在,这半年里他偶尔会离开重华宗两天,大概是家中有事情需要处理,大家都习以为常。

等吃过了早饭,商清发现颜枝繁趁着不用上课,又在偷偷睡懒觉。

于是笑了笑,独自一个人去传道院看成绩。

商清刚进了传道院的大门,便迎面遇上几个剑道课的同学,他们平日里常来和商清说话,也算是互相熟悉。

所以远远见了商清便朝他打招呼,神情雀跃,看来考得不错。

“商师兄,你果然拿了第一!恭喜。”

商清展颜一笑,便似春风桃花:“谢谢,你们也考得不错吧?”

“我们几个都拿了甲等,以前听说剑道课考试比较难,还心里忐忑。幸好商师兄平常愿意给我们答疑解惑,才能拿到这么好的成绩。”

商清道:“举手之劳罢了。”

几个人又聊了几句,得知颜枝繁也考得很好,仅次于商清,拿到了剑道课的第二名。

商清继续往传道院里面走,先经过了《仙道初识》这堂课的学舍。他站在观看成绩的人群后面,远远看了一眼榜单,就看见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也是第一。

在商清意料之中,毕竟《仙道初识》讲的是仙道的基础知识。虽然平常枯燥无味他不太爱听,但所幸他记忆中很多常识性的东西还在,考前稍微看几眼书,激发一下记忆,考起来就能得心应手。

拿了两门课的第一,商清心情甚好,走起路来脚步都轻盈许多。

他一路向前,朝左转了弯,就到了医道课的学舍前。

这次商清甚至都不用先去看榜单,只看那些个太素峰弟子难以言喻的表情,商清就已经开始乐了。

有句话说的好,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那现在他们这么不开心,一定是因为我拿了第一。

“嘁,得意忘形。”

人群里有个声音想骂却又不敢大声,要不是商清听力领命,还真不一定能听到。

“怎么,考了第一还不允许我笑一笑吗?未免太霸道了吧,嗯?”商清目光落在榜单最高处,看着自己的名字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这次没人再说话,刚才的声音也没有再次响起,却能看见他们愤怒的眼神。

他们终究还是记得当初剑阵的威势,即使再讨厌商清,也不敢再对他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商清临走前,忽然添上一句:“要是你们实在不服气,也可以回去跟师兄师姐告状,到时候宗门大比上见,怎么样?”

此话一出,顿时像是碎石落入了水底,虽然表面没有太大反应,但水底下已经是泥沙翻涌、混成一片了。

商清并不怕池底的水有多浑浊,他就是故意的。

既是为了解气,也是明晃晃的挑衅。

虽然上次太素峰弟子意图围攻他,已经是半年之前的事情了,之后他们也没敢再明面上找过麻烦,但商清自认为是个很记仇的人。

平常要是没什么大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商清也懒得多计较。

但要是谁触到了他心里的那根弦,那不好意思,时间再长他都记着,总要等个机会还回去,否则都对不起自己之前的辛苦修炼。

更何况,太素峰和龙渊峰的恩怨,恐怕不止商清和弟子间的这点儿嫌隙。

秦澈一直不愿意提起旧事,但商清从这半年的闲谈碎语里多少能猜出一点端倪。

——秦澈过去应该是太素峰的弟子,并且地位不低。

——秦澈跟现在的太素峰主宁玉心有很深的仇怨,他离开太素峰,转而成了龙渊峰的弟子,一定和宁玉心有关。

——秦澈曾经偶然提及,云衍剑尊当初收他为弟子,只是为了保他一命。

商清后来知道了龙渊峰上的护山剑阵,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秦澈成为龙渊峰的亲传弟子,那么他的名就会被印刻入阵心。

那么就跟商清一样,一旦秦澈在重华宗内遭受危险,那么剑阵就会自行启动。

哪怕宁玉心是重华宗的内门长老,也绝不敢以身试阵。

那么当年的太素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商清曾经算过,当年自己被云衍剑尊带回重华宗时,秦澈就已经是龙渊峰的二师兄了,那么太素峰曾经发生的变故,至少是在四五十年前。

恐怕只有稍微有些资历的人,才会清楚这件事情了。

商清边走边想,走回传道院门口的时候,忽然被人叫住了。

“嗳,你是龙渊峰的商师兄吗?”

那声音脆生生的,商清转过头去,看见一个梳着双髻的绿衣少女朝他小跑过来。

商清:“是我。”

少女在商清面前听了下来,她约莫十四五岁的年纪,柳眉杏眼,配上一身碧绿裙裳,有种俏生生的可爱。

她圆溜溜的眸子里有些着急,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捋了捋头发:“我是百草谷的淡竹,想请商师兄帮个忙。”

商清听她继续说下去。

原来淡竹是百草峰峰主的小侄女,虽然年纪尚小,但手里也管着七八片上等药田。近日年末将至,按百草谷往年的习惯,会在十二月初将所有灵草和药材采摘完毕,以便在年末进行上交和记录。

淡竹本该在几天前就开始采摘,但她一时贪玩,去扶风城呆了几天,险些把这事给抛到脑后。

眼看着上交的日期还剩下最后一天,淡竹的采摘却只完成了三分之一。

要是过了这个时间,单单自己的药田无法采摘完毕,怕是要被刚闭关出来的姑姑揪着耳朵骂。

偏偏这个时间,师兄师姐都在跟她忙一样的事情,也没办法腾出手来帮她。

而且上等药田里的灵植都颇为金贵,普通弟子尚且干不来采摘的工作,更别提随便找个人来帮忙了。

所以淡竹想起了一个人。

她平日里也常去安乐坊的鸿泰商行买进卖出,与红娘子相熟。曾经听红娘子夸赞过几次,说龙渊峰最近半年出产的灵草都是上品,手法纯熟,品相极好,可惜产量太少。

“我是听红娘子提起商师兄,所以想请你帮我采摘药材。这个算作我的委托,到时候会按药材价值的十分之一给予报酬。”淡竹仰头看商清,生怕他不答应,于是又道,“师兄你救救孩子吧!我真的不想挨骂。”

商清看着小姑娘眼睛里泪汪汪的,想着今天颜栖不在,原本练剑过招的时间确实可以空出来给她帮忙,便点点头答应了:“好,那你现在带我过去?”

淡竹:“谢谢商师兄!”

请到了商清帮忙,淡竹带路的时候脚步都轻松了起来,一路蹦蹦跳跳的带商清上了百草峰。

一进百草峰,风中便多了种带着微苦回甘的淡淡味道。

百草峰地势平缓,药田纵横交错,青翠碧绿的灵草之间偶尔夹杂着些颜色鲜艳的奇异药材,药田之中皆是弟子忙碌的身影。

明明天气已经转凉,但整座山峰依旧暖意融融,连灵气也仿佛比别处浓郁一些。

淡竹是峰主的小侄女,也是峰主的亲传弟子,住处和管辖的药田都在靠近峰顶的位置。

商清跟着秦澈打理药田半年,采摘药材对他来说已经得心应手,所以看见百草峰药田里的上等药材他也不慌。

淡竹则从另外一边开始采摘。

商清手上的动作没停,抬头大概算了一下药田的数量。

平常龙渊峰的十方药田,他和秦澈两个人一起采摘,差不多只需要一天的时间。现在淡竹的药田已经被她采完了三分之一,还剩下五方左右,说不定下午就可以完成。

淡竹采摘到一半,偶然抬起头往商清那边一看,便惊叹道:“商师兄你收灵草收得好快,比我家大师姐还厉害!我原本以为她已经是最厉害的了。”

商清抬头笑笑,指间又勾下一株完整的灵草。

淡竹平日里贪玩,做事情容易分心。此时她不好意思偷懒,认真起来速度也不慢。

于是,两个人果真在下午之前就采摘完了所有药材。

淡竹把所有药材都用青囊装好,然后把请商清进了屋子里,将自己之前出去玩带回来的吃食在他面前摆了一桌,然后又起身去给商清沏了一壶茶。

“辛苦商师兄了,快歇歇吧。我去把药材交给姑姑,马上救回来。”说着,淡竹将一个装着仙玉的锦袋塞进商清手里,然后着带着另外几个青囊出门去了。

商清掂量了一下锦袋,里面足有两千仙玉,比先前淡竹说的报酬还多出了一部分。

不减反加,这小姑娘也太真实诚了。

商清笑了笑,抿了一口清茶,只觉入口清甜且柔润,带着些微药香。

他在药田里忙活了大半天,确实也有些饿了,于是挑了桌上几样吃食尝尝。

淡竹带回来的食物也精致美味,但商清觉得自己大约是被颜栖把嘴养叼了,吃起别的点心怎么都觉得不如颜家厨子做的好吃。

“诶商师兄!”淡竹刚出去没多久,就又回来了。她手扶着门框,说话的时候有点慌里慌张,半天才终于说清楚:“那个……我姑姑说想见见你,你要去吗?”

商清心想,百草峰主好像跟自己没仇,去见见也没什么坏处。

跟着淡竹一起去了峰主的居所,首先映入商清眼中的是一座玄身金足的丹炉,丹炉下浮着三色离火,却并不影响周围的温度。

百草峰主坐在丹炉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手中的翠羽孔雀扇。

“我刚挨完骂,就不进去了。”淡竹不等百草峰主抬头,便赶忙溜掉了。

百草峰主姓君号泽兰,世人多称其为“药仙”,或是“泽兰仙子”。

她是个美貌端丽的年轻夫人,她凤眼狭长,唇若丹朱,一身黛蓝锦衣裙裳。见小侄女忙不迭的溜了,将手中羽扇用力一挥,怒道:“这丫头片子,跑得真快。”

她说完轻咳一声,理了理云鬓发髻,放下手中羽扇,招呼商清进来:“淡竹自己贪玩,耽搁了收药材的时间,倒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是接了委托来帮忙,应该做的。”商清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收了淡竹的报酬,算是买卖。

君泽兰听了,笑道:“就是要让那丫头破点财,以后她便长记性了。”

说完,她静静看着商清,似乎有些出了神。

“峰主?”商清试着叫了她一声。

“啊,好久没见你了,不自觉就想起些年轻时的事情。”君泽兰收回思绪,又关怀的询问道,“我去年闭关至今,竟是错过了你回来的日子,这都过去大半年了,平日里可有什么难处吗?”

商清想了想,答道:“一切都还好。”

君泽兰听他这么说,顿时无奈又怜惜:“你果然还是以前那样,报喜不报忧,说好不说坏,让人实在放心不下。”

她站起身,从身后的丹柜中取出一个三寸见方的梨花木匣。

“这是我前年炼的一炉九转聚灵丹,你现在身体不好,用它来养护经脉或许有些作用。”君泽兰将梨花木匣放入商清手中,又如同长辈一般拍了拍他的手背,“叫峰主生疏了,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叫我师叔吧。”

君泽兰话语中说得轻松,但九转聚灵丹是百草谷的秘传丹方,可助人突破境界。据说这丹药五年才能开一炉,每炉只能成三颗,往往有市无价,千金难求。

商清觉得此物金贵,但长辈馈赠若是执意推拒,反倒是拂了情谊。于是他小心接过梨花木匣,认真道:“多谢师叔。”

君泽兰又与商清说了会儿话,聊着聊着,她目光悠远,不知不觉忆起了往事。

“那时候我们同门四人,皆拜在紫阳祖师门下。你师父云衍学剑道,我学丹术,我大哥君迁子学术法,宁初月学医道。

“后来我们先后步入化神境,各自执掌一峰,成了剑尊、药仙、道君、医圣。那时外人还合起来起了个称号,叫‘重华四君’,听起来实在有些傻气。

“不过话说回来,那时确实是最意气风发的年岁,连师父都曾半开玩笑的说过,我们四个是他带过最好的一届弟子。”

君泽兰说着这些的时候,嘴角是怀念的笑意。

只是说到最后,她狭长漂亮的眸子里,猝不及防滚下来一滴泪来。

百年后,故人零落。

昔年重华四君,如今竟只剩他们兄妹二人。

君泽兰屈起手指,飞快地抹过眼角,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嗨,年纪大了,总容易伤春悲秋,不说这些事情了。”

商清却留意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重华四君中,云衍是他的师父,君迁子就是现在的重华宗掌门,君兰泽在自己面前。只剩下一个医圣宁初月,是商清没有听过的名字。

宁初月,宁玉心。

医圣,小医圣。

商清一琢磨就大概猜到,宁初月恐怕就是太素峰的上一任峰主。

他抬起头,忽然问道:“师叔,能给我讲讲宁初月的事情吗?”

君泽兰沉吟片刻,大概明白了商清何出此问,她道:“……是因为秦澈?”

商清点头:“师兄一直身体不太好,我也不太敢问他从前的事情。”

“说起来,也是快五十年的事情了。”君泽兰缓缓道来,“那年承天界七大秘境之一的雪域天宫开启,宁初月带着太素峰百名弟子前往秘境,本来一路顺利,却在最后遇上了烛龙的袭击。

“那烛龙乃是神兽,渡过一次四九天劫,修为境界与大乘期修士无异。顷刻间仙宫内龙炎煌煌,毒雾弥漫,天塌地陷。

“宁初月以一身真元为引,强行将雪域仙宫与另一个重华宗附近的小秘境连通,将弟子们送出,自己却因为要维持这条通道,无法踏入其中……”

君泽兰说到这里,双眸微合,长长叹了一口气。

整理了一番情绪后,她继续说道:“秦澈本是宁初月的大弟子,却不幸在天宫中被龙炎引发的毒雾灼伤了全身经脉。他本身医道造诣不低,勉强护住了性命和半数修为,却再也不能凝练灵息,从此在修行一途上止步。

“后来宁玉心继任峰主,秦澈继任仪式上给宁玉心下了一门奇毒,险些闹出人命来。宁玉心被救回来之后,以‘戕害师长’的罪名要处决秦澈,却被云衍拦了下来。

“从此秦澈成了龙渊峰的二弟子,太素峰也与龙渊峰交恶。”

商清大概将事情理清楚了:“师兄他,为什么会给宁玉心下毒呢?”

“他不信宁初月是死于意外,坚持认为师父是被宁玉心害死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宁玉心则说,秦澈被龙毒所染,伤了心脉神经,脑中难免出现妄想,才会如此疯魔。

“另外,宁初月与宁玉心同出一族,还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宁家的父母也说,他们兄弟感情不错,从未有过争吵,也不肯相信秦澈的一面之词。于是,此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秦澈大概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所以选择亲自动了手。”

商清问君泽兰:“那师叔觉得,谁说的才是事实?”

君泽兰揉了揉额角,摇摇头:“感情上我应该信秦澈,但理智上,实在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他的话,这真的很难。”

商清点点头,其实他也未必能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我明白,只是随便聊一聊,师叔不必放在心上。。”

正如君泽兰所说。

于请而言,他愿意相信秦澈的话,并且无条件的站在他这一边;但若作为裁定者,却不可能在全无证据的情况下,因此认定宁玉心有罪。

除非能找到压倒性的证据。

“嗳,今天本来只是想见见你,结果说了那么多旧事。”君泽兰淡淡笑了笑,正想换个话题说点开心的事情,却只听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劈啪声。

她脸色一变,赶忙去看那尊玄身金足的丹炉。

“遭了。”君泽兰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拿起放在一旁的翠羽孔雀扇,挥出一道淡绿色清风,将丹炉下的三色离火熄灭。

她揭开丹炉顶部,只见一道纯质金光从中撒开。

但君泽兰看过之后,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来:“怎么回事,这东西品质倒是好得很,可是我练的本来是焕颜丹,怎么变成幻颜珠了。”

高阶丹药的炼制极其精密复杂,哪怕是君泽兰这种顶尖丹修,有时候分了心也难免会生产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上一章:第23章 一剑惊鸿 下一章:第25章 幻颜珠
热门: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离婚协议请查收abo 苏断他的腰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困兽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男主暗恋了本座的马甲号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堕落:桃色升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