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千岁竹

上一章:第20章 八字不合 下一章:第22章 寒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终于如愿以偿的远离了阮语一众人,但经过刚才这么一场意外,课恐怕是没法继续上了。

不仅是紫珠真人,传道院其它各位先生和执事也纷纷被惊动。

好在商清当时也没想伤人,所以两道雷霆剑气虽然看着吓人,但之后很快就散去了。

天气也重回晴朗,除了学舍外的竹林遭了殃之外,并没有弄出太大麻烦。

紫珠真人问完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出乎意料地并没有责怪或训斥商清,只是提前放了学,让弟子们各自回家。

太素峰弟子自然不甘就此罢休,但是想起刚才的场景,又不敢再闹了。

商清看到其它人都陆续离开,走到紫珠真人身边,小声对她说了句:“多谢先生。”

他没想到同为太素峰出身,紫珠真人居然会护着自己。

“倒不是什么大事,碰巧今日掌门弟子林九渊也在传道院,他帮掌门协理宗内事物多年,既然他说帮你说话,自然也没人会故意为难你。”

紫珠真人说完,又补充道,“你要是真想学素问经,其实可以去找你师兄,我当年学这个的时候,远不如他学得好。”

“先生是说……?”商清愣了一下,有些不太敢确定紫珠真人说得是谁。

紫珠真人微微一笑:“难道你还有其它师兄不成?”

商清心中颇为惊讶,听紫珠真人的意思,秦师兄的医道居然是师承于太素峰吗?

他想起秦澈不会用剑,从来到龙渊峰就深居简出,还有他很容易疲惫的身体和弥漫着药草味道的烟气。

之前秦澈不愿意提,商清也没有追问过。

如今仔细一想,居然有这么多不寻常的地方。

“好了,今天说得有些多了,你也早些回去吧。”紫珠真人朝商清笑了笑,之后也离开了课舍。

商清回过神来,才发现课舍中的弟子早就已经走光了,刚才就剩下他一个人跟紫珠真人说话。

他抱着满脑子疑问回到龙渊峰,却发现平常不怎么出门的秦澈,今天难得在院子里晒太阳。

秦澈不知道从哪找来个躺椅,坐在阳光下面慢悠悠的抽着烟,看上去已经提前进入了养老状态,十分安逸。

“师兄?”商清走过去,叫了他一声。

离得近了商清才发现,秦澈不仅是在晒太阳。他身后的石桌上铺开许多本书籍,边角磨损有些旧了,书页还有些微微泛黄。

原来是在晒旧书啊。

秦澈回过头来看他,道:“刚才我看到山上剑阵动了,是有谁惹你了吗?”

商清将今天的事情讲给秦澈听。

秦澈听完眉毛一扬,重重哼了一声:“宁玉心教出的徒弟真是跟他如出一辙,医道修炼上没什么亮眼之处,搞起这些小手段倒是一套一套的。没让他们去富贵人家的后宅斗法真是屈才了,太素峰迟早毁在宁玉心的手上。”

商清知道,宁玉心是如今太素峰的峰主。

宁玉心人称小医圣,如今已是元婴期圆满的修为,在仙道之中也是名声极大的医修。

原本医修在九州大陆就算是稀缺品种,毕竟大多数修道之人并不喜欢屈居人后,只默默为队友治疗疏通。

又因为医道本身学起来就难,而且本身没有太多攻击性,于是能修炼到高阶的医修实在少之又少。

除去南洲灵枢谷的风阙真君已至渡劫期,如今医道中竟找不出化神期的医修来,所以元婴期圆满的宁玉心也颇受推崇。

而阮语作为小医圣的亲传弟子,也已经聚灵期圆满,眼看着不久就要结成金丹,在同辈医修中也颇有名望,被不少人追捧称赞他:妙手仁心,春风化雨。

但秦澈的话语里,分明是对这二人十分不屑。

秦澈提起这两人的名字之后,好像是越想越气,平常的悠然散漫都被他抛到一边去了:“别听外面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阮语医者仁心、与世无争,简直是胡扯!

你当年在名剑大会上与他对战,点出他医道上有些问题,就被他记住了。原本记着也没什么,争强好胜并非坏事,只要好好修炼等下次,大家光明正大的再战就是。

但他硬是忍了那么多年不出声,博得不少人称赞他‘与世无争,不愿计较’,夸完他还要反骂你两句‘班门弄斧、指手画脚’。

当初那么能忍,现在反倒是暗地里搞这些排挤的手段,真他娘的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商清见秦澈都气到口吐芬芳了,赶紧帮他顺了顺背:“师兄,我们不气,啊。”

秦澈用力的抽了口烟,才回神发现自己刚才失态,好像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出来。

但说都已经说了,也无所谓了,他长长吐出一口烟气:“今天上课感觉怎么样我记得传道院的医道课是紫珠在教,你应该见过她了吧。”

商清一听,心想果然秦师兄和紫珠真人认识,答道:“见过了,先生还帮了我的忙。”

“嗯,紫珠人不错,只是她如今被太素峰排挤,去传道院教书是屈才了。”秦澈点了点头,接着又道,“之前看你在传道院选了医道课,我就在想,如果你真的有兴趣的话,我就把我学过的东西教给你,以后死了也算是后继有人。”

“师兄,别瞎说!”商清听他平平淡淡的说起死字,好似再没有其它留恋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像炸了毛一样,猛地抓住了秦澈的手臂。

秦澈愣了愣,看着商清紧张恳切的眼神,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他伸手揉了揉商清的头发,恢复了平常的笑意,戏谑道:“我随口一说逗你玩儿的,怎么又被我骗了?不长记性啊师弟。”

秦澈站起身来,将身后石桌上晒好的书整理好。

《素问经》的一至七卷是太素峰弟子都能修习的心法,八、九卷则要特殊一些,只有峰主一脉的亲传弟子有资格修习。

秦澈原本是有机会学完的。

可惜他当年还没来得及学成第七卷 ,就已经在一场灾祸中被伤了丹田气海。虽然性命得以保全,却损去了大半修为,再也无法从体外汲取灵气,从此在修炼一途上止步。

那场灾祸中,素问经的最后两卷与太素峰的上任峰主宁初月一并失去了音讯。

后来祖师祠堂中的寻魄灯灭了一盏,众人方才肯信,宁初月已遭不测。

“以后你有空就可以来随我修习素问经,以你的天赋资质学起来不会太难。”秦澈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宁玉心和他的徒弟们真是安逸太久了。”

——

云涯山,聆雪崖。

今日聆雪崖上难得天气晴朗,一片雪花也没落下来。

慕欺霜刚从主峰大殿回来,就赶紧匆匆去了聆雪崖,去找他那个明明今日突破化神境,引得九州无数门派瞩目,却推拒掉了所有拜帖不肯露面,也不知道在干嘛的师弟。

陆子衿今天跟着师父一起,也去主峰大殿涨了一回见识:“师父,今天真是好大的阵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那么多天材地宝,奇珍异器,居然全都是送给师叔的啊!天哪,我以前还没多大感觉,现在看来师父你是真的穷。”

“你小子就会损我。”慕欺霜哼笑一声,把陆子衿拉过来使劲揉他的脑袋,“你要是哪天修成化神境界,成了剑尊,我也送你那么多东西。”

陆子衿抬眼,一脸不信:“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慕欺霜笑他:“那你也不可能成剑尊啊?不是正好。”

两人正笑闹着,慕欺霜忽然目光扫过一片冰雕玉刻般的竹枝,然后直呼不好:“怎么回事,谁把这千岁竹给砍了一截啊!谁敢在我师弟眼皮子底下偷东西?”

当年慕欺霜和颜临寒拜入师门的时候,他们二人的师父带着他们俩,种下两株从秘境中带回来的千岁竹,给徒弟们讨个人生顺遂好兆头。

后来不管是闭关修炼还是外出游历,颜临寒和慕欺霜都不会忘记打理它们,可以说是十分宝贝。

现在颜临寒的那株忽然少了一截,慕欺霜赶紧拉着陆子衿往崖顶的院子走。

“师弟,你的千岁竹——”慕欺霜推开院门,喊了一半的话卡在喉咙里,又被他吞下去了。

颜临寒一身白衣披在身上,今日未曾束发冠。清冷的白发披散下来,如同霜雪落了满肩。

他抬起头来,手中拿着一截刚刚打磨好的雪白竹枝,问:“怎么了,师兄?”

“哦,没事了。”慕欺霜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原来是你自己取走了一截,我还以为这山上遭贼了呢。”

颜临寒轻笑了一声,今日他心情仿佛异常的好,原本锋利冰冷的眉眼都仿佛柔软了下来,像是初春时刚刚融化的冰雪。

慕欺霜随意在院中找了个石凳坐下来,看颜临寒继续认真的在千岁竹枝上雕琢。

那双手往日里里执刃出鞘、剑寒九州,如今握着小小的刻刀,认真地在冰玉似的竹枝上细细雕琢,看了让人莫名生出一种想归隐山林过小日子的想法。

“师弟啊,我其实有个问题想问你。”慕欺霜有点犹豫,但又确实很想知道。

颜临寒没有抬头,他将肩头垂落下来的雪发拨道一旁,道:“又不是旁人,师兄随意问就是。”

慕欺霜得了允许,好奇道:“你之前闭关快二十年,一直没有出关,那时候山上有不所少人都在传你已到了瓶颈,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怎么这次你半途破关而出,前功尽弃,回来之后重新闭关没几天,怎么忽然就突破了呢?”

颜临寒手中雕琢的动作顿了顿,他思忖片刻,微笑道:“大约是心境不同。”

“什么心境能让你短短几天就突破化神期?”慕欺霜不解。

颜临寒指了指手中的竹枝,微笑道:“师兄什么时候像我一样,有了想要将这照料多年的千岁竹取来送人的念头,大概就会知道了。”

所谓千岁,平平安安,长长久久。

慕欺霜没领会到,一脸茫然:“竹子辛辛苦养了几十年,我为什么要砍了它?”

陆子衿飞快的接话,一脸没救了的表情:“师叔,你跟我师父说这些,他是万万理解不了的。就像他理解不了,为什么有人会送他并没有什么用的香囊,而不是一把有用的剑一样。”

颜临寒便只是笑,不再说什么。

上一章:第20章 八字不合 下一章:第22章 寒玉
热门: 好色小姨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扫黄小卧底 建设非人大厦 [综英美]科技救不了超级英雄 金乌每天都在忙 乡村女教师 天官赐福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在反派家里种田[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