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夜谈

上一章:第18章 妄情 下一章:第20章 八字不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像被惊得炸了毛的猫似的,忽然一下从颜栖怀里退了出来。

颜栖重新坐好,脸上表情虽然沉稳平静,但仔细看去还是能发现他耳后隐着一抹薄红。

商清低头拿袖子抹了一下脸,有点局促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随口说了个理由:“我又做噩梦了,颜栖他只是……只是……”

秦澈啧了一声,听起来意味深长。

商清也不知道该庆幸血契的事情瞒了过去,还是该脸红刚才自己和颜栖在旁人看来过于亲密的举动。

“虽说年轻血气方刚是好事情,但我师弟他如今大伤初愈,经不得太多折腾。还是得要克制一些,方能细水流长、水到渠成。”秦澈慢悠悠的说着话,然后将手中的安神香取出来,放在桌上。

“秦师兄说的是。”颜栖垂着眼眸,一幅认真聆听教诲的模样。

商清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啊?为什么他们俩能如此顺畅的一问一答,就好像把什么事情给默认了一样。

“师兄,我没……”商清刚想说点什么,结果看着秦澈的眼神,话在舌头打了个转,又吞了回去。

“没事,我并不是有什么意见,只是提醒一下,你别把自己累着了就行。”秦澈一脸你别说了,我懂的表情。

商清心想,这回彻底完了,越说越解释不清楚了。

秦澈将桌上的安神香点燃,又在门前倒腾了一下门锁,修好之后轻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平常看不出来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商清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烫,简直快要变成蒸笼里的包子,冒出热气来了:“师兄,我真的没……”

秦澈意识到自己声音好像有点大,再看商清低着脑袋,长发下露出耳朵轮廓已经红得不行了,立刻清了清嗓子:“好了不说了,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我记得师弟还有课呢。”

说完,秦澈急匆匆的退了出去,顺手把刚修好的门帮忙锁上了。

他走出青雀园的时候想到,俗话说扰人姻缘是要被驴踢的,自己可不想被驴踢。

而且颜栖的话,看起来还挺可靠的——性情沉静但不难相处,出身也不错,虽说只是颜氏的远房旁支,但他灵息纯正、颇具慧根,虽然这回只是来陪读并没有测过根骨,但秦澈看得出来他绝对是个修仙的好苗子。

很好,很不错。

虽然还未经雕琢,但颜栖日后玉成之时,必然光彩夺目。

秦澈越想越觉得这对商师弟来说是个好姻缘。

虽然说商师弟实际年纪可能要比颜栖大一些,但他当年惊才绝艳,在最风华正茂的年岁里就早早结了丹,从此之后岁月就再没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秦澈缓缓呼出一口气,师弟他从前太苦,独自背了太多东西却从不肯与他人说过,一个人扛到最后,最后却阴差阳错地变成了那番模样。

如今好不容易能忘却前尘重新来过,确实是件好事。

所以,只要他开心就足够了。

秦澈倒是跑得挺快,而商清这会儿直接被一连串的事情给搞蒙了,所以为什么秦师兄会那么熟练啊!颜栖也是完全不解释啊!

救命,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试图挣扎,心好累。

颜栖是真的很镇定,就连一开始耳朵尖那一点点薄红都已经退下去了。他此时坐在商清身边,说道:“今天太晚,枝繁已经睡下了,我现在回去可能会吵醒他。让我在这里借宿一晚,可以吗?”

颜栖的的语气很温柔,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恳切,霜雪般的眉目间微光粼粼,满含期盼,竟然让商清有点心尖发颤。

商清居然觉得这样的颜栖有点可怜兮兮,他一定是刚才脸上太热,把脑袋给烧坏了吧。

“唔……好。”

美色当前,商清这个肤浅的颜控再一次失去了抵抗力。

他默默在心里吐槽自己没原则,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往里侧挪了挪,给颜栖空出大半的床榻来。

“多谢收留。”颜栖俯身过来,轻轻一笑。

他这姿势和商清挨得极进,又因为商清挪过去的地方靠近墙边,正好和床榻一起组成一个颇为狭窄的空间。

颜栖的带笑的声音低低的徘徊在商清耳边,透出几分和平日不同的低沉性感来。

听得商清心尖儿上痒痒的。

颜栖简单收拾了一下,开始脱掉外袍,取下玉冠,然后在商清身边躺了下来。他侧过身,面对着商清的方向,表情似有些无奈:“你过来一点,睡那么一小块地方,晚上会难受的。”

商清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往后让,结果现在缩在最里面已经只占了三分之一的床了。

搞得颜栖好像对他有所图谋一样,简直太不好了。

虽然刚才被秦师兄误会了,但颜栖并没有做什么呀,自己这样对颜栖未免也太伤人了。商清这么一想,又慢慢把自己挪了回来。

如此一顿折腾,两个人正好各占一半的床,中间空了一只手的距离。

颜栖睡在靠外的一侧,他说:“要睡了吗,那我熄灯了?”

商清:“嗯。”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商清根本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密集,他觉得自己可能还要再缓一缓。

睁着眼睛看天花板,商清脑子里有点乱。

妄情的事情,商清最终决定留下与它的血契,虽然那意味着他在找到妄情之前,都不能用别的剑了,但商清还是这么做了。

他觉得自己漫无目的人生忽然有了一个目标。

在此之前商清都没有特别明显的意愿,但是现在他知道了,自己想要变强。他想要将妄情找回来,他不想在下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只能束手无策。

要更努力了啊,商清。

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了个气。

“睡了吗?”颜栖忽然声音很轻很轻的开口,看来他也并没有入睡。

商清:“……没。”

“其实昨天上课的时候,赤风真人的话虽算不上错,但也不完全正确。”颜栖在黑暗中继续说起来,“他是炼器之人,所以会更看重手中之器物,但剑道却并非完全如此。”

商清认真听着,虽然赤风真人论修为比颜栖高很多,但商清却莫名觉得颜栖说的对。

“剑在剑心,而不在剑形。

“当年‘九州第一剑’云衍剑尊修至渡劫期后,便将手中之剑封存于龙渊峰下,此后再出手时便是飞叶摘花、化气为刃,虽手中万物皆不是剑,但又万物皆可为剑。

“一柄绝世之剑对剑修确实助益极大,但并不用完全拘泥于此,因为剑不在手中,剑在人心之内。”

颜栖的声音不急不缓,平和沉静,令人不自觉地静下心来。

商清听着他的话,明明眼前一片黑暗,却仿佛看到天光乍破,冬雪初融,忽然心境明澈开阔起来。

万物皆不是剑,但万物又皆可为剑。

听得商清心内一阵澎湃,谁小时候没有经历过幻想过自己也能凝结气剑呢?反正商清肯定是想过,而且他上学时还跟小伙伴们一起假装剑仙中二过。

“不过化气为剑并非初学之时便可做到,所以你可以用其它东西代替。”颜栖话锋一转,侧过身问他,“除剑之外,你有什么喜欢的兵刃吗?”

商清听到这个问题,认真思考起来。

除了剑之外,果然还是觉得笛子最适合了吧。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商清最喜欢的武器就是笛子,当时还专门刷了好久副本,因为脸太黑很久之后才拿到。

“笛子可以吗?”商清问。

颜栖略一思考,点点头:“可。”

然后又问:“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商清刚才想起了游戏里的笛子,所以这时候照着模样顺口就答:“白色吧,笛子还是白色的好看。”

“嗯,好。”颜栖说,“过几天做了送你。”

“啊?不用了,太麻烦你了,反正也是初学,我到时候去安乐坊看看成品就好。”商清这才过来,原来颜栖问得这么清楚,是为了要自己做吗。

颜栖这回说:“不行。”

语气坚定,不容反驳。

“哦……”商清默默闭了嘴,在刚才颜栖说了那番话之后,他无意中已经把颜栖的话作为了真理,于是也没敢反驳。

颜栖见他乖顺下来,又道:“睡觉了,不许再胡思乱想。”

“嗯。”商清很自然的应了一声。

大概是因为心里想的事已经有了解决办法,商清这次很快就睡着了,甚至睡得很安稳,连梦都没有做。

上一章:第18章 妄情 下一章:第20章 八字不合
热门: 皇后太正直[穿书] 心给他,钱给我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穿成反派的猫 村女凶猛 乡村痞少 我靠恋爱游戏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