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阮语

上一章:第14章 骗小孩 下一章:第16章 别瞎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早上商清起了个早,因为昨天秦澈专门提醒过,今天是传道院开课的第一天,所有新弟子都要去选课。

颜枝繁以前在家中虽然总是赖床,但今天也十分精神的早早起来收拾好,等着商清一起去传道院。

商清从青雀院出来,朝着对面的颜枝繁和颜栖打了个招呼。

颜枝繁已经是重华宗正式弟子,所以已经换上了紫色样式的衣衫。

而颜栖作为伴读,可能是不想太显眼,所以今天换了身白衣——简单素净、并无特别之处,但他穿着却又不同了。

像是高山晶莹雪,又如同月下清冷霜。

当他微微侧过脸的时候,某个角度让商清恍惚之间觉得,与颜临寒极其相似。

还记得那天颜临寒白衣似雪,如同从寒山冷峰中炼化出的一柄利刃般,孤身挡在商清面前。

那一幕实在太过惊艳煞人,以至于至今还牢牢映在商清脑海中。

都说世事无常,商清当时也没想到,现在自己会跟颜临寒的侄子成了师兄弟。那这么算的话……自己岂不是平白矮了一辈儿?

商清晃了晃脑袋,收起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的思绪。

等他们三人到了传道院,正好赶上开门的时候。因为来得早,所以很快就轮到他们去厅内选课了。

传道院每年开设八门课业,除开一门《仙道初识》,讲授关于修行的基础知识之外,其余七门课分别对应重华宗内门七峰的所修之术——依次是剑道、术法、医道、丹药、符阵、炼器、驭兽,其余另有杂学等冷门科目。

实际上教的就是这七个派别的入门心法,比如术法课学的是紫微峰的《凌霄道法》,剑道课学的是龙渊峰《归云剑势》,而医道课自然也就学的是太素峰的《素问经》。

不过毕竟是给新弟子打基础,所以所学内容通常也只有前三卷。

每名弟子除了主修《仙道初识》和本派对应的课业之外,还可以同时辅修其它几门课,若是精力足够,传道院并不限制数量。

不过每年下来,愿意辅修的反倒是少数。

大多数新弟子都是只主修那两门,毕竟辅修也只能学到心法的前两卷,学得再好也无法精进,没有太大意义。

商清则不一样。

他背包里有系统奖励的九卷《素问经》,但他并非太素峰弟子,若是突然学起来肯定会引人怀疑。

而他辅修一门医道的话,到时候修习素问经至少不会那么突兀。

于是商清确定好想法后,勾选了主课《仙道初识》和剑道课,然后又加上了医道课。

而颜枝繁则是选了和商清一样的两门主修课,他一心要学龙渊峰的剑道,对其余课程一概提不起兴趣。要不是《仙道初识》是必选课,估计颜枝繁连它也要一并划掉。

将全部弟子都将自己的课业选定下来后,传道院将记录有各位新弟子身份的玉牌分发下去。商清因为以前的玉牌已经遗失,所以这回也顺便给他补上一块新的。

今天上午的课是《仙道初识》。

大约讲了些修为境界的等级之类的基础知识,商清上次专门从系统那里翻看过,此时全当加深记忆——凝气、筑基、聚灵,之后以金丹为分界线,再往上是化神、渡劫、大乘。

商清很满意,看来自己多年学习锻炼出来的记忆力还没退化。

“承天界有九州,分别为幽州、黎州、襄州……各州出名的门派有……”

基础知识讲起来向来枯燥,授课的莫先生又是个古板严肃的人,讲起来实在没什么趣味。商清听久了便开始觉得像在念经,注意力实在没法一直集中。

他再往右边一看,颜枝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趴着睡着了。

商清刚想着要不要叫他起来,却听正在讲课的先生莫先生咳嗽一声,手中书卷“啪嗒”一下敲在讲台桌子上,抬手指向后排:“颜枝繁,你来重复一下刚才我讲的内容,承天界有那几个州,每州又各有哪些出名的仙道门派和世家?”

颜枝繁忽然被惊醒,两眼迷茫地看向商清。

商清心里一凉,刚才他也走神了,差不多什么也没听到。

于是商清下意识的将视线往后看去,颜栖坐在身后一排,也不知道他听了没有。

但是商清这个颜控向来容易“以貌取人”,比如颜栖,一看就是那种就算上课不听也什么都知道的学神。

颜栖不知道刚才在想什么,这时候也稍微愣了一下才回神。

但他很快小声对颜枝繁说道:“东州天剑湖、南州灵枢谷、西州昆仑墟、北州云涯山、中州重华宗,另有襄州、幽州、黎州……”

颜枝繁:“……还是没记住。”

莫先生额头青筋一跳,气得用手拍桌子:“你们两个,下课后留下来!”

莫名逃过一劫的商清:“……”

颜枝繁:“嘤。”

颜栖倒是显得很淡然,他朝着商清道:“你一会儿先去吃饭,不用等我们。等先生训完话,我再带枝繁过来找你。”

商清点点头:“嗯。”

“多吃点儿,你现在太瘦了。”颜栖忽然从后面捏了捏商清的肩膀,大概是因为旧伤未愈,显得有些单薄。

商清:“嗯?”

商清忽然有点儿受宠若惊。

但还没等他想好要回些什么话,颜栖就已经陪着颜枝繁一起去莫先生那里喝茶了。

因为是第一天开课,所以授课的先生通常会早早放学,让新弟子们自己在传道院中多熟悉一下环境,若是下午没有课要上,今天就可以各回各家了。

若是下午还有其它课,则可以去传道院专门为新弟子们提供饭食的“清味斋”用餐,或者去院内的“蝉鸣轩”稍作休息。

商清之后又在座位上呆了一会儿,等下课的人群走得差不多了,他才起身收拾好东西朝清味斋走去。

他不太喜欢凑热闹,以前在上学的时候也总是错开人最多的时间去吃饭。

等他到了清味斋的时候,其他弟子们已经成群结队的和同门或朋友占好位置,商清正好找了个角落里靠窗的桌子。

窗外是一大片青翠竹林,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商清大概受了颜栖那句话的的影响,最后拿起筷子时,才发现自己好像拿了不少菜,即使是对于一个年轻男孩子来说,似乎也有些多了。

还好他是一个人坐,也不会占了别人桌上的位置。

商清刚吃了一口就十分开心的发现,原来他们修道之人做饭也是会有味道的啊!虽然叫做清味斋,菜色也大多以清淡为主,但商清也已经满足了。

毕竟龙渊峰上掌控厨房的秦澈学医出身,追求“原汁原味,健康养生”,做出来的大概只能算是白水涮菜。

正当商清开心的填饱肚子时,忽然听见有人叫他。

“商师弟。”那声音悦耳动听,语气轻柔温软,商清却并不认识。

商清抬起头来,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不止一个人,刚才喊他的是个穿淡紫衣衫的年轻人,他长发如瀑,用绸带轻轻笼在肩侧,然后又垂落在胸前。他紫衫外面笼了一层轻纱白衣,显得十分温柔端庄。

“你是……?”商清问。

“我是太素峰的阮语,商师弟大概不记得我了?”年轻人说道,字字句句都如同细雨春风,十分温柔。

而且阮语……阮语,这个名字是不是在哪听过?

哦!商清想起来了,当初在东川城元蓁蓁大闹一场,曾经多次提到“阮语哥哥”。元家不就是想撮合阮语和颜临寒合籍,结果最后被颜临寒拒绝,才闹出那么一摊子事情的吗。

不过今日一见,阮语果然名如其人,温言软语、我见犹怜。

商清看了一眼系统,显示出的友好度却很低。

淡淡偏红,在敌视的边缘反复横跳。

也就是说阮语其实并不喜欢自己,却还能表现的温柔和善,真是难为他了。

商清忽然想起了一首歌:

——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上一章:第14章 骗小孩 下一章:第16章 别瞎说
热门: 女人的背叛:一个美体师的奋斗史 黄粱客栈 沃土:乡村熟妇 重度迷恋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白月光他被气活了[快穿]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过门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我和极品女人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