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骗小孩

上一章:第13章 临安颜氏 下一章:第15章 阮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天后,重华宗今年的弟子选拔圆满结束。

今年的选拔中规中矩,没有太过出彩的地方,但也没出什么意外。所以唯一被变成茶余饭后谈资的就只有龙渊峰和颜枝繁了。

大会结束,路上有相熟的弟子结伴而行,边走边谈起闲话来。

弟子甲:“龙渊峰的运气真是好,都变成这副样子了,居然还有颜家的小公子愿意拜师。”

弟子乙接话:“可不是吗,听说因为龙渊峰没有正式长老,所以小公子入门之后连个亲传弟子也混不到,也太惨了。”

弟子丁幸灾乐祸:“这还不是最惨的,听说龙渊峰衰落到如今地步,外门十二谷中的长老颇有不服,想要取而代之呢。”

“那你们觉得哪谷最有机会升上去呢?”忽然有个人问。

弟子乙顺口接到:“我猜是凌风谷吧,凌风谷在十二谷里实力最强,从前被内门七峰压着,以至于始终寂寂无名。如今龙渊峰衰落,凌风谷长老为这事跟掌门提议过不止一次了,我估计等年末大比的时候,就该‘更名换姓’咯。”

“哦?”那个人拖长了语调,“原来如此。”

“你怎么说话怪里怪气的……商、商师兄。”刚才说话的弟子乙循着声音回过头,等看清了刚才和他搭话的人是谁,顿时像是被卡住了脖子的鸭子,停住了。

眼前人其实是带着笑的,甚至眉目清澈灵动,如初春桃花般绽开,十分好看。

但仍然却还是让人本能地向后退。

商玉宸当年凶名在外,仙道中许多人都要说一句他性情乖戾、斩人如草芥。虽然重华宗内因为掌门严令,不许私下谈论这些事,但知道的人依然不少。

即使如今他握不了剑,修为也远远不如当年,但年长些的弟子终究是记忆犹新,不敢放肆。

倒是新一代的弟子不怎么听说过商玉宸,平常遇到了态度也很正常。

商清不生气,生气有什么用,闲话该传还是一样的传。

反正这些人他都记下来了,还有什么凌风谷,到时候都走着瞧。

打人要打脸才疼,才让他们长记性。

商清心中闪过这些念头之后,自己也忽然有点吃惊。

他自我感觉脾气还算不错,以前还没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即使有争强好胜的念头也不会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而刚才那一阵,就像是心里忽然窜起来一簇火,有点傲,还有点狂。

不过,这种意外感觉还不错?

商清晃了晃脑袋,先不想这些了,去接颜枝繁他们吧。

……

“师兄师兄!”

刚走到重华宗正殿外的虹桥入口,就看见颜枝繁跟只小松鼠似的跳起来朝他招手。

之所以说他像松鼠,是因为他怀里抱着好几个用金丝银线系住的荷叶纸包,应该是什么很精致的吃食。

商清走过去,笑着问:“怎么今天大会,你还带这么多吃的过来,要是不巧被执法堂的哪个长老瞧见了,怕是少不了要训你两句。”

颜枝繁嘿嘿一笑:“没事,我刚才进去的时候,让颜栖拿着在外面等我呢,我又不傻。而且我自己吃过了,这些是给两位师兄带的。

“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谢谢。”商清低头一看,那荷叶纸包上写着好几个不同的名字,什么琥珀核桃、果脯蜜饯,还有眼熟的荷花酥和绿豆冰糕。

又看了一眼纸上的小字,商清不自觉地念出声:“嗯?是天外楼啊。”

“对啊,他们家的干果点心一直都挺好吃。不过说起来,要不是昨天颜栖过去买东西,我都不知道天外楼在扶风城也有分号。”颜枝繁接话道。

商清愣了一下,昨天专门去买的吗?

扶风城其实还有那么远,看来自己真是沾颜枝繁的光了。

三人一行上了龙渊峰,商清带着颜枝繁走在前往剑庐的路上,想起大约几天前,秦澈也这样带着自己走过,忽然有种奇妙的传承感。

等到了剑庐,平常很少外出走动的秦澈,也已经在门前等他们了。

“二师兄好,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颜枝繁一拱手,笑盈盈的见了个礼。

秦澈看着他活蹦乱跳的样子,忽然笑了一下,然后说:“进来吧,住处已经帮你们收拾出来了,正好你们可以自己起个名儿,顺便看看有什么要添置的东西。”

颜枝繁自从到了龙渊峰,整个人就兴奋的停不下来,无论是剑庐外的巨石剑阵,还是剑庐中的庭院楼阁,都能让他眼睛像颗一闪一闪的星星。

秦澈给他收拾出来的园子在商清对面。

颜枝繁看了看商清的“青雀园”,又看了看秦澈的“白鹭园”,大笔一挥给自己起了个很有气势的名字——金凤园。

倒是挺工整,也挺适合他的身份。

“金凤?我看你像只活蹦乱跳的小鸡仔儿。”秦澈手中挑着烟杆,摇摇头。

他是好久没体验过这种吵闹的感觉了,或者应该说是热闹吧,以前确实有些太冷清了。

挺好。

颜枝繁和颜栖一起放好他们带来的行李物件,然后大家又一起看缺了什么,从其它没人住的地方补了些家具过来。

等收拾完毕,大家围坐在一起吃着点心聊了一会儿。

“你说颜栖?嗯……他是我表哥呀,自然长得有些像。”颜枝繁往嘴里扔了颗湖泊核桃,说话的时候看着颜栖,黑眼珠滴溜溜直转。

“那你们认识云涯山的颜真君吗?”商清原本之前就在想这事,顺口就接着问了一句。

商清说完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妥,毕竟在常人的认知里,他和颜临寒曾是宿敌。

也不知道颜枝繁有没有留意过这些消息。

其实商清很感谢颜临寒上次救他,心中并没有什么敌视的意思,反而觉得颜临寒能对昔日宿敌出手相救,可见是个品性极好、绝不落井下石的高洁之人。

但由主动聊起颜临寒,商清还是觉得不妥。

颜枝繁这次眨着眼睛没有立刻说话,搞得商清有些紧张起来。

倒是颜栖很平静的应了一声:“嗯。”

他既然出了声,颜枝繁也好似心领神会,继续叽叽喳喳起来:“当然认识,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他也长得有些相似?因为按辈分的话,我们都是要叫他叔叔的。”

“哦,原来是这样。”商清点点头。

聊着聊着,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

秦澈向来睡得早,于是作为年纪最大的师兄,他理所应当的开始催其它人睡觉:“好了该休息了,明天一早传道院开课。都早点睡啊,早上起不来是要被院子里的灵鹤啄脑袋的。”

颜枝繁听完,立刻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那我要是跟以前一样天天都起不来,岂不是要被啄成秃头。”

商清想想了一下颜枝繁秃头的样子,险些笑出声来。

颜枝繁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等等师兄,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别问,问就是没有。”秦澈斩钉截铁地道,掀起被子直接把颜枝繁盖了进去,“就你话最多,赶紧睡觉。”

“不——!就最后一个问题,不问完我今晚睡不着觉。”颜枝繁十分坚持,他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十分神秘的问道,“话说关门弟子,真的会被门夹死吗?”

房内忽然一阵寂静,除去颜枝繁之外,都在强忍笑意。

商清抬起头的时候,正好和对面的颜栖撞上。

想起颜栖刚才也算是帮自己解围过,商清便朝他笑了笑。而颜栖也回以一个淡淡的、如同霜雪般清冷,却又有那么一点撩人心弦的微笑。

商清不由小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

颜栖眼里像是有一片浮在冰面上的星河,即使是微微笑起来也好看极了。

而旁边的秦澈看着颜枝繁,冷静的抽了口药草,忽然神情严肃的在颜枝繁旁边坐下来:“你应该知道,关门弟子就是亲传弟子吧?”

“嗯嗯。”颜枝繁掀开被子坐起来,一脸认真。

“那你知道为什么龙渊峰亲传弟子只有二和三,却没有大师兄吗?”秦澈吐出一口烟气。

“为什么?”颜枝繁屏住呼吸,小声问道。

“以前当然有,说起来他还是轩辕朝的将军之后,因为从小体弱被送到龙渊峰上习剑练武。那时候他天天在峰顶上练剑,四季不停,比所有人都要努力,但却总也练不会《太上九剑》的最后一招。

后来终于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山下的来信,那一瞬间如醍醐灌顶,灵光乍现,他终于悟出了最后一招太上九剑。”

“然后呢?”颜枝繁听得认真,连问话的声音都小了起来。

秦澈又继续吐出一口烟气,一脸冷漠:“到了晚上他因为太高兴,所以就像你现在这样,一直缠着我说话不肯睡觉。

然后第二天,他就被门夹死了。”

颜枝繁:“……秦师兄你吓唬我QAQ”

“知道害怕?那就赶紧睡觉。”秦澈又好气又好笑,扔了个枕头过去。

上一章:第13章 临安颜氏 下一章:第15章 阮语
热门: 遛鬼 在飞升前重生了 高热不止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请魅惑这个NPC 非人类下岗再就业 上位 强撩 白领男办公室情事 马小虎的成长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