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聆雪崖

上一章:第9章 紫霄令 下一章:第11章 眼红是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之后商清又与林九渊说了会儿话,林九渊说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帮忙。

等林九渊告辞之后,商清本想问秦澈一些事情,但却发现秦澈已经不在客厅里了。

仔细一回想,先前林九渊进来之后,秦澈似乎在他们谈话中途就去了卧室那边。

是休息了吗?商清走到卧室门口,悄悄朝里面望了一眼。

秦澈侧卧在床榻上,双眼闭着,微微皱着眉,身上随意搭了条薄毯,看样子已经睡着了。仔细听的话会发现他呼吸略显沉重,似乎是很累的样子。

商清觉得有些疑惑,但还是先轻手轻脚的退回了客厅。

他心想,还是让秦师兄先休息,等他醒了再问吧。

独自在窗户旁边的书桌前坐下,商清想起自己似乎应该给慕欺霜写封信,报个平安什么的。

重新取出一张纸,商清写了起来。

也没写太多,只说自己身体无碍,重华宗也并没有为难他。掌门更是将等同于峰主身份的紫霄令交予自己,以后得多加努力才行。

把信装进信封,脑袋里的常识记忆告诉商清,剑庐后院有灵鹤可以帮忙送信。

等等,慕欺霜在云涯山住的地方叫什么来着?

商清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没想到最后还真的让他给想起来一个地名。

聆雪崖,应该是这个没错。

商清来到后院,磕磕绊绊经过一番不熟练的心灵沟通后,终于成功让灵鹤替他将书信送了出去。

等商清重新回到房间,正巧看见秦澈从床上坐起来,他将外套随意往肩上一批,抬手用力的揉着额角,眼眶下浮现出一些青灰色。

商清心中一紧,看来秦澈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他小声问道:“师兄,你身体不舒服吗?”

秦澈回头,语气和表情都很平常:“哦,不碍事,是以前留下来的老毛病。太久没出龙渊峰,都有点适应不了外面的空气了。”

他一边调侃着自己,一边拿过床头的烟斗点燃,放到唇边。

丝丝缕缕的烟雾慢慢散开,商清这回才注意到,这烟的味道并不讨人厌,倒像是某种花草和药物混合出的味道,略带清香,余味却是苦的。

秦澈吐出一口烟气,说:“之前林九渊在和你说紫霄令的事情?我睡着之前好像隐约听见了。”

“嗯对,林师兄说掌门不愿看到龙渊峰衰落,让我多多费心。”

秦澈听完之后,略一思索,说:“万事开头都得花钱,重华宗向来是各峰收支都自己负责。之前龙渊峰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也就没太在意钱的事情。如今你回来了,是该好好想想怎么发展才好。”

商清也想发展,但依他的了解,剑修实在是最难赚钱的职业了。

医修可以种植灵草,丹修可以炼制丹药,至于炼器、符阵、驭兽等峰,也各有各的赚钱门路。

唯有剑修,是全凭实力吃饭。往往出入秘境寻得天材地宝、或是完成别人难以解决的任务,方能有所收获。

剑修并不一定穷,穷的是实力不够的剑修。

但不巧,商清现在之是个修为尽失的剑修,想靠本行赚钱恐怕是不行了。

秦澈虽不会使剑,但也别有所长,他道:“剑庐后面我种了一块药田,那一片地方的水土和灵气不错。之前只是我一个人随便种种,所以也没有开辟太多,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把它扩建出来。”

——

云涯山地处北方,即使已经到了五月,最高处的聆雪崖依然积雪不化。

今日又有小雪,长居崖上的雪鹤早已习惯这样的温度,倒是苦了从四季如春的重华宗飞来的灵鹤。

颜临寒收起手中剑势,剑锋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色微光,干净利落的回到了剑鞘之中。

他走近那只因为难以适应雪天而瑟瑟发抖的灵鹤,取下它足上的书信,抬手轻触碰灵鹤的长喙,示意它可以先行离开此处。

灵鹤振翅而飞。

颜临寒看了一眼信封,就微微愣住了。

也不知道哪个小迷糊记错了地址,明明是要寄给慕欺霜的书信,却送到了聆雪崖上来。

慕欺霜的居所在山下,叫做踏雪轩。虽说是和聆雪崖在同一座山峰,但平日里没有人会弄错。

颜临寒的指尖落在信封的名字上,压着他至今仍能一眼认出来的字迹。

没有刻意临摹练习过的字体,很随意的落在纸上,恐怕学过字的人都说不出它好看。

但颜临寒也没觉得很丑。

反倒是字角处有些圆润的随性样子,看久了竟也能看出几分可爱来。

颜临寒修长的手指在信的封口处摩挲半晌,最后犹豫许久,方才想起今日慕欺霜带徒弟去了后山瀑布练剑,大约晚上才能回来。

不知信中会不会有什么急事。

颜临寒如此想着,指尖轻轻一划,抖落出了里面的信纸。

寥寥数语,皆是言语轻松,报喜不报忧。

商清二十年后以修为尽失的状态再回重华宗,即使掌门愿意偏私他几分,但也未必会有多好过。

颜临寒指尖轻轻蜷起,看着信上字迹良久,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生死相离二十载,当年颜临寒有再多复杂的感情,也全都化作了同一种心境。

天意如刀,他已经错过了一次,不愿再错过第二次。

颜临寒心中一动,冒出来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

上回见商清的时候,他似乎总是有些怕自己,而碍于门派之别,颜临寒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呆在他身边。

若是有个新的身份……

颜临寒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颜家的有位小公子从小仰慕云衍剑尊,一直吵着想去龙渊峰拜师。

他与颜临寒关系不错,若是处置得当,正好可以实现颜临寒刚才那个荒唐的念头。

他收好手中书信,回到崖顶院落中,也写下一封书信,让云鹤带往一个他很少提及的地方。

云鹤朝东而去,振翅八百里。

只见红墙金瓦、八街九陌,画桥两岸尽是烟笼细柳,风帘翠幕,正是华灯初上的轩辕朝都城临安。

云鹤并未停下羽翼,再出临安城二十里。

眼前景象再变,方才繁华盛景渐渐褪去。

一座静若夜空的湖泊,被环抱于青翠群山之间。

湖水倒影天上星辰,仿佛万千星子纷纷落入湖中;群山间有一孤峰,巍然耸立,如临天之剑,没入云海之中。

此处便名为,天剑湖,乃是临安颜氏的住地。

承天界大大小小的修真世家颇多,但其中声名最盛,势力最大的当数临安颜氏的天剑湖,以及岳阳白家的北斗山庄。

湖畔有一少年,约莫十四五岁。他双眸乌黑明亮,一身银底金纹的华美锦衣,腰间金玉环佩轻声作响,看着仿佛临安城中的高门大户的小公子。

少年眼尖,远远便看见雪鹤自空中盘旋而下。

他眼睛一亮,拍手笑道:“鹤从云涯山来,应是小叔叔来信了。”

上一章:第9章 紫霄令 下一章:第11章 眼红是病
热门: 刑侦档案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职场高升:我在名企打拼的日子 将军攻略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妇科男医师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乡野村医(乡野妇科男医) 灯红酒绿:我的娱记生涯 兽世种江山[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