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紫霄令

上一章:第8章 龙渊峰 下一章:第10章 聆雪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随后,他趁着商清注意力转移,果断朝着商清后颈处下了第一针。

商清:“嘶,疼……”

“原本是不疼的,只是因为你经脉断了,灵息流通不畅,所以才疼。”秦澈分出另一只手压住商清的肩膀,免得特他乱动,然后又顺着脊背往下扎了第二针。

两根凝魄针之间连起一道微光,展现出体内经脉的现状。

寸寸破碎,早已看不出原貌,全靠丹药强行在经脉外层构筑起一层薄薄的灵膜,才勉强连成一线。

秦澈的额头有些出汗了,情况比他预计的更糟糕。他迟迟没有下第三针,挣扎了半晌,终于还是放下了手。

本来以凝魄针为引,医术精湛的医修可以用精纯灵息做“线”,以独门秘术将断裂的经脉重续。同样的一条经脉,断开的地方越多,续脉的难度越高。

而如今在秦澈面前的这条经络,除了开头一处,收尾一处,就再也找不到落针的地方。

如果执意再用凝魄针行续脉之法,也只是徒增疼痛罢了。

“师兄,怎么了。”商清见秦澈许久没动,小声问道。

秦澈取下商清背上的凝魄针,叹了口气:“你的经脉……”

“没事,师兄只管说,我有心理准备的。”商清知道自己的伤很严重,如果不能全部治好的话,也在意料之中

秦澈见他神情平静,才继续说道:“以你经脉断裂的程度,只有将《素问经》修至第顶层的医修,才能完整为你续上全部经脉。但的第八、九卷几十年前就失传了,太素峰的宁玉心倒是修炼到第七层,若是尽力为你医治,也可恢复将经脉恢复五成左右,只是他与我有旧怨,当年云衍剑尊为保我一命,与宁玉心交恶,他……”

他绝不会出手相救。

商清听明白了,不过他更在意秦澈话里提到的另一个东西。

素问经?

商清记得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系统补偿给他的那套医道秘籍,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啊。

商清赶紧将意识调动到系统界面,拆开背包里那套《素问经》。

秘籍拆封后变成了九卷,居然连遗失的部分也在吗?商清觉得惊喜。

如此一来,求人不如求己,商清以后可以通过修炼素问经,来治好自己的经脉了。

【友情提示,素问经是太素峰的重要心法,并且后两卷失传已久。您修炼的时候记得稍微掩饰一下,否则解释起来会很麻烦。】

“师弟……师弟?”秦澈见商清低头思索良久,仍然没有回话,便开口问道。

“啊?哦,对了。”商清回过神来,朝秦澈笑了笑,“没关系师兄,我身上那么多伤,如今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满足,其它的暂时无所谓了。”

“但这样的话,之后你若是想重新修炼,怕是难上加难了。”秦澈再次叹息,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若是抛开经脉不谈,你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虚弱了些,需要补一补。”

说着,秦澈又从柜子里取出另一个小巧的玉质方盒,里面装有一株泛着淡淡金光的灵草。

“绝品归元草?”商清看到灵药的时候,系统就贴心的标注除了名字。

承天界的灵草亦有等级之分,上中下品之外,另有有绝品一说。

金光浮现,便是绝品灵草最显著的标志。

“以前偶然种出来的好东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给你补补身体倒是正好。”秦澈语气轻松,但绝品归元草并非一般人能培育出来的东西。

秦澈必定是灵草培育的高手。

商清在师兄的监督下,把绝品归元草服下。

灵草很快在体内化开,如同大雨降临到满是裂纹的干涸土地。

大股精纯灵气润泽着丹田,然后朝着四周扩散开。

等到绝品归元草所化灵气在体内走过三十六个大周天,商清长长出了一口气。

他终于恢复到了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虽说修道之人可能看不上他这种经脉有损的身体,但对于商清来说,没病没痛不吐血,他就已经挺满足了。

商清虽然修为尽失,但并没有丧失凝炼灵息的能力,在经过绝品归元草的调养之后,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仍有灵息在流转。

尚勤趁着这个时候,翻找了一下系统里的资料,总算是完整的搞清楚了承天界的修炼等级。

引气入体,凝练灵息这个阶段就是修道入门的凝气期。

之后灵息淬炼全身,体质与寿命皆突破凡人极限,称为筑基期。

下个阶段,灵息在丹田处聚合成灵元,叫做聚元期。

再往后,丹田处的这颗灵元随着修为进阶继续变化形态,化丹后为金丹期,结婴后为元婴期。

元婴后还有化神、渡劫两阶。

渡劫期圆满后引来四九天劫,若顺利渡劫则可突破至大乘期,这也是目前承天界最高的修为等级了。

据天书所记载,大乘期后可再次突破,天道将降下九九天劫,此劫一过,便可成为永恒不灭的圣人。

商清因为九转归元丹的缘故,倒是不用再从引气入体开始了。

他体内灵息已有,接下来就是用灵息淬炼身体,朝着筑基期修炼。

“咚咚。”院外传来两声轻响,有人在敲门。

秦澈走到房门口,朝院门处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对商清说道:“是紫微峰的大弟子林九渊,看来掌门和众位峰主们已经争论出结果了。”

“争论什么事?”

“之前接到慕欺霜传来的消息,某些人认为不该救你,还有些人觉得不能留你在重华宗。大家各有各的意见,可不就争起来了吗?”秦澈眼神暗了暗,叹了口气。

他看着商清,见他如今乖巧的样子越发觉得心疼,同时又有几分愧疚。

自从云衍剑尊陨落后,商师弟又独自离开师门。龙渊峰在他们那一辈的时候,本来就弟子稀少,云衍剑尊只收过三个亲传徒弟,后来世事无常、人各离散最终只剩下了一个秦澈。

而且,秦澈也只是个挂了名的亲传弟子。

他原本不是龙渊峰出身,也从未学过任何剑道,云衍仙尊当初收他为徒,是为了保他一条性命。

所以从入门龙渊峰的那一天起,秦澈就深居简出。

大弟子出身轩辕王朝,早早就离开师门,投身家国。秦澈除了与后来的小师弟商玉宸相熟外,很少到剑庐以外的地方走动。

秦澈既传授不了剑道,人望也不足以支撑起龙渊峰。

于是在后来几十年的时间里,龙渊峰弟子只出不进,后来连做杂事的记名弟子也无事可做,渐渐被调去了别处。

到了最近几年,龙渊峰几乎快变成只存在于过去的一个辉煌名字了。如此形势下,重华宗内对龙渊峰虎视眈眈,想要将其瓜分下肚、或是取而代之的人实在不算少。

商师弟如今回来,正巧让这群人十分不悦。

再加上一些厌弃商师弟曾经所作所为,抑或是原本就对他不喜欢的人,这实在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就算是重华宗的掌门也不能完全忽视。

但幸好,现在来的人是林九渊。

他这样一说,商清结合脑海中浮现出的重华宗信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如今重华宗的掌门,也是内门七微中最鼎盛的紫微峰之主。现在来的人是紫微峰的大弟子林九渊,说明他是来替掌门传话,而不是来将商清驱逐出宗门。

若是要将自己逐出师门,那来的就应该是执法堂的长老了。

“嗯,我明白的,师兄。”商清抬头看向秦澈,微微笑了一下,表示自己不紧张。

然后他整理好衣装,朝院门口走去。

林九渊一身白衣紫衫,面容温雅谦和,润泽如玉,观之如春风化雨,令人心生亲近。而且商清看到系统中显示他的状态是友好,于是小小舒了一口气。

看来并不是个难以相处的人。

“商师弟,这会儿可有空吗?”林九渊眉眼温和,嘴角噙着微微笑意。他虽然是来替掌门传话,却仍然先问商清是否方便。

商清点了点头:“林师兄请进来坐吧。”

两人前后进了屋内,秦澈朝林九渊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

林九渊知道他常年独居,不善与外人交谈,于是也微微颔首回应,并未故意与他搭话。

短短的时间里,商清就知道,林九渊一定是个交友甚广,极受欢迎的人。他八面玲珑,行事有度,总能令人感到如沐春风,却不会让人觉得圆滑世故。

商清与林九渊坐下后,只见林九渊先取出一样东西,交到商清手上。

那是一枚暗紫色的令牌,入手冰凉,非石非玉,怕是某种极为罕见的材料所制成。令牌上背面篆刻着层层云纹,正面则铸有“紫霄”二字。

重华宗的七枚紫霄令,历来是内门七峰的七位峰主各执一枚。

所以,紫霄令的意义自然不必多说。

商清实在没想到林九渊一上来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一时竟觉得这质地冰凉的紫霄令有些烫手。

“当年云衍剑尊不幸陨落,他离开宗门前曾说过,若他不能成功渡劫,那龙渊峰的紫霄令便传予小弟子商玉宸。”林九渊道,“当年本就应该交给师弟,可惜当时你离开的太匆忙……如今算是物归原主。”

商清握紧了紫霄令,不知为何心头有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他虽不知源头,却也被牵动,一时双手有些颤抖。

林九渊见他如此神情,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唏嘘。

林九渊比商清早入门十年,那时候同辈弟子当中,商清年纪最小。以至于到了现在,林九渊见了商清,依然有种他还没长大的错觉。

彼时,已有不少人说商玉宸心性轻狂、言行无状,虽其天资绝艳,但不守规矩终究难成大器。

林九渊属于另外一派,他觉得商玉宸的性情并不像那些人所说,有那么多的缺陷。往日与商玉宸打交道,也未曾觉得他不好相处。

只是他骨子刻着太多傲气,在面对大部分人的时候,又缺少了名为忍耐和妥协的东西。

这样的性格,必然会使有些人爱极,又让有些人恨极。

然而木秀于林,风自摧之。

几十年过去,时移世易,竟成了如今这番境地,实在是令人感到惋惜。

林九渊收起思绪,想起掌门师尊的吩咐,又再向商清叮嘱几句:“如今的龙渊峰境况并不好,掌门师尊与云衍剑尊曾是至交好友,他亦不愿看到龙渊峰衰落,还望商师弟多多费心。”

商清微微一怔,本以为自己能留在重华宗已是侥幸,没想到掌门竟是护着自己的。

“多谢林师兄提点,我会尽力。”

商清摸了摸手中的紫霄令,心绪万千。

上一章:第8章 龙渊峰 下一章:第10章 聆雪崖
热门: 乡村大土豪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苏断他的腰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我当公务员那些年 乡村美少妇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未来之师厨 两面派 奉旨护花:暧昧高手贴身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