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龙渊峰

上一章:第7章 惊梦 下一章:第9章 紫霄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人吃完点心,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吵嚷声。

颜临寒走匆匆进来,慕欺霜立刻脸色一变,起身问道:“出什么事了?”

颜临寒看了一眼商清,然后对慕欺霜道:“北斗山庄和其它几个门派的人找上门来了。”

“嘶,是谁说出去的?”

“不知道,但也有可能是我昨天在城外拦下的那群人传出去的。”颜临寒微微皱眉,说道,“你先送他回重华宗,我在此处他们不敢太过胡闹,应该够你们走远了。”

“好,去重华宗应该也只要一天多,到时候我尽快回来帮忙。”慕欺霜点点头,带着陆子衿和商清直接往后院去了。

离开时商清无意回头看了一眼,不曾想,又正好对上了颜临寒的视线。

商清忽然有种错觉,颜临寒的视线似乎总是停留在自己身上。

也许只是巧合吧,商清想。

……

从东川城到重华宗路途需要横跨三州,以慕欺霜元婴真君的修为,如果掐个御剑诀,赶过去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

然而天穹之上多有疾风寒流,如今商清的身体万万无法暴露在其中,好在云涯山在东川城的驻地储备齐全,想找辆合适的交通工具并不难。

一路上有陆子衿和慕欺霜这对师徒在,商清倒是一点儿也没觉得闷,一路上听他们谈天说地,闲聊斗嘴不亦乐乎。

第二天正午,他们所乘的车驾缓缓停了下来。

“应该已经有人来接你了。”慕欺霜抬手撩开车窗上的帘布,远远朝外看了一眼。

商清也跟着往外看去,只见山门高耸,两座白玉城阙立于两侧,城楼下琼花繁盛古木青葱,生机盎然灵气十足,仿佛千载不败、万年长青。

在花木掩映之下,城楼中间延伸出一道云栈天梯,直直没入九霄云雾之中,一眼看不到尽头。

天梯前有一嶙峋巨石,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八个大字。

“云间重华,万古长春。”

原本是气势非凡的一幅画面,但有个人侧倚在巨石旁,反倒是让景象变得懒散了起来。

那人穿着紫灰色的衣袍,长发很随意的散落下来,没有任何装饰,似乎是懒得去细心打理。右手拿着一根暗金色的烟斗,正在袅袅冒着轻烟。

他朝这边走过来。

离得近了,商清才看清他的面容。

剑眉星目,却因为右眼角有一道浅浅的伤疤,显得有点凶。

商清再次看到了系统界面里蓝色的名字,和自己应该关系很好。

【您的好友秦澈已上线。(备注:龙渊峰二师兄)】

那就是自己的师兄了,商清心想,之前看过的书里提到过,商玉宸是云衍剑尊的第三个亲传弟子,也是最小的一个。

“那是你师兄吗?”慕欺霜问商清,他隐约记得云衍剑尊似乎是有个身体不便,不经常出现的弟子,但并没有见过。

“嗯,是秦师兄。”

“那就好,你快去吧。”慕欺霜看向商清,摸了摸鼻尖道:“你先前也听到了,之前我们跟太素峰出了点事,虽然最后算是和平解决了,但……我还是不进去了,免得我这暴脾气再惹出什么事来。”

商清点点头。

他想起之前慕欺霜说过,要回去给颜临寒帮忙,于是说道:“对了,你不是还要回云涯山办事吗?快回吧,我这边没事了。”

慕欺霜送商清下了车,身边的陆子衿也从车窗里朝商清挥手说再见。

商清朝着云栈天梯走过去,轻轻叫了一声:“师兄。”

商清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只有一个人来接他,毕竟以他二十年前腥风血雨的架势来看,重华宗现在还愿意让他回归师门就已经算是护短了。

而且从各方面考虑,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迎接他回来。所以让龙渊峰的师兄来接他,反倒是最为正常的处置。

可惜龙渊峰已经不是当年云衍剑尊在时的那个龙渊峰了,如今衰落到几乎无人的境地,商清估计自己怕是要担九成的责任。

秦澈抬眼,嗯了一声。

他缓缓吐了一口烟气,开口时的嗓音有些哑:“回来啦。”

“嗯,回来了。”商清有点愣神。

不得不说秦澈的样子真的很淡定,淡定到就像商清只是昨天刚出门了一趟,然后今天就回来了一样自然又平常。

“这里,把它放上去。”秦澈从袖中摸出一块玉牌,递给商清,然后指了指那块嶙峋巨石的侧面。

商清定睛一看,那里果然有一块规整的凹陷处。

他将玉牌往巨石侧面轻轻一贴,顿时有一束紫光掠过。

然后听得一声清脆的“叮铃”声,两人脚下陆续浮起十几道相互交织的白色光华。转瞬间白光淹没了全部视线,等白光再次消散之时,眼前的景象已经变了个样。

商清心中不由小小惊讶了一下,这是身份识别?还能刷卡传送?原来山门前的云栈天梯不是用来给人走的啊。

眼前山崖陡峭,高峰入云。

面前一块山玉被从中劈开,留下一道平整到不可思议的截面。因为山玉还未曾经过打磨,所以显现出一种斑驳的透明感,与上面行云流水、笔走龙蛇的三个字正相称。

——龙渊峰。

龙渊峰是整个重华宗最高的地方,天生便带着一种孤傲。

“慕欺霜说你失忆了?”秦澈问道,他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就好像在问你今天吃饭了吗。

但很莫名的,商清居然在这种饭后聊天一般的普通氛围中,变得轻松起来。就连他眼中第一次见的山石,第一次见的草木,还有第一次见的秦澈,都像是阔别已久的老朋友。

“嗯,只记得很少的东西。”

“挺好的。”秦澈忽然说了一句。

商清有些疑惑,这已经是第二个人对他说类似的话了,上一个是颜临寒。为什么好像他们都觉得自己失忆是件好事呢?

“为什么是好事呢?”商清终于忍不住问。

“倒也说不上是好事。”秦澈他深深吸了一口烟气,然后又慢慢吐出来,稍微停顿了片刻,才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看起来比以前乖多了。以前像只小刺猬似的,一戳就生气,一生气就扎人,多不好。”

商清心想,要是小刺猬没了刺,只剩下柔软脆弱的肚皮,当然得乖一点才能活的轻松些。

“师兄说的是。”商清继续保持乖巧。

商清推着秦澈走了一会儿,便看见在苍松翠柏掩映之下,有一座古朴简洁的院舍。

虽无什么精巧华美的雕琢,但门前却铸有四柄石剑,每一柄都足有七尺高,剑身的三分之一没入地面,剑柄处则被寒铁链锁住,没入地面之下。

想必这座院舍,就是秦澈所说的“剑庐”了吧。

进了剑庐,被秦澈拎着走过中庭,向右转经过一座小院门,就到了秦澈平时的居所。

推门走进房中,秦澈朝商清抬了抬下巴,对着一张空的床榻:“上去躺好。”

“哦。”商清依言躺了上去。

“背面朝上。”

“哦。”商清翻了个身,感觉自己十分像条咸鱼。

“衣服脱了。”

“……啊?”商清突然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

“啊什么啊,你穿着衣服我针都扎不下去。”秦澈看他表情,又好气又好笑,“别不好意思了,学医学久了看谁都跟块儿猪肉没区别。”

这话是挺有道理,但商清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等他脱完衣服重新趴好,秦澈念了个“净尘咒”,唤来清水反复将双手洗净。然后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一个红木小盒。

盒子里放着一枚银色的指环。

秦澈将指环套上右手食指,然后手指开合数下,似乎是在适应。片刻之后,秦澈指间延伸出一道极细的灵气,凝练成针。

商清看着细细的针尖抖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师兄,等等!让我提个问题先。”

秦澈抬眼:“你说。”

商清道:“众所周知,龙渊峰修的是剑道。”

“对,但我不会用剑。”秦澈理直气壮。

商清又道:“那师兄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以前在老家学过几年医。”秦澈满脸认真。

“老家?”商清眼中疑惑更甚。

秦澈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乡下老家啊——五年养猪,三年兽医,被我治疗过的人都很安详。”

兽医?安详?

商清想起之前秦澈还说,当医生当久了,看谁都像看猪肉一样。

商清声音有点抖:“……师兄我失忆了,你不要骗我。”

秦澈终于忍不住,笑道:“哎,师弟逗起来真好玩儿。

上一章:第7章 惊梦 下一章:第9章 紫霄令
热门: 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皇室秘闻[穿书] 嚣张 他是甜味道 偷情日记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女人的秘密 酒撞仙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