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惊梦

上一章:第6章 不愧是你 下一章:第8章 龙渊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元——师——姐——”

刚在在门外因为拦了一下元蓁蓁,而遭受无妄之灾的弟子们,刚才根本就没敢进门。这时候等着里面战况平静,才抹了两把脸跑进来。

他们都是议事堂的弟子,多少都领教过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心里怎么也说不上喜欢,也明白元蓁蓁的行为甚是不妥。

于是他们探了探元蓁蓁的鼻息,确认她并无大碍,只是气息郁结晕过去了之后,纷纷都松了一口气。

“两位师叔,元师姐她……嗯,我们先送她去休息。”议事堂弟子朝颜临寒一拱手,然后又想起正事来,“掌门确实是急召颜师叔回去,还请您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情,随我们一道返回云涯山。”

颜临寒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那我们先告退了。”话毕,一群弟子抬着元蓁蓁退了出去,走之前还很细心的帮忙关上了门。

商清不由感叹,看看,这才是正常人对话的方式。

不过正如陆子衿曾经所说,颜临寒看着冷淡了些,但却并不是个难以相处的人,他脾气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你刚才何必理她。”颜临寒难得叹了口气,“你帮我出这个头,以后就甩不脱他们的纠缠了。”

慕欺霜一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甩了甩衣袖,“无所谓了,大不了就是回去再跟那群老家伙‘讲讲道理’,说实话我都感觉我骂的太晚,才让他们这么有恃无恐。”

“师父,你今天骂人的样子真是分外帅气。”陆子衿蹭过来,他弯眼一笑,仰头看着慕欺霜,眼睛里亮闪闪的。

慕欺霜哼了一声:“小兔崽子,你意思是我以前不帅吗?”

“你以前骂的都是我,当然不……哎哟。”陆子衿还没说完,脑门上就被敲了一下,顿时捂着脑袋改了口,“师父,我反悔了,你也就帅了刚才那么一小会儿。”

“好了,我先去给重华宗传个消息。现在已经入夜,就不急着赶路了,等明早再走。”慕欺霜摸了摸下巴,然后伸手一把揽住自家徒弟的肩膀往门外走,“徒弟,走,去给我搭把手。”

“哦好,那商清你好好休息!”陆子衿从师父的魔爪下回过头,出门前总算是成功喊出了这句话。

房间里少了两个话最多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刚才慕欺霜一番唇枪舌战,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现在周围陡然寂静,只剩下颜临寒和他单独相处,商清就变得异常紧张起来。

商清悄悄抬眼,只能看见颜临寒白衣似雪的背影。

温暖的烛光之下,他脚边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仿佛商清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到。

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寂寥。

看着颜临寒准备离去的背影,商清只觉得胸口闷的越发难受,那句在唇舌间翻来覆去的话,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对不起,我……”

颜临寒呼吸微微一顿。

他沉默半晌,摇了摇头:“没有谁对不起谁,你不必向我道歉。”

商清接不上话来,他不知道当时的详细状况,所以只能愣愣地看着颜临寒的脸。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忘了也很好。”颜临寒的眼中明灭变幻,不知道是又想起了什么。

也许是烛火太过温暖,光影之下,商清竟觉得他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很温柔。

但又很快消失了,就像是幻觉一样。

“你过来一些。”颜临寒收敛了神情,他在床榻边沿坐下,从袖中拿出一个白玉瓶。

商清乖乖地将自己从床榻内侧,挪到床边。

只是一不小心挪过了头,与坐在床边的颜临寒肌肤相触。虽然隔着衣衫,但商清还是感觉到了颜临寒微凉的体温。

他觉得不妥。

刚想在往回挪一点,却听颜临寒道:“别动。”

商清不敢动了。

颜临寒扣住他的手腕,几丝微凉的灵息没入皮肤中,小心地探查一番。

之后,他从白玉瓶中倒出一枚指尖大小的丹药。

丹药散着淡淡金光,一看就绝非凡品。

“之前给你服过一次,看来有些效果。”颜临寒将丹药递到商清唇边,轻声说,“再吃一颗。”

那口气竟有些像是在哄他。

商清有些犹豫,毕竟药在颜临寒指间,总感觉这个吃药的动作有点不太好。

但商清也不敢让他就这么抬着手等,于是心一横,低头张嘴,动作极快地将那颗丹药卷进了舌尖。

颜临寒指间微微一润,虽只有一瞬间的接触,但也能感觉到那双唇似是柔软初生的花瓣。

温热而鲜活。

商清舌尖上的丹药很快化开,并不苦涩,反倒是有股凉凉的回味,让他觉得比刚才舒服了很多。

“睡吧,明天一早,送你回重华宗。”颜临寒轻声说道。

他本该问很多事情,但面对现在的商清,却终究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哦,好。”商清双手抓着被褥边沿,下意识的来回摩挲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颜临寒在面前的时候,他就不自觉地有些紧张。

虽然商清已经明白,以颜临寒的品性,绝不是会趁机报复之人。但没了那种恐慌感后,商清依然像个害怕做错事的小孩子,一举一动都乖巧起来。

颜临寒看着商清,恍惚回想起,从前偶尔也会见他这般模样。

大多是犯了什么错之后,却又不肯大大方方道歉。然后就像只小猫一样,收敛起平日里的张牙舞爪,乖乖巧巧、委委屈屈地在他面前磨爪子。

颜临寒总是忍不住心软,即使知道他得了原谅之后,下次依然还敢拿爪子挠人。

从记忆中回过神,颜临寒发现商清嘴上答应了睡觉,却还是一直在折腾手里的被子。

颜临寒把皱巴巴的被子从商清的魔爪下解救出来,然后看着他躺下去,帮他整理好被角,又吹灭了床前的烛火。

窗外的月光流泻,将颜临寒的影子拉长,斜斜落在商清身上。

商清裹着被子,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颜临寒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只知道,自己当晚睡得很不安稳。

他梦见自己和颜临寒站在高山之巅,周围都是白色的雪,测得人眼睛生疼。

然后他和颜临寒死斗一场,两个人的剑锋都死死抵进对方的心口。衣衫与血迹混在一处,两人肢体相触,倒像是一个残忍至极的拥抱。

血流了满地,将无边无际的雪全部染透。

颜临寒从上面压制住商清,面色苍白,皮肤冰冷。

已经变成一片血红的雪地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大群鬼侍女。

她们低着头,声音冰冷又古怪的对颜临寒说:“少爷,客人们都到了,快和少夫人去喜堂吧。”

周围场景骤变,商清又是一身深红嫁衣,坐在铺满绸缎的婚床上。

颜临寒坐在商清对面,抬手掀开他头上的红纱,俯身注视着他,一字一句地在他耳边说:“夫人,你为何如此对我。”

……

商清被吓醒了。

他往窗外一看,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这两天里乱七八糟的所见所闻全都混在了一起,在梦里变得荒诞又诡异。

看来俗话说日有所见,夜有所梦,但这梦也未免太惊人了。

忽然,商清闻到一股绵绵的清甜香气。

低头摸了摸肚子,商清这才想起来,这两天里自己压根儿就没吃过东西。只不过之前事情一件接一件,所以没顾得上。如今睡了一觉起来,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于是空荡荡的胃就开始抗议了。

饥饿驱使商清放弃了温暖的被窝,他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循着那股香气找出去了。

推开旁边茶厅的门,商清就看见慕欺霜和陆子衿师徒俩坐在圆桌旁,两人各据一方,似乎又在拌嘴。

“师父你早就修炼到能辟谷了,怎么还跟我一个小孩子抢吃的呀!”陆子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那碟莲花酥,又被慕欺霜随手顺走一个,眼睛都瞪圆了。

慕欺霜不以为意,慢悠悠地擦了擦手:“能辟谷是一回事,想吃东西又是另一回事,谁跟你说两者要混为一谈了。而且这点心是我拿过来的,吃你一两个又怎么了?尊师重道懂不懂。”

“哼,虽然是师父你拿过来的,但肯定不是你买的。天外楼做点心用的是轩辕朝宫廷中的做法,向来金贵。就你那身上留不住钱的毛病,根本买不起,肯定是小师叔……呜呜呜!”

“你又知道了。”慕欺霜拿起一块绿豆冰糕,直接塞进了陆子衿嘴里。

回头看见商清进来,慕欺霜十分自然的朝他招了招手:“你醒了啊?快过来垫垫肚子,吃完我们准备启程去重华宗了。”

“嗯。”商清在桌前坐下,面前摆着几个青花小碟,里面分别装着两样点心。

那莲花酥花瓣层次分明,颜色自然,一眼看去几可乱真,简直漂亮的让人不忍心下口。绿豆冰糕则十分小巧,软糯清甜,入口即化,带着一丝凉意在舌尖间化开,直教唇齿留香。

商清是个甜食控,看到这样的早餐心情也好了起来。

吃到一半,商清忽然向慕欺霜问了一个问题:“我以前是不是……挺不讨人喜欢的?”

慕欺霜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起来:“确实,你当年确实挺讨人厌的。说好听点儿是年少轻狂,说难听点儿就是没规矩,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把好多人气得牙痒痒。”

“是吗?听起来确实蛮糟糕的。”商清无意识地用手指在桌上画起了圈,多少有些挫败。

“是啊,但有时候也不能完全说是坏事,毕竟看有些人被你气个半死,又打不过你的时候,真的很快乐。”慕欺霜像是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时,眼中有一丝怀念,“总而言之……”

商清抬起头来,期待的看着他。

慕欺霜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情十分郑重:“不管怎么样,你永远是我的好儿子,爹爹永远爱你。”

商清:“……你是不是傻。”

你好像我打游戏时的沙雕队友,天天变着法儿的说骚话,就为了叫我一声儿子。

可恶,把我刚刚酝酿好的感动还回来。

上一章:第6章 不愧是你 下一章:第8章 龙渊峰
热门: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绝品枭雄:校花的贴身高手 杂种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失家者 性福情殇:我的乡村艳史 绿帽的哀号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好色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