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愧是你

上一章:第5章 去找他 下一章:第7章 惊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颜临寒伸手把水杯从他嘴下解救出来,然后朝慕欺霜摇摇头,示意他别再问了。

慕欺霜微微叹气。

“师父,师叔!外面有人来找,好像是议事堂那边的弟子。”陆子衿敲了两下门,见门并没有锁上,外面那群人又看着不太面善,于是直接就边喊边进来了。

他见商清醒来,而且面色比先前好了一下,十分开心,立刻扑过来想给商清一个激动的拥抱。

颜临寒反应极快,抬手一勾,拉住了陆子衿的衣服后领。

语气似是无奈,但仍然简洁明了:“他身上有伤。”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陆子衿赶忙道歉。

倒是慕欺霜一听议事堂三个字,立刻就抬头看向颜临寒,问道:“你提前结束闭关,离开云涯山这事,是不是没跟掌门说?”

“……”颜临寒沉默了,他确实没跟任何人讲。

“算了你不用解释,我了解,你没顾得上。”慕云寒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事儿让长老知道了,恐怕又要有麻烦。你看,这不就派人过来找你了吗?”

颜临寒这次闭关已有很长时间,本来大家都期望他能借此突破境界,成为整个仙道最年轻的化神期剑修。

但他却提前破关而出,议事堂的长老们知道这事后,估计都得气出点儿毛病来。

“……我知道。”

商清听见颜临寒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不由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白发垂肩,眉目染雪,侧脸勾勒出锋利修长的弧线,是一等一的好看。

怎么偏偏是仇人呢?

商清内心发出了一个颜控的声音,好可惜。

颜临寒的感觉很敏锐,发现商清那点儿小眼神,便转过目光去看他。

两个人的视线不偏不倚地撞到了一处,顿时,气氛就显得有点尴尬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二人都没有移开目光,隐隐有种谁先低头谁就输了的感觉。

商清自己都奇怪,我到底为什么要跟他较劲儿啊?明明心里慌得不行。

“哐当——”

只听外面传来一声响动,似乎是有谁毫不客气地推开了们,把屋里所有人的视线都引了过去。

商清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口气确实松得有些早了。

“元师姐,元师姐你冷静点!两位师叔面前,不可如此无礼……哎哟……”也不知道是哪个随行弟子触了她的霉头,被推了一把撞上了墙壁。

而且听撞击的声音,遭了罪的还不止一个人。

“算了算了……随她去吧。”几个弟子在走廊上小声说道。

而后,一个黄裙杏衫的持剑少女快步走了进来。

“颜师叔,掌门有令,召你速回云涯山。”她虽是在行礼,但动作和语气一样带着气恼,于是显得颇为敷衍。

而她的怒气,在看清楚床上半坐的人是谁后,瞬间达到了顶峰:“商玉宸,你居然还活着!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这位元师姐想来是个狠角色,不仅动口还要动手,手中长剑眼看着就要出鞘。

但此刻在场的都不是泛泛之辈,慕欺霜手中的长剑已经半截出鞘,而颜临寒出手的更快。

无形的剑气击中她持剑的右腕,那柄刚刚出鞘半截的长剑脱了手,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颜师叔,你为了一个外人对同门出手?”元蓁蓁捂住自己的右手,不可置信的看着颜临寒,突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商清整个人是懵的。

这一天的时间里,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满世界都是想让你死的人。

陆子衿也站在商清旁边,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附耳低声说:“她叫元蓁蓁,是长老元长老的独生女儿。以前我刚入门,还只是个待选弟子的时候,她还带着一群小跟班欺负过我呢。”

商清点点头,他看到元蓁蓁身上显示的红色标记,也不知道她跟自己有什么仇。

“啧,你刚才不还挺凶的吗?明明是你先亮得兵器,有什么好委屈的。”慕欺霜眼里向来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说起话来也毫不客气。

元蓁蓁没想到慕欺霜会直接呛她,顿时觉得又气又委屈。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反驳慕欺霜,反而是朝着颜临寒一边哭一边控诉了起来:“颜师叔怎么分不清楚谁对你好,谁对你坏呢?”

颜临寒神情微微一动,显然不太想理她。

但元蓁蓁像是十分委屈,虽然抽抽搭搭,却不妨碍她继续说话:“商玉宸当年将你打成重伤,是太素峰的阮语哥哥竭尽心力,跟他师父一起熬了好几个月,才把你伤彻底治好。

“后来人家医圣替徒弟的带着婚书上云涯山,想撮合你和阮语合籍。

“原本是门当户对、两家欢喜的好事.我父母忙前忙后的帮你定下这门亲事,结果你倒好,看到婚书的当场就让人退了回去,让所有人颜面尽失。

“我父母为此险些与太素峰闹僵,还好阮语哥哥心地好,不仅不计较还求了他师父许久,才算是没有追究这件事。后来他还私下安慰我说不怪你,做不成亲人至少还能做朋友,他就已经满足了。

“这么好的人,你不仅执意悔婚令他蒙羞,后来还一直对他避而不见。反倒是商玉宸这个声名狼藉的败类,当年将你伤得那严重,如今你竟然因为他提前破关而出。你明知道仙道诸多门派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却还是这么做了,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颜临寒听完,缓缓吸了一口气。

若是熟悉他的人一定能发现,不轻易动怒的颜临寒,此时已经有些压抑不住情绪了。

元家早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颜临寒其实并不在乎,但他不想让商清听到这些话。

刚才颜临寒就发现,商清修为尽失后,仿若惊弓之鸟,稍有些风吹草动,便显得焦躁不安。

元蓁蓁行为鲁莽粗暴,上来就执剑相向,话语中亦是对商清多有谩骂。

颜临寒不想让商清再受刺激了。

但他向来心性淡泊,鲜少与人争执,此刻也说不出多恶劣的话,最后他只是冷声道:“与你何干。”

元蓁蓁愣了一下:“颜师叔,你什么意思?”

还未等颜临寒回话,慕欺霜先坐不住了。

慕欺霜显然性格更加暴躁,而且他的字典里不分男女,只分傻逼和正常人。他呵斥道:“你们元家也算是有名望的修真世家,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管你什么长老家的小姐,还是掌门家的公子,只要慕欺霜觉得你傻逼,他就会喷你。

陆子衿作为他的徒弟,显然有非常充足的经验,他小声在商清耳边嘀咕道:“我师父又要开始骂人了……说实话这次我还挺想看的。”

慕欺霜现在的状态很神奇,说他暴躁吧,但他说起话来其实还非常有逻辑。说他讲道理吧,但实际上他又在喷人。

“我师弟他教养好,不想跟你们计较,你就真觉得他好欺负是吧!正好我是个俗人,不懂什么教养,想骂就骂了。

“你跟我师弟见过几面啊?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吧?说实话,他怕是连你名字都记不住。你既不是他的家人,也不是他的朋友,那他的事情轮得到你评头论足吗?

“年纪不大坏毛病倒是学了一堆,明明是修道之人,却跟市井里的三姑六婆一样,正事没做几件,议论起旁人的事情倒是一套又一套。

“再讲那合籍的事情,别跟我说你父母是长辈所以帮忙订亲是理所应当。

“是,我们师兄弟俩的师父是已经亡故,而你父亲确实是云涯山辈分最高的长老,按规矩我们都得叫他一声师伯。

“先不说我师弟的婚事轮不轮得到元家来定,但你见过哪家长辈给自家晚辈订亲,是连招呼都不给晚辈打一个,直接把婚书都收下、婚期都定好了才告知本人的吗?

“我今天就明说了,你家能办出这等糊涂事来的,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给别人多大好处的,要么是脑袋被驴踢了,要么是满肚子坏水儿。

“至于跟太素峰闹僵,那不是你们家活该吗?拿我师弟的终身大事去攀附别家算什么本事。回头被拒绝又说我师弟让你们丢脸了,真有意思,原来你们还知道有脸面这种东西吗?有脸的人能干出这种事来?

“还有你,元蓁蓁,从一进来就摆脸色给谁看呢?本来想给你爹留点脸面,懒得理你,结果你还越来越来劲儿了。一言不合就亮兵刃,打不过就一哭二闹撒泼打滚,就差现场表演上吊了,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平日里吹嘘的家世涵养怕是都被狗吃了去。

“哦,对了。你要是真想表演上吊的话,请,那边有凳子和床单——我绝不拦你。”

元蓁蓁气得整张脸都红了,偏偏慕欺霜声音大语速还快,她根本找不到插嘴的机会。这会儿只剩下抬手指着人发抖的力气了:“你……你们欺负人……”

商清:我不是,我没有,我明明是被你骂的那一个。

刚才一顿快言快语把商清给看呆了,这会儿只想给慕欺霜鼓掌以示敬意。

然而他身体比较诚实,把心里想的直接付诸行动了。

这时候正巧没人说话,于是商清原本不大的拍巴掌声音,反而显得格外清晰。

元蓁蓁见商清在那边鼓起掌来,认定了他实在嘲笑自己。又想到自己平日里受尽宠爱,在门派中亦是如同众星捧月,今日却连连被羞辱,顿时气上加气,两眼一翻直接气晕了过去。

商清:“……”

颜临寒:“……”

慕欺霜:“不愧是你,失忆了也这么会气人。”

上一章:第5章 去找他 下一章:第7章 惊梦
热门: 好色女人 混世色医:乡下女人更疯狂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香夏:小镇情欲多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妻子的秘密 炮灰攻系统 渔夫直播间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