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去找他

上一章:第4章 宿敌 下一章:第6章 不愧是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商清还记得他。

与其说是记得,不如说是印象深刻。

商玉宸曾在漫天大雪之中,与颜临寒战死战。

直到两人都灵息耗尽,剑气溃散,商玉宸堪堪胜了半招,手中利刃穿透颜临寒胸口,温热的血在雪地绽开,刺目至极。

那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商玉宸那一剑极狠,虽然没有要了颜临寒的性命,却也让他去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以至于当商玉宸死在罗浮山的时候,颜临寒都还未能从重伤中醒过来。

商清感到脑袋里一阵刺痛,既然是这样你死我活的关系,那颜临寒现在又为什么会挡在自己面前?

商清想不明白,也不敢妄自揣测。

颜临寒的剑道已臻化境,即使剑身未曾出鞘,剑气也已经能够凝结成刃,如冰似霜。

刚才围攻商清的修士,此时在前面倒了一大片,虽然看样子仍是喘着气,并未有死伤,但也是动弹不得了。

而还有幸站着的人,也面面相觑几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后退两步。

长脸道人在看清来这是谁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踌躇半晌,最后也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拱手道:“颜真君,你这是要……”

“就算要杀他,也轮不到你们动手。”颜临寒面若霜雪,看不出太多情绪。

即使如此,也足以让长脸道人惊疑不定,话问到一半又自己吞了回去。

整个仙道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云涯山的颜临寒与重华宗的商玉宸这两个人,自从在初遇后,就一直相互不对付。

偏偏这两人还都是当世罕见的剑道天才,谁也不肯低头服输。

于是在后来的十年里,他们只要出现在同一地点,就必然有一场惊天动地、精彩绝伦的剑道之争。

后来商玉宸沦为邪道,两人更是爆发过一场两败俱伤的死斗。

没人亲眼到那一战究竟是何等模样,据说那一日风云变色,山川动摇,数十里之外都能看到纵横交错的剑气。

但结果却有不少人知道。

因为当年颜临寒伤得很重,云涯山掌门亲自请了小医圣前来医治,花费了数月时间休养。

那之后,商玉宸也在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怕是也不好过。

无论怎么想,这两人都是死生之仇、不共戴天。

长脸道人实在摸不清,颜临寒如今说要带商玉宸走,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又觉得商玉宸这只煮熟了的鸭子就在眼前,若是这么飞了实在是可惜。

于是踌躇半晌,仍然是不肯离开。

颜临寒这次没再多说一句话。

他眸色忽暗,手中剑刃散发出的寒气,足下凝出一道冰霜,泼墨一般瞬间铺展开来,将许多人都困于其中。

长脸道人打了个哆嗦,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颜真君虽性情冷淡,但极少有人见他动怒,长脸道人并不想做这个以身试法的人。

虽然没太弄懂颜临寒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看现在的情况,自己是无论如何插不上手了:“如果您想亲手处理这个邪道之徒,那我们就……就不打扰了……”

话音刚落,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修士们,面面相觑,只得陆续散去。

没有人想招惹颜临寒,即将突至破化神期的剑修,如今承天界寥寥无几,而颜临寒更是其中翘楚。

待到众人退去,偌大的一片竹林忽然变得空旷起来。

风穿竹叶,沙沙作响,正如商清此时心境。

商清现在心里慌得要死,他都不知道应该庆幸那群红名被赶走了,还是担心眼前这位跟自己有仇的道长,会不会一剑砍了自己。

也许就像刚才的长脸道人所说,颜临寒救下他,也只是想手刃他这个昔日宿敌而已。

颜临寒转过身来,他手中寒霜凝结的剑气离商清只有三尺远,商清感觉手脚有些冰凉起来。

但颜临寒的剑依然未曾出鞘,他只是看了商清一阵,然后微微皱起眉,问:“能动吗。”

商清心想,就算不能动,这会儿我也不敢不动啊。

然而商清实在高估了自己的状态,还没等他完全站起来,双腿就已经不听使唤了。

好巧不巧,颜临寒原本想去抓他的肩膀,结果刚走到面前,商清已经控制不了身体平衡,直接往前一个踉跄,栽进了颜临寒怀里。

“……抱歉。”商清伸手想把自己撑起来,却感觉全身的疲倦和疼痛都在这一刻爆发。

他刚才神经紧张,还不太感觉得到,现在稍微放松了一点,新伤旧伤一并发作,立刻就几乎撑不住了。

眼前猛然失去了光亮,商清的意识也陷入了混沌之中。

最后一眼隐约看见,颜临寒眉目冷清、轮廓凌厉的那张脸。似是冰雕雪刻,虽然冷淡得紧,但也真真是好看得紧。

颜临寒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他本能的想往后退,却发现商清的气息相当微弱,此刻双眼微阖,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二十年的时间过去,当他神迹般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依然是当年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却又因为闭着双眼,而在此刻显得那么乖巧驯服,看不出丝毫当年狠心的模样。

颜临寒叹了口气,终究还是稳稳地将商清抱了起来。

他曾经试过了,二十年闭关静修,从此不在旁人面前提起这个人的名字,所有人都以为他忘记了、放下了。

但只有颜临寒自己清楚,当他看到那盏藏了商玉宸一滴血的寻魄灯忽然亮起,所有的冷静淡漠全都烟消云散,只剩了一个念头。

去找他。

当初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纠缠不清的心境……颜临寒曾经不敢再回想的思绪,全都在这一刻变得不重要了。

他只是,想要这个人活着。

也许当年的商玉宸也残存着这样的念头,他们一生中剑刃相交过无数次,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对方的一招一式、一动一行。

如果他想让颜临寒死,那一剑只要再偏颇半分,便救无可救。

……

商清醒来的时候,已经又是晚上了。

浅色的烛火轻轻跳动,明亮却并不刺眼。

商清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床榻上,素色的枕头和被褥上传来淡淡的寒梅香气,让他的精神都渐渐放松下来。

商清回忆了一下,自己当时好像晕过去了,那这里应该就是云涯山的驻地了吧?

隔着一扇镂空雕花的屏风,外面似乎有人在交谈。

“……怎么样?”问话的人是颜临寒。

“很糟糕。他金丹碎了,经脉毁了九成以上。别说是东川城,就是整个北三洲也没有哪个医修能治这种内伤。”

回话的男子穿一袭黑色道袍,身上一件配饰也无,给人的感觉简单却凌厉。

就好像他背后那一柄干干净净的古朴长剑,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东西,却叫人绝不敢轻视。

商清注意到系统的目标列表里,这个黑衣男子的标记是蓝色的。

蓝色比代表友好的绿色更高一级,看来他以前跟自己关系相当不错。没想到时至今日,商玉宸这个身份居然还真有朋友,简直太感动了。

【您的好友慕欺霜已上线。(备注:陆子衿的师父,颜临寒的师兄)】

商清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被陆子衿吐槽的那个师父啊。

明明有个诗情画意、孤傲清冷的名字,看模样也是个帅气俊逸的道长。

结果本质却是能当着人家姑娘面,说出“女人影响我练剑”的……嗯,大概这就是注孤生吧。

想到这里,商清又有点想笑了。

然而此时他浑身跟快散架了似的,还没等笑出声,倒是先咳嗽起来。

咳着咳着,又是一口血气从胸口涌了上来。

“真是服了你,都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了,还笑得出来。”慕欺霜听见卧室里的动静,立刻大步走了进来。

他见商清又咳出血来,一双剑眉顿时皱作一团,接着长长叹了口气:“得赶快送你回去才行,你身上的伤重华宗或许有法子医治。而那些追杀你的人,也不会敢在重华宗内放肆。”

商清低着头没敢出声,说实话他这会儿感觉压力有点大。虽说慕欺霜算是朋友,但商清几乎没有以前的记忆,实在不敢太过放肆。

而且旁边还有一个颜临寒,这可是和他有生死之仇的宿敌啊……

正胡思乱想着,眼前忽然有人递来一杯水。

商清刚才刚刚咳嗽过,确实嗓子不太舒服。这会儿正好有杯水递过来,商清顺手就接了。

水是温的,不凉也不烫,刚刚好。

“谢……谢。”商清刚想抬头道谢,结果就看到了颜临寒那张冷峻的面容。

以至于商清嘴边第二个谢字,声音都变得很小很小。

商清低头喝水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咬住了杯沿,因为他感觉颜临寒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没有离开。

带着冷香的茶水入口,抚平了商清口中的不适感。

但是……救命啊我真的好慌!

“真奇怪,以前我稍微凶他一句,他就要还嘴骂我了,今天也太乖了点吧。”慕欺霜小声嘀咕了两句,他看着商清在那捧着杯子一言不发,突然意识到问题在哪儿了。“等等,你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商清终于抬起眼,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商清也很无奈,从系统给的剧情量来看,商玉宸很可能只是书中的某个小配角。

哦,对了从他悲剧的结局来看,可能叫做炮灰更合适吧。

关于他的剧情量非常的少,并且描述得并不详细。

于是很多事情虽然发生了,但是商玉宸所有行为的动机都没有人知道。世人眼中的他,就是个性情乖戾,因为失去师父管束而沦入邪道的疯子罢了。

至于他的亲朋好友之类,也提得不多,基本是一句众叛亲离带过。

但是现在商清觉得,他倒不像是众叛亲离,可能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的吧?又或许他死了二十年,所以大家的态度也有所缓和?

“靠。”慕欺霜终于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那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吗?”

“知道,比较熟悉的人还能记得名字,别的就……”商清点点头,又摇摇头,显得可怜弱小又无助。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二十年前你已经——”慕欺霜没有说完,他忽然顿住了,有些后悔不该在商清面前提以前的事情。

但商清知道他想说什么,确实自己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个已经死了二十年的人了。如今突然出现,当然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商清没法解释,系统干的事他又能怎么解释呢?

算了,还是失忆这个借口比较稳妥。

“我醒来之后就是这样了,至于其它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商清手中的水杯已经见了底,却因为心里紧张,还是不自觉地咬着杯沿。

颜临寒微微皱眉,商清好像有些怕他。

上一章:第4章 宿敌 下一章:第6章 不愧是你
热门: 乡村猎艳记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带资进组的戏精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马小虎的成长生涯 超级男神系统 魔道祖师 妇科男医生 鉴罪者